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束缚衣捆吊等酷刑 江兰英左臂伤残

Print

【圆明网】江西南昌市现年五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江兰英女士经历两年半冤狱,遭束缚衣、捆吊等酷刑,于二零二二年一月十八日带着伤残回家。长期饱受凌辱、摧残与歧视的江兰英已面相衰老、头发斑白、双眼模糊、双腿麻木,左手臂伤残耷拉、至今无法正常举手上抬……

江兰英

江兰英于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九日出生,未婚。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轮功被迫害到现在的近二十三年时间里,她被非法劳教两次(共计四年多),被非法判刑三次(共计十一年)。这个柔弱的女子竟然有十五年是在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与监狱里度过,期间还有“自由”后的两年生活也遭到监控与骚扰。

一、遭绑架、庭审、非法判刑两年半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八日下午五点左右,江兰英到一同修家串门时,遭南昌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西湖区公安分局、南站派出所等二十余名便衣警察暴力绑架。

江兰英先被关押在南站派出所,当时她手腕上戴的手表被该派出所的张姓警察拿去,没有归还。后来江兰英又被关押在西湖公安分局遭受非法讯问,过程中她抱着善心向警察们讲真相,讯问结束时,她拒绝在笔录上签字。第二天半夜近十二点,江兰英被关押到南昌市第一看守所迫害。

在看守所,江兰英一直睡在冰冷、潮湿的水泥地上,当时恰逢新冠肺炎疫情严重,看守所严重超员关押、限购物品,甚至无法正常供应每个被羁押人员的饭食。江兰英就这样在看守所度过了两年的艰难生活。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四日,南昌市西湖区法院非法通知江兰英远程视频开庭,江兰英认为自己信仰合法、修炼法轮功无罪,拒绝出庭。七月七日上午,江兰英再次被强制视频开庭。在非法开庭的当天,江兰英拒绝了法院指定的有罪辩护援助律师,为自己当庭做了无罪辩护,陈述江泽民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是非法的、违背良知道德的……

审判长没有允许她辩护完毕,就匆匆宣布休庭。十月二十二日,她被西湖区法院枉判两年六个月刑期、勒索罚款三万元。江兰英不服一审枉判,向南昌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援助律师为她做了无罪辩护,然而中级法院仍然维持了一审法院的枉判。

二、监狱遭束缚带酷刑折磨 左臂伤残

二零二一年七月八日,江兰英被劫持到江西省女子监狱迫害。开始,江兰英被关押在三大队二警区,该大队的教导员刘金凤指使刑事犯方玲亚、曾春兰、赖素华等人用束缚带将江兰英固定捆绑在铁床上折磨。从十七日至二十一日的五天时间里,白天,将江兰英用束缚带捆绑悬挂在奴工生产车间里;晚上,继续用束缚带将四肢拉致极限固定捆绑在监号的铁床上,整个人呈大字型,丝毫不能动弹,令人非常痛苦。

几天下来,江兰英双臂被折磨致肿痛耷拉,两手掌根本无法上举,连刷牙都无法抬手到嘴边刷。期间,不准江兰英洗漱,晚上还有专门轮流值班的刑事犯监控,通宵“熬鹰”不准江兰英闭眼。正值炎热的夏季,江兰英被迫害的全身汗味熏人,双眼充满血丝、视力模糊。

后来,江兰英被强制奴工劳动,无论是去车间、还是去食堂,上下楼梯都仍然脚上带着束缚带行走,双臂耷拉还被强制做奴工劳动。包夹刑事犯杨新荣、姚灵静经常以江兰英完成的奴工产品数量少为由刁难她,不给她菜吃,或只给很少的一点点菜吃。

两个月后,江兰英的右手臂开始恢复了一些,但左手臂始终肿痛、耷拉着,左手的五个手指松软无力、拿不起任何东西。

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日上午,教导员刘金凤将江兰英带到监狱的医务所检查,医务所的刘医师当着刘金凤的面,用手仔细触摸江兰英的左肩膀和手臂,然后说:这两边肩膀明显一边高、一边低,左肩膀和手臂之间有很大的缝隙,这说明整个左手臂脱臼了。检查完毕,刘医师告诉刘金凤,医务所医疗条件有限,他不敢随便处理,必须马上外诊。并且又跟刘金凤说,以后要上束缚带不能将双手过头捆吊、只能两手臂平伸固定绑着,不然的话,手臂容易出问题,肌肉容易坏死。

后来一天的下午,大队的肖姓教导员带着江兰英到江西省长征医院(监狱监管医院)外诊,医院的一个男医生叫江兰英自己摸摸是否手臂脱臼,江兰英说她不懂如何触摸,是监狱医务所的医师触摸后诊断为脱臼的。该男医生很冷漠的看也没看一眼江兰英的左手臂,就说拍X光片子去吧。江兰英拍完片子后,男医生说没有脱臼,可能就是肩周炎。江兰英急忙说她是被束缚带捆绑致伤的,监狱医务所的医生诊断是脱臼、不是肩周炎。一旁的肖姓教导员则说江兰英是“X教”犯,该男医生就不再理睬,草草了事。

因当地疫情管控规定,江兰英回到监狱后被隔离十四天才回到奴工劳动车间,包夹的刑事犯杨新荣、姚灵静告诉江兰英说:大队的指导员罗荣在喇叭里叫喊,说出了件怪事,江兰英的肩周炎被说成是脱臼,还让她在车间里歇了两天没干活……罗荣是怕大家知道事情的真相,才故意这么说的。在江兰英外诊之前,教导员刘金凤就交代过,江兰英外诊时,不许她“乱说话”,不许说是被束缚带捆绑致伤的;还威胁江兰英说,她是没有“转化”的,如果她不配合、“乱说话”,就要申请监狱对她进行专项强制攻坚转化。

三、被冒充“三书”签名 制造虚假转化

二零二一年七月,江兰英刚去到三大队时,狱警章欢欢就指使杨新荣等几个包夹刑事犯,将江兰英带到一个小房间,暴力强拽着江兰英的手在几张所谓的“认罪认错书”上面按手印。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五日,狱警章欢欢又指使包夹刑事犯杨新荣、李琼、方萍三人,逼迫江兰英在预备好的转化“三书”上签字、按手印,江兰英严词拒绝。杨新荣等三人就威胁恐吓江兰英:“你不签也得签,我们就是强行抓住你的手也要签,你弄不过我们的,按手印的红印泥都拿来了。”然后,三人就暴力强拽着
江兰英的右手,强压着她签字、按手印。已被折磨身体虚弱的江兰英极力抵制、坚决拒绝,杨新荣见达不到邪恶的目的,就干脆甩开江兰英的手臂,自己冒充江兰英在“三书”上签字、按手印。江兰英正告她们:这种弄虚作假的冒充行为是违反她本人意愿的,她是坚决不承认的。

后来,因为江兰英坚定自己的信仰,坚持向狱警、刑事犯们讲述真相,教导员刘金凤就操控包夹刑事犯杨新荣不许江兰英洗漱;强令江兰英每天从早上出工到深夜十一点在厕所门口罚站。这种虐待摧残行为一直持续到江兰英刑满释放回家。

目前被关押在江西省女子监狱的女法轮功学员都遭受着严重的非人迫害,南昌县莲塘镇的陈玉莲被迫害致晚期肺癌,面容脱相、身形萎缩,生命垂危。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