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青岛市法轮功学员薛莲霞被枉判五年

Print

【圆明网】青岛市黄岛区西海岸法轮功学员薛莲霞被非法判刑五年,在本市不同的看守所关押近七个月后,二零二二年元月五日被送到济南女子监狱。正在被隔离。

又一个善良的法轮功修炼人被恶党司法人员陷害,要经受五年牢狱之灾,给全家人带来了无尽的痛苦。薛莲霞的女儿既要上班,又要照顾孩子,更担心她妈妈的牢狱之苦,人瘦了很多。她说:“我真不知道我妈到底是犯了什么法?破坏了那条法律?伤害了什么人了?在我心里我确实找不出我妈妈哪里不好,她与人为善,做事总是体谅别人。我不明白这个社会到底怎么了……”

修大法获新生

薛莲霞炼功以前身体一直不好,经常吃药,家里总是有一股难闻的中药味,她二十九岁那年就停经了,作为一个女人这么年轻就没有月经了,这意味着青春的凋零,她母亲是因为这个病四十八岁就去世了。薛莲霞得病期间,大大小小的医院不知去了多少次,中药西药也不知吃了多少,没有一点疗效,真是苦不堪言。

后来经别人介绍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她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就去学炼了法轮功。结果炼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她就来了月经,真是又惊又喜。从此她走上了修炼法轮功的道路,二十多年来没有吃过一次药、没有打过一次针,身体健康。

薛莲霞炼功后身体好了,脾气也好了,和亲人朋友邻居和睦相处,对家人照顾的很周到,家庭很温馨。

后来中共江泽民团伙疯狂迫害法轮功,不让民众炼了。薛莲霞因为炼功病好了,就要坚持炼。她的家也和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的家庭一样从此不再安宁。二零零零年薛莲霞被人举报后抓到派出所,要判刑。她当时很害怕就从派出所的二楼窗户跳下去,使得腰椎骨严重骨折,左侧肋骨严重变形,派出所带她去了医院,医生鉴定为终身瘫痪。因此把她放回家,她回家后没在医院治疗,仍是学法炼功一天天好起来,没有吃过一片药、打过一支针。

二零一零年薛莲霞又被人恶意举报,被当地派出所绑架,派出所带她去医院体检要送看守所。体检时医生说她有子宫肌瘤(12.5cm)导致严重贫血,随时会有生命危险,因此看守所拒收。回家后她通过学法炼功,获得健康。十多年过去了,她依然身体健康。

被绑架构陷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六日,薛莲霞在大珠山某小区发真相资料时,被一青年人恶意举报,大珠山派出所调监控,查到薛莲霞居住的小区。九号薛莲霞外出时发现有人跟踪,一直跟踪到家,在楼道里监视出行,十号晚上九点多,警察曾声称是查换热器的要求薛莲霞开门,薛莲霞没开。十一日上午,被国保大队多人绑架,抄走小草屋钥匙,搜走一百多份真相资料(其中包括六十多本《明慧周刊》)。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二日上午,薛莲霞被取保候审,女儿去派出所交了五千元保证金,薛莲霞安全回家。接下来的日子没有任何消息,平稳的生活。

直到二零二一年五月十四日,薛莲霞遭黄岛区检察院电话说:案子已到检察院,要走什么法律程序。五月十七日,青岛西海岸检察院(0532-83012818)又给薛莲霞打电话,让她第二天下午二点去检察院。其实他们一直在暗箱操作,罗织罪名。

五月十八下午薛莲霞去了检察院,开始是一个年轻的办案人员(女)接待的,不让去他们办公室,把薛莲霞叫到一个杂乱的车库(临时办公室),拿了一些文件让薛莲霞签字,薛莲霞说我没犯法我不能签字。年轻的办案人一看薛莲霞不签字,就打电话叫了一个年纪大的进来,也是个女人,可能是个科长,两人都没穿制服(其实她们自己都感到理亏,办起案来都不能光明正大,给人的感觉就是偷偷摸摸的,怕见人。)年纪大的说薛莲霞犯法了,需要签字。薛莲霞就和她们讲真相,她们不听,并说,别和我们说这些。年长的说:不论签不签字都这样,签字的话能少判两年。然后又问薛莲霞签不签字,薛莲霞不签。最后不了了之,就让薛莲霞回家了。

五月十九日上午,薛莲霞接到隐珠派出所的电话,说下午要到薛莲霞家里来“聊聊”。下午两点半多来了四个人,有隐珠派出所的、也有大珠山派出所的、还有居委会的。薛莲霞热情招待,让座倒茶,和他们讲了很多法轮功真相,并讲了自己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好处。警察呆了十来分钟就走了,拿了一摞资料(可能让签字的东西)在茶几上创了创,没说什么就拿走了。

六月九日,薛莲霞接到法院电话让她下午去一趟,检察官让她签字,薛莲霞不签,检察官很生气,让薛莲霞隔天上午再去,并告诉薛莲霞二十一号开庭,到时会电话通知的,让她准时到场,第二天上午她没去。

被非法判刑五年入冤狱

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一日上午,法院一名男士打电话给薛莲霞,说话很凶,在电话里大声训斥她:为什么今天上午不来?来了好几趟为什么不签字,你想干什么?今天下午两点必须到,去找姓尹的法官或者是姓欧的。今天下午不来就去抓你。薛莲霞说:我下午就去,我也没犯法,还用的着你们来抓了。

薛莲霞给自己准备了辩护书,信心满满地想给他们讲真相,连律师都没请。也许他们根本就没让她讲。

薛连霞女儿说薛连霞二十一号下午去了法院就没回来,被关押在大珠山派出所,隔离十四天,公安局叫薛连霞在逮捕书上签字,被她拒绝,就让她女儿签。

六月二十一日,薛莲霞被青岛黄岛区法院非法开庭后,法院也没有通知家属她被非法判几年,接着薛莲霞就被隔离十四天,体检身体不合格,有高血压、肾囊肿、子宫肌瘤等病症。七月八日,又被送到青岛城阳隔离十四天后又被转到即墨普东看守所。

家人没有收到判决书,其女儿打电话问法官(尹成淼接的电话),口头传达是五年。家人提起上诉。

九月二十七日,青岛市中级法院不顾事实真相,助纣为虐,作出“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薛莲霞被非法判刑五年,并勒索罚金八千元。

一审责任法官欧晓斌,电话:18563901861、15969832999,书记员尹成淼, 电话:18563901868 。

二审审判长丛日新,审判员张晓昆、王科,法官助理刘静,书记员栾树君

薛莲霞于二零二一年元月五号被劫持到济南女子监狱,目前正在被隔离。

这突如其来的灾难让全家陷入了痛苦之中。她女儿因离异独自带着五岁的女儿住娘家,小外孙女一直是薛莲霞看护着,从没离开过,现在天天喊着要找姥姥。这突如其来的生生别离,对幼小的孩子来说很残忍,家人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孩子。薛莲霞的丈夫做生意经常外出,家里顾不上,得知妻子被枉判五年从此一蹶不振,天天愁眉苦脸、唉声叹气。

薛莲霞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体检时,发现有高血压、肾囊肿、子宫肌瘤等病症,律师会见时,她说肚子连着腰都痛,家人担心极了。她以前身体不好,因为常年炼功,之前的子宫肌瘤和腰椎受损处一直未复发,也没复查。如果关押时间长了,又不能炼功,其女儿担心在那样的环境中她旧病复发。

信仰自由、信仰无罪。家人期盼着薛莲霞早日回家,恳请国内外正义善良人士关注。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