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身心健康 广东陶永红屡遭中共迫害

Print

【圆明网】广东茂名市六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陶永红修炼法轮功后获得健康。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团伙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她多次遭受绑架、关押迫害,曾经被枉判三年,在看守所、监狱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现在她的养老金被社保局停发,被迫请维权律师介入。

陶永红一九六零年八月十七日出生,一九九八年初有幸修炼法轮功。修炼前陶永红体弱多病,患有:胃病、偏头痛、颈椎增生、鼻炎、牙龈出血、乳腺增生、心脏病、风湿病、腰痛、痔疮、血小板减少、血压低、经常感冒等等。由于长期吃药,人又瘦又黑,当时不到四十岁的她看上去就象五十岁的人。为了治病花了不少钱,病也没治好,真是劳民伤财,心身疲惫,苦不堪言。她被病折磨得吃不好、睡不好,对自己的人生已失去了信心,真想从生活中找到一棵救命稻草。

后来她的一位亲戚看到她病得可怜,给她介绍了法轮功,说这功法非常好,一炼身体就好,你试试看。就这样她从此与法轮功结上了缘。修炼法轮功后,从《转法轮》书中,她明白了做人的道理,身心受益无穷,一生中不得其解的问题,在大法中全部找到了答案。《转法轮》这本书指导学员们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提高心性,提高人的道德;人的道德升华上来了,人的身体才会健康。她炼法轮功在短短的两个月,各种疾病不知不觉中消失了,身体达到一身轻,同时心灵得到纯净,思想在升华,让她找到了人生的希望,明白了做人的目的是要返本归真。

自从她修炼法轮功的二十多年里,她没生过病、没吃过一粒药,根本不知道病的感觉是什么样的,每天都是这么精神,为国家、为家庭节约了多少医疗费?而且,真、善、忍的法理将她的灵魂洗净,使她从一个自私自利的人,转变成品德高尚的人。做事先他后我,遇事不和他人争斗,宽容忍让,处处为他人着想。

可是,这样好的高德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却遭到中共江泽民集团的残酷迫害,陶永红遭受了多次的迫害。

一、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却遭枉判三年入冤狱

二零一一年六月九日,陶永红发放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神韵晚会光盘,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绑架到茂名市镇盛派出所,六月十日被非法刑事拘留,七月十四日被非法逮捕。

陶永红发放神韵晚会光盘没有伤害任何人,反而使人受益。神韵晚会光盘内容是: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神韵晚会是世界一流的演出,从二零零六年开始,在全世界巡回演出,很多人看完后,身体很舒服,原来有病的身体,慢慢地奇迹般地好了,这就是正能量所起的作用。

可是,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九日,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余华丹以刑法三百条“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向茂南区法院提请公诉。陶永红在茂名市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八个月后,被茂南区法院非法开庭。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日,她被茂南区法院诬判三年,审判长: 戴文,审判员 :李伟明、伍岳媚,书记员: 伍晓婷。

陶永红说:我不服判决,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我没犯法,我不服。她向茂名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六日,茂名市中级法院不是以法律为准绳、以事实为根据,不纠正冤判,反而对一审判决维持原判。二零一二年二月十日,陶永红被劫持到广东省女子监狱迫害。

陶永红在茂名市第一看守所的八个月,遭受到残酷的折磨。由于陶永红拒绝干活,因为她没有犯罪,钟副所长以她不参加劳动为由,指使三、四嫌疑犯避开摄像头暴打她,把她打成内伤,致使肋骨受伤,躺下都很艰难。嫌疑犯还把陶永红的头强行摁到水桶里,逼得她很难受,很难受。嫌疑犯不过瘾,用水桶泼她的左右耳朵。陶永红被打的内伤还没有好的情况下,钟副所长又开始加重对陶永红的迫害,给她戴了十四天的脚链,生活很不方便,造成她身体越来越差,身体由原来的一百零三斤下降到七十斤。大概二个月后,左耳朵开始发炎流脓,后来致使陶永红的听力下降。后来,陶永红的身体开始慢慢消瘦,越来越瘦,嫌疑犯看到,人人都怀疑她是不是得了什么病?嫌疑犯说:陶永红睡在床上就象死人一样,真是皮包骨,瘦得不成人样。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日,陶永红被劫持到广东省女子监狱迫害。她在广东省女子监狱遭受到的迫害更为残酷。如果你不从、不放弃信仰真、善、忍,就强制管制你,监狱有的是邪恶的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陶永红经历了多个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致使她晕倒,头直接撞到90度的墙上。看陶永红不行了,让陶永红睡两个晚上的觉,但是,她睡着了被犯人打醒。白天逼迫陶永红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强迫洗脑及听邪恶者的灌输,搞卫生。中午洗七百多人的碗,晚上被罚站(避开摄像头)或坐在小板凳到天明。让六个警察轮番值班,监护组五个犯人(都是年轻的,又肥又大)轮流监视。犯人为了早日出监,迫害法轮功学员有减刑,就积极配合警察,对陶永红说:“你不转化,有的办法对付你”。一个体重一百五十多斤的犯人,几分钟就踩一下陶永红的脚,踩下去还要转两下,踩下去皮都要掉一层。犯人李艳莉几分钟就使劲捏一下陶永红的大腿,捏得大腿都是一块青一块黑的,密密麻麻的。上厕所大便,犯人李琼蹲下来看你大便,让你不好拉。这么侮辱人格的事,中共监狱的警察都想得出来。犯人赖冰梅看陶永红不肯做作业,一巴掌打在陶永红脸上,最后反过来说是陶永红先打她。一个叫闵警察,在监控看到后,上来就阴阳怪气的说:“你打人,我没拿电棍上来,电电你看你还敢打人不。”监控里看得清清楚楚的闵警察却是睁着眼睛说瞎话。闵警察还经常罚陶永红军训练,被罚动作时,闵警察和犯人在陶永红后面用小鞭条棍打她的手指,打得又红又肿。陶永红没病,警察就强迫五、六个犯人把陶永红按在地上,用勺子撬开嘴灌药。晚上洗澡,给两分钟时间,衣服刚脱下,就打铃开始排队点名。闵警察看到陶永红还没出来点名,就说把人拉出来,光身体也要把陶永红拉出来。这简直是毫无人性地侮辱法轮功学员的人格。

在生活上,给陶永红减少饭量,不让喝水,不让洗澡、洗头,不让上厕所。6-9月份,大热天的,关在小房间里,没有风扇,一身汗水,一进房间都是臭的,犯人都不敢靠近她。因不让上厕所,陶永红一个星期没大便,憋不住只好拉在裤子上,警察也不让换裤子,凌晨三点左右才让陶永红回床上睡,因实在太困了,带着一身臭气倒下床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也不让陶永红换裤,就让大便兜在裤子里,非要你向警察报告说:我是犯人,请警察批准,否则是不让你换裤子的。

为了逼陶永红转化,监狱警察采取了只要不直接弄死的形形色色的、歹毒的、残酷的形式迫害法轮功学员。监狱警察就听从“610”的指使,以这种迫害手段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让你放弃信仰,毁灭人性。

由于长时间的迫害造成陶永红的脚肿得很厉害,左耳二十四小时耳鸣,人急速消瘦,全身骨头痛,大热天都要冲热水。肠胃病又复发,两天拉一次,吃饭、劳动中说拉就拉,有时跑厕所都来不及。

大家想想七天七夜二十四小时不让人睡觉,人会变成什么样?而且是无限期的七天七夜,人不疯也被迫害得差不多了。同时还不让人吃饱。这还是从肉体的折磨。更为惨烈的还是从精神的迫害,强迫让你放弃信仰,让你写所谓的“五书”让你骂大法、骂师父;出卖同修;出卖自己的灵魂。这里只是冰山一角,还有更为惨烈的,还不为人所知。

陶永红从监狱出来以后,仍然遭到茂名市610、便衣、官渡派出所警察、石挞居委会等人员的不定时的监控、骚扰等,让陶永红和她的家人不得安宁,严重的影响了陶永红和她家人的正常生活。

二、无辜被非法刑事拘留十五天

二零一五年五月的一天,上午十点左右,茂南国保大队周文带20多人到陶永红八十多岁的母亲家,说是查户口,她的母亲当时不肯开门,他们说进来看看就走,吓得老人家给开了门。他们一进来,没有搜查令,就象土匪一样,把所有房间都抄遍,后来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共约有二三十人,连公安局长也来了。抄走一台新买的手提电脑两千多元、现金几百元等财物,甚至连剪刀、电燙斗、吹风筒都给抢走。他们怀疑陶永红发资料,最后以刑事拘留陶永红15天,把她被关在茂名市第一看守所迫害。

三、在家无故被绑架到派出所关押一天一夜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二日下午四点多,陶永红在母亲家小区大院拿车时,在光天化日之下,茂南公安分局官渡派出所警察在居委人员的协助下,一行十几人,在没有任何法律文件、法律依据的情况下,把陶永红绑架到官渡派出所非法关了近二十三小时。

后来得知,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三日上午,茂名市法轮功学员谢亦兰等四位法轮功学员被茂南区法院在茂名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开庭。

四、钱包里有几张法轮功真相护身符被火车站派出所行政拘留十五天

二零一九年十月的一天,陶永红去茂名火车站,不小心丢失了皮包,后被火车站工作人员捡到。火车站工作人员看到陶永红在找什么,就上来问:是否找皮包?陶永红说:是。他们就把陶永红扣押起来,说皮包里有几个大法护身符,就强行把陶永红送往火车站派出所。下午两点三十分,茂南国保大队李杰领头带火车站派出所潘副所长等警察、官渡派出所、石挞居委会等十几人到陶永红母亲家抄家(陶的母亲八十多岁,陶永红为了照顾母亲,多数时间住在母亲家),抄走了一些钱财物。最后把陶永红行政拘留,非法关押在茂名市第二看守所十五天。

目前,茂名市610等人员在背后操控,还想在经济上继续迫害陶永红。茂名市社保局要求陶永红退还她遭受三年冤狱的养老金五万多元,还有,在满冤狱回来,每年上调的养老金五万两千多元,共计要陶永红退还给茂名市社保局十万零两千多元,才给发养老金。

真、善、忍这普世价值,能给这个世界带来一股清流、一片正气、一片祥和,能给人带来一个真正最美好的希望。一个人信仰真善忍,会幸福快乐;因为真诚,所以无悔;因为善良,所以幸福;因为宽容,所以快乐。真、善、忍,值得每一个人用生命去实践、呵护。

法轮功学员二十三年的坚守、讲真相,不畏强权,不惧嘲笑,只为告诉世人一个真相: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修炼法轮功在中国法律是完全合法的。对法轮功的造谣诬陷都是犯滔天大罪。迫害法轮功学员是违法犯罪。一切迫害法轮功的“理由”都是谎言。信仰真善忍,无罪。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