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78岁的张筠被枉判三年入狱

Print

【圆明网】沈阳市法轮功学员张筠女士今年七十八岁,因讲述法轮功真相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到二零二三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被劫持到辽宁省第二女子监狱,二零二二年一月被关押到三监区。

因她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狱方不允许她和家人通电话和会见。

张筠老人已经被非法关押了一年多,在被非法判刑前,多次遭到沈阳警察非法抄家、骚扰、欺骗。

张筠学生时代是学校第一个雷锋标兵,劳动大红榜上是第一名。瘦弱的她听党的话,主动改造思想,勤工俭学,积极参加劳动,十七、八岁就争强好胜,身体透支,年纪轻轻得了一身病,肺结核、胸膜积水、腰肌劳损、心动过速、贫血、神经官能症和失眠等等,在无尽的痛苦中挣扎求生。好心的邻居领她到庙里烧香拜佛,没有任何效果。

一九九五年春,张筠有幸接触了法轮大法,第一次看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讲法录像时,心灵深处非常震撼,法轮大法的法理犹如一股清泉荡涤着她那颗愁苦的心。修炼法轮大法,使她变得更加善良谦和,不善言辞的她变得开朗阳光,不知不觉地无病一身轻,没花一分钱,所有的病都好了。身边的亲朋好友看到她修炼后的变化,纷纷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四日,张筠与女儿董梅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到沈阳市看守所。据悉,为绑架董梅和张筠,警察在她们家附近已蹲坑很长时间。董梅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后被沈河区检察院构陷到沈河区法院,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八日被沈阳市沈河区法院非法庭审,被枉判二年。张筠老人一只眼睛已失明,另一只视力也很差,于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日回家。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日,张筠在车站等车,被新东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派出所、非法抄家,被监视居住;十二月二十三日早七点,她被警察带走,说是做核酸检测,检测后又被带回派出所,不让她回家,说是明天到法院开庭。张筠说那不行,我亲人都不知道我哪去了,要求回家。警察经过一番请示后,天黑了才让她回家。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早上九点,张筠到于洪区法院,被非法开庭后不知去向。

辽宁省第二女子监狱坐落在沈阳监狱城内,是由原来的少年犯管教所改建而成,与辽宁省第一女子监狱一墙之隔,二零二一年八月一日有在押人员一千六百三十五人,到二零二一年年底现有在押人员约两千多人。辽宁省境内的新投监的女性在押人员均被关押在此。据悉,二零一九年十一月,辽宁省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在押人员转入辽宁省第二女子监狱,原辽宁省女子监狱部份监区小队的在押人员和警察转入辽宁省第二女子监狱。

从二零二零年一月一日开始,辽宁省第二女子监狱新投入监狱的在押人员都是“零带入”,就是在押人员所有的私人物品不允许带入监狱,在监狱都穿带有监狱标志的囚服。狱方规定带有监狱标志的囚服不能穿出监狱,出监前狱方通知家属出监日带衣物来,出监时穿由家属带来衣物。

在原来没有疫情的情况下,法轮功学员直接投到监区被强制“转化”逼迫放弃信仰。因为疫情需要隔离的原因,新入监的在押人员都被安排在入监队--第二监区,“学习”一个月左右的监规和服装生产线的生产技能。

法轮功学被投到监区强制“转化”逼迫放弃信仰,监狱狱长指使层层狱警和恶人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恶人们把法轮功学员弄到监控看不到地方进行迫害,迫害行恶的手段有打耳光,集体殴打,罚站,扒光衣服吹凉风,拳打脚踢,不允许其他在押人员和法轮功学员说话,不允许打电话,购物等等。

二零二一年五月的一天,在一监区七小队三零二监室,辽宁省沈阳市铁西区法轮功学员金红被恶人们扒光衣服绑床上,打开窗户用冷风吹,在此前金红被打得身上多处淤青。

二零二一年六月,在一监区九小队三一一监室,辽宁省沈阳市大东区法轮功学员龙淑芬被罚站,剥夺睡眠,姚桂丹(大连人,被判刑五年)等恶人们集体殴打龙淑芬四个多小时,当时龙淑芬身高一米四,体重只有五十多斤,多次被打晕,不省人事。第二天不能起床。

二零二一年八月,在一监区九小队三一一监室,辽宁省沈阳市大东区法轮功学员董梅被罚站,王晓宇(丹东人,因贩毒被判刑十三年),刘敏(大连人,被判刑十三年),王岩(鞍山人,被判刑三年)等人集体殴打董梅,打得董梅身上多处淤青,头部多处大包,腿部被打得不能正常行走。

刑期结束出监时,普通在押人员会安排在出监队休息一个月,法轮功学员不去出监队。

辽宁省第二女子监狱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育新路八号
二监区电话:024-31629699
三监区电话:31629727、31629353
狱政科电话:31629646
狱务公开电话:31629651、31629306
接见室公开电话:31629308
监狱举报电话:31629710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