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刘玉坤遭三年冤狱迫害含冤离世

Print

【圆明网】沈阳市沈河区法轮功学员刘玉坤二零一三年十一月被派出所绑架构陷迫害,遭沈河区法院非法判三年,在女子监狱中被警察下药,身体出现严重病症,在出狱前后,断了两根脚趾,在社区片警骚扰下,她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

刘玉坤在一九九九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她多年的疾病很快痊愈,家庭也开始出现欢声笑语。法轮大法的美好普照着这个三口之家。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中国广大民众在中共宣传诽谤、煽动仇恨及恐吓胁迫下,开始误解法轮功,一些人甚至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刘玉坤毅然走出家门,面对面讲真相,使很多民众了解真相并同情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刘玉坤在沈河区小南教堂附近给民众发放法轮功真相台历,民众反应热烈,纷纷索要台历,了解真相。可是却遭到受中共谎言毒害的人恶意举报,她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九日在家中被沈河区惠工派出所绑架迫害。沈河区国保警察李伟光、王文胜、惠工派出所警察张启博、符士江等在对刘玉坤家非法抄查过程中,未出示搜查令。张启博公然称:警察办法轮功的案件,不用出示任何手续。

刘玉坤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沈阳市第一看守所,经常拉肚子,牙齿掉了三颗,吃东西整个吞咽。刘玉坤信师信法,坚定,要求无罪释放。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她身体多种病症复发,一度被送医院检查。

家属聘请了一位北京律师和一位沈阳律师为刘玉坤无罪辩护,然而,负责此案的沈河区主审法官焦玉玲却不许律师作无罪辩护,威胁律师如果做无罪辩护,就向本地政法委报告。其中沈阳律师接到沈阳市“610办公室”的威胁电话,以吊销律师证相威胁,沈阳律师无奈于六月十六日解除委托关系。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七日非法开庭的当天,沈河区法院又公然违反法律,欲对辩护律师进行安检,刑庭庭长李红与法官焦玉玲咆哮着给律师施压,周围法警也呼喝律师,律师据理力争,依法拒绝安检。最后,因为律师无法入庭,法庭决定六月二十三日再次开庭。

沈河区法院于六月二十三日强行开庭时,刘玉坤在庭上昏倒,非法开庭再次延期。沈河法院数次逼家属尽快开庭,威胁否则对刘玉坤没好处。但家属及律师坚持不安检的原则,不配合法院的无理要求。七月二十五日开庭,法院作出让步,在不安检的情况下,让两位律师顺利进入法庭。

遭非法庭审过程中,刘玉坤一有机会就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官只是提醒注意法律程序,并未阻止,整个庭审过程中,法官保持中立,没有再干扰律师辩护。这次开庭上午十点开始,中午十二点结束。下午一点开始,两点半结束。但由于刘玉坤身体出现异常,无法继续开庭,法官遂宣布七月二十八日周一上午九点继续开庭。

刘玉坤被沈河法院非法判刑3年。因为她年龄大,身体不好,沈阳市看守所多次要将她送往沈阳监狱的入监队,均被拒绝。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四日,沈阳市看守所直接越过入监队,将她送入沈阳市女子监狱,且未通知家属。

刘玉坤老伴辗转来到沈阳市女子监狱,被告知不“转化”就不许接见。在多次哀求下,她老伴才得以与刘玉坤见面,发现她身体比以前更差了。

在沈阳女子监狱的三年牢狱中,刘玉坤受到狱中犯人恐吓迫害,同时在饭菜中被警察下药,身体出现严重病症,糖尿病十分严重,在出狱前后,断了两根脚趾。

回家后,刘玉坤继续遭受迫害,被非法索要三年的退休金,生活陷入困境。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初,她突然在家中出现脑血栓症状。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中旬,她家中突然遭到社区片警骚扰,强行入室拍照恐吓,使刘玉坤精神受到巨大打击。十二月二十九日,刘玉坤含冤离开人世。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