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习水县法轮功学员袁雪莉结束十年冤狱

Print

【圆明网】贵州省遵义市习水县法轮功学员袁雪莉二零二二年四月结束十年冤刑,从贵州省第一女子监狱出狱。但她没有家,没有住房,没有工作,生存十分艰难。

袁雪莉原是习水县官店工商所职工,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二十三年里,袁雪莉因坚持法轮大法真善忍信仰,被中共多次构陷入狱,她曾两次被非法判刑、两次被关洗脑班,一次遭非法劳教,身陷囹圄长达十五年九个月。

袁雪莉遭非法关押简介

二零零四年七月至二零零七年七月,她遭冤刑三年,被非法关押在羊艾女子监狱;二零零七年八月至十一月被劫持到遵义市法治中心(洗脑班)非法关押三个月;二零零八年五月至二零一零年五月遭非法劳教两年,被非法关押在贵州省中八劳教所;二零一零年五月被从劳教所直接劫持到贵州省烂泥沟法治中心(洗脑班)非法关押六个月;二零一二年四月至二零二二年四月遭冤刑十年,她被非法关押在贵州省第一女子监狱。

袁雪莉狱中遭迫害的情况

羊艾女子监狱的迫害:

袁雪莉二零零四年七月被绑架后,遭中共法院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羊艾女子监狱(现改名贵州省第一女子监狱)。袁雪莉刚一入监,就被狱警指使的几名犯人拖到一间黑屋里,被毒打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她又被姓田的狱警狠扇一顿耳光,打得她耳朵翁翁地响,随即晕倒在地。醒来后一个人就被关在一间号室。不准出号室,专门有二至三人看管,吃饭、如厕、睡觉都在强行包夹中,她根本没有一点点自由,这真是叫做牢中有牢,牢中牢。

三个月后,袁雪莉转关到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四大队,狱警用各种方式折磨、逼迫她“转化”放弃大法信仰,不配合就体罚,有时一整晚都罚站不让她睡觉。袁雪莉经常遭到殴打、辱骂,她曾被绑在床上,为了不让其他人听到她的呼救声,恶徒强行将她的嘴堵上,导致她满口牙齿松动,在五十岁时牙齿已经掉了九颗。恶徒强行拉她参加揭批会,在会上斗争她,用各种方式在精神和肉体上折磨她,使她身心受到很大伤害,记忆力衰退。

遵义市洗脑班的迫害:

二零零七年七月,袁雪莉结束冤狱回到家乡。一个月后,她被习水县“610”人员无任何理由地劫持到贵州省遵义市法治中心(洗脑班)。她绝食抵制迫害,遭强行灌食……整整被迫害了三个月。

中八劳教所的迫害:

二零零八年五月,袁雪莉在贵阳市被绑架,后被劫持到中八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开始,她被关在楼梯拐弯处的一间小屋里,那里无监控,没有床,只有一个烂沙发,连续三晚上一点都不准睡,如果打瞌睡就有被打,被罚站,每天要站十多个小时,站不起了,就要被打。那些打人者,都是狱警挑选的吸毒犯,他们打人也很有经验,比如用膝盖猛击胸部,两人把你的手反到背上,背自然弯曲下去,他们就用手肘拐,然后猛拽背部,用鞋底打脸,用脚踹等等各种暴力手段,袁雪莉被打得脸和嘴唇肿了好几天。

除了肉体上的摧残,恶徒还对她实施精神折磨,把她关在一间小黑屋里,门窗都用红布遮起来,里面有一盏十五瓦的灯,也用红纸包起来,她在那里被关了大约半年多,四十四岁她被折磨得像七十多岁的样子。

烂泥沟洗脑班的迫害:

由于袁雪莉在劳教所坚定信仰,拒绝“转化”,二零一零年五月非法劳教到期时,当地“610”人员把她从劳教所直接劫持到贵州省烂泥洗脑班。袁雪莉在那里被迫害了六个月。

袁雪莉从洗脑班出来后,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只好四处漂泊,靠做家政维持生活。

贵州第一女监的迫害:

二零一二年四月,袁雪莉又被绑架,被关押在贵阳市云岩区看守所。二零一二年九月,她中共法院被非法判刑十年,于二零一三年三月被劫持到贵州省第一女子监狱。

在贵州第一女监,袁雪莉遭各种精神折磨,被强迫穿劳改服,佩戴罪犯标志,不让上厕所;她被关入只有一扇小窗的小房子洗脑,里面热得象蒸笼一样,恶徒强制她听、看洗脑读本及污蔑诽谤法轮功的音视频的东西等等,不听就把声音放到最大……这样无休无止的洗脑迫害长达两年多。在十大队,袁雪莉被强迫劳动,每时每刻都有一至三人监视她,连如厕都不放过,监视者都是狱警挑出的最坏的犯人,她们给狱警提供的所谓信息、所记录的东西都是假的,是根据狱警的需要来写的。

二零二二年四月,袁雪莉结束十年冤刑出狱。但她没有家,没有住房,没有工作,没有生活来源,生存非常艰难。

袁雪莉的遭遇,再次验证中共这么多年来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迫害,犯下的是群体灭绝罪行。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