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净化了我的身心

Print

【圆明网】我四十八岁就得病了,病痛折磨我整整四年,那时身体没有哪个地方是好的,整天腰酸背痛,身体燥热,跑遍了本地医院,又到省城大医院也检查不出什么病,医院最后说是更年期综合症,医生开了一堆药,回来吃了也不管用。医生说得了这病别说无药可治,就是你自己想活也活不下去。家里每月挣回来的钱不够给我治病,病还是不见好转。
二零零七年我五十二岁,有人介绍我去信基督教,头上顶个帕子,我虔诚的磕头,没有任何效果,我在心里苦苦的迷茫的想,我到哪里能找到真正的神佛呢?我儿子叫我去炼法轮功,我心里想,炼法轮功能行吗?能治好我的病吗?这时邻居大姐和小姑子都来让我和她们一起炼法轮功。

从那时起,我就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先是念九字真言,然后同修又给我请来师父的讲法,可是我却听不懂师父的讲法,我仍然坚持听讲法:“师父,我就跟着你走,我把我交给师父,我都得了法了,我死了也无所谓。”后来,同修又为我请来宝书《转法轮》,可是我不识字,我从〈论语〉开始学习认字,指着一个一个字的学,让儿子教我,孙女教我,邻居也教我,只要一有空就捧大法书学认字。师父开启我的智慧,没有多长时间,《转法轮》里字我都会读了。

我每天早上起床后,我都会站在窗子前对着天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以前对不起神佛,我在人中争强好胜,我以前做了许多坏事,我改正。”那时,我不会修,也不懂怎么修炼,但是我横下一条心,反正我也是要死的人了,就跟师父走。结果,我的身体很快感觉一身轻,什么病都没有了。我悟到,我得了法了,病也好了,我就把药扔掉了。

可是随后又出现了严重的病业,手肿的五指都合不拢,从肛门里露出一截肠子,还有严重的尿路感染,家人不理解我,劝我还是要吃药。我想我都是要死的人了,我都得了大法了,我每天就是看书学法炼功,啥也不想。慢慢的,我饭也吃的下了,身体又有劲了,我很快又无病一身轻了。我觉的大法太神奇了,我更相信大法了,每天就是看书学法炼功。我炼功时还经常看到古代的房子和一些景象,我不敢说,后来同修告诉我,能看到是好事。

二零一八年冬天,又出现严重的病业假相,发烧、呕吐、拉肚子,人也不知怎么倒地上了,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衣服也弄脏了,裤子也尿湿了,我起来换了衣裤,倒在床上继续昏睡。结果丈夫以为我病了,我没有悟到是在给我消业,当时没有了正念,被丈夫拉到医院去。住了两天医院,我才悟到我是修炼人不该呆在医院,我一定要回家。可是我回到家,又出现严重的病业状态,我丈夫又哭又闹,他怕担责任,就打电话给我娘家亲戚,叫我兄弟来,我兄弟上班没空来不了。我根本不承认是病,每天就是学法炼功、发正念。我身体无力,我就请师父加持。我一天比一天好,半个月后,我的身体有力气了,人也有精神了,脸上也有颜色了,我完全恢复正常了。我给师父说,我是修炼人,我要出门讲真相救人了。

二零一九年的六七月份,我再次出现严重的病业,咳嗽发烧,胃胀痛,心口都咳的很疼,我根本就不管它,吃不下饭,我也不管它,每天只喝水。家人问我怎么了,我没有给他们讲,怕丈夫不理解再次又哭又闹。我也不出门,就在家里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同修也来帮我发正念,同修喊着我的名字,叫醒我的主元神精神起来。在师父的加持下,同修的帮助下,几天就闯过了病业关,我心里真正觉的有师父在管我,我更加坚信师父。

我站桩的感觉很奇妙,有时觉的自己高大无比,有时感到自己只有下半身,没有了上半身,感觉空空的。

二零二零年八月八日,我炼静功时,一个人站在我的左边说:“你欠我的,还没有还完。”我想,我欠你什么?它看我不理它,就到我前面说:“你欠我的,还没有还完。”然后它又变成一张长长的猪脸,我想不管欠你什么,我都不承认,我有师父管,发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1]。一会儿,它就消失了。我想到师父说:“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这样一定会成功有望的。”[2]我悟到,修炼中不管遇到任何干扰,只要我正念一出,一切干扰瞬间被师父给化解。

那天(八月八日)正逢场,邪恶变着花样来害我,我当时忘记发正念,结果重重摔了一跤。我和同修走在街上,庙子里的人在街上发传单,同修接了传单,嘴里还念传单上的内容,我告诉同修不要念,不该要传单,同修把传单还给了那人。我正要迈步离开,就感觉有人在我背后重重的推了我一掌,啪一下,我重重的往前摔趴在地上,手掌摔破了,嘴皮也摔破了,鲜血直流,我赶快回家,儿子开门看到我吃惊的说:“摔成这样啊!”丈夫看到说:“这一跤摔得重呢!要不要擦点酒精呢?”我说:“啥也不要,清水洗净就行。”我回家马上请师父加持弟子正念,我就学法、发正念,找自己哪里没有做好。当天,我的手连大法书也拿不起,端碗的劲都没有,我也不管,我就是要学法炼功。家人都很担心,一会儿上楼看看我,我说:“你们不要担心,是我没有做好,我会在大法中归正,明天就会好。”

第二天,我告诉家人:“我好了,手有劲了,大法书也拿的起了,饭碗也端的起了。”我发正念时,感觉自己精神一下振奋起来了。我给师父说:“师父,我要出去发真相资料救人了。”我把资料挂在每家每户的门把手上,往车里放,在居民点穿梭,脚下象有风一样,身体象在空中飘着一样,我一边放资料一边发正念,我发完资料往回走的时候,就有人正拿着资料看呢。

修炼中有时一念不正就会招来干扰,邪恶就钻空子。有一次和同修赶集,同修说,最近《明慧周刊》上刊登好多同修被监控拍到被抓。我说我不承认这些。结果当晚丈夫(丈夫还没有修炼)陪我出去发资料 ,发完资料回来时,起了怕心,抬头一看一个大大的摄像头好像就对着我,再走一段路,一抬头又是摄像头。我马上找自己,悟到我被同修的负面思想带动了,起了怕心了,我马上否定它,我说,我不要负面的东西。回到家我就发正念否定邪恶利用同修灌输给我的一切负面的东西,但是我心里有点乱,静不下来。结果就被邪恶钻了空子,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就腰疼的直也直不起来,弯也弯不下去,疼的不行,被丈夫看见了,问我:“怎么了?”我说:“你不要管,也不要给我加不好的念头。”一整天我都是学法发正念,晚上我给师父认错,我说:“师父,我起了怕心,被邪恶钻了空子。请师父加持我。”我根本就没有把它当成病,照常学法炼功发正念,第三天早上晨炼完,腰不疼了,完全好了。我悟到,作为大法弟子看什么问题,想什么问题都要从正面去看,不要从负面去看,要清除一切负面的思维。

发资料时,我都是往资料里加正念。我说,这些年轻人有文化,希望他们能好好看资料,这些资料在另外空间都是金光闪闪的,看了对他们的生命得救有好处。发资料之前,法学好了,学進去了,正念发好了,出门发资料都很顺利。我常常想师父救我们,我们得救众生。

以前自己不会修炼,不会向内找。现在遇到过关或者矛盾,我会跪在师父法像前,感谢师父安排弟子提高,找自己哪里没有做好,一找到自己的问题,身体马上轻松,病业状态消失,问题很快解决。

现在我时刻记住向内找,找自己哪里做的不好,还有什么心没有去掉,发正念解体它。我常常告诉自己要修好自己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完成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一出门,我就发正念清除那些居民点周围戴红袖套的工作人员和志愿者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发正念清除了邪恶,发资料就很顺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发正念两种手印〉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