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宿州监狱至少迫害死九名法轮功学员

Print

【圆明网】安徽省宿州监狱位于宿州市墉桥区胜利西路775号,是安徽省迫害男性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安徽省被非法判刑的男性法轮功学员都被劫持到宿州监狱迫害。二十多年来,宿州监狱非法关押过几百名法轮功学员,至少九人被迫害致死,许多人被迫害致残。

宿州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酷刑包括:关小号、开水烫脚、长时间剥夺睡眠、吊铐、多根电棍电击、烈日下暴晒、野蛮灌食,逼喝便池水,甚至强迫法轮功学员吃屎喝尿。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绑床并电击

示意图:烈日下暴晒折磨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这个黑窝共有十九个监区,设有专门的洗脑基地(具体监区待查)。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宿州监狱后,先被分到洗脑监区,白天洗脑,晚上关小号,被强制写放弃修炼的“三书”,然后分散到各个监区。

关小号是宿州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惯用手段,小号由监管区进行管理。新劫持进行的法轮功学员一般会被关小号,强制写“三书”;法轮功学员炼功或抵制迫害,也随时会被关入小号。小号约一米五宽,三米长,有一个便池,顶部是开放的,冬天冷风灌进来,奇冷无比。小号每餐只提供一个一两多的冷馒头,没有菜,没有水,渴了只能用手从便池里捧水喝。在小号一般都长时间剥夺睡眠,许多人因此走路踉踉跄跄,甚至晕倒。

宿州监狱部份犯罪事实如下:

一、迫害致死致残案例

1、开水烫脚 王洪荣被迫害离世

王洪荣,男,一九四八年出生,原合肥叉车厂行政科职工,家住合肥叉车厂宿舍三村七幢二零二室。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四日被绑架,之后被非法判刑八年,被劫持到宿州监狱。二零零七年二月,在墉桥第三分监区,王洪荣被迫害致腰部以下部位失去知觉,大小便失禁。二零零七年四月,叉车厂的总经理去看望王洪荣。在叉车厂领导的督促下,监狱才同意带王洪荣去医院看病。去医院前,王洪荣说,我身上很脏,要洗洗干净才好去医院。可是监狱恶警却指使犯人,把滚开的水倒进盆里,硬把王洪荣的双脚摁进去烫。王洪荣双脚顿时血肿,半天后开始溃烂、起泡。二零零七年四月下旬,宿州监狱将已被迫害得生命垂危的王洪荣放回家。王洪荣回到家时,臀部后面的褥疮有两个鸡蛋那么大。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二日凌晨,王洪荣在被迫害中离世,年仅59岁。

王洪荣

王洪荣被开水烫伤的脚

2、强制抽血、灌不明药物 纪广杰被迫害离世

纪广杰,男,一九四七年出生,原合肥工矿电器厂职工。在修炼大法前曾患有多种疾病,如浅表性、萎缩性、糜烂性胃窦炎等,常年解黑大便,曾经多次胃部大出血去医院抢救,贫血体质虚弱。一九九四年四月修炼法轮功后,他有了健康的身体,并且按照真、善、忍的理念做人,在家庭、社区、单位都是有口皆碑的好人。二零零四年七月,纪广杰被非法判刑七年,同年十一月被劫持到宿州监狱。监狱每天派两名罪犯包夹看管他,监狱警察经常强制他去抽血,并强制他吃各种不明药物,不吃就灌。有一次恶警指使几个囚犯压住他、掐着脖子强行灌药,差点窒息。他的家属多次前去探望他,狱方态度恶劣不给接见。纪广杰血压一直在260mmHg以上持高不下,家属多次申请保外就医都被拒绝。二零零九年六月,纪广杰被迫害致脑溢血,不省人事,左眼失明。监狱恐出人命,通知家属接人。纪广杰回家后,生活不能自理,身体一直没有恢复,经常头痛头晕,每一个关节都疼、难受。即使这样宿州监狱还在电话里骚扰其家人。二零一二年六月三日,纪广杰含冤离世,终年65岁。

纪广杰

3、多根电棍电击、钢针扎嘴 费章金被迫害离世

费章金,男,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三年,于二零零五年九月被劫持到宿州监狱。十月,狱警用三根电棍同时电击他,用三尺多长的木棍在他身上乱打,暴行持续了二十多天。警察还指使犯人对费章金灌热饭,用钢针扎他的嘴唇。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费章金在宿州监狱被迫害致死。

4、叶光平被迫害致脑干出血离世

叶光平,六安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九月七日早晨,叶光平被时任六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潘军等不法人员绑架,数月后他被非法判刑四年,于二零一六年十月劫持到宿州监狱第六监区迫害。二零一七年十月八日,他在监狱被迫害致脑干出血,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三日中午十二点左右,叶光平在皖北医院含冤离世,遗体后背全部呈紫色。

5、关小号导致脑溢血 白杰被迫害离世

白杰,男,一九六二年出生,原亳州市工商银行员工。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二日晚,他被亳州市谯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和薛阁派出所警察绑架,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一日被谯城区法院非法判刑十年,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八日,白杰被劫入宿州监狱,非法关押在老残队。多名刑事犯包夹监控他,不准他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说话,不准晚上在床上坐着。刑事犯人随意殴打他,导致他血压上升到一百八十多。还将他关进小号迫害,致使病情恶化。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一日晚上出现脑溢血症状,昏迷不醒,被送到宿州医院。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四日上午八点,白杰含冤离世,终年55岁。

6、肖贤府被迫害致脑血栓离世

肖贤府,男,一九三二年出生。二零零六年九月被绑架,十月份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入宿州监狱,被迫害致严重的脑血栓症状。监狱怕承担责任,将肖贤府送至他儿子家,两个月后,肖贤府含冤离世,终年74岁。

7、王光辉被迫害离世

王光辉,男,原安徽省社科院科研人员。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五日,王光辉因发送法轮功真相短信被合肥市芜湖路派出所警察绑架,二零一五年,王光辉被包河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合肥市公安局邪教大队指导员桑祥庆、片警黄祥国,检察员郜明,法官李丽、凌圣荣是构陷王光辉的主要责任人。随后他被劫持到宿州监狱。因拒绝放弃真善忍信仰,他被关入小号,受到各种折磨,长时间剥夺睡眠。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四日,王光辉结束冤狱,他身体虚弱,回家后一直没有恢复健康,于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九日含冤离世。

8、冯琪被迫害致肝硬化离世

冯琪,男,一九六三年出生。他于二零零八年三月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入宿州监狱。冯琪在监狱被迫害致肝腹水,肝硬化,严重浮肿。出狱后,冯琪日常生活根本无法自理,身体一直没有恢复健康,走出黑窝四个月后,于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一日含冤离世。

9、徐积权被迫害离世

徐积权,男,一九四八年出生,芜湖市汽车公司退休驾驶员。二零一四年九月一日,徐积权因讲法轮功真相遭绑架,二零一五年六月中旬,被枉判三年半。当时他满口牙齿所剩无几,不能咀嚼,吃饭时,光靠吞咽,人瘦的皮包骨头。徐积权被劫持到宿州监狱继续迫害。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八日,徐积权从宿州监狱回家,健康状况很差,一直没有恢复,于二零二一年一月六日离世,终年73岁。

10、孔德文被迫害致残 丧失劳动能力

孔德文,男,一九六二年出生,安徽省皖江机械厂化学分析工程师。二零零四年孔德文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五年元月被劫持到宿州监狱,一入监就被关进小号,强制洗脑,长期不让睡觉,还得经常罚站。他感觉已经站不住了,头发晕,全身麻木得厉害,心跳极快……。后又遭受了吊铐、拳打脚踢、做奴工。二零零七年三月出狱时,孔德文已被迫害致残,丧失工作能力。经阜阳市第五人民医院、阜阳市专科医院、合肥市第二人民医院等眼科专家诊断鉴定:确认为“双眼视神经萎缩,低视力二级残废”,合肥市残疾人联合会给他发了“残疾人证书”。

11、零下10度吹冷风冰冻、电击生殖器、撬掉牙齿、开水烫脚 胡恩奎被迫害致残

胡恩奎,男,一九六六年出生,原肥西县义城中学物理老师,二零零五年元月五日晚到六日晚的一天一夜中,安徽宿州监狱分监区区长卢杨,分班队长于维周,及犯人肖华、王松龄、刘军等恶人,对胡恩奎进行酷刑摧残。当时气温零下十多度,恶徒们打开窗子,开着电风扇冰冻穿衣不多的胡文奎,并对他全身各处拳打、脚踢、肘击。恶徒把他一只手铐在窗上,另一只手用绳子系上,几个人一齐拉,使他整个身体悬空起来,再击打前胸后背。几个犯人还将他按在墙边靠墙坐在地上,再把他的腿拉成直线,并用拳击打生殖器。恶警卢杨还用皮鞋猛跺胡恩奎的双脚,使他三次昏迷过去。恶徒们还把胡恩奎的双脚强按在灌满滚烫开水的热水袋上面长时间不放开,造成他左脚深三度烫伤,骨膜烫死,小脚趾终身残废;右脚深二度烫伤,骨膜烫死;双脚不能用力,成畸形,终身残废。

二、法轮功学员遭酷刑迫害情况

◎纪广奎,一九五六年生,大学本科毕业,工程师。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八日,纪广奎在家中被朝阳派出所警察柯磊和国保大队王兵等不法人员绑架。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他被巢湖市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上诉后合肥市中级法院非法维持原判,中级法院部份人员包括:审判长胡宏林,审判员杨林、汪蕾。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七日,被劫持到宿州监狱。在监狱,纪广奎遭受吊铐、关铁笼子、喷辣椒水等酷刑,也不许与家人通话。二零二一年三月十八日,纪广奎才出狱回家。

◎方应舟,安庆枞阳法轮功学员,医科大学毕业。二零零五年十月底被劫持到宿州监狱,因拒穿囚服,被戴上脚镣、手铐、关进小号,五个多月没有衣服换。遭暴力灌食,不到一个星期,整个人都脱了形。他绝食抗议迫害,警察指使犯人边灌食边用注射针头轮番刺十指,中间针头断在手指里,恶人又用手术刀划开手指将断针取出。还用针扎穿嘴唇、舌头等。

◎田辉,阜阳太和县教师,由于向本校学生讲有关法轮功的真相,被非法冤判三年,于二零一八年夏季劫入宿州监狱四监区。九月中旬的一天,由于田辉坚定信仰,遭到以李扬为首的,包括寇金明等三名恶警的殴打。恶人用鞋打他的头、脸,强迫其签字。最后又叫来两名职务犯,拿着田辉的手指,强制其按手印。李扬是田辉的值班警察,他显然是受到了四监区监区长翟建华的指使。

◎孙方熙,男,原安徽省广播电影电视局工程师。修炼前患严重肝病,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他奇迹般康复了。二零零二年五月,孙方熙等八位法轮功学员由于插播法轮功真相遭绑架,他被重判十三年,非法关押在宿州监狱。二零零六年孙方熙因在六大队不转化,被监狱送其它大队迫害,被强迫超时、超强劳动,他绝食反迫害,多次遭到狱警的野蛮灌食,他的牙被撬掉。二零零七年七月,狱警王同对他实施夹鼻子、夹舌头,用针扎、用锤子敲砸头部等多种酷刑手段迫害。二零一一年,孙方熙曾经被狱警迫害从二楼坠下,导致其腿骨盆骨肋骨多处骨折。

◎任兴德,男,一九六四年出生,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入宿州监狱,他被关小号长达五个月,经常洗脑、体罚,长时间不给喝水,只能从便池里接水止渴。任兴德坚定修炼不妥协,冤狱期满后又被劫持到巢湖监狱迫害两年,直到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一日才回家,身心已被折磨至极限。

◎曹雄斌,原工商银行安庆分行职工,二零零三年三月十四日,被安庆公安局华亭分局非法拘捕,后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入宿州监狱迫害。到监狱的第二天,重刑犯王彤用右肘尖猛烈打击他的心窝部位三次,重刑犯贺杰用拳头击打他的太阳穴,用两大拇指用力抠压他的眼珠。随后又被野蛮灌食:鼻腔黏膜被挤破,鲜血顺着管子往下流。二零零四年六月份的一天,六监区刘长春用双手卡住他的脖子抵在墙上,憋得他直翻白眼。然后,又对着他的脸上、头部、胸口一阵拳击,打得他鼻孔鲜血往出喷了一身一地,随后将他关进小号。曹雄斌被关过三、四次小号,三次被连续吊铐八天以上,他的头先是昏胀,然后发木,两眼干涩发眍,心跳过速,全身发软。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三日走出黑窝时,头发大半变白,意识模糊,记忆力严重受损,三、四年后胸口部位仍隐隐作痛。

◎吴江海,因坚定修炼不妥协,被关小号几个月,遭戴背铐、烈日下曝晒、毒打等酷刑,二零零五年七月份至九月,被恶警用绳子系扎睾丸根部数日不给松开,最后吴江海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左手中指中间骨节被截肢。

◎徐春,男,二零零三年下半年被非法判刑九年,被劫入宿州监狱。遭受了恶警电棒电击、长期吊铐、关小号折磨、长时间不让睡觉等酷刑。警察先将徐春双手吊在铁门上,双脚砸上铁镣,只剩脚尖触地,每天24小时(除吃饭时放下一只手和有限次的上厕所外),前后有三至四个月。徐春几次晕倒在水泥地上被抬到医院抢救。

◎杜善伟,原淮北市濉溪县公安局刑警,因穿警服上访被非法判刑八年。在暴力转化中,恶警们用电棍点击,不让睡觉,逼他戴上脚镣手铐,快步从一楼到五楼,再从五楼到一楼的来回反复上下。脚后跟,脚背肉被磨掉,可见白骨,后大面积感染化脓,原本1.75米以上的北方壮汉被折磨成皮包骨。

◎解家奇,先后两次被非法关押在宿州监狱,最长一次八年。因喊“法轮大法好”,时年七十多岁的他双手吊铐在铁栅上,长达十多天。邪恶之徒长期不让他睡觉,用电棒电他,用针扎,全身多被扎上针眼,不让喝水。解家奇要求喝水,恶警让犯人黄正生舀来尿让他喝,强行往他的嘴里灌,他痛心疾首,度日如年。
◎代志峰,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被绑架,十月二十四日被非法判刑六年,被劫入宿州监狱。监狱医院院长指使犯人当面将大便掺进食物里,用螺丝刀撬开嘴强行灌下。

◎季会军,男,一九六二年出生,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在宿州监狱曾遭受带钩子的锥子扎、打脸等迫害,胸骨被打断。

◎徐坤,被警察用橡皮棍、电棍殴打,冬天脱光衣服用电风扇吹,用冷水泼,并把他的腿打断。

◎记传军,遭毒打致胸部内伤,行走都很困难。

◎杜长伟,被恶警用七根电棍同时电击,被吊铐在窗户上二十多天不让睡觉。

◎孙双喜,因不配合邪恶被长期关在小号。

◎王宇,被关小号三次,时间长达九个月。

◎李刚峰,因为拒绝转化,被恶警所操控的邪悟者多次毒打,直至几年后出狱,他的头部仍旧经常疼痛。

◎朱方明,二零零五底被关进小号,一个冬天只穿一套很薄的内衣,戴着手铐和脚镣,每天被野蛮灌食。

◎郗铁军,二零零七年一元月份至五月,因在小号炼功被长时间用高压电棍电击。

◎王羽,从二零零六年底开始被关进小号,关三个月放出几天后,再关三个月,一直关到二零零七年七月。

◎纪惠君,二零零四年下半年,在墉桥监区三监区,肋骨被打断了三根。

◎季惠年,劫持到宿州监狱后多次经历迫害和灌食折磨。恶犯们几天几夜不让其睡觉,用钢锥扎他双臂,双腿,胸骨被打的凹陷。

◎李霖,合肥市人,武汉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在宿州监狱被电棍电,关小号几个月,折磨的不成人形。

◎李策,阜阳市人,因绝食抗议迫害被暴打,恶犯用木凳将其右手食指第一节砸扁,弯曲变形。

◎黄志松,安庆市人,因拒不转化,被电棍电击,多日不让睡觉,吊在铁门上,让犯人打,被折磨的头发多处脱落。

◎王满义,亳州市人,恶警们用三根电棍同时电击他,长期铐在走廊上的铁护栏上,不管风吹雨打,还是太阳曝晒,后又关入小号迫害。

◎张武顺,合肥籍医生,多次强迫转化,关小号,电棍电,恶警用脚踢。

◎黄锦礼,合肥籍人,因写“严正声明”被吊铐,用电棍电击颈部、头部等处。


相关责任人:

宿州监狱监狱长及各监区负责人
地址:安徽省宿州市墉桥区胜利西路775号
邮编:234000
王锋,原十四监区专职副书记,遭报落马
曹杰,原五监区教导员,遭报落马
金智勇,原四监区监区长,遭报落马
监狱长陈贵平:18155200025,2021年底上任,原蚌埠监狱副监狱长
政委魏振宇:13955806054,2021年底上任,原阜阳监狱副监狱长
副监狱长李昊鹏:13855702158
副监狱长汪文学:18815575026
监狱领导苏玉:18356111676,职务待查
专职副书记许敏:13855705820
政治处主任郑志强:13705576818
政治处副主任解安新:18949987812
办公室主任耿君:13955743889
调研员汤道友:15805570336
狱政管理科副科长张想:18955712201
财务科科长柴燕:13805571259
原监狱长彭宗海(至2021年底):13805571322
一监区监区长杨保生:15956016563
一监区副监区长王胜:15385719883
二监区监区长李刚:15222912359
三监区副教导员梁燕兵:18712116298
三监区副教导员俞奎:18305571262
四监区监区长李稳:13605575223
四监区教导员翟建华:13063405771
五监区副教导员姜标:18205578342
六监区教导员蒋天稳:15805575737
七监区教导员赵文涛:13965316159
八监区监区长孙瑜:18905579779
九监区教导员王佩强:13956836928
十监区副教导员王旭:18815575137
十一监区监区长金小明:13955727654
十一监区副监区长丁义舟:15955576295
十二监区监区长戴凤琼:18949986646
十四监区副监区长殷乐:15240079059
十七监区副教导员汪晓林:13705572920
十九监区教导员杨岳:13955723535
政治处三级警长刘博:18895761767
十监区一级警长薛峰:15399550126
刑罚执行科二级警长李海侠:18855735950
三监区一级警长席明:13014008921
二监区一级警长闻学泉:13053017569
三监区二级警长陈德顺:13365573417
十二监区二级警长王金龙:15555743660
十二监区二级警长段明举:13855703516

宿州监狱监管区:负责小号管理
吴慕甲:15955701198,长期参与迫害,原洗脑监区教导员,将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关小号,被多次曝光
王德勇:15805576105
陈军:13335571230
张洪建:13865570618
蔡强:13635579114
杨民:13655576126
程乃全:13955788279
张健:13305677968
冯建宇:13705571066
李建军:18949150566
张兴国:18815575180

宿州监狱教育改造科,负责洗脑迫害
汪文学:18815575026,现任副监狱长,分管洗脑迫害
闫志东:13855701618,教育改造科科长,
苌乾坤:13155570952,积极参与迫害,获2019年安徽省监狱转化技能三等奖
黄启俊:13035000118,长期参与迫害,原洗脑监区的监区长,被多次曝光
夏学卫:13905574220,原墉桥监区副监区长,积极参与迫害
郑太平:13705572966,原教导员,用锥子、电棒迫害季惠年
王保亨:15695575107,积极参与迫害,被多次曝光
高波:15605572185,原监区长,被多次曝光
马西艳:15605579226
陈欣:13705573681
余波:13855700972
秦怀海:13956838331
张朝刚:13084009966
梁文佳:18005579572
赵永顺:13685578078
曾昭照:18855711569
周长琳:13905574008
赵宏鑫:15855367100

蹊跷的十五监区,唯一不让家属会见的监区
尚定启:13956831703,原监管大队长,多次被曝光
董大亮:13855701149,原八分监区监区长,多次参与迫害
韩家林:13955726400
马世龙:13956830056
刘健:13035001336
张钟陵:13705576301
焦正平:13014012280
王玲:13965302002

明慧曝光的宿州监狱积极参与迫害的恶人名单
暴力洗脑强制转化基地,害人无数
原监区长唐传友:13955906959,现任安徽省巢湖监狱监狱长
原副监区长刘家忠:18949233007,现任安徽省白湖监狱副监狱长
原指导员姚松:15805572866,现在第五监区

关小号主要责任人,酷刑迫害,多人致死致残
原监狱一科科长段明华:13905626331,暴力洗脑的发起人,现任安徽省巢湖监狱二级高级警长
原管教科科长郝传学:18815575012,关小号审批人,现在宿州监狱指挥中心
原六监区监区长蒋磊:15805570767,叶光平被迫害离世的责任人
原监区长卢杨:13505570698,开水烫胡恩奎的脚,现在第一监区
原教导员席明:13014008921,将郗铁军关小号
李扬:13505576700,用鞋毒打田辉的头、脸,强迫他签字妥协,现在四监区
翟建华:13063405771,用鞋毒打田辉的头、脸,强迫他签字妥协,现在四监区
刘长春:13965319803,暴打曹雄斌,用双手卡住曹雄斌的脖子,憋得他直翻白眼。然后,又对着他的脸上、头部、胸口一阵拳击,打得他鼻孔鲜血往出喷了一身一地,随后将他关进小号,现在四监区
副指导员刘阿平:13855706031
黄东昌:13855707607,现在第十监区
武玉东:18755755777,现在十八监区

安徽省监狱管理局
第一政委、安徽省司法厅厅长姜明:0551-65982308、18956085606
局长胡来龙:0551-65982766、13866686505
政委梁国强:18256598666
副局长沈德明:18955173141
纪委书记盛祝玉:18905515272
副局长孙增明:17709669002
总农艺师袁颖:0551-65982465、13855115528
政治部主任丁志刚:13866148110
副局长胡朝林:0551-65982539、18955158359
狱政管理处处长胡国庆:0551-65982720、18055191929
教育改造处处长李毅:0551-65982602、18956038718
监察室主任王杭军:13966380608
法制处处长李社义:17775368863
教育改造处主任科员刘建:17775368715
教育改造处副处长费本军:18956038761
狱政管理处主任科员陈玉虎:18949816914
狱政管理处主任科员程孝贤:13365692025
教育改造处副主任科员张超:18956030883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