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营口市修炼法轮功的教师被迫害案例

Print

【圆明网】辽宁营口市八十五岁的退休教师韩桂云因修炼法轮大法修心向善,二零二一年六月被营口市站前区法院非法判三年,二零二二年三月二十一日被迫害致脑梗。下面是辽宁省营口市部分教师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1、九年冤狱 陈丽艳九死一生

陈丽艳女士,营口市鲅鱼圈人,曾任大连市东北财经大学职业中专任外聘英语教师。她在教学上兢兢业业,教学期间,是同事公认的负责任的老师,经常利用个人的业余时间免费为学生辅导,有一个学生考试以前总不及格,通过她耐心辅导考试也及格了。她每天上班都提前到,主动打扫卫生,她在当地邻里间或单位中是公认的好人,为人和气、善良,在家里孝敬父母、尊老爱幼、任劳任怨。陈丽艳把真、善、忍的美好带给了社会,受到校长、教师、学生及家长的好评。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她与同事参与辅导的学生在参加大连市职业高中(中专)首届学生英语即兴演讲比赛中有三名学生获得一等奖,还有多名二等奖、多名优秀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开始无视事实地造谣、诬陷、迫害法轮功,陈丽艳于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八日踏上了進京上访的历程,因此被非法劳教三年。自一九九九年十月至二零零三年一月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因她不配合邪恶的迫害,被非法加刑一百一十五天;二零零五年五月至二零一零年十月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共九年多的非法关押,她遭受了令人难以想象、难以置信的迫害:无数次的被电棍电击,无数次遭暴力毒打,眼睛被殴打成双眼视神经萎缩,几乎失明;耳朵被打成神经性耳聋;并多次遭到关小号、关禁闭,被二十四小时绑在铁椅子上,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毒招无数。强制奴役劳动,体罚等折磨。多年的精神与肉体的摧残导致她严重头晕、双腿不能行走,四肢肌肉无力,被迫坐轮椅多年。在身体残废的情况下,马三家、女子监狱仍不放人,继续残酷迫害。

陈丽艳被迫辞去曾在大连市东北财经大学职业中专任外聘英语教师,离开了学校,生活上开始出现了危机。她的英语专业本科自考的夜(业)课无法正常坚持听课,被迫中断。陈丽艳在马三家劳教所、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的亲身经历,以及亲眼目睹、亲耳听见的其他学员受迫害的事实……详见明慧网。辽宁省营口市陈丽艳受迫害纪实(上)、(下)。

2、高中英语教师车洪飞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车洪飞先生,约一九七一年生,营口市鲅鱼圈红旗镇人,原熊岳高中英语教师。修炼法轮功后,胃肠病不药而愈,为人及教学成绩在当地有口皆碑。然而这样一名公认的好教师,却五次被非法绑架、关押;八次被迫失去工作。

二零零六年二月,车洪飞被鲅鱼圈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关押在鞍山监狱。长期迫害,使他瘦得皮包骨头,全身肌肉萎缩,心律不齐,胃出血,严重贫血。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他被转到大连监狱。在大连监狱被迫害的失去记忆,生命垂危,大部份肌肉萎缩,心律不齐,胃出血,骨瘦如柴,不能行走。于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四日被保外就医,送到父母家中。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一日,大连监狱监狱长带人将车洪飞再次绑架迫害又加刑期三年。(没有履行任何法律程序)

车洪飞被迫害的骨瘦如柴

车洪飞因为坚持信仰曾五次被中共绑架,在熊岳城公安局被绑在老虎凳上折磨。那时,车洪飞的女儿只有十岁左右,全靠他七十多岁的父母养活。已经失忆的他再次被绑架,家人时时为他担心,承受很大的痛苦。详见明慧网:辽宁营口市英语教师车洪飞遭受的迫害(图)

3、李凤美 高中英语教师被迫害离世

李凤美女士,辽宁省营口市熊岳高级中学英语教师,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多次遭中共人员绑架、非法关押,先后在盖州市拘留所、营口劳教所、鲅鱼圈第三看守所和辽宁省女子监狱遭残酷迫害,几度被迫害的生命垂危,于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一日离世,年仅五十三岁。

李凤美遗照

李凤美生于一九六六年八月二十四日,原是营口市熊岳高级中学一名优秀的英语教师。得法前她脾气暴躁,婆媳之间关系紧张;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她严格按照大法要求自己,不断提高自己的心性,与人为善,家庭和睦,在学校师生中有很好的口碑。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在得知天津部份法轮功学员因炼功被无辜殴打并非法抓捕后,李凤美为了向政府讲真相,依照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进京上访,被秘密隔离审查,当成重点人物进行长期监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各级部门不断上门或到单位找李凤美,逼她放弃信仰,有关部门还不断给学校及家属施加压力,迫使他们一同逼迫李凤美放弃修炼。期间,单位迫于上面的压力,打算要李凤美停课并预谋把她关入洗脑班,学生们得知后,以罢课、转学声援李凤美老师。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日,熊岳高中放假的第一天,校长于家声欲将李凤美骗到学校再绑架到洗脑班,被李凤美识破、拒绝。随后,吴利华带领片警不容分说将李凤美连拖带拽绑架至营口市洗脑班。李凤美当众告之自己已怀孕,喝止他们的无理迫害。当时去营口二院检查身体时医生说她已怀孕两个月,洗脑班的人却无人道的竟要求医生强行堕胎,李凤美义正词严地正告他们:“你们没有权力这么做,出一切后果你们要负法律责任。”洗脑班怕担责任,通知熊岳分局领人,吴利华将李凤美送回家,并指使其丈夫严加看管,命令他在五天之内必须把孩子做掉送李凤美回洗脑班,并派一辆警车在其家门前监视。李凤美被迫晚间跳墙离家出走。恶警还在秘密通缉她,抓不到李凤美就去抓她的两位姐姐李凤珍和李凤芝(也炼法轮功),她的两位姐姐也被迫流离一段时间,回家后被又抓到洗脑班迫害。李凤美腹中的胎儿由于经受不住这种颠沛流离的生活,也不幸夭折,当时各地恶警都在抓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李凤美经常辗转到不同的地方。

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一日,流离失所的李凤美在营口市鲅鱼圈被恶人举报,片警来查户口,因没带身份证被误抓到海东派出所,后又被送到国保,因抗议无故抓捕并拒绝戴手铐,遭到一位姓李的较胖的警察毒打。后来被绑架至鲅鱼圈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年零一个多月之久备受折磨。第三天,国保大队队长王洪奎和副大队长李忠权竟轮番打了李凤美30多个耳光,整个脸都打肿了,嘴唇也打出了血。她当天晚上便发烧,胸闷喘不过气,造成休克,去医院抢救后李凤美身体极度虚弱,脸部肿胀,耳骨被打伤,耳膜穿孔,时常流脓,头痛昏迷,浑身疼痛多次要求医治,但无人理会,并不许家人探视。

李凤美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二日,鲅鱼圈公安分局第三次强行将身体虚弱的李凤美押送至辽宁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迫害。而熊岳高中领导也助纣为虐,非法将李凤美开除,其丈夫迫于压力也与其离了婚。二零零六年七月,李凤美被辽宁省女子监狱折磨的全身淋巴结肿胀,生命垂危,监狱拒不放人,又将其关押在沈阳监狱城总医院继续迫害。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日,李凤美又被女子监狱第十监区流氓恶警于成水、陈海新指使犯人陈风云、孙笑丹等绑到监舍楼里的储藏室進行残酷殴打,恶警陈海新将李凤美背铐、吊铐,用电棍数次电击,并扒光李凤美的衣服,用胶带封住嘴和下体,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洗漱,不让睡觉,限制上厕所,且采取流氓的手段侮辱李凤美,强制她在冰冷的储藏室二十四小时蹲着(东北的三九天寒冷刺骨),直到三月中旬才回到犯人牢房。李凤美被折磨的遍体鳞伤,两腿被打的站不起来,右胳膊被拧折,几次昏死过去。李凤美被酷刑折磨两个多月,右胳膊已伤残。在迫害如此严重的情况下,恶警还逼迫李凤美干活,不干活就关禁闭。

当李凤美冤狱期满回家后,中共邪党有关部门还不择手段的加害于她,在她仅有的身份证上做手脚……使她雪上加霜。她被迫害的精神状态不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经济上无生活来源;父母因她的被迫害而双双早逝;儿子因她被迫害失去了母爱;家庭被迫害的支离破碎……李凤美最终于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一日含冤离世。详见明慧网:辽宁营口李凤美受迫害纪实

4、辽宁营口八旬退休教师韩桂云被冤判被迫害致脑梗

韩桂云女士,辽宁省营口市卫生学校八十六岁的退休教师。因信仰法轮大法修心向善,二零二一年六月被营口市站前区法院冤判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没收个人物品。从二零二一年的七月份以来,她每月4600元的退休工资全部被扣发,到目前已被扣发了50600元,二零二二年三月二十一日,她被迫害致脑梗。

韩桂云生于一九三七年十月十六日,修炼法轮功后无病一身轻,身心健康,无论是工作单位的人还是邻里、家人都一致认为她是一个好人,为人平和,道德高尚,处处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

韩桂云老人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在营口市西市区镜湖公园,被营口市公安局西市分局五台子派出所警察绑架,在那里她被非法关押到凌晨一点多钟,派出所让他儿子把她接回家,回家后她得知警察非法抄了她的家。

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八日,老人正在家中,听到有人敲门。她开门后,进来五个警察,说是西市区五台子派出所的,要她到五台子派出所一趟,和她核实一份材料。她被绑架到五台子派出所,在那里她听说是被“取保候审”。

二零二一年三月十日,韩桂云儿子告诉她:今天营口市站前区法院通知你去开庭。九点钟韩桂云和儿子到了法庭。法庭上审判长、审判员、书记员。还有两个警察分别站在韩桂云的左右。韩桂云不卑不亢,从容地面对台上台下的警察,为自己辩护。上午十点多钟,法庭最后没有公布加害韩桂云的决定,只说她被所谓“批捕”。

因疫情原因,韩桂云被警察由营口市站前区法院绑架到了盖州市的收容所进行体检。体检时,老人家的血压高达200多,在那里她又呕又吐,那里的工作人员不接收,她回到家中。

从二零一九年六月以来,营口市公、检、法、派出所、社区人员不断骚扰迫害她,使她身心受到严重摧残,走路腰直不起来,警察欲将她绑架、刑事拘留时,每次被绑架去体检她的血压都比一般人高出许多,所以,她一直在家中居住,看守所、监狱都拒绝收留。

她被判刑前除了身体健康,还有一口好牙齿,一个没掉,什么水果、坚果都能吃。因她被绑架后,总有警察和法院的人到她家骚扰,使她身体每况愈下,腰疼,牙齿不知不觉就脱落,掉了很多颗,有时吃吃饭觉得有一个硬东西,吐出一看是一颗牙齿。

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二日下午,自称是分局的一个警察和营口市西市区宏大社区的两位工作人员又来到老人的家中骚扰她:他们先是宣读所谓“中央文件”工资内容(没有加盖公章),逼迫韩桂云签字,说你如果签字答应不再炼法轮功,从轻处理你,给你百分之六十开资,你在家随便炼。否则,全部扣发你的工资,老人家说:我不签。他们走了。

二零二一年七月二日,韩桂云收到站前区法院和西市区国保大队四人送达的非法判决书。其实,二零二一年六月她就被营口市站前区法院冤判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没收个人物品。

从二零二一年七月份以来,韩桂云每月4600元的退休工资完全被扣发。从二零二一年至今,已经扣发了她50600元工资,就这一项对她造成的精神压力太大了。因为孩子们的单位不景气,她一人的工资要供全家人吃喝及一切花销,可她这一分钱没有,可想而知她的一家老小生活的多艰难。中共哪是剥夺了她一个人的生存权,其实,是剥夺了她一家人的生存权啊!

由于中共警察的绑架、社区和警察的不断骚扰、非法判刑、扣发养老金,中共的迫害像一群黑手烂鬼无孔不入的对她施加魔法,使得身心健康的韩桂云老师蒙受巨大的压力。她有时头脑不清醒,二零二二年二月二十一日,她被迫害致神志不清,被家人送去医院抢救,被确诊为脑梗,在医院住了二十多天院,又受疫情影响,医院劝退回家。

现在的韩桂云,仍神志不清,不认识人,说话也言不由衷。听力很差,因牙齿被迫害的几乎全部掉落,只能吃流食,瘫痪在床。好端端的一位健康的老人,只因修炼了法轮大法,就被迫害的如此凄惨,听后叫人心酸。

5、营口市教师陈文多屡遭迫害离世

辽宁省营口市中学数学教师陈文多先生,20多年来,长期遭到中共不法人员迫害:被绑架、抄家、拘留、罚款、开除公职,被迫流离失所,非法劳教、判刑,在大连监狱被迫害的出现心脏骤停、心律不齐等症状。二零二零年十一月,陈文多出现心衰症状,呼吸困难,于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含冤离世,年仅52岁。

陈文多与妻子刘丹,本是营口市二十四中学教师。一九九七年四月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真、善、忍”的法理指导下,淡泊名利,远离争斗,更加善良、更加宽容、更加真诚,在教育工作中更是同行中的佼佼者 。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鲅鱼圈区的各级政府部门、公安紧随其后,对全区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全面迫害。陈文多与妻子也未能幸免。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晚,他们去省政府上访。当夜,家中只有母亲和年幼的孩子。海星派出所警察陈兴国等人来到他家,把房门砸得山响,给老人和孩子造成极大的恐慌。进屋后看他们夫妻不在,悻悻离去。第二天早上,再次闯入家中,强行抄走所有的大法书籍、录音带、录像带和师父的法像。七月二十二日,陈文多夫妇被当地公安局直接带到刑警队关押到下午3点,之后一周,强迫他们与其他学员每天去派出所报到、所谓“学习”洗脑。

同年十月十九日晚,陈文多夫妇下班刚回家,海星派出所陈兴国、柴霞正等三人又到家,让他们到派出所去一趟,说一会儿就回来,结果是一去不返,当晚一点钟左右,将他们送进拘留所。

二零零零年七月,海滨派出所史景富、洪景山到学校骚扰陈文多,七月八日,又到他家骚扰。恰好当时有一海东的法轮功学员来陈文多家,被史景富看到,当即打电话给海东派出所所长王庆国,让他抓此学员。他们走后不到两小时又返回来说:教导员要找你们谈话,又一次把他们骗到派出所,非法将陈文多夫妇拘押在海滨派出所10多个小时后,七月九日再一次在没有任何证据、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拘留他们。

非法拘留期间,亲属去看陈文多,没说上几句话,狱警就蛮横地将他带回号中。陈文多的母亲、岳父母领着孩子到公安局找人评理:你们把他们都关起来了,孩子怎么办?他们犯了什么法?副局长张远兴气急败坏地说:“你们爱上哪告上哪告!孩子爱咋办咋办!我们不管……”狱警们每天向局里汇报他们的情况,政保科王洪奎、张鲁多次提审他们,为继续迫害搜罗证据。王洪奎借机向家属索要1万元钱,没能得逞。最后以陈文多传经文为借口劳教迫害他一年。妻子被非法关押40天,交罚金1万元后,又层层签字才放人。

二零零二年一月,鲅鱼圈区政法委开办洗脑班,区教委主任江永才又逼迫夫妇参加,为抵制迫害,陈文多夫妇离家1月有余。四月二十四日晚,华宁和另一个警察又来到单位,说所长找陈文多,20分钟就回来,不会影响上晚课,陈文多再一次相信了他们。去到之后,所长不在,华宁又要骗他做笔录,他拒绝,结果在没有任何理由的前提下,由局长张远兴签字,第三次将陈文多拘留,当陈文多质问:犯了什么法?他却说:“处理法轮功不按法律办事。”这次拘留一个半月,勒索家属5000元钱。在陈文多被非法关押期间,海滨派出所又打印书面材料,由公安局副局长张远兴签字,要求教委给陈文多夫妇二人转岗处理……二零零二年七月,在陈文多出拘留所一个月后,华宁又打电话到单位,说是上面的指示,让他们参加区里举办的洗脑班。为免再受迫害,陈文多夫妇被迫离开了十几年的工作岗位,离开家,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三日鲅鱼圈国保大队惠怀旗伙同另外一人,找到开锁的,撬开陈文多住处房门,私闯民宅,把家里翻的一片狼藉,然后又在楼下蹲坑,将陈文多与弟弟陈文浩绑架。被非法关押期间,陈文多血压高达260,但鲅鱼圈看守所仍不放人,后又被非法判刑三年,并于二零一四年八月将陈文多劫持到大连市监狱继续迫害。

在大连市监狱非法关押期间,陈文多的身体状况一直不好,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高压240-260,监狱不允许保外就医,还把降压药偷偷放在他的食物里,在家属反对下也不知他们是否还是给他继续吃药。在转至六大队二监区之后,狱方又以为他好为由逼迫陈文多吃降压药,结果导致他的心脏出现异常。

在还有3个月即将出狱的一天晚上,同监室的人给了他一杯茶,当天晚上,他开始严重失眠并出现心脏骤停,心律不齐等症状,这种症状一直持续到他出狱后才有所好转,但是失眠的状况一直没有改善,每天只能在清晨的时候才能小睡一会儿。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陈文多出现心衰症状,整天整夜呼吸困难,睡不了觉,身体浮肿,饱受痛苦的折磨,于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凌晨含冤离世。

6、刘丹,营口市鲅鱼圈区二十四中学英语教师

刘丹女士,陈文多妻子,营口市鲅鱼圈区二十四中学英语教师。刘丹因为修炼法轮功,多次被无故拘留、罚款、抄家,迫害她不得不与丈夫流离失所多年,后失去教师工作。

一九九七年四月,他们有幸得遇大法,在真善忍的法理指导下不断纯清自己,淡泊名利,远离争斗,活得轻松自在。然而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裹挟中共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从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他们夫妻多次被骚扰、绑架、拘留。一九九九年十月刘丹被非法拘留15天;二零零零年刘丹被非法关押40天,交罚金1万元后,又层层签字才放人。二零零二年七月迫于洗脑班的压力,夫妻二人流离失所。至此他们成了罪犯说抓就抓,说打就打,说判就判。详见明慧网:营口市二十四中学教师被迫害经历

7、程延凯 优秀中学教师被非法判刑三年

程延凯先生,原辽宁省营口盖州市团甸中学教师,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四日因为悬挂法轮功真相条幅,被邪党非法判刑三年,并被盖州市教育局下发文件开除公职,停发工资。他每月工资应该最少在5—6千元,十年,每年十三个月的工资,保守的讲他被扣发了60—70万元呀!

二零二一年原单位通知补发二零零九至二零一七年第十三个月的工资,他应该补发二零零九年、二零一零年、二零一一年的第十三个月的工资,这三个月的工资全部被无理扣发。

以下是程延凯自述:一九九四年冬季,我有幸得遇大法,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之路。逐渐的从大法中认识到人生的真正意义所在,逐渐从俗世纷繁的名利情仇中走出来。修炼法轮功前,我有先天性心脏病,严重的鼻炎、胃炎、关节炎。修炼后这些病不知不觉都好了。我浑身轻松,终于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幸福了。身体的收益虽然很大,但心灵上的收益是最大的。炼功前我性格内向,自卑,愤世嫉俗,心里头整天忿忿不平,对自己的前途也充满了失望。学习了法轮大法的法理,给我解开了人生的迷雾,我知道了人生的真正意义——返本归真,我找到了真正的自我。我也明白了人生当中许许多多想弄明白而弄不明白的事情。我的世界从此开阔起来,我不再是以前那个自私自利,愤世嫉俗,只想着自己,不考虑别人的人了,我开始关心周围的亲人、朋友、孝敬父母,帮助别人。我开始变得真诚、善良、坚忍。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我一直承受着邪党的各种变相迫害,工作的调动、降职,不让上课等等。后来又对我抄家、逼迫放弃修炼。二零一一年秋天,我和一名法轮功学员到盖州市榜式卜镇去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群众举报。榜式卜镇派出所警察把我们俩人非法抓捕,关押一晚上,被榜式卜镇派出所所长勒索1万元。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四日晚,我开车和另外五名法轮功学员到盖州市卧龙泉镇和万福镇等处悬挂真相条幅,内容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世界需要真善忍,法办周永康。结果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万福镇派出所警察吴应泽、聂振新等两面夹击用车将我们的车逼住,掏出手枪指着我们,强制劫持我们到万福镇派出所关押進囚笼,非法拘禁一个晚上。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五日,盖州市国保大队长慕德强派车绑架我们一行六人,强制我们留下笔迹、强制体检,直接关押到盖州市看守所。盖州市法院不准许做无罪辩护,质问法官法律依据,都是模糊粗糙的,法庭上法官多次打断北京正义律师对我们所做的无罪辩护,最后我被非法判处三年有期徒刑。我被绑架到鞍山监狱,被非法关进小号一个晚上,又被戴上黑头套秘密送往辽宁本溪溪湖监狱迫害两年。

在本溪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盖州市教育局又非法开除我的公职,到本溪监狱要求我签字,被我严厉拒绝。

至今的我只好四处打工,维持艰难的生活,却无力资助儿子上大学。

8、石月娇原是鲅鱼圈区红旗镇中学的英语教师

石月娇女士,原是鲅鱼圈区红旗镇中学的英语教师,因修炼法轮功,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中共邪党欲将她绑架到洗脑班(为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非法机构,不定期举行),石月娇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被迫外出躲避中共洗脑班迫害,后来被红旗镇中学非法开除。

9、高级教师朱瑞敏 被非法判刑四年被开除公职

朱瑞敏女士,现年八十一岁,家住辽宁省营口市,小学高级教师,校领导。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关进沈阳大北监狱。

朱瑞敏教师生性善良,但年轻时的她就身体多病,曾做过心脏大手术,(心脏二尖瓣狭窄)从胸部到腹部的手术刀口长一尺左右,后又患有股骨头疏松,行走困难,再加上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使她上班困难,(还有其它病)经常去医院求医问药,这些病经医院医治无好转。一九九五年她走进大法修炼,很快无病一身轻。她把全部精力都用在教学和教育工作中,在工作中她兢兢业业得到家长和教师的好评,在从教的三十多年中她多年任领导工作。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对法轮功发起疯狂迫害,朱瑞敏教师及她的家人深受其害。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一日下午一点左右,朱瑞敏夫妇在街上讲真相被国安特务跟踪,并向营口市西市区国保大队举报,国保大队姜元东、蒋明夫二人在街上把他们夫妻二人劫持并调来西市区金牛山派出所多名警察,非法抄家,并非法判朱瑞敏和丈夫吴瑞亭各四年徒刑,丈夫走脱,被迫流离失所,又被扣发退休金,八十一岁的吴瑞亭于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九日晚含冤离世。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二日朱瑞敏教师被绑架到沈阳大北监狱迫害。更邪恶的是从二零一六年七月份她所在单位西市区文教局听从邪党西市区纪委命令,停发朱老师的工资,并通知家属说,要扣回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以后的工资,开除她的公职。邪党真想置大法弟子于死地,这种逆历史潮流而动的手段邪恶至极。

朱瑞敏,因信仰法轮大法修心向善,她的养老金一直被扣发。累计扣发至二零二二年五月,她每月4700元多元,照4700元算,她至少被扣发人民币361900元。详见明慧网:77岁朱瑞敏陷冤狱,98岁老母盼女回家

10、营口市老教师王爱云被迫害瘫痪

王爱云女士,原营口市熊岳胜利小学退休教师,上世纪九十年代,法轮功弘传到她的家乡,王爱云老师和她的儿子、女儿、女婿有幸修炼法轮大法,获得身心健康,可是,中共打压迫害法轮功后,一家人遭受迫害,孙子辈遭受株连,她的老伴被迫害离世,如今,王爱云老师被迫害瘫痪卧床已十几年。

王爱云,修炼前患有神经综合症,头昏、四肢无力、没有食欲,经常到各大城市医院检查、甚至住院疗养。也曾学练过各门气功,但丝毫不见疗效。一九九五年,她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学炼法轮功后,她的身体状况明显改善,那些常年折磨的她死去活来的疾病竟神奇般的不治而愈,王爱云深深感谢法轮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家人也为她的身体健康感到高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起了邪恶的镇压,用王爱云老师的话说:“从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后,我家终日不得安宁,天天都在被骚扰中。二十四小时被监控,警察经常来抄家。”熊岳公安分局的警察成了王爱云老师家的“常客”。他们时常派人开车到她家骚扰,翻书,搞得人心惶惶。王爱云老师晚上睡不好觉,一听警车响,心就怦怦直跳。她老伴身体不好,片警来抄家一次,他就突发心脏病到医院治疗一次,家里人都跟着担惊受怕。片警一个叫吴继文,一个叫王国安。

二零零三年八月份,鲅鱼圈四个警察到王爱云老师家跳墙而入,将穿着衬衣衬裤的王爱云老师强行拖走,将其绑架至鲅鱼圈公安局,后送至看守所关押。在看守所期间,王爱云老师一直吃不下饭,曾昏死过两次,在第二次醒后,感觉浑身疼痛难忍,狱警知道说:“上边有令,死了给你拉出去,不许喊。”

十天后,鲅鱼圈公安局强行将身体虚弱的王爱云老师送进沈阳马三家教养院迫害一年,她遭受药物迫害,生命垂危,王爱云老师在教养院煎熬两个月,便出现大面积脑出血现象,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至今瘫痪在床。

王爱云老师被迫害致残

王爱云老师的二儿子孙世成也因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到北京上访,想跟政府说几句真心话。哪知北京的信访办早已成了拘留所,他在那当即被扣押,后由熊岳公安局将其带回当地,用手铐把他铐在床上,致使人站不起坐不下,一宿没让睡觉。孙世成的双手被铐得青一块紫一块的。第二天熊岳分局把他送到盖州市公安局,非法拘留十五天。回家后,仅一个星期左右,熊岳公安分局便来人,将孙世成诱骗至营口市教养院,非法教养两年。在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七日,熊岳公安分局又一次将孙世成绑架,送营口洗脑班迫害。

王爱云老师的女婿毕世君,家住鲅鱼圈区熊岳镇西关村,也曾因到北京上访在北京被拘留一个月,鲅鱼圈公安局将其带回当地看守所拘留十五天后,送至营口教养院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四年七月八日,毕世君被鲅鱼圈公安局绑架,关押在鲅鱼圈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毕世君又被鲅鱼圈公安局绑架,二零一零年,又被非法判刑七年,被非法关押在大连监狱迫害。

王爱云老师的女儿孙丽,也于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同丈夫毕世君,被鲅鱼圈公安分局王洪魁为首的一伙恶警绑架,二零一零年七月,她被冤判五年。孙丽认为自己无罪,抵制迫害,被送沈阳女子监狱时,坚决不下车,被拉回营口看守所“上大挂”。王爱云老师去看望女儿,遭到拒绝。孙丽曾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女子监狱七监区遭受迫害,冬天她被强制脱去棉衣,赤脚站在打开的窗户边吹冷风。狱警指使罪犯王丽红与柳明霞边折磨孙丽,边恶语辱骂,致使孙丽出现严重的心脏病,曾多次病危。

在此期间孙丽的儿子正在小学就读,儿子无人抚养,王爱云老师被迫害得不能自理,亲人们轮番的遭受中共迫害,因此孩子被迫辍学,被送到乡下奶奶家。

在肉体和精神双重打击下,王爱云老师被迫害的无法行走,瘫痪在家中。吃喝拉撒都得孩子们伺候,给儿女们带来了不尽的麻烦。现已瘫痪多年的王爱云老师整日需家人照料。详见明慧网:辽宁省营口市退休教师王爱云一家受迫害经历

11、幼儿教师司桂艳 被非法判刑五年

司桂艳女士,一九五七年生,原是营口市教工幼儿园教师。迫害后在自家办一幼儿园:营口市西市区安居小区冠群幼儿园幼儿教师,曾在二零零零年被盖州芦屯镇派出所送到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关押过。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八日,被营口市西市区五台子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在营口市看守所,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六日营口市西市区法院对司桂艳非法庭审,她又被营口市西市区法院非法枉判五年,司桂艳已提起上诉被市中级法院驳回。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被非法绑架到沈阳女子监狱,非法关押在沈阳马三家子监狱迫害。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八日,司桂艳正在给孩子们上课,被西市区国保大队队长蒋明夫、五台子派出所所长王一震,警察刘振龙等,从课堂上绑架。几个警察把她抬走,并打电话把正在上课的孩子们解散,让家长马上 领走孩子。家长们都被中共警察抢人的举动搞糊涂了:一个正在给孩子上课的女教师,犯的是什么法?详见明慧网:《偷偷宣判 拒给判决书 法院为何如此见不得人》

12-13、丛玉琴、刘秀岭

刘秀岭先生,八十一岁,退休于辽宁省营口市卫生学校;老伴丛玉琴,八十岁,退休前是营口市西市区小学教师。法轮功学员刘秀岭和丛玉琴夫妻俩因修炼法轮功,在迫害中不放弃信仰,二零一六年六月他们夫妻被迫流离失所,至今还流落他乡,有家不能回。

结语

朋友,你可知道,这些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他们也有美好的家庭,他们也有幸福的人生。残酷的迫害使他们有的失去人身,有的失去幸福的家庭,有的失去工作,有的丢了工资……今天,历史在重复着昨天的悲剧,也在演绎着明天的光明。生命的意义不在于获得多少财富,不在于得到多少高官厚禄。

从一九九九年到现在二十三年过去了,迫害已走到了尽头,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法轮功真相,迫害已难以维持。残酷的迫害使人们不难看出,中共这个所谓的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其实是个地道的黑帮。天灭中共已经开始。远离这个邪党,才有走进未来的希望。真心希望世人都能明白真相,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到神佛的保护。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