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油田刘燕美老人被当地警察绑架抄家

Print

【圆明网】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东营市滨海公安局基地分局出动大量警力,非法抄家、绑架了至少十二名胜利油田法轮功学员与家属。七旬老人刘燕美也是其中一位。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早,七、八个不明身份的人到法轮功学员刘燕美不炼功的女儿家,从她家搜走了几本大法书,看到地下室有十几箱复印纸,逼问她女儿是干什么用的,女儿说家里开的小饭桌给学生们打印学习资料用的,警察随后把她女儿带去滨南分局办案中心;又胁迫她交出母亲刘燕美家的钥匙,大约八点左右警察开了刘燕美的家门,擅自闯入,为首的人约五十岁、中等偏瘦。这群人进到房间里到处翻看了一会儿,为首的人对刘燕美说:“跟我们去一趟派出所,跟你了解点情况,一会就回来。”

刘燕美被带到滨海公安局滨南分局办案中心,警察先对刘燕美母女进行搜身检查,又做抽血、验尿、指纹采集、DNA采集、声纹采集等,折腾了好几个小时才完成的。晚上九点多,他们把刘燕美带到审讯室,强迫她坐在审讯椅上,一男一女两个人非法审讯,一直审讯到早上四点多,一夜没让睡觉。

非法审讯完,他们把刘燕美母女俩带到一个狭小的房间,房间里除了一个水泥台面的长条椅子什么都没有。母女俩在又硬又凉的椅子上坐了一上午,下午两点左右警察通知刘燕美女婿去银行取了两万块钱交作为两人“取保候审”保证金,才同意她女婿接走刘燕美母女俩。

刘燕美回来发现家里的三台彩色喷墨打印机、一台激光打印机、一台电脑、两个笔记本电脑、两个切纸刀、一个打孔机、一台刻录塔、两个EVD播放器、一台DVD机、手机两部(一部智能机、一部老年机)、一台塑封机、三个U盘、两个mp3、十多本大法书,都被他们抢劫走了。

二零二一年五月一日,滨海公安局基地分局警察给刘燕美的女婿打电话,让他带老人去一趟分局做笔录。

二零二一年五月三十日,基地分局国保副大队长岳千里给刘燕美的女儿打电话,让她带她母亲去基地分局。到了分局,岳千里和两个不明身份人带着她去东营区人民医院检查身体。之后又把刘燕美带到基地分局进行审讯做笔录。岳千里逼她签什么决裂书,被拒绝,他威胁刘燕美说现在是所谓“取保候审状态”,不签的话就对她实行拘捕。

到十月份为止,基地分局警察一共非法对刘燕美提审过六、七次,都做了笔录。

刘燕美今年七十多岁了,是胜利油田退休老工人。十九世纪六十年代初,为了响应政府号召,开发建设大油田,一九六五年风华正茂的年纪,她从海滨城市来到了当时荒凉偏僻、到处是盐碱地的东营,是胜利油田最早期少有的女性建设者和贡献者。刘燕美有着老一代胜利油田人的优秀品质:踏实肯干、吃苦耐劳、任劳任怨。在家里,刘燕美的丈夫受重男轻女的老观念影响,在刘燕美生了两个女儿后,就长期对她家暴,为此她常常以泪洗面、痛不欲生。

由于长期的操劳,到了中年,她身体什么病都找上来了:关节炎、肩周炎、痔疮、腰椎间盘突出;严重的妇科病、月子病;贫血、头晕、浑身发冷;因为肾病,腿脚浮肿疼痛不能正常走路,脚疼得厉害的时候鞋都没法穿。这雪上加霜的人生对她来说,看不到未来的希望。

一九九六年有人向刘燕美介绍法轮功,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当时刘燕美不相信。一九九八年,刘燕美的身体状态更差了,浑身疼得难以忍受,胳膊无法抬起,脖子也疼得不敢转,万分痛苦中她想起了法轮功,于是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开始炼功。炼了半年功后,刘燕美全身的病奇迹般的都好了,她那个高兴劲儿别提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真是太幸福了!以前因为长期被丈夫家暴,她对丈夫和婆婆有很强的怨恨心和委屈心,修炼法轮功后都看开了放下了,也不生气了,天生内向的性格随着修炼也变得越来越开朗,丈夫的行为也开始收敛,家里家外的生活忙忙碌碌,每天她都过的很充实,精力充沛,心情愉快。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犯罪集团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迫害政策。因为坚持炼功,刘燕美和丈夫不断被单位及各种执行江泽民迫害政策的人长期骚扰,丈夫不堪其扰和精神上的压力,再次把怨恨的拳头指向刘燕美。就在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绑架事件头几天,刘燕美老伴借口家庭琐事再次实施家暴。当时她老伴发疯一样猛击她的脸和头部、拳打脚踢,把她打得昏迷倒地,睡在床上两天起不来,打后脸和眼都肿得像熊猫一样、额头和双眼眶黑紫、左脸破相,思维和记忆严重衰退,听力也严重下降,听不清别人说什么,要很大声音,头一直疼痛、昏昏沉沉,有时自己说了什么都不知道。四月二十三日之后被基地分局警察几次审讯时,警察问什么她就按照他们要求的说一遍,稀里糊涂地在笔录上签了字。

二十多年来,刘燕美老人用自己亲身的经历告诉人们:修炼法轮功不仅能让人能拥有健康的身体,也能提升人的道德品质,是对社会有益的。中共江泽民的迫害政策祸国殃民。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