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永新、高忠恩在山东省监狱遭严管、关禁闭迫害

Print

【圆明网】法轮功学员金永新、高忠恩在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遭严管、关禁闭等迫害。金永新被打成脑中风、脑血栓、血压高达260,被送去医院住院抢救,留下后遗症,手脚不灵活,走路缓慢。

金永新,六十五岁,山东省青岛市四方区人。与妻子卞丽训培养残疾儿子成材受称赞,青岛电视台曾经播放过记者专访金永新和卞丽训夫妇的事,感动了不少青岛市民。夫妻俩修炼了法轮大法后,自觉按照真、善、忍做更好的人,一心为别人好,是好公民的典范。

然而,青岛市国安浪费人力物力,自二零一五年开始就秘密非法监视、监听金永新、卞丽训夫妇。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六日,青岛市国安把图谋迫害他们的所谓“线索”转给青岛市市北分局。同年十二月二日,金永新、卞丽训夫妇被绑架,二零一七年九月一日分别被非法判刑八年。

一、法轮功学员金永新遭严管、关禁闭迫害

金永新被非法关押到山东省监狱。入狱后在十一监区一直不配合邪恶,金永新长期被济南市历城区犯人任强欺压、泼妇式漫骂、暴打多次;被犯人宋伟光在厕所暴打多次。

二零二一年二月十七日,前任监区长王传松把金永新送进严管队迫害三个月,借口是不服管教。这期间每顿饭只给他一个小馒头,在厕所里接凉水喝,并扬言:饿不死就行!金永新三个月后回到十一监区,整个人的大脑发生了问题,头发、胡子很长,说话也不正常了。

为继续加重对金永新迫害,监区长王传松、教导员郑洁又找“专家”把金永新鉴定成所谓的“精神病人”;后来指使原任山东省纪委副书记的犯人王喜远,唆使黑社会罪犯王西栓专门迫害打骂金永新,长期不让他喝开水。

二零二一年六月,犯人王喜远、王西栓暴打金永新,王喜远首先紧紧掐住金永新的脖子,王西栓疯狂暴打。金永新被打成脑中风、脑血栓、血压高达260,被送去医院住院抢救。在医院住院将近三个月,二零二一年九月八日出院回到十一监区,金永新留下后遗症,手脚不灵活,走路缓慢。先后参与迫害的犯人还有李家泉、陈延和、桂可秋等人。

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九日,现任区长梁敬达在禁闭室门口走廊严管金永新,白天罚站、晚上睡走廊;后来又关禁闭室迫害。二零二二年大年初二后对金永新进行了严酷的流氓式迫害。白天电视开大音量到晚上十一点半一直播放攻击法轮功的录像;同时找了一个泼妇式骂人小丑马开发(山东省济宁市人、诈骗犯),整个白天处心积虑地寻衅滋事,找个理由就随时对金永新打骂纠缠,没完没了的用尽肉麻的骂人话大骂金永新;梁敬达又刻意安排值班犯人孙平等人,在金永新夜晚睡觉时每间隔二十分钟叫醒他一次,又戏弄式的告诉值班人员:“该关心还是要关心嘛,不能叫他睡过去啊!”

二零二二年三月十四日,金永新因说了一句邪党耍流氓的话,值班犯人张光卫发怒打了金永新耳光,随后犯人马开发被人操纵用鞋底暴打金永新脸头部。张光卫在现场目睹了整个打人过程。

二、法轮功学员高忠恩遭严管、关禁闭迫害

高忠恩,山东省济宁市嘉祥县人,在山东省监狱医院住院治疗疥疮期间就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与指使。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份转入十一监区,高忠恩拒绝写五书、拒绝穿囚服、特别是拒绝配合警察点名不回答“到”,被单独关在一间监室内,由犯人赵刚、李玉升、陈生生等参与迫害。因高忠恩拒绝穿囚服,冬天有时只穿一条内裤,被迫害被冻,经常被训斥大骂,晚上十二点才让他睡觉。后来加大迫害力度,直到后半夜一点才让他睡觉。

犯人徐超等人多次暴打高忠恩胃部,致使高忠恩胃部造成严重创伤,长期不能吃凉东西,也不能吃热东西。前任区长王传松对他长期罚站,致使高忠恩腿、脚严重浮肿,长期穿不上鞋。

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九日,现任区长梁敬达迫害高忠恩,在禁闭室门口走廊严管高忠恩,白天罚站、晚上睡走廊。二零二二年农历年前为加重迫害,又把高忠恩送到严管队迫害将近三个月。二零二二年大年除夕时高忠恩回来又被关禁闭迫害。由于始终反迫害不配合点名,农历年初二,梁敬达恼羞成怒对高忠恩搧了耳光,罚站到晚上十二点。后来连续很长时期白天电视开大音量到晚上十一点半一直播放污蔑法轮功的录像。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