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追忆我修炼中的挚友

Print

【圆明网】清明之际,脑海里经常出现和同修们在一起的时光,他们是我修炼中的挚友,将此成文,告慰同修们的在天之灵。追忆同修,鼓励自己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

范学军在辽阳铧子监狱被殴打致死

范学军家住辽宁省沈阳市皇姑区渭河街。一九九五年,他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变化很大,脸上光光的,白里透红。他当时在沈阳商业城下属的酒店牡丹亭做面点师,在单位积极肯干,为人善良正直,没有不良嗜好,领导和同事们都很信任他。

有一次,一个在酒店打工的小男孩,父亲生病了,要回家没有凑足路费,很着急,范学军知道后主动给他三百元钱,解决了他的燃眉之急。还有一次,范学军看到一个乞讨的老太太拿着脏兮兮的饭在吃,范学军看着流泪了,买了一份盒饭送到老太太的手上,还送给老太太一杯开水,老太太感动得流泪了,连连道谢。像这样乐于助人的事情,他还有很多。

那时候我只是看家人请的法轮大法书籍,还没有开始炼功,范学军经常鼓励我,谈他修炼后的体会。他原来脸上都是痘痘,脸上皮肤不好,修炼后全部痘痘一扫而光,全都没有了,皮肤变得白里透红。在炼功以前,我的脸也会长痘痘,皮肤敏感,炼功以后,皮肤变得非常好,还经常会有人问我使用什么化妆品保养皮肤,我告诉她们,我是炼法轮功皮肤变好的。

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后,范学军经常和同修们交流,鼓励大家走出来证实大法。范学军去北京说明法轮功真相,先后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第五拘留所、沈阳市龙山教养院强制洗脑班。范学军被迫害失去了工作。

二零零一年七月,范学军遭绑架后被枉判七年,非法关押在辽阳铧子监狱,在辽阳铧子监狱,法轮功学员全部被非法关押在三监区,狱警对法轮功学员全封闭秘密迫害。监狱内设小号、禁闭室,狱警常胁迫刑事犯殴打、体罚法轮功学员,有时亲自用电棍电击。二零零四年七月份铧子监狱迫害不断地升级,恶警们把法轮功学员王宝金、刘长域、王立民、王欣、连平、曲连喜、曾宪志、田晓飞、任晓北、吕仁清、董钦宇、谭世秋、刘群革、范学军调到生产监区继续迫害,在生产监区他们全部遭到精神虐待和肉体折磨、摧残、迫害毒打。

在辽阳铧子监狱,范学军不但在罪犯逼迫下承担几人的劳动量,而且还被百般刁难,有人看到他接见时,天性乐观的范学军表情严肃凝重的对家人大声说:“我就是死也不会向他们‘转化’的。”可想他当时所处的环境多么恶劣严酷。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二日上午十一时左右,范学军被迫害致死于辽阳铧子监狱,年仅三十三岁。目击者看到范学军遗体的情况:头部塌了、腰上有个洞、腿上有个划过的口子,尸体还被解剖。监狱为了封锁消息,二零零四年九月所有法轮功学员停止接见家人;而恶警们对外声称说范学军跳水泥罐自杀,同时对其他法轮功学员进行严加看管迫害,以防消息外露。

范学军被迫害致死十年后的二零一四年有知情者表示:范学军是被活摘器官杀害的。当时验尸时,家人就发现了这个秘密,但在中共邪党的高压下,加上当时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迫害还没有在国际社会曝光,由于恐惧,其家人一直没有敢揭露出来,而是接受了所谓的“私了”方案。

在范学军被非法关押期间,他父亲积郁成疾,因病去世。当我得知范学军被迫害致死后,我曾去家中看望他的母亲,近期又得知他母亲已罹患癌症去世。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