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枉判三年半 马忠文遭兰州监狱洗脑迫害

Print

【圆明网】甘肃省张掖市核工业796矿退休职工马忠文二零一七年八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在甘肃省兰州监狱遭受残酷的洗脑迫害,于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回到家中。目前,他的养老金被无理扣发和追缴。

法轮功学员马忠文,男,今年七十一岁,是核工业796矿退休职工,家住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796小区。马忠文由于自幼体弱多病,练各种气功,没有多大的效果,直到一九九七年,他开始修炼大法,心性与道德逐渐升华,身体逐渐康复无病,多年来没有再看过病,没有向单位报过一分钱的药费。

但自从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至今,他多次被抄家、强制到洗脑班,被非法劳教、非法判刑,一直被中共基层人员迫害。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一日下午,张掖市甘州区国保大队大队长王世英,领四个警察和张火公路社区两个工作人员,一起闯入马忠文家中,没有出示任何手续,非法查抄马忠文的家,抄走了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手机和大法书籍若干本,并绑架了马忠文。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六日,马忠文被甘州区检察院非法批捕。二零一七年八月,马忠文被甘州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兰州监狱遭虐待和洗脑迫害

二零一七年八月,马忠文被甘州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后,被非法关押到兰州监狱。

兰州监狱不法狱警长期利用凶残、心狠手辣的重刑犯、杀人犯“包夹”迫害法轮功学员,实行暴力“转化”。这些暴徒却因此能获得减刑或假释的待遇。

“包夹”马忠文的犯人在没有监控器的黑屋子里对马忠文施恶,甚至在有监控的房子里,照样肆无忌惮地暴打他。警察授意他们:“我们不看用什么方式,只看结果(即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马忠文先被罚站三天三夜,不准上床,不准坐。他困了,犯人就要打脸、扇眼睛。

白天,“包夹”犯人时时以警察的口吻点名,使马忠文下蹲答“到”、背监规纪律(四十八条)和“三级违禁品”。由于马忠文腿脚站的肿胀,难以蹲下答“到”和坚持,犯人就趁势猛踢他的大、小腿,狠踩他的脚趾、脚面,撮他的头皮,抽打他的后脖颈。马忠文的两条腿整个变成紫黑块。

“包夹”犯人每天再往马忠文的肿块上面重复的踢。马忠文痛得钻心,脚趾被踩坏,不能走路。晚上,马忠文要站到犯人们睡觉了,才让他写一篇“思想汇报”,再抄写一遍“监规”,啥时写完,才准许上床。

“包夹”犯人不高兴时,就让马忠文站到两、三点,五点必须起床,倒马桶,刷洗干净了,打扫房间,甚至逼他站到墙角一步远处,十指扶墙,掌心空开。一会儿,马忠文的身体就剧烈颤抖,十指失去知觉。他们把这“刑罚”叫“爬墙”。

监狱每年五至九月份,开始张贴标语、放电视录像和电子大屏、诬蔑大法的活动,毒害众生,让全体犯人写到政治作业和试卷中,威逼法轮功学员写每日“思想汇报”。

另外,在兰州监狱,法轮功学员干啥,都得向“包夹”的犯人“打报告”,连上厕所也是一样。狱警马志礼看见了马忠文去厕所,训斥“包夹”的犯人说:“给他(指马忠文)吃喝那么多干啥?”其实,马忠文每顿饭只能吃一个馒头,喝半杯水,监狱还不让他接见亲人,不准他打亲情电话,说是某科室不批准。警察安晓峰还长时间不给马忠文批准买货,马忠文没有卫生用品和食品。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马忠文被冤狱期满,回到家中。

此次迫害,马忠文是被张掖市区“六一零”国保大队绑架和构陷。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张掖市区“六一零”国保大队不断的绑架法轮功学员,对他们非法判刑或劳教。国保大队王世英还狂妄地说,他一直就在干这个事,咋没遭报应。他带警察无所顾忌地非法抄家、抢私人物品,迫害法轮功学员。俗语说:“善恶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马忠文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时,那里的警察畅国超口出脏话,诬陷法轮功学员,还出手打人,扇马忠文的耳光。

国营796矿管委会的部分官员也在积极配合“六一零”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现在,又在复合所谓“政策、条文”,追回马忠文被非法判刑迫害期间的养老金。居委会的协调人卢丽玲等人主动帮国保大队充当见证人,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分人员名单:

甘肃省政法委书记马世忠
甘肃省司法厅厅长牛纪楠
甘肃省监狱局局长甘世礼
兰州监狱长李培禄、张永维
兰州监狱副狱长姜红基
某科鞠科长
狱警:王志强、郭斌奇、马志礼、赵睿、安晓峰、张晓峰、王彦博、杨斌、白云龙、张嘉坤
国保大队:王世英、赵建梅、杨吉才、王德文
看守所畅国超,警号:071586
居委会汤建龙、白玉、卢丽玲:18993650612
七九六管委会吴永平、李建军、韩斌、张松年:13993692669、刘红燕:13993681727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