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Print

【圆明网】集体学法是师父给大法弟子修炼留下的路,我就是通过参加集体学法后才提高上来的。在参加集体学法之前,还有一些字不识,有好多地方连表面意思也看不懂。参加集体学法提高后,我体会到了集体学法的重要,就有了想在自己家建立学法小组的念头。
二零零四年的时候我地只有一个学法小组,在一个同修家,五十来个平方米,每次集体学法接近二十人。

师父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1]

当我有这个想法的时候,很快我家的学法小组就成立了。每周两次,每次十人以上,同修们也都很愿意参加集体学法,谁都不想落下,提高的也都很快。我们又组成了讲真相小组,上午乘公交车到各乡镇集市讲真相。当时迫害还很厉害,同修们为救人摆脱了各种束缚,放下怕心,坚定的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

同修有难共同帮

随着师父正法的急速推進,没参加过集体学法的同修也陆陆续续出来了。有一天,我们组的A同修领来一位不速之客B, 经介绍也是同修,这位B同修有点特别。A同修说:“因为她干扰太大,有人说她身上有附体。”A同修问我:“你怕不怕?”我说:“我不怕,附体進不来。”A同修说:“不怕就让她在你家学吧。”

这位B同修是位退休教师,法读的很好。发正念的时候,我想看看她是什么状态,我一看把我吓一跳,她嘴不停的在说着什么,但不出声,头左右转,转的还很慢。发完正念我问她:“你嘴在说什么?你转头自己知道吗?”她说嘴在念口诀,不知道头在转。我说:“口诀也不用一直念。”她说:“我思想业力干扰太大,我不念它也一直在说,根本就静不了。”她又说:“因为干扰大,已经终止三年没学法了,如果你不想要我来的话,我就不来了。”我说:“你一定来,你有一颗坚定的心,师父会帮你。”她问我:“你不嫌弃我?”我说:“我不嫌弃,你来好了。”

有一天,一位协调同修到我家来了,正赶上集体学法,协调同修也坐下和我们一起学,发正念的时候协调同修也看见了B同修发正念的状态。发完正念就说她状态不对,太可怕了,这样不行等等。协调同修因为B同修就把我们组C同修安排到别的组去了。C同修一走对B同修打击很大,她很内疚,指责自己,抱怨自己。我们组同修都鼓励她,劝她别被带动。她很受感动,集体学法从不落下,很快精進起来了,每天坚持和同修配合讲真相,讲的也很到位。在讲真相过程中她被迫害两次。

同修的做法让世人佩服

随着心性的提高,B同修发正念也都正常了。正当她感觉自己在勇猛精進的时候,有一天传来了噩耗,她在公安系统上班的丈夫,突然死在工作岗位上(B同修两次被抓时,她丈夫毁了不少大法书),她女儿在现场放声痛哭。B同修默默的在心里发正念,与丈夫在心里沟通,最终她丈夫也没醒过来。但B同修临阵不乱,时刻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常人是做不到的。家里人想借此捞一把,告诉她不能就这么轻易火化,毕竟他死在单位。在这时B同修稳住心,用大法衡量此事,坚定的说:“不能这么做,他寿命到了谁也把不住,该火化火化。”B同修一句话,别人不敢再说话。B同修这一举动,感动了市公安局长,局长亲自拿着一万元到她家去慰问。

B同修没有因为丈夫突然失去被带动,料理完丧事后,三件事很快進入正常。她家住在公安小区,她丈夫去世小区的人没有不知道的,都在关注着她的状态,B同修的精神面貌证实了大法的超常。她楼上的两口子亲自到她家拜访:是什么力量让她这么坚强?从外观上、精神面貌上她象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B同修就开始给他们讲大法真相,两口子很佩服。B同修的状态一直很好,三件事不懈怠。

同修的正念震慑了邪恶

二零一八年秋天,B同修在市区讲真相过程中被一名便衣警察举报被绑架。我们地区这几年没有明确的协调人,都是谁遇到问题谁协调,所以谁也依赖不上。我就骑着电动车满市区跑通知同修们发正念,告诉有能力的同修们找她女儿讲真相,我也亲自到她女儿单位去找她女儿,她女儿是移动公司领导层,上班时间一般见不到。有同修就亲自到她家去,结果她女儿很抵触,连见都不见。我就给她女儿写信,当时我问邮局人员往移动公司寄信是否能寄去,他们说能,我就投上了。信中给她女儿讲真相,又告诉她抓紧在拘留所这段时间赶快去找和她妈住在一个小区的国保大队长刘某某,结果她女儿不配合。

B同修被拘留十五天后,又被劫持到外地看守所,第二天就被批捕。当时警察拿着批捕书让她签字,B同修接到手撕个粉碎扔在了地上,警察命令她捡起来,她就是不捡。一警察还有点善心,也可能怕她受伤害,就说:“你把它当作废纸捡起来行吧?”B同修说:“当废纸捡起来行。”B同修就捡起来扔在了垃圾筐里。

B同修在黑窝里不忘救人,邪恶到处说她太嚣张。B同修的正念使邪恶胆寒,开庭那天在看守所通过视频开庭,我地警察在当地法院组织一些从法院退休的职工与家属和B同修家属通过视频看。B同修在开庭过程中体现出大法弟子的风貌,证实了法轮大法是正法。

师父的鼓励

有一天,我坐在师父像前想:揭露迫害的文章发到明慧网后,明慧网同修也很重视,進一步揭露了邪恶对同修的迫害。我还能为同修做点啥?为同修做揭露迫害的不干胶?因为当时又有三个讲真相的同修被直接绑架到了看守所。师父看到了我这一念马上鼓励我:大法弟子的歌曲突然响起。因为声音大,当时我很吃惊,不知歌声从哪里传出来的,就赶快趴到窗上看,外面没人,觉的声音在屋里,又回头找,结果在抽屉里,是我大半年没有听的小音响,突然唱起了大法弟子的歌,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激动的我给师父合十,谢谢师父。

我马上动手做不干胶。我从来没有排过版,不知道明慧网上是否有模板,我先搜一搜,竟然搜索到了。我又编辑了两版内容,B同修一版,另三个同修一版,编辑好了,又亲自打印出来,附上不干胶,整整齐齐切好,做了二百多份骑着电动车分给了同修们,整体的力量起了大作用,另三个同修三天就回家了。

当时营救B同修干扰很大,这三个被迫害的同修回家的时候是国保去车拉的,车上还有几个练邪教的,回来的这三个同修说:“都回来了,一车拉了好几个。”同修们就以为B同修也回来了,整体都松了一口气,就不单独再给她们发正念了。过了几天才知道B同修没出来,整体正念一停,对B同修来说损失很大,被判刑三年,劫持到监狱。B同修在监狱正念也很强,在她身体状况一切正常情况下,监狱查体说她肺上有恶性肿瘤。八个月后就放她回家了。

回想一下和B同修接触的整个过程,就是我的修炼过程。B同修在看守所的时候,她的家属给她找了个律师去“转化”她,她拒绝了。B同修让律师给她家属捎信,让她家属找我,把我叫啥名,住在那,都说的一清二楚。我修去了怕,心不动,更不埋怨同修,我能体会到同修在黑窝里的艰难。不过邪党清零的时候,还真把我当成重点了。我多次被骚扰,他们说:“没想到你还是个重点人物。”有同修说:“你向内找,你多次被骚扰,是不是你有想当协调人的心?”我不觉的奇怪,因为我做了自己该做的,我是大法弟子就应该听师父的话:“他的事就是你的事”[2]。真能做到为他的时候,自己就在升华中。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