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五十二岁吴大兴在中共长期迫害中离世

Print

【圆明网】沈阳市法轮功学员吴大兴因为坚持按真、善、忍,做好人,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二十多年里,遭到非法拘留、非法判刑三年,期间被酷刑折磨,并长期跟踪骚扰,致使他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与伤害,于二零二一年二月四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二岁。

一、修大法脱胎换骨 福益家庭社会

吴大兴

吴大兴,一九六九年四月二十三日出生。一九九六年,当吴大兴无意中看到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这本书时,就爱不释手,他被书中的内容深深的吸引。平日里,读书对他来说是很吃力的事,这一次却不一样,经家人陪同学习一段时间后,他自己就能读下整本《转法轮》书了。

那时吴大兴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的疾病,只是鼻子、嗓子不舒服,经常咳黄痰。修炼法轮功大概半年的时间,在经历几次消业后,他这个症状就彻底好了,无病一身轻。

吴大兴的妻子宫外孕后一侧输卵管被切除,另一侧扭曲,医生诊断结果是:不见得再怀孕了,几率特别小。吴大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妻子每天陪他一起学习宝书《转法轮》,不知不觉中,妻子发现怀孕了,顺利生下一男孩。每当提及此事,夫妻俩总是说:“这孩子是大法给的。”

吴大兴年轻时抽烟、喝酒,脾气暴躁,好勇斗狠。他修炼法轮大法后,脱胎换骨,以前那些不良嗜好都没有了,做事也能为别人着想了,学会了换位思考,学会了先他后我,对遇到困境需要帮助的人,他总是慷慨解囊,认识吴大兴的人都觉得他变化很大:为人真诚、心地善良、很讲义气。

吴大兴从事装修行业近二十年。修炼法轮大法,开启了他的智慧,使他掌握了很多专业技能,提升了工作中的能力与效率,设计巧妙、预算合理、工程质量高、完工速度快、售后服务好,令客户非常满意。

二、遭构陷蒙冤入狱,经历残酷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流氓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吴大兴只想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依法进京上访后,不但遭到非法拘留七天,同时被所在单位——沈阳重型厂分厂无理开除公职。因为这次上访之后,他还经常被街道、派出所人员骚扰。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三日晚七点三十分,吴大兴在家中遭到沈阳市铁西区刑警队恶警李征、铁西“六一零”国保大队警察、铁西区轻工街道办事处主任等十余人绑架并抄家。恶警非法入室,抢劫私人财产,包括:电脑一台、刻录机一台、打印机一台、录音机一台、新三星手机一部、mp3、电子书、法轮功书籍、大法师父法像等,价值上万元。其后,铁西分局恶警又在吴大兴家“守候”三天,企图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吴妻说,不会有人来了,他们才撤走。

吴大兴被绑架到铁西区轻工派出所,遭到非法审讯及酷刑折磨。以李征为首的几个恶警对吴大兴暴力殴打与摧残:恶警用后脚跟刨吴大兴的大腿内侧,致使其肌肤呈青紫色,半个月不敢动;用皮带猛抽吴大兴头部、用拳头连续击打面部;四个恶警将吴大兴摁在地上,用脚踩、手摁、用电棍电击手心、手背、脚心等处……酷刑迫害持续到后半夜。次日凌晨,警察又强迫吴大兴按手印、签字,把他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吴大兴遭警察构陷,于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三日,被沈阳市铁西区法院枉判三年冤狱,非法关押到本溪市溪湖监狱。

在狱中,吴大兴因抵制“转化”被强迫坐板(同时用双手抱头顶住墙)、强迫长时间坐尖板凳(“尖板凳”是一种酷刑刑具,板凳面宽约八公分,高约十公分,面呈九十度三角形,棱朝上,坐上使人非常痛苦)、被逼迫看诬陷法轮功的录像、被恶警恶人用恶语相威胁恐吓、被侮辱谩骂、被多人包夹、不允许说话。包夹人员都是狱方精心挑选的毫无人性、心狠手辣的邪恶打手,他们经常对吴大兴拳打脚踢、用木棒和扫帚击打他头部、强迫他做奴工生产等诸多迫害。

酷刑演示:强迫长时间坐尖板凳

二零零八年冬天,有出监人员给吴大兴的家人捎信儿:说吴大兴在监狱里被迫害的很严重。吴大兴的妻子非常担心丈夫的安危,马上到监狱找到相关负责人,要求带丈夫去看病,并告诉狱方:“我爱人身体不好,干不了活。”

狱方拒绝家属参与,说他们会给看,并反问:“你怎么知道(此事)的?”吴妻回答:“别管我怎么知道的,迫害了,我不能不管。”

在这之后,监狱对吴大兴的迫害才有所收敛。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三日,吴大兴结束冤狱回到家中。

三、做好人被迫害含冤离世,恶党摧毁幸福之家

吴大兴遭受冤狱迫害后,身心受到的摧残与伤痛,很长时间得不到恢复。人变得很消瘦,身体也非常虚弱,再不像之前那样矫健壮实了,做菜都得歇几起儿,而且精神上的打击与压力也很大,一时都适应不了社会的变化,拿钱出去,转一圈舍不得花,看什么都贵。

因中共迫害留下的阴影,吴大兴和家人商量,想换个居住环境,于二零一零年第一次搬家。没曾想,搬家后,仍然遭到警察跟踪骚扰。一天晚上七点,警察敲门,吴大兴跳露台窗户走脱。之后,不法警察到技校追问吴大兴的儿子他爸爸的去向,造成孩子不得已停学一段时间。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还要骚扰孩子,当时连学校的老师都看不下去了。

吴大兴的儿子被恐吓骚扰已经不是一次了。在他还上小学时,警察为了绑架吴大兴,到孩子的托管班去蹲坑。孩子在学校很老实,不爱说话,因父亲遭冤狱,经常被当时不明真相的班主任老师批评、欺负。小小年纪的他,既得不到父爱,又要承受着恶党迫害造成的株连之苦,使他幼小的心灵受到很大的伤害。

吴大兴被绑架后,他的母亲一股急火,导致突然间失明。结束冤狱回家后,吴大兴虽然尽心尽力孝顺母亲,但老人的身体已经越来越不好了,最终离世,这让吴大兴很是伤心,他变得心情压抑、沉重。而这期间,警察又多次打电话骚扰,造成吴大兴精神压力很大,为躲避迫害,再次搬家。

二零一九年夏天,刚搬到新住处不久,吴大兴就接到原户籍所在地——铁西区重工派出所(轻工派出所与重工派出所后合并)警察的电话。面对持续不休的骚扰迫害,吴大兴厉声质问打电话的警察:“信仰合法,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你们为什么针对好人没完没了的骚扰迫害?”每次被骚扰后,吴大兴的身心、情绪都变得非常不好。

历经冤狱迫害和长期的跟踪骚扰,致使吴大兴的身体每况愈下,最终出现冠心病综合症状态,于二零二一年二月四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二岁。

听闻消息的亲朋好友无不为他悲伤、惋惜、遗憾,同时也在为这个曾经幸福而今破碎的家庭难过、落泪,吴大兴的妻儿更是悲伤至极。

一个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走了,他所经历的魔难有些是我们知道的,有些是我们还不知道的;一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这其中掩盖着中共多少罪恶?这其中又有多少助恶为虐的参与者?

愿更多的正义之土、善良之人能够站出来揭露邪恶迫害,曝光中共的罪行,制止这场迫害,让它不再继续。愿更多的世人能够尽早明白真相,看清邪党本质,远离邪恶,为自己的生命与未来负责!

参与迫害吴大兴的相关单位及责任人:

原辽宁省沈阳市铁西区轻工派出所
所长:封力强、陈所长
刑侦副队长:陈革
指导员:李宏伟
铁西区国保大队:刘波、柳青等人
沈阳市铁西区刑警队:李征等人
原铁西区轻工街道办事处:主任
沈阳市铁西区法院

本溪市溪湖监狱
监狱长:鲍杰青
副监狱长:田登峰
政委:陈忠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指挥者)
教育科科长:赵学增(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丁超
副大队长:田勇(迫害法轮功学员最邪恶的流氓恶棍)

沈阳市铁西区重工派出所
骚扰电话:15502417616(王)、15502417240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