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姜素英、曾平书、黄立珍遭受中共迫害

Print

【圆明网】法轮功学员姜素英,今年六十八岁,是一位老实厚道的农村妇女,家住四川省简阳市石板凳镇一大队。法轮功学员曾平书,女,七十三岁,家住四川省简阳市大葫村。法轮功学员黄立珍,女,六十七岁,家住四川省简阳市东溪镇射洪坝兴合遍区桂林村四组。她们修炼法轮大法,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好人,身体好了,心性和心情都好了。

下面是三位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的部份事实。

一、姜素英遭三年半冤狱迫害的部份经历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二日晚上十一点半左右,简阳市国保大队警察李光泉为首的一伙匪徒,包括成都铁路警察、石板凳镇派出所警察、镇政府综治办的陈道森,还有大小队干部,把姜素英租房子前后都包围了,并叫房东把门打开。

几个警察把姜素英丈夫叫起来,就问姜素英在哪里?二十几个警察闯进了姜素英的房间,其中一个警察一进来,就不准姜素英说话,不准动,不准接打电话,限制人身自由。其余的警察,没有出示任何身份证件的情况下,就翻箱倒柜,搜过遍,抄走了现金一千一百二十二元、抄走了师父法像、大法书一套、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打印纸一板箱、u盘、硬盘、播放机二个,总价值二万元左右。抄走物品和现金,没有给任何凭证和清单。当时,简阳市警察王某把姜素英带到石板凳镇政府进行迫害。

当天姜素英被送到了简阳市看守所进行迫害。从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二到二零一四年四月八日,共计八个月之久。办案人员王某询问过一共七次,李光泉和姓王的一伙做假材料构陷,导致姜素英遭到冤判了三年六个月。

二零一四年的五月十二日,简阳看守所警察把姜素英劫入四川省成都龙泉驿女子监狱第五监区迫害。

成都龙泉驿女子监狱五监区专管迫害法轮功的是曹玉容,她强制姜素英写“不炼功保证”、强制抽血、强制背监规、强制劳动,不准跟别人说话,若监区里一跟别人说话,就遭用电棍电小腹。

酷刑演示图:电棍电击

他们还在姜素英饭里下毒,致使她吃了饭后,心口痛,流口水,牙全部松动了,大半年之久,才有好转。在监狱里,姜素英被迫害的头发全部白了,牙掉了五个。

姜素英出狱后,石板凳镇政府和警察经常到她家照像和干扰。使她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和摧残。家人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

简阳市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周勇出庭支持公诉。审判长李玉娟、审判员万军、审判员陈晓英、书记员黄梅。其中,李玉娟、陈晓英表面上伪善,都是长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凶手。

二、曾平书遭受迫害的经历

曾平书修炼法轮大法前,周身炎症,肠炎、胃炎、肩周炎、关节炎、风湿关节、牙周炎、咽炎、常牙梗化脓出血,牙痛的要命。吃不好、睡不好,又老又瘦。眼睛近视一千多度。得法十四天,大法师父就给曾平书身体净化了。至今快二十年了,没有患过一次病,当然就没吃过药,体重增加近十斤。现在,小字都能看。

二零零九年,曾平书被本地国安、六一零、政法委恶警李光泉为首的一伙,非法关押在资阳市看守所一个月。这一次,李光泉等人大概二十多个警察闯进曾平书租住的房,阳台上都站很多警察,李光泉等几个进屋来,李开口伪善地说:知道你是农村人,我们可以帮你买保险等诱骗的伪善话。

李光泉、罗蛟从迫害开始,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是所谓的主要办案人。曾平书被李光泉他们那一伙多次非法抄家、构陷,四次被窃,大法书、座机、电话、就连曾平书孙儿孙女幼儿园的照片本子,还有现金和私人物品,如真相币、电脑、打印机、播放机等许,以及床上用品都上千元,总价达几万元都被抢走,给曾平书本人和家人伤害极大。特别是她老伴特需人照顾的时候,她在法轮功学员家被周悦一伙恶警强行又关进洗脑班,被陈世康等恶人迫害,回家后六天,老伴就离世了。

二零一二年七月,曾平书被关押在洗脑班十个月,期间,以陈世康为首所谓的帮教,还有所谓的陪教陈杰(注:陈杰是简阳市城管职工),还有几个简阳市城管职工,都“陪教”过曾平书,如胡兰英、侯明英、花圆街的张丽君等人。

二零一二年,曾平书在二峨湖洗脑班里:一天在会议室所谓的学习,曾平书坐在会议室中间挨墙边,洗脑班的所谓主任肖彗专走到曾平书身边说:这回你就不回去了。几天后,就把曾平书转到安岳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后,被非法判刑一年六个月,送成都女子监狱,实际上是快两年,因关洗脑班的四个半月,它们都没算在所谓的刑期里。审判长李玉娟等、审判员陈晓英。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因法轮功学员叫曾平书去她家,刚去不久,一伙警察就来砸门,其中有恶警周悦,曾平书在内三位学员又被关进二峨湖洗脑班四十一天,怀疑又是陈世康在曾平书请陪教帮曾平书买的土鸭蛋里放了药。因要回家了,鸭蛋是买给老伴吃的,曾平书检查了三遍鸭蛋全是好的,在楼上所谓的学习回来,曾平书打开抽屉拿东西发现鸭蛋流出水来了,当时也没注意到,就煮来吃了,吃后就心里难受极了,在黑窝里恶人就给曾平书下了两次药。

三、曾被非法判刑一年半 黄立珍屡遭骚扰

黄立珍曾经一身病,于二零零一年修炼法轮功后,所有病都好了。所以,她要把这么美好、神奇的功法传给很多的善良人,她深信自己这样做并没有错、更没有罪。那时,她为了做点小生意,住在女儿家。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黄立珍在成都市武侯区金花镇七里乡金凤街上,遭城管队长朱军带一伙人把她救人的资料全部抢了。朱军还打电话给武侯区派出所,又叫来了几个人,其中一年老者,说是请他来给黄立珍照像,大家称他张爷。张爷对那几个人说:她又没偷、没抢,就是炼个法轮功嘛?那些人就没说什么。

后来,一伙人还去了黄立珍女儿那非法抄家,把黄立珍所有法轮功的东西,及约一千七百~一千八百元现金全抢走了。当天晚上,黄立珍被送到郫县拘留所,被非法关押十天才放回。

金花镇派出所还经常去黄立珍女儿家骚扰。

黄立珍回到简阳老家后,迫害法轮功的恶人“六一零”、国安、政法委都是串通一气的,简阳迫害法轮功的恶人们也经常去她家干扰,从二零二一年起,一直干扰不间断。

今年三月三日,队长彭荣世又给黄立珍的儿子打电话,说:镇上的人要来看看黄立珍。黄立珍没有配合。此外,还经常找借口量血压、打扫卫生、送麦粉、办低保等等的伪善行为上门骚扰。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五日,简阳公安局等一伙儿,其中警察罗明非法闯到黄立珍家,抢走了所有救人的真相资抖,他们十多个人各拿些资料,站着就专心的看,有一位警察没拿到,大声喊,给我留一份!当天,黄立珍被送至市公安局非法关押半天,大概下午六点左右,市国保大队林俊说:我不想再见到你。于是,就把她送回家。

年前一天晚上,来一伙人,强行把黄立珍拉上车送射洪坝,强行打针。

去黄立珍家干扰的这一伙人,有简城镇街道办的林俊、射洪坝派出所的警察罗明、射洪坝街道办肖姓(女)、刘姓、生产队长彭云仕、社员段玉等人。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