被非法关押一年多 吴成收被非法秘判11年

Print

【圆明网】潍坊市潍城区法轮功学员吴成收被非法关押在潍坊市看守所至今已有一年两个多月了,家里人一直没有接到关于吴成收的任何消息,很担心吴成收的身体状况,只好找律师会见。通过律师,看守所一开始说,能会见,后来又不让会见了,说是一审二审都通过了,法律手续都走完了,已经判刑了。近日据可靠信息,吴成收被非法判11年、勒索罚金10万元。

吴成收,一九六五年十一月生,修炼法轮功以前五、六年身体有病,到多处医院都治过,吃了不少药,盖的被子都是药味的,为了治病家里的钱都花空了,还借了外债。一九九五年冬天,抱着炼炼看看的心,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个月后身体上的病全好了,从此精神起来了。全村都知道炼法轮功把他的病炼好了。作为法轮功修炼者,按真、善、忍做好人,他变得更善良、更加宽容、更加真诚,处事考虑别人,交公粮拿集资都跑头里,有次某灾区发大洪水他拿上2000元。在迫害发生后,镇上当官的还妒嫉,说吴成收显能,他都没拿上那么些,还为这事把吴成收毒打一了顿。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日上午七点半左右,吴成收去上班时,被高新区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然后警察抢去了吴成收身上带的家门钥匙,到潍城区北宫街与永安路交叉口附近的华实小区的家,用钥匙打开房门,闯进去两男一女。当时妻子王仙正在家,紧接着,警察给王仙戴上手铐,王仙被那个女的拉着,一个男的在非法抄家,另外一个男的录着像。

当时家里被翻的一片狼藉,所有的大法书籍被抄走,还有师父法像一尊,真相小册子、真相币1700多元、人民币9000多元、电脑、护身符、不能用的一台裁纸刀等被抄走,还有他儿子上学时用的一台旧电脑也被抄走,都录了像。警察叫王仙签字,王仙一概不签。

王仙被绑架到高新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在地下室里被非法审讯,王仙于当晚10点45分回到家中。恶人用抢去的9000元钱给王仙办“取保候审”,王仙由她的侄子接回家中,据悉,她侄子被勒索了2000元钱。

吴成收被高新区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后,送至浮烟山派出所,当日晚七点左右,由浮烟山派出所副所长张杰等人,将吴成收送往昌乐看守所非法关押。后来,吴成收被转交到潍城区国保大队,非法关押在潍坊市看守所。

为了迫害吴成收夫妇,潍城区国保大队的警察打电话逼他们儿子吴斌杰(未修炼大法,在内蒙古工作)回来 (如果不回来的话,他们就去强行押解回来)。六月九日那天,浮烟山派出所副所长张杰打电话把吴斌杰叫去审讯,给吴斌杰弄上个犯罪嫌疑人罪名。六月十一日又把王仙叫去非法审讯、企图利用以前的事情来非法给吴成收夫妇判刑。

吴成收被非法关押在潍坊市看守所直到现在,家里人没有接到关于吴成收的任何消息。家人很担心吴成收的身体状况。因为在送看守所以后,就检查出身体有病,在看守所里他们又不让炼功,现在不知吴成收的身体会是什么样,所以只好找律师会见。

通过律师,看守所一开始说,能会见,但律师把材料传上去之后,又不让会见了,原因是:一审二审都通过了,法律手续都走完了,已经判刑了。可是家里人都没有收到关于开庭的任何通知,也不知道吴成收被判了几年。

这就是中共的法制社会,中共邪党人员打着依法治国等法律的幌子,却做着践踏法律与良知的勾当。其实中共邪党根本就不讲法律,滥用职权,枉加罪名,强行冤判。

吴成收一家人曾经遭受的迫害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镇政府(当时的大柳树镇)就对法轮功学员采取了一系列“逮捕关押跟踪”等非法手段,更为可笑的是,镇政府领导居然把吴成收家的私人电话线扯一根到自己办公室用,话费由吴成收负担,说是窃听起来方便。

一九九九年腊月十三,镇政府武装部刘友之等人把法轮功学员孙华军、孙世超、孙明德、吴成喜、吴成收、王仙等人抓去残酷毒打,打手们逼着法轮功学员赤脚坐在地上,两腿伸直,两手伸平,用一块破布蒙上眼睛,他们有的用木棍打手、头、脚踝骨,有的用皮警棍猛抽,有的用脚踩着大法弟子的脚踝骨蹂来蹂去,脚踝骨处的皮肉都蹂烂了,毒打三个多小时才停止。法轮功学员们被打得站不起来,全身黑肿。吴成收全身上下没一处不黑的地方,连脚趾缝都是黑的。就是这样,毫无人性的打手们在第二天又接着毒打学员,旧伤未好又添新伤,痛苦的滋味简直无法形容。又逼着法轮功学员在雪地里冻,一连几天不让睡觉。

二零零零年一月,潍坊市潍城区大柳树镇柴家河子村吴成收、王仙夫妇,在家被绑架到该镇驻地非法关押,遭受毒打,两根警棍被打断,被勒索二万余元。十五岁的孩子给他俩送饭,也遭到了毒打……

二零零零年四月,镇政府又把吴成收、王仙、王来贵等法轮功学员抓去,问还炼不炼,学员都答“炼”,打手们就关上门,闭上窗开始毒打,用的是皮警棍,当晚就打断了两根。恶人蔡继岩叫嚣“把你们打死,浇上点汽油,把你们烧死,就说你们炼功自焚”。恶人李茂亮狂言“你这个××,把你砸死,挖个窝子埋了你,喂了树,要不就水葬了你。”恶人刘友枝扬言“你炼功就叫你倾家荡产”。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七中午,潍城区公安伙同昌乐县公安窜到昌乐县营丘镇古城村,将法轮功学员吴成收、王仙、邢兰英绑架,非法关押,遭刑讯逼供。吴成收、王仙(潍坊市潍城区望留镇浮烟山小区柴家河村人)被非法劫持到符烟山小区派出所,逼供威胁审讯。三月三十一日早上八点钟左右,吴成收走脱,被迫流离失所。

当时潍城区公安为了迫使吴成收、王仙夫妇放弃修炼,到青岛大学绑架他们的儿子吴斌杰(在校生)。吴斌杰是黄金集团培养的学生,他在校勤奋好学,成绩名列前茅,是一位德才兼备的优秀学生,深受青岛大学老师、同学喜爱。潍城区公安到该校绑架吴斌杰期间,吴斌杰的老师、同学及当地的派出所警察都出面阻止,潍城公安一意孤行,绑架了吴斌杰。吴斌杰的老师、同学都抱着吴斌杰哭。

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晚七点左右,潍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李鲁春带领北关派出所副所长(具体姓名不详)以及另一个警察突然闯入家住潍城区北宫街华实小区的王仙家中进行骚扰。当时,正赶上王仙的儿子吴斌杰休班在家,李鲁春强迫吴斌杰打开房门后进到王仙家里到处翻看。其目的是企图绑架一直流离失所在外的吴成收,想继续延续十年以前对吴成收的迫害。李鲁春以威胁利诱的方式逼王仙娘俩说出吴成收的下落,王仙娘俩给他们讲真相,他们拒听。后来才得知,他们来骚扰的同时又派另一帮人去了吴斌杰在内蒙古上班的单位,想让工作单位给吴斌杰施加压力让他说出他父亲的下落,结果正赶上吴斌杰休假不在公司上班。李鲁春走后,王仙下楼看到有好几个人在她家附近监视蹲坑。第三天晚上,李鲁春又带着一个警察到王仙家骚扰,目的还是之前的那一套。第四天,李鲁春又带着浮烟山派出所的警察到王仙的老家柴家河村去骚扰,找到吴斌杰的大爷逼问吴成收的下落,强迫吴斌杰的大爷把吴成收找回来。

在这里奉劝那些相关的中共官员,对法轮功学员的判刑是冤假错案,冤假错案就一定有昭雪的那一天。真、善、忍是永恒不变的天理,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你认同真、善、忍,你就是个好人,同时会带来福报、福寿;你不认同真、善、忍,你就是个真正的坏人。现在这场大瘟疫就是老天在淘汰坏人了。瘟疫有眼,所有那些还在参与迫害的警察、检察官、法官以及其他政府人员,赶紧停止迫害,善待法轮功,那是生命永远得救的希望。

山东潍坊市潍城区国保大队
队长李鲁春:18663663179
副队长于志海:18663663288,固定电话:8189939
浮烟山派出所副所长张杰:18815366386

浮烟山派出所电话
张杰:18815366386
魏副所长:18815366381、13793638929
户籍警察刘耀武:18763678080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