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石油大学退休医生刘俊华遭非法庭审

Print

【圆明网】西南石油大学南充校区79岁的退休医生刘俊华(女)被南充市顺庆区检察院检察官肖熠辉构陷到南充市顺庆区法院,四月十九日下午被非法开庭。辩护律师和辩护人就本案一些重大不实关键问题向公诉人质疑,并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法院审判长是李波;公诉人肖熠辉临时称“有事”,顶替肖熠辉站台的是检察官陈琴(起诉书署名是肖熠辉,后来法官解释说公诉责任人还是肖熠辉)。有目击者说,当时肖熠辉戴个大口罩進入旁听席一群人当中。

自二零一九年九月,法轮功学员刘俊华多次被西南石油大学保卫处、南充顺庆区公安警察及社区人员骚扰、非法抄家,她家人也被骚扰。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下午大约四点多,将军路派出所(原石油南路派出所,现更名将军路派出所)两个警察一个姓冯、一个姓徐、还有一个是西南石油大学保卫处治安科的何锐。未进家门冯姓警察手里拿着一个表,叫刘俊华签字,刘俊华一看是什么“悔过书”,刘俊华说:我修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签什么字呢?!告诉你们: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迫害大法弟子得恶报。拧搅三江水,不扰道人心。请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才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他们几个人一听便就都走了。

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一日上午九点多钟,将军路派出所两个警察伙同西南石油大学保卫处治安科何锐,又来上门骚扰,当时刘俊华不在家,她老伴很反感,便说:你们三天两天来骚扰,烦不烦嘛!他们就走了。过了一会儿,治安科何锐看见刘俊华在校医院旁公路上行走,便告诉这两个警察,当刘俊华快要走到学院门口时,看到一辆轿车急速开到她面前停下,从车里跳下来两个警察,一个警察姓黄,一个警察叫吕鑫。吕鑫拿着手机要想拍照,并问她女儿在哪上班。刘俊华回答在南充市,问他们要想干什么?于是他们马上上车就走了。

二零二一年六月三十日,将军路派出所给刘俊华的老伴打电话骚扰,问他女儿在不在家,刘俊华的老伴回答说:上班去了不在家。七月二十一、二十二日,西华师大教师张小兰(华风洗脑班的“帮教”,打的旗号什么“心理专家”)接连两天打电话来找刘俊华的女儿,被刘俊华的老伴拒绝,并表示来了,也不会开门。

顺庆区油院路社区,顺庆区将军路派出所,七月二十三日下午5时左右,就来了两个人,在刘俊华住处宿舍内、大门正对面墙上上方,安装了萤石牌智能摄像机一台,正对她家大门,正在旋转监视。他老伴为了维护宪法赋予公民的居住权,个人隐私权,用手机录像拍照取证后,当日拆除了该摄像机作为物证,向顺庆区法院提起诉讼,请法院依法处理。

刘俊华老人被南充市顺庆区检察院肖熠辉构陷到顺庆区法院。二零二二年四月十四日,南充市顺庆区法院通知,于二零二二年四月十九日下午三点在第三庭审室开庭。后以疫情为由,本案辩护律师姜一兵(北京)不能到庭辩护,改为远程辩护,庭审室改在有同步视听设备的第十四庭审室。

四月十九日开庭时,不准一般群众和法轮功学员进入;来的都是他们指定的人。庭审从下午3:30开始,到6:30结束。

南充市顺庆区法院法官李波:0817-2236287
南充市顺庆区检察院公诉人肖熠辉:0817-6121150
检察官陈琴:13890871277、17760002865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