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钟庭菊屡遭绑架、关押等迫害经历

Print

【圆明网】重庆市开州区丰乐镇钟庭菊女士一九九九年修炼法轮大法后重获身体健康,但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因告诉人法轮功是好的,修炼真、善、忍没有错,而多次遭到迫害。

以下是钟庭菊口述,请同修代笔,写出的一些亲身经历:

一、修炼法轮功四天,身体变化巨大

我是一九九九年有缘得大法的。修炼法轮大法是我一生最大的幸运。

在未得法之前,我从头到脚都没有好的,头晕、眼睛看不见,全身疼痛,全身浮肿。母亲为我的病,到处求医、算命、问神,什么偏方都用尽了,都没有一点好转。

一九九九年的夏天,一个好心人对我说:你生在农村,到城里来靠下苦力挣钱,很不容易,你这么多病,来炼法轮功吧!有好多人炼功后都没有病了。当时,我听他一说就想尝试一下。结果才炼了四天法轮功,身体就好多了,眼睛就能看得清了。

当我在大法中修炼不到一个月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就发动了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当时我对大法的法理理解不深,但就知道这功法好,就想告诉世人法轮功是好的,修真、善、忍没有错。后来,就开始给人们讲法轮功的真相。

二、遭绑架、关押、劳教、判刑等迫害

二零零七,我因给人讲法轮功真相,被派出所绑架,拘留了15天。

二零零八年八月,我被绑架后,被送到重庆市江北区石码河劳教所劳教一年。

二零一五年,我因为起诉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被绑架。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七日,开县中吉派出所、丰乐派出所和社区八、九个人,晚上九点多钟破门闯进我家,把我强行绑架到开县中医院进行各种检查,接着绑架到开州看守所迫害,几个小时的洗脑。后被送往万州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半年。

二零一六年三月九日,我被绑架送往重庆女子监狱一监区,在监狱里受尽各种迫害,大小便不准上厕所,一天只能上三次。五个包夹帮助监管,她们是(楊玲、高英、刘艳、刘德英、田志军、舒红、王晓霞),这些都是多监区警察的指示,刑满回家后在邪党恶人的威胁下又利用家人丈夫,儿子、儿媳妇对我管控。

结语

从明慧网上的报道中看,钟庭菊二零二一年仍被重庆市开州区警察和政府、街道办的人员骚扰。

二零二一年五月九日,周魅华和一个警察敲开钟家的门,询问钟还出去发资料吗?又诬蔑大法师父。两人在屋里来回转了转,没找到东西就走了。

五月十日上午,祁小兵敲门进来骚扰,叫钟庭菊到重庆市开州区丰乐镇去一下,重庆市里下来两个人要问话。钟庭菊给祁小兵讲真相他不听,到了开州区丰乐镇,重庆市里下来那两个人问她:是怎么走进法轮功的?钟讲述了为什么炼法轮功。最后他们又问她还炼不炼等等。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