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情 给儿子讲清真相

Print

【圆明网】今年过年,儿子要回来。我十分不想他回来,心里很抵触。原因是我在前几年被非法判刑时,他不让我再修炼法轮大法,而我坚定信仰,他也毫无办法。我们之间真是“势不两立”。
我被非法关押时,单位非法开除了我的公职,我不承认,没有签字;几乎同时儿子去看我时,告诉我要把房子卖了。我当时没有多想,说:那你就卖吧。我当时对大法的正信,是任何外在力量都动摇不了的,心中只有大法。后来想想,我当时怎么就没有想到我出狱后住哪?靠什么生活?

儿子因为我被非法判刑,造成了他很大的心理伤害,因此反对我,不给我存钱,也不管我的死活。非法关押时我的生活费用多来源于同修的帮助。

我出狱后,发现房子没有卖,我就有地方住了。但儿子还是要卖房子,并说卖的钱一分都不给我,还要我来卖。我很平静的说,行。后来我的姐姐不干了,说:你妈妈大度,但你妈也得有地方住啊,卖房子的钱可以给你妈买个小一点的房子,剩下的给你。儿子同意了。我心想,是我放下了执着心,师父帮我了。

但是儿子当时一分钱都不给我,亲戚帮助我的钱他也一分都不给我,并且大吵大嚷的逼我放弃修炼,对大法不敬。而我坚定信念不动摇。

前年儿子回来过年只住了两天,看到我在看《转法轮》,抢过去撕了,还是坚决反对我修炼,逼问我:你没有工资了,靠什么生活?房子为什么还没有卖?我不会管你的。我依然坚定信念不动摇。他走后,我找同修把这本《转法轮》修补好。

儿子这样跟我反目成仇,逼迫我放弃修炼。我没有被这个打击吓倒,而是发出一念:一定救他!自己就觉的这一念定在那了。

梦中,我跟他一起在桥上走,他本来在我身边,可是突然就掉到桥下的沙子里,沙子没过头顶,就要窒息了,我看到一个高大的人,用手一下子插到沙子里,抓住他的头,把整个人拽了出来,我知道是师父救了他。

去年他没有回来过年。他依然对我不管不顾,几年来依然如此。

今年他要回来过年,我怕他再对大法不敬,怕疫情还要到社区报备,我还想看神韵晚会,他找麻烦不让我看怎么办?因此抵触他回来过年。但是我立刻觉的这些想法不对,这哪是大法弟子应该想的?只想自己看神韵,不想让他回来,多自私!虽然我特别渴望看神韵晚会,但是在救他和看神韵晚会中选择,我还是选择了要救他。至于疫情是否到社区报备,也与我没有关系,我放下了怕心,一切听从师父安排。

我应该想的是怎么打开他的心结,讲真相救他,他也是要救度的众生中的一员啊。可是,我却不知道从哪讲起。已经僵持了几年了。

儿子回来的第三天,年三十这一天,他又开始说我的不是,因为我被非法关押,我回来后,为了省钱,我就一直没有接通暖气。

他怨我修炼大法害的他跟着担惊受怕,回来还得挨冻,还是要我放弃修炼。我跟他说:我坚定自己的信仰,任何外在的力量都动摇不了,坚如磐石。他说:你是蹲监狱那么苦也不怕,没有生活来源也不怕,我不想跟你受罪,你立刻从这里走出去,爱上哪上哪,你敢吗?我当时没有吱声,心里想:我才不上当呢。他又紧逼着问:为什么不敢吱声了?我说:我修大法没有错,这是对我的迫害,我不承认这些,我不是来承受迫害的,我也不是为了在大法中捞取个人的什么好处,我的使命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我的一切都归师父管,我就是来干这个的;今天话说到这儿,我就告诉你千万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能救你的命。说到这,我的眼泪流下来。他还是很生气,说着对大法不敬的话。我还是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说:其实你内心深处是认同“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别被利益和谎言左右。我知道这场正邪较量落下了帷幕,邪恶解体了。

这时到了去亲戚家吃饭的时间了,我们出发了。他去银行取了给亲戚孩子的压岁钱。我心里还有些不舒服,虽然我告诉他大法好,但又被他说了一顿。转念一想,我是大法弟子,不要心里不舒服,不把不好的情绪带到亲戚家。就这样亲戚没有感到我们之间的不愉快。

吃完年夜饭回来的路上,我向内找,儿子怨我,那肯定我有怨恨心要去掉,还有懒惰心,晚上炼功和发正念不能时时保证按时,贪吃贪睡等等。我马上在法中归正自己,修去不足。

回家后,儿子说:我给你钱你要不要?我惊喜的说:要,这太难得了。这是几年以来,你第一次给我钱呀。我跟你说说心里话,这么多年,你我这么僵持,早就想跟你讲讲心里话,不知从何讲起,这个嘴就是张不开,今天你这一发火,也是好事。

我的话匣子一下子就打开了,说:你今天说的气话和对大法不敬的话都不算数,我说的话都算数。我告诉他,这么多年来,我修炼的很差,特别是对你有愧,为什么?就是我对你的情太重,怕你吃苦,不敢跟你讲大法的真相,溺爱害了你,生活上给你好吃好喝,心灵却从不跟你敞开,给你造成我不关心你的错觉。我不就是因为从小受无神论的毒害,在信仰缺失的年代,我不求当官,不求事业有成,可是被情色诱惑,觉的感情是生活的唯一追求,灌了那么些邪党不好的东西,所以我修炼的很难,走过弯路,迷失了。

我说:那时你是认同大法好的,你很困惑的说我不对。当我从新走回大法中修炼时,干扰是相当大的,特别害怕被迫害,我就大量的学法,背法,在我认为自己不配修大法了时,是背法师父给了我力量,从跌倒中爬起走正,很艰难,那时,我自己都如此艰难,对你的溺爱,情,又无法跟你讲清这一切,怕心,都不敢在你面前说法轮大法好,我只是自己默默的承受,往前走。那时,咱们家楼下有一个人监视了我好几年,我都没有勇气跟他讲真相,我做的多差呀。

我说:我如饥似渴的看神韵光盘,看大法书,看传统文化,慢慢的懂的了,可是就是张不开嘴跟你讲大法好。后来,在不断的学法中,我也想做大法资料救人时,你帮我买了很多物品。但是就是有什么东西间隔着,不敢跟你讲真相,多差。十几年前我做的多不好。在学法中,我有了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正念,所以这次被绑架,任何外在的力量都没有动摇我对大法的坚信。我也是前些天,才彻底明白了,从旧的私我圈圈里破茧而出,成为完全为他的生命,完全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我就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不是来承受迫害的。

我说:你看,修炼人修好自己多重要,只有修好自己,才能讲清真相救人啊。我明白了,才破开了你我之间的隔阂。这都是大法的威力啊。你在心里向大法师父认错,请求师父原谅,给机会改过。他默许了。

我跟儿子讲了两个小时,他一直默默的听着,没有反驳。到了神韵晚会的时间了,我告诉他晚会只有这两天播出,我特别想看。咱俩一起看吧,他说,好。他第一次与我一起看了神韵晚会,气氛溶洽。

年初一上午,我还想看神韵晚会,他说,看吧。我说信号不好,打开窗户,信号就好了,但是你太冷了,他说,不要紧。他用行动善待了大法弟子。我也为他着想,用塑料布把窗户挡上,不透凉气,其乐融融。

这天晚上,我俩讲话讲了四个小时。我告诉他,我在艰难的时候是怎么做的。学大法,做好人,在你不给我钱,我自己吃的很简单,用你三姨的话说,我是吃糠咽菜,但是,在你奶奶卧床时,我拿出两千元钱邮去,因为疫情,不能床前照顾,用这种方式表心意。不学大法,我做不到啊。婆媳关系是最难处的。我学大法后,跟你奶奶处的可好了,其他子女都不如我。大法好啊。

我还告诉他,人要讲道德,你现在没有对像,以后如果有了对像,没结婚之前不要过界,要保持纯洁。

年初二这天,儿子早晨起来很晚,我刚想说,你怎么起来这么晚?马上打住了,我这不是怨恨心吗?前两天,我向内找,不是要去掉怨恨心吗?想到这,自己笑了,怨恨心没了,和善的招呼儿子说,吃饭吧。

这一天,我俩讲话又讲了四个小时。他也不催我卖房子了。很多时候是我讲真相给他听。

初三这一天,我俩又讲了很多话。我也讲了希望他跟我一起学法,一起救人。

初四儿子回工作地,我看他想让我去送他,我满足了他的愿望,去火车站送他進站。

我知道,是师父帮我打开了这一切。同时,我也清楚的知道,我对大法对师父的正信正念,解体了儿子背后破坏大法的邪恶,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 。

其实,这两年多来,我时时对儿子发正念,解体背后操控他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我就相信师父给予弟子的能力,我也不承认用儿子对大法的不敬来考验我,同时带着儿子的主元神学法,也时时向内找,他对我的不好的态度,是我的怨恨心、怕心、利益心、妒嫉心、显示心等人心所致,我就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在法中归正自己。

这两年多来,有时,来自这种情的压力也很大,很苦,也有过无奈、消极。但是在学法中,我知道那个无奈消极的不是我,我不要它。我靠着师父给予的正念闯过来了。这一页翻过去了,想用情压垮我是不可能的,我是修去名利情的救世的大法徒。

过后,我悟到了,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冲破多年的阻力,发自内心的告诉儿子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时,我流泪了。这句发自肺腑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救了儿子。师父说:“真善忍三字圣言法力无限 法轮大法好真念万劫即变”[2]。儿子的转变,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见证了法轮大法好真念的威力。

我坚定的信师信法,也见证了大法的威力。当我对儿子说,我的使命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我的一切都归师父管,我就是来干这个的。我这句正念的话,邪恶解体了,儿子变了,我都想不到儿子会有如此大的变化,这真是见证了大法的威力啊。

写出此文,是证实大法的威力,向师父汇报,向关心我的同修表示感谢,向希望我早日打开与儿子僵局的同修致谢,也希望对同修有所帮助,看到大法的美好,正念更足。弟子会做的更好。

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对联〉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