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才能过好病业关

Print

【圆明网】我一九九六年得法,二十多年来关关难难过了不少,有的过的好,有的过的不好。最近又过了一次病业关,我能够把它看作是还业和升华的好事,正念闯关,一个星期不到一切恢复正常。感恩师父的加持、感恩师父为弟子的承受!感恩同修的无私帮助!
去年九月二十七日早晨,三点多起来打坐,一小时音乐快结束时。突然感觉头晕,人坐不住,浑身虚汗,就好像马上要失去知觉晕倒过去。我立即发出一念:师父,请帮帮我啊!我可不能躺倒在地板上,没人知道,而且才凌晨四点多钟,女儿又不在家睡,老伴在另一房间,一般都要睡到七点多钟才会起床,且腿脚又不灵便,根本就帮不了我。我心里念着九字真言,用尽了全身力气睡倒在身后的沙发上,一直躺到天亮。打电话给同修,她很快就来了。同修帮我发正念、帮我料理家务,整整帮了我一个星期,直到请了保姆才离去。真的很感谢她!

事发的当天上午,病业的表现很严重,眼睁不开,感觉时不时的要晕过去,还伴随着呕吐。老伴吓坏了,打电话让女儿回来。不知为什么家中来好几个亲朋好友,还有同修,据说当时同修默默的发着正念。大家七嘴八舌,有说赶快吃药、有说立即送医院。而女儿一到家,立即给我测量了血压:高压181、低压101,同时她还电话咨询了医生。医生朋友说:应该马上吃降压药,否则血管会爆裂引起中风。因此,女儿命令性的一定要我吃药,否则就打120送医院!我大声说:我不去医院!女儿更来劲了,吆喝着赶快吃药,不然马上打120。我知道女儿一定会这样做的,要是真的打120就麻烦了,兴师动众的到医院还有什么好事吗?我心里求师父帮我,因为常人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不能搞的太僵。为了缓和女儿和老伴的情绪,我说我吃药。我心想:大法无所不能,大法弟子知道怎么做,知道该怎么过好这一关。

女儿给我喂了药,但没能喂多少水。我把药片压在掉了牙的牙床上,女儿在我的嘴角塞了一张纸,水正好流到纸上,药片根本就没化开。后来,人陆陆续续都走了,只留下了帮助我的同修。我说我要小便,想乘女儿去拿痰盂的时候吐掉药片。其实她也估计到我要干什么,因此她的动作很快,我吐的时候还是被她看到了。她说我就知道你不会吃,很生气。我想看到就看到,等我过了这一关正好可以证实法。

当天晚上,女儿在家陪着我们老两口,因为同修也要回家了。二十八日也就是星期三一早,女儿来就给我量血压,我默默发着正念、心里求师父加持我把“血压降下来”的这一念。一量真的血压降到了169,往下降了,家人的情绪也稳定了。一上午我躺床上不断的发正念、背法、背《论语》,午饭前一连背了十二遍《论语》,背完了,女儿正好下班到家。她跨進门首先就给我量血压,此时血压已经从169降到165,这样她也安心吃中午饭了。晚上降到了155。二十九日降到了148、142,那天我连续背了30遍《论语》,发正念不放松,到三十日血压降到了:高压133、低压76,基本正常,再后来我就不给量了。不到一个星期,一切恢复了正常。

这次出现的状况,我首先能想到的这是假相,让我过关提高层次来了。因为修炼的路上没有偶然的事情发生,与我们修炼无关的师父早就给清理了,遇到就正念闯关好了。于是我就不断的发正念。当时为了缓和家人的情绪,我说我不去医院,我吃药,心里却想着求师父帮我把药化掉,而且我相信师父就在我身边,一定会帮我的!这一关就这样过去了。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严重的病业状态呢?我没有修炼大法前是低血压、低血糖。这次怎么会高血压了呢?我向内找,因为我自己懈怠了,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自从前年十一月份老伴出现脑梗病状,生活不能自理,我要承担一切家务,以前都是老伴烧菜做饭,我只负责洗洗收收就行了。现在还得帮他洗澡,料理他的饮食起居;晚上睡一个房间,防止他出现意外;夜间不能开闹铃,因此半夜十二点不能按时发正念。女儿中午要到十一点四十五分才能回家吃饭,这样又影响了我中午十二点发正念。更主要的是我长时间的耳鸣耳背,听不清别人讲的话,向内找、发正念总也过不了关。着急之下采取了人的办法:花钱买了助听器。可是效果不好,只能解决炼功和集体学法的问题。三件事中讲真相做三退的事情做的越来越差。非常着急,修炼是严肃的,不進则退。

这次的状况说是旧势力钻空子干扰,其实也是给我敲了警钟,是好事,是该提高心性了。修炼人在病业假相中能够消业升华,有一段时间打坐一小时还得坚持,现在打坐一个半小时、两个小时感觉一点也不费劲,真是一关一难一层天。 可是只要在修炼中,还有各种因素在往下拽我们,让我们错失机缘,错失曾经的努力和付出;所以一定要精進再精進,走好最后不多的修炼路,不给自己留下永远的遗憾。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