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高密刘永瑞、单纪花一家遭迫害事实

Print

【圆明网】在中共对法轮功持续二十多年的迫害中,山东省高密市阚家镇下坡村法轮功学员刘永瑞、单纪花因坚持真善忍信仰,遭到劳教、判刑等迫害。单纪花曾遭中共非法劳教三年、非法判刑三年半。出狱后,当地阚家镇派出所和下坡村村干部还经常对上门对她进行骚扰、抄家。

单纪花被非法劳教 女儿不幸身亡

单纪花在修炼法轮功之前曾患严重的乳腺炎、十二指肠阑尾炎等疾病,腿疼胳膊疼的无法干活。一九九八年下半年,单纪花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久,一身病不翼而飞。丈夫刘永瑞和孩子看到她的身体变化,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全家人都把真善忍溶在日常生活中,家庭、邻里关系也都变得和睦了。

然而在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流氓政权的血腥迫害之下,单纪花原本美好和睦的家庭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二零零五年农历三月五日上午十点左右,阚家镇派出所警察闯到单纪花家,翻墙入室,非法抄家,并将单纪花及其二十岁的小女儿绑架到高密看守所。看守所狱警把母女俩铐在大柱子上,逼迫她们奴役劳动。小女儿四天后回家,单纪花一个月后被劫持到淄博王村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里,单纪花遭到不准睡觉,逼坐小板凳、关禁闭等折磨。

单纪花的小女儿因自己遭受了绑架、关押迫害,又亲眼看到母亲被酷刑折磨,回家后时刻挂念、担心母亲被酷刑折磨。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她在上班的路上因精神恍惚出车祸而亡。

单纪花回家料理女儿的后事,劳教所竟然还无耻的勒索押送她的车费六百元。

单纪花结束非法劳教后,阚家镇派出所警察还将她绑架到潍坊洗脑班迫害三天,并经常闯上门对她家进行骚扰,或爬墙头,或砸门,勒索,抄家频繁不止。

单纪花因诉江被枉判三年

二零一五年八月六日上午,高密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伙同阚家镇派出所警察闯到单纪花、刘永瑞家中,绑架夫妇二人,并将家中翻了个底朝天,家中所有值钱的财物被洗劫一空,刘永瑞及大女儿上班挣的钱、家中卖粮食的钱、小女儿因车祸死亡所得到的七万元钱赔偿款,全部被警察抢走。

据悉因为单纪花刑事控告状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潍坊市公安局下令抓人。刘永瑞被劫持到高密市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单纪花后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至济南监狱迫害。

刘永瑞、单纪花夫妇近年遭迫害事实

单纪花于二零一八年十月六日结束冤刑,回家后仍持续遭到阚家镇派出所警察和下坡村村干部的骚扰。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日上午八点半左右,阚家镇派出所四名警察开着警车闯进刘永瑞和单纪花的家(当时单纪花不在家),警察私闯民宅,进门骚扰,威胁恐吓,乱翻东西。有李姓警察带领。

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四日上午八点,阚家镇下坡村村书记高振忠开车流窜到刘永瑞上班的地方,强迫他签字说给炼法轮功的人除名。

二零一九年年底,村书记高振忠伙同高密“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孙某到刘永瑞上班的地方,强行把刘永瑞绑架到阚家镇政法委,严重干扰了法轮功学员的正常生活。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二日早六点半,阚家镇派出所四名警察开车到下坡村法轮功学员刘永瑞、单纪花家,私闯民宅,进门骚扰威胁恐吓乱翻。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七日晚六点,下坡村村干部李延果和一个女人(来路不明),流窜到刘永瑞家进行骚扰,说是上面要照片,要照相,说是要给炼法轮功的人除名等等,刘永瑞没配合并给撵走了。走后不久,村书记高振忠亲自开车又闯进刘永瑞家,欲强行拍照,因刘永瑞拒不配合,阴谋没得逞就走了。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