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刘春静被劫持入狱十个月 至今无音信

Print

【圆明网】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桦南县法轮功学员刘春静女士二零一九年七月被绑架;二零二一年一月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二一年八月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至今十个月过去了,狱方不给任何音讯,令家人、亲友非常担忧。

刘春静,一九六二年四月十二日出生,今年六十岁,家住黑龙江省桦南县桦南镇铁西街。她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多次遭中共迫害,她曾被非法劳教两年、判刑四年;二零一九年七月再遭绑架后,又被非法判刑四年。

以下是刘春静修炼法轮大法受益情况及遭中共迫害的经历简述。

修炼大法获新生 以德报怨行大义

刘春静从小疾病缠身,用大夫的话说:“这孩子的脉搏跳得像老人似的。”成年后,她先后患上肝大、脾大、风湿性心脏病,神经性头痛、妇科病,肺上有斑点等疾病,才三十岁手上就长满了老年斑,整天浸泡在身心疲惫中,有一专家门诊大夫曾说她:“这世界上就你最累了,谁也没有你累。”

一九九八年十月,刘春静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很快,她一身的病全没了。她终于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幸福,从此一改过往无尽疲惫的神态,脸上总是带着轻松、愉悦的微笑。

刘春静曾经说:“法轮大法教我做好人,做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教我善心对待他人。邻居家的杖子(篱笆)往我家这边强占近一米,我不与其计较。是法轮大法使我变得更善良、更加宽容、更加真诚。”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裹挟中共发动迫害法轮功运动,刘春静的丈夫怕受牵连,在同年十月份与刘春静离婚,丈夫要去房子,而让刘春静带着十一岁的儿子和买房时欠下的债务离开这个家。二零零三年底,她丈夫因患脑血栓,希望刘春静能照顾他,要求复婚。刘春静无怨无悔的与丈夫复婚,并任劳任怨的照顾他。对此刘春静也曾说过:“如果不是因为我修炼法轮大法,我是做不到的。”

坚持真善忍信仰 遭非法劳教、判刑

二零零五年八月十日早七点多钟,刘春静被闯入家中的桦南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李军(已死)和一警察绑架、抄家、非法关押在桦南县看守所。不到一个月,她被劫持到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在西格木劳教所七队,刘春静遭受过多种迫害,曾因拒写周记,被狱警高杰、李秀锦关小号折磨两个星期:从早上五点多钟到晚上八点,双手被铐在床上,坐小凳不能动,大小便都在小号里。在刘春静被非法劳教期间,她的儿子因承受不了精神上的打击,离家出走,失踪近两年。病重的丈夫只得在刘春静的老母亲、妹妹的照顾下才熬过了两年。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日,刘春静等法轮功学员在桦南县大八浪乡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在大八浪派出所,刘春静遭警察马长胜等刑讯逼供,拳打脚踢。当晚被转到桦南县公安局后,又遭警察陈玉君(已死)等非法审问。六个月后,桦南县法院在桦南看守所对刘春静等三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草草宣判,整个过程三、五分钟。刘春静被非法判刑四年。

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期间,刘春静天天被迫坐小板凳,每天从早上五点坐到晚上八点止,直到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日结束冤狱。在刘春静身陷囹圄期间,她重病的丈夫因无人照顾被送入老人院,在悲凉中痛苦死去。

二零一九年七月三日,刘春静在街上递送给人一个护身符卡片而遭人恶告,被桦南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和胜利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市看守所;二零二一年一月中旬,佳木斯市向阳区法院对刘春静非法判刑四年。刘春静上诉到佳木斯市中级法院,佳木斯市中院违法维持原判。二零二一年八月,刘春静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狱方没有告知家属。十个月过去了,刘春静至今无音讯。一朋友找到曾用过的狱方电话咨询,遭对方推辞;再打通另一人的电话,该狱警有些恐慌问:“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的?”不但不作为,反而追问对方个人信息及身份。

刘春静遭中共迫害更多事实请见明慧网文章《黑龙江桦南县刘春静被非法抓捕》、《佳木斯桦南县刘春静遭构陷到法院》、《黑龙江桦南县刘广有、刘春静被非法庭审》、《黑龙江桦南县刘春静、刘广有被非法判刑》。

黑龙江女子监狱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507号,邮编:150069
门卫:0451-86639034
大门:0451-86639052
接见室:0451-86639051
收发室:0451-86639007
纪检委书记张楠:17703677222
副监狱长薛玉娟:0451-8639099
副监狱长绍建民:0451-8618177
政委赵伟:0451-86639077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