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抵制邪党“清零”行动

Print

【圆明网】一个多月前的一天,我在家大门里听到村书记在门外问:“这家人在家吗?”邻家一个盖房的人答:“刚才还见她来呢。”我应声开门出去问书记:“找我有事吗?”书记说:“他们(指镇政府和县“610”人员)一会儿就来。”我说:“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他们来了我就说给他们听。你也说给他们听。”
一会儿,镇政府先来了一男一女,那个男的客气地朝我走了过来。我说:“你们已经干扰了我的正常生活,你们在我家大门前一呆就一两个小时,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他们说:“没等那么长时间啊,到屋里(指村支部)说去。”我说:“不用!就在这儿说,这儿人多,让人们都听听,按真、善、忍做好人有错吗?是你们干扰迫害好人!”

说话间就来到了村支部。这时县“610”来了两女一男,说让我写“依法做个好公民”并签字,就是所谓的“转化”书。我说:“按真、善、忍做好人都不行,让我转化成坏人吗?让我转化成骂街的吗?我不参与你们的政治,江泽民出于妒嫉迫害法轮功,电视上演的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江泽民犯了天条!”

“610”那个女的说:“我们没什么事,下来扶贫说说话,看看你身体炼的好不。”看的出他们这是伪善。我说:“我家不贫,不需要你们扶贫,你们去找别人吧。”

沉默一会儿,我回头一看,一个女的正给我照相,我立即站起来说:“你们在侵犯我的肖像权!”我正告他们说:“为了你好,为了我好,我不会配合你们!我得浇地去!”他们威胁我说:“你不签字,你孩子都找不到工作。”我说:“要是大人给孩子不积德,孩子就没福分。”“610”主任继续威胁我说:“现在就是株连九族!”我说:“什么也不是固定的,文化大革命国家主席被打成卖国贼,文化精英被打成臭老九,以前不让生孩子,现在生孩子还给钱!”说完我就往家走,看到“610”主任和村书记商量着什么,我也没理会他们。

刚到家,看到丈夫不知和谁正在通话,只听到丈夫说:“让荷花去,我刚下夜班。”哦,原来“610”主任和村书记商量又要找我丈夫啊!丈夫不知他们找我的事。我说:“我去,你不要害怕,是因为我炼功的事。”我拿着浇地卡又回到村支部,对他们说:“骚扰我家人干什么?有事找我,是我炼功,他又不炼,谁也代替不了我,我的心、我的思想谁也代表不了!”那个“610”主任说:“我们从某某镇到某某镇,走到哪儿你们炼功的都签字。”对他的胡说八道,我说:“他们是他们,我是我,我不管别人!书记,给往卡上充上钱,我浇地去!”书记就领我到他家冲卡去了。

到了书记家,我说:“他们再这样,我就把他们的行径发到国际互联网上去,你可别随着他们下去啊!今天我给你表个态吧:‘头砍掉了我身子还坐这儿打坐呢。’” [1]书记说: “没这么严重,签个字就把你的号给销了。”(炼法轮功的人邪党政府都给挂上号了)我说:“这个号我可不销,都戴了二十多年了,这个号不能销!”

走到街上,见镇政府的一男一女还没走,我就对那个男的说:“小伙子,不要再来骚扰迫害了。”他还想再说什么,我又说:“小伙子,别玩你那套路了,我要是不炼法轮功命早就没了!”那个女的一看赶快上前套近乎说:“姨,您几个孩子?”我看着那个女的说:“还用问我吗?书记什么不知道啊!”说完我就走了。

看似一场邪恶的大魔难,在师父的保护下烟消云散了。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感谢师父这些年的保护,弟子以后一定做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