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播真相遭19年冤狱 张耀明含冤离世

Print

【圆明网】黑龙江省鹤岗市法轮功学员张耀明二零零二年年参与插播有限电视播放法轮功真相,被绑架、构陷,被鹤岗市工农区法院非法判刑19年。期间他曾有几年保外回家,二零二一年四月结束冤狱回家时已经被迫害得骨瘦如柴,二零二二年四月初含冤离世,终年59岁。

一、夫妻双双修大法 按“真善忍”做好人

张耀明出生于一九六三年,家住鹤岗市向阳区,是兴山矿一中数学教师。修炼法轮功前,他患有咽炎、鼻窦炎、胆囊炎。三十多岁时咽炎发病就无法上课,学校的主任等替他代课,一代课就是半个月左右。他的鼻窦炎犯了,头痛难忍,因为患胆囊炎他连肉都不敢吃。另外,他还有抽筋出虚汗等不良症状,即使不是三伏天,天气不热,他吃饭时也会顺脸淌汗。当医生的妻子想方设法帮他治病,中、西医都治了,病也没好。

他妻子范凤珍出生于一九六二年,岭北矿医院内科病房主任。她自己是医生却治不了自己的病。她从小体弱多病,三岁时患百日咳落下了病根儿,每年冬天咳嗽不止,历经三十年都医治无效,病情愈来愈重,加之慢性贫血,身体每况愈下,应对日常生活、工作都感觉很吃力,自觉身心疲倦,苦不堪言。

一九九五年八月中旬,范凤珍开始修炼法轮功,几天后感觉身体轻盈,走路一身轻,疲劳感顿消,心里那个高兴劲儿用语言无法形容,庆幸自己找到了千载难逢的佛家高德大法。

范凤珍修炼法轮功不久,发现张耀明也不与人争执了,脾气变得更好了,就觉的奇怪,问丈夫:“我修炼法轮功,你咋脾气变好了?”原来张耀明每天晚上在妻子睡觉后就偷偷地看《转法轮》,已经悄悄修炼半年了。修炼法轮功后,张耀明的病都好了,他身心受益,其乐融融,再也没让人代替自己上过一节课。他们夫妻双双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无论在生活中、工作中、家庭中都能以“真、善、忍”作为指导,矛盾中找自己的不足,不去怨恨别人,做事多为他人着想,与人为善,不计较个人得失,在单位做一名好职工,在社会上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一次张耀明从学校回家后,发现有几张五元的假币,没有找学校退,更没有出去花假币坑人害人,宁可自己吃亏,也要把假币撕毁了。

范凤珍修炼法轮功后,工作兢兢业业,不苛求私利,在患者中的口碑比修炼法轮功前更好了。她不收受患者家属的礼物,不利用手中的权力勒卡患者,患者家属请她吃饭,每次她都善意的拒绝。在家中,范凤珍对婆婆更孝顺了,不给自己买衣服,也要先给婆婆买。她默默做着这一切,心里更踏实、更坦然了。

按真、善、忍做好人,他们身心愉悦,生活中充满了明媚的阳光,觉得自己这辈子没白活,每天都沐浴在佛恩浩荡之中,同时对幸福的含义有了真正的理解和感悟。

二、夫妻双双被绑架、关押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江泽民出于小人的妒嫉之心,一手挑起了这场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一时间黑云压顶,电视台全天播放造假新闻,栽赃陷害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和法轮大法,疯狂绑架法轮功修炼者,把上亿个修炼“真、善、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推到了政府的对立面,正邪颠倒,是非混淆。

二零零零年十月,张耀明夫妇一同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讨还公道。进京和平上访是受法律保护的,然而在江泽民流氓集团违法犯罪的暴政之下,信访办也成了残害平民百姓的暴政机器,不为民众主持正义。张耀明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被警察绑架,范凤珍在旅店也被绑架。他们被当地派出所劫持回鹤岗,并被强行勒索八千元。

张耀明在鹤岗市第二看守所被犯人蒙着被子一顿暴打,不久被非法劳教迫害一年,非法关押到鹤岗市劳教所迫害。

范凤珍被关拘留所两个月、遭勒索一千八百元后,又被劫持到第一看守所和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七个月,她绝食五天才被放回。回家后,单位不许她上班,剥夺了她的正常工作的权利。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二零零二年一月初,范风珍因在小吃部与同修相遇,而被东山区工人村派出所警察绑架,所长姚某将范凤珍打得鼻青眼肿,她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在鹤岗市拘留所她绝食抗议,第九天被野蛮灌食,差点儿被窒息而死,灌的是浓盐玉米糊,胃里像着了火似的,她的喉咙被插破肿痛,多日不能正常进食。参与的两名护士是爱婴医院的,当时在场的有女狱警高原,所长孙某某。

三、张耀明电视插播真相遭判重刑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鹤岗市法轮功学员张耀明、王树森、郭忠权、郭兴旺(郭兴国)、杨永英不顾个人安危,利用电视插播了二十分钟的揭露“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片,如流星划破了邪党谎言的铁幕。当时的鹤岗市委书记张兴福气急败坏,疯狂叫嚣:宁错抓一千也不放过一个!

一时间,全市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多达五、六百人,张耀明、王树森、郭忠权、郭兴旺都遭绑架。当年四月二十四日半夜,张耀明和范凤珍在亲戚家被绑架。

二零零二年十月,鹤岗市工农区法院对四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张耀明十九年,王树森十八年,郭兴旺十五年,郭忠权十三年。杨永英于二零零五年被绑架,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判刑十七年。郭兴旺在鹤岗市第一看守所及呼兰监狱遭残酷折磨,几度被迫害致生命垂危,被呼兰监狱迫害致奄奄一息,于二零零九年五月七日才让保外就医,一个月后于六月三日含冤去世。

张耀明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第三监狱迫害,情况待查。二零零四年初,黑龙江省劳教局向监狱下发文件,要求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达到95%。这时泰来监狱换了两个牡丹江监狱调来的狱长,大狱长张志诚,改造副狱长姓赵。在“五一”前后其它监狱就已经先后对大法学员开始残酷迫害,因哈尔滨监狱迫害致死一名法轮功学员的事败露,惧怕各方面检查,只留下几个彻底“转化”的学员外,其余转往大庆、牡丹江及泰来监狱等地。

六月三十日,28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转押泰来监狱,下车时有学员高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暴打后第二天就给“支”上了。七月份泰来监狱召开监区长、分监区长会议,针对“抗改、抗劳”要求全部“转化”。如果监区全部“转化”就奖励一千元、领导奖励二千元,否则降职、罚薪、下岗处罚。同时允许各监区不用请示批准就可以给大法学员戴械具,械具不够,各监区自己做。一时间,各监区互相攀比谁更邪恶,每天大法学员被戴手捧、脚镣(不戴镣膜)一步一步的艰难的步行出工,脚镣声不绝于耳,极其恐怖,脚脖子都磨破了走不动就用车推着出工、收工。白天出工就被吊,晚上收工就支上,而且不让睡觉,一睡觉就用凉水浇醒。

在一监区,张耀明(张跃明)被吊了3天支了2天;吴宪刚被吊10天,3天不许睡觉;在二监区,赵传芳被支了5天;在三监区,李长安被支了2天后关入小号;四监区恶警将李振中、田勇白天吊着并在40多度高温下暴晒,还把他们扔入一米多深的坑中手脚朝天支上,不许动、不让睡觉三天;五监区,邱剑斌被支了6天6夜;在七监区,在恶警赵文革指使下让田立军等犯人对大法学员王守庆迫害一个多月不让睡觉,后被支2天;九监区恶警长期不让大法学员李顺江睡觉,隔10分钟一拨拉;大法学员潘红东长期被殴打被支了5天5夜;十监区,在警察李××、张××唆使下对新入监的大法学员支了20多天,有在臀部下面塞了两个钢球长达7天,其状惨不忍睹;十一监区,大法学员张奎武时被支了半个月,同时还强迫看电视、漫画、参加批判会等。这场残酷迫害直到二零零四年十月份才结束。

张耀明被非法关押在泰来监狱期间,因长期关押,精神和肉体受尽了折磨,严重贫血,皮肤病,严重痔疮,后来保外就医。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日上午九点左右,张耀明被劫持回监狱。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张耀明结束冤狱回家。当时泰来监狱没有通知家人,鹤岗市政法委、610、鹤岗市公安分局向阳分局红军派出所警察,加上一名司机,共四人去监狱将他接回鹤岗市,用车把他拉到红军派出所,逼迫亲人替写所谓“三书”,才让他回家。

张耀明出狱时已经被迫害得骨瘦如柴,二零二二年四月初含冤离世。

四、妻子范凤珍在劳教所遭残忍折磨

范凤珍后被非法劳教迫害三年,被关押在哈戒毒所。戒毒所为了能得到江泽民流氓集团赏赐的十万元奖金,泯灭了良知和做人应有的善念,卖命迫害法轮功,这也是江泽民和中共扭曲人先天善良本性、将大陆一些警察变得狠如毒蝎的一个缩影。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二日,在所谓的十六大之前,戒毒所开始惨无人道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也就是所谓的“攻坚战”。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受尽各种酷刑折磨,并有两名法轮功学员被活活打死。

每天不许吃饱饭。范凤珍等法轮功学员被迫罚蹲,从早到晚蹲成一排,谁被叫出去都象过鬼门关一样迫害。十四日下午,范凤珍被队长张玉书叫出去,在寒冷的冬天,队长赵伟将她外衣裤和毛衣扒掉,光着脚被劫持到冰冷的地下室,双手铐在地环上,地下室很大,有小窗子,七、八十人在里面被迫害。恶警穿棉袄、军大衣,却不让法轮功学员穿棉衣,还打开窗子冻法轮功学员。一狱警不由分说先拿电棍电范凤珍的脚,然后狱警吴坤将杂志卷成卷递给男狱警史延江开始抽打她的脸,把脸打的变了形,留下道道血癝子。打完了说给法轮功学员整个假材料就行。刑事犯陆佩英弄个气味难闻的纱布团塞到范凤珍的嘴里,然后用黄胶带将她嘴封上;刑事犯周丽娟将她的头发乱剪一气,怎么难看就怎么剪,用这种所谓的“剃鬼头”侮辱人格、践踏人的尊严。

大约午夜时分,女狱警大王丹将范凤珍强行按坐在水盆里,用电棍实施电刑电击范凤珍。恶警掀起线衣电击范凤珍的后背、胳膊;凌晨又将她拖到门口冻,进来五个男狱警一人一根电棍再次用电刑电击她全身,范凤珍被电得脑袋象放炮一样的轰轰炸响,痛得满地打滚。

演示图:电棍电击

范凤珍被五个男狱警电棍电击全身后,出现严重病状:头晕、头面全身麻木、走路不稳,无法独立行走,生活不能自理。但狱方就是迟迟不给她办理保外就医,还谎说找不到专家会诊。一直拖到二零零四年十月,范凤珍身体已极度衰弱,无力说话,进食困难,骨瘦如柴,才将她放回家。

张耀明、范凤珍幼小的孩子在父母被绑架后只好让亲人照料,心灵受到极大的创伤,每天以泪洗面,无法安心学习。范凤珍的老父亲因女儿、女婿遭迫害,一病不起,于二零零四年七月一日含冤离世。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