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市法轮功学员周月珍遭劫持、非法批捕

Print

【圆明网】甘肃兰州市疫情刚刚结束,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八日下午,今年六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周月珍被兰州安宁区刘家堡派出所警察和社区人员一女几男从家中强行带走,说是上面在追查她二零二零年五月的案子。周月珍十一月二十日被非法拘留,十二月二日被非法批捕。

周月珍现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周月珍头发花白,在看守所不许戴牙套,她吃饭都很艰难。她丈夫一只眼睛失明,生活不方便,处境也令人担忧。盼国内外正义之士共同关注,让周月珍能早日与家人团圆。

一、炼功一个多月 多项顽疾痊愈

周月珍,原天水6913厂退休职工。一九九七年初喜得大法,仅炼功一个多月,周月珍满头顽疾(银屑病)、肺结核等疾病痊愈,真正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好,深感找到了人生的真谛,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幸福。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政治流氓集团发动了对亿万修炼“真、善、忍”的炼功群众的血腥迫害,周月珍进京上访,一下火车就被拦截送往丰台体育场。当时北京的气温高达四十摄氏度以上,在车上警察们在前面光着膀子吹着电风扇,却给法轮功学员放着暖气。天水驻京办人员让周月珍填写好上访的内容,他们再三保证转送到信访办,并送周月珍上火车。周月珍一上火车就被公安人员扣留,在当天被厂里接了回去。

九九年七月二十六日,天水市公安局警察方双存、裴贵林、郭建伟等非法抄了周月珍的家,抢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磁带、录像带等,并谩骂、恐吓、威胁周月珍,使周月珍的家人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在公安局的不断骚扰和施压下,单位将周月珍下放到车间,并让车间领导、班组长和周月珍老伴看管周月珍。她每周回家探望老人都有人监视,记录周月珍上下车时间,因为这些人的工资和周月珍再上访是挂钩的。

二、上访、讲真相,遭暴力殴打、电击等酷刑

二零零零年周月珍被内退了,十二月底她又进京,在天安门广场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并高声地喊出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修真、善、忍无罪!”等真相。一群警察过来把周月珍摁倒在地、拳打脚踢,用电棍电,周月珍的一颗门牙被打断,满脸是血,鼻青脸肿,遍体鳞伤,她被强行押送至门头沟看守所,绝食抗议九天被释放。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三年四月五日,周月珍向世人讲真相,被警察裴贵林、张保勇、董全子、杨永周等跟踪绑架,他们用手铐将周月珍铐在大柱子上,她只能抱着柱子站着。当时周月珍例假刚来十几小时,任凭周月珍怎么喊叫都不让她上厕所,导致她血流过多而头眩晕。就这样连续五天,她从早上七点铐在外面大柱子上,至晚上十一、二点再铐在暖气管上,脚刚能挨着地,脚腿肿胀疼痛了好长时间,被送至秦州看守所非法拘禁三个半月。他们非法抄家时抢走了所有大法书、台式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裴贵林向周月珍老伴勒索了三千元现金,没有任何清单和字据。

三、遭非法绑架、抄家、枉判五年

二零零八年四月五日,周月珍被警察张文、杨元仓、杨永周等绑架、非法抄家。他们抢走了周月珍的大法书籍、卫星接收锅、打印机,两个MP3等私人物品,及两千五百元现金,裴贵林又敲诈了两千元,没有任何收据。周月珍被枉判五年,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三日被送到甘肃省女子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当时甘肃省女子监狱成立了所谓“反邪科”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包夹犯人都是监狱从各监区专门为法轮功学员“精心挑选”的犯人,她们大都是刑期比较长的经济犯或毒犯(无期或死缓)。监狱以“减刑、加分”等利益诱惑诱使她们无所顾忌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她们的名称是所谓的“教员”,以转化的业绩而进行加分,虽然她们平时互相之间勾心斗角,一旦迫害起法轮功学员来却非常凶狠残暴、狠毒,满嘴污言秽语、不堪入耳,她们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配合非常默契,所用手段也是无所不用其极。

包夹周月珍的犯人叫李燕,三十多岁,强壮如牛,只要不配合,李燕、孟海红、延凤等一拥而上,拳打脚踢。尤其孟海红用脚猛踹周月珍的下身,疼得周月珍死去活来。只要周月珍接见,李燕都提前列好清单,每次一百多元的东西全都抢去。一次收款机坏了,周月珍没买东西,她就开始找茬谩骂、殴打周月珍。周月珍被打得时常青一块紫一块,经常给她洗衣服,尤其冬天。这些暴徒们常说的一句话是:“有政府给我们撑腰,要告告去吧!没整死你就不错了。”

四、发真相资料 遭人构陷 被迫流离失所

周月珍原住甘肃省天水市秦城区,为给女儿带孩子,接送外孙上学,这几年一直住在兰州市安宁区。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一日晚,周月珍在安宁区刘家堡发放二维码卡片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构陷,被兰州市安宁区刘家堡派出所警察绑架,警察从周月珍身上搜出了十几张二维码卡片。五月十二日凌晨4点多,周月珍由家人接回家。警察告诉家人说,等“上面”研究后,可能要非法拘留周月珍;这几天,要随叫随到。

随后周月珍被迫流离失所。在流离失所期间,派出所警察不断地打电话问家人周月珍回来了没有。

五、遭非法绑架、拘留、批捕

二零二一年十月前周月珍回家,十月份疫情严重期间,她在所住的十里店小区做了九次核酸检测,全是实名检测,周月珍也做了九次核酸检测。

疫情刚刚结束,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八日,周月珍被安宁区刘家堡派出所警察和社区人员一女几男从家中劫持走,十一月二十日被非法拘留,把周月珍送进了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十二月二日下的批捕。拘留证和批捕书都是她女儿被派出所警察叫去在派出所签的字。派出所警察还给家人说年底就判下来了。

周月珍头发花白,在看守所不许戴牙套,吃饭都很艰难。这样的老太太,怎么会威胁到谁的安全?怎么会破坏什么法律实施?

从法律上讲法轮功没有违反任何法律。街边的、单位的宣传栏到处贴的是依法治国,请问相关警察与社区人员你们依法了吗?在此,请参与迫害的警察们静下心来用你们的聪明、用你们的智慧,用你们所学的法律认真对照一下法轮功,看看这群炼法轮功的人真的违法了吗?现在是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制,希望警察们好好研究研究,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