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黄红蔚、骆元英再次面临非法开庭

Print

【圆明网】武汉市硚口区法轮功学员黄红蔚和骆元英两位女士被非法关押已经一年多,二零二二年五月三十一日被非法开庭,律师一一驳倒了公诉人的所谓“证据”,法院宣布案件证据不足。二零二二年六月十七日上午九点,两人面临汉阳法院的第二次非法开庭。

黄红蔚女士,一九六一年二月出生,武汉远大制药厂退休职工。以前患有颈椎病、头晕,睡在床上都天昏地转;同时关节不好还患有鼻炎等,导致上班经常请假,一九九六年黄红蔚修炼法轮功后多种疾病都好了,一身轻松。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恶首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后,黄红蔚坚持修炼使她身心受益的法轮功,长期遭受中共当局的迫害,多次被绑架,一次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两次被关在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遭受折磨。迫害初期,她曾经在北京被关在铁笼子里,不给吃的,要上厕所也不给开门,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骆元英女士,一九五九年一月出生,国家公务员,硚口区工商局财务科出纳。一九八五年她生小孩时落下了一身的病,如:偏头痛、颈椎肥大、腰椎肥大骨质增生、肩周炎、胃炎、乳腺增生、神经衰弱症等多种疾病,常年吃药、做理疗、按摩、扎针灸也无济于事。一九九六年七月骆元英走入大法修炼。炼法轮功两个多月后全身的病痛奇迹般的消失了,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从不占单位任何便宜。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她曾三次进京上访,因不放弃修炼而被非法劳教两年、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三次被分别绑架到江岸区丹水池洗脑班、湖北省汤逊湖洗脑班、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迫害,被取消公务员资格、分流出工商局到物业中心,未到内退年龄而被强行内退不准上班。

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二日上午,黄红蔚、骆元英在江汉区三眼桥告诉世人法轮大法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武汉市江汉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便衣警察及唐家墩派出所警察绑架。当天下午五点半,三个警察和两名社区人员到骆元英家非法抄家,抢走大法真相资料、光盘、大法书。同时,多个警察也到黄红蔚家非法抄家,也抢劫走许多大法真相资料。

骆元英、黄红蔚两人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行政拘留所十五天。此期间,两人的家属被警察强迫做询问笔录。

二零二一年三月十日,骆元英、黄红蔚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已到期,两家家属很早赶到武汉市第一行政拘留所接人。九点左右,江汉区唐家街派出所五个警察开了一辆白色轿车,也停到了拘留所门口。两家家属上前,向警察要求自己接人。一警察说:还要送她们去洗脑班七个月。家属听到后,愤怒地大声说:“你们口口声声说依法治国,依法办案,你们把送洗脑班的文件拿出来……”一家属在拘留所的门口理直气壮讲了几十分钟,警察低头不语,还是把两位学员戴上铐子上了警车,绑架走了。

办案警察一直隐瞒骆元英和黄红蔚被非法关押的地方。八天后,家人得知,骆元英和黄红蔚被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已被非法刑事拘留。四月三日,黄红蔚的家属收到了武汉江汉区检察院下达对黄红蔚的非法批捕通知书。江汉区检察院非法把捏造的构陷她们的冤案转移到汉阳检察院进行公诉。

二零二一年年底,骆元英和黄红蔚被构陷到汉阳区法院,家属到汉阳区法院询问几次找不到案卷, 二零二一年四月六日家属接到汉阳法院电话说是要进行非法开庭。

二零二二年五月三十一日,骆元英和黄红蔚被非法视频开庭,黄红蔚的律师一一驳倒了公诉人的所有“证据”,汉阳法院宣布案件证据不足,退到江汉公安局重新补充“证据”,延期到六月十七日重新在汉阳法院视频开庭。

目前骆元英的家属也请了一名维权律师。

事实上,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福益家庭社会,提升大众道德,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抓、被起诉、被庭审。法轮功学员坚持正信、讲清真相,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社会良知,也是应当受到宪法与法律保护的。

中共江泽民集团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颠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恶,败坏了社会道德,同时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给中国社会带来了无法估量的损失,从今日中国假、恶、斗遍地,道德沦丧,贪污腐败,就可以看出来。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假法律之名,制造冤假错案,践踏信仰自由与基本人权、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生活在这样的社会不可悲吗?为什么还要推波助澜呢?!请相关公检法人员终止构陷,无条件释放黄红蔚、骆元英等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汉阳法院电话:027-84586521、027-84586548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