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念传真相 向文兰遭两年劳教七年冤狱

Print

【圆明网】湖北宜昌市法轮功学员向文兰,今年74岁,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大法,改变病苦的人生,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动用国家机器污蔑法轮大法,为了还民众知情权,向文兰慈悲地向民众传递真相,曾经多次遭绑架、非法拘留、三次非法劳教、二零零九年和二零一六年分别被诬判三年和四年,在武汉女子监狱遭受非人迫害。期间,脑萎缩、半瘫痪在床的老伴,因缺乏人悉心照料,含冤而死。

炼功十多天 顽疾消失

一九九八年中秋节,向文兰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炼功之前,她是医院的常客,患有顽固的萎缩性鼻炎、腰椎间盘突出、血压高、心脏病、妇科病等。她在炼功之后十多天,所有的病就烟消云散,身体感觉一身轻松,真正体会了大法的神奇。大法使向文兰身心受益,使她明白做人的道理,以真、善、忍为指导,做一个真正的好人。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了迫害法轮功。向文兰于二零零零年十月四日进京上访,证实法轮功是正法,在天安门广场向文兰喊出了“法轮大法好!还我们师父清白!”当时警察用电棍把她打倒在地,然后,把她和其他大法弟子拖到车上,带到宣武派出所。

向文兰不报姓名,就被打了两嘴巴,晚上,被关在大空房,大约三百多人。早上,向文兰和其他大法弟子被拖到另一地方地下室,关了两天两夜。

二零零零年十月九日,夷陵区公安杜X和向文兰单位人员一起去了四个人,把向文兰非法押回来,用手铐铐在火车床杆上,直接把向文兰送到夷陵区第一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单位罚了向文兰八千元现金,十二天后,把向文兰放回家。

说真话 遭强迫劳教三次

第一次,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八日,向文兰在张家场村发揭露“天安门自焚”的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当时,被公安习某和六一零人员绑架到焉家河派出所。警察问向文兰资料是哪里来的?向文兰说是自己做的。

隔天早上九点,警察把向文兰送到夷陵区第二看守所,关押迫害一个多月后,转到第一看守所,继续关押她一个月左右。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五日,习某拿来劳教证,要向文兰签字,向文兰拒签,习某就大骂说:“你不签也要去劳教。”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八日,警察把向文兰送到沙洋劳教所。因她身体状况,劳教所拒收,她又被返回到夷陵区第一看守所,被关押迫害两年。

当时,向文兰的老伴患脑萎缩,半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一人在家。习某拿到向文兰身上带的钥匙,第一次去向文兰家,非法抄走大法书籍和所有大法真相资料,同时,对向文兰瘫痪在床的老伴说:“你爱人被判刑了。”当时向文兰的老伴受到了打击,从那以后,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六一零人员把向文兰的女儿从外地叫回来,把老伴送到了亲戚家,不到十个月,老伴含冤而死。向文兰没有见到老伴最后一面,迫害使向文兰家破人亡。

第二次,二零零四年七月上旬,向文兰在家睡觉,公安人员和六一零人员闯进向文兰家,非法抄家,抢走大法的有关资料和大法书籍,同时把向文兰绑架到夷陵区派出所,强行逼供一天。晚上六点把向文兰送到宜昌市第一看守所。关押二十八天后,何某把向文兰押到夷陵区医院检查身体,检查出高血压、心脏病,把向文兰关到第一看守所几天后,转到第二看守所。

二零零四年九月七日,向文兰上厕所时,因血压高,摔倒在地。第二天,九月八日,何某把向文兰弄到医院检查,左脚踝骨粉碎性骨折。同年九月十月,把向文兰“保外就医”。

第三次,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三日早上八点,公安人员和六一零人员非法闯入向文兰家,再次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和大法真相资料和师父的法像,把向文兰绑架到派出所。逼供一天,晚上把向文兰送到夷陵区第二看守所。向文兰被非法劳教一年。医院检查她有血压高和心脏病,就办入院手续,几个小时后,保外就医。

二零零九年遭枉判三年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日,公安人员监听向文兰的私人电话,知道向文兰和法轮功学员在冯家湾加油站接送《九评》,何某把向文兰绑架到夷陵区派出所,同时又一次非法抄家,抢走所有的大法真相资料和大法书籍。

何某下午把向文兰送到宜昌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半年左右,向文兰在夷陵区法院被非法开庭,向文兰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关押在武汉女子监狱五监区。在那里,向文兰被关小号八个月,两个犯人包夹,每天强制她看诽谤大法的光碟,不准她睡觉。八个月后,向文兰到车间服装厂强行劳动。三年期满出狱。

二零一六年再被枉判四年

二零一五年向文兰控告恶首江泽民后被骚扰,当地片警陈某等到家中骚扰,并非法把向文兰带到管委会审问诉江状是谁写的,谁帮忙邮寄的等等相关情况。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向文兰在宜昌市被绑架。向文兰被非法关押在宜昌市第一看守所。

二零一六年十月到十二月期间,法轮功学员陈发翠、向文兰被宜昌市夷陵区法院非法开庭,没有通知家人,被非法判刑四年,秘密送武汉女子监狱之后,家人才收到来自武汉女子监狱的非法判决书。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