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圆明网
其他法会

不是做工作是修炼

【圆明网】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今天与大家分享修炼心得。

正法修炼中,在台湾的环境,很多弟子都是4.25之后得法的,而且一进大法的门就投入正法修炼,每位大法弟子都忙于大法工作,读书会交流绝大多数也是工作项目的报告及讲清真相工作过程中的体会,其实这种环境更是特别好的修炼环境。回首自己修炼的路有几个小故事想与大家分享。

在多次电话中,很多同修与我交流邮寄大陆的信件谣传都被海关没收这件事,每位学员与我交流邮寄过程中,都会说刚开始邮寄都有退信回来,而且信件中都会注明查无此人,为此每个学员都觉得这样子很好,因为可以知道其他信件应该都寄达到其他人手中。但有一天没有退信回来了,觉得很着急,于是再将查无此人的信件重新再寄一次,发现一去无回,理论上这个信件应该会被退回来啊,他认为同修之间所谣传的海关没收信件确实是真的,因此,他急于想与我交流认为应该暂停邮寄。每次交流至此,听到同修急迫而又无助的想法,我总是冷静下来,因为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给大家举个例子,佛教中讲人类社会一切现象都是幻象,是不实的。」在冷静的过程中,一是向内找,然后就是理解他的感受。

很多时候,我会发现:师父在《转法轮》不是都说过吗?面对此问题,我通常很感动大法弟子们在讲清真相的所作所为,渐渐地我们一起交流到「我们是在修炼,不是在工作,我们一起看看这样的表面物质空间的假象对我们的启发,也许需要我们提高啊。」我们一起交流到师父在《转法轮》中对弟子所说:「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得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将来还会给你出现这种情况,给你造成这种错觉,让你感觉到他好像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坚定下来。你说你必须坚定不移,这样的心,到时候你真能坚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为你的心性已经提高上去了。」通常这个时候,两人在电话中都会会心的一笑,师父在法中不都说了吗?每次与同修交流至此,我都会感觉到修炼的严肃及殊胜之处。如果我不冷静下来以法为师,在短时间内接到这么多相同的电话,也许我会动心,也许会使救渡众生的邮寄工作造成损失。救渡众生的工作是要做的,但如何让每位弟子真正了解到这也是修炼,也是不断去执着心的过程,也是把心摆正、正念正行的过程,我想每位弟子都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

还有一个故事与大家分享,就是「网路安全性」所造成的矛盾。小组成员在一次交流中,谈到网路推广工作及「网路安全性」彼此之间的问题,有人认为救渡众生很急迫、很重要,应该大面积的去做;有的人认为,大量去推广一些特殊程式会造成对方的网路封锁,应该小面积去推广。为此,这两种意见在一次小交流会中引起了很激烈的矛盾,A学员甚而觉得气愤地离开了交流场所。第一次交流如此,第二次的交流也是如此,为此有些学员都认为是A学员的不是,认为大家都达成共识了,是他不合群,不像修炼人,是他应该向内找。然而,我却想到:「不对啊!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也不用动念,因为这个场是个纯正祥和的、慈悲的,是个正念之场,所以人不容易想坏事,不容易做不好的事情,会起到这样一种作用。那天我讲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就是说我们身体散射出来的能量能够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那么为什么A学员会出现这么强烈的反应呢?一定是大家有漏,才使这个场这么不纯正。」

虽然想到这儿,然而心中却担心,万一这只是我个人的感觉啊,也许别人没有这个观念啊,也许这是我的关啊等等,人的顾虑心一件一件的出现,但是这个矛盾横在心中却是难受,因为我了解A学员对法的坚定及付出,他虽然是新学员,但是对我而言,她是一个乐观进取,提高的速度飞快的弟子,她无私无我的态度,有的时候也令我惭愧,觉得修的没人家好。

那么这矛盾该如何解决呢?把其他学员一起找来交流,一起向内找呢?还是就算了呢?万一造成A学员误解,认为我们在私下讲人家不是呢?于是我向一位弟子提出我的问题及忧虑,短时间交流后,他认为我们应该将其他学员一起找来交流,因为这是整体的问题,应该整体向内找,整体提高。这个向上的心,我想师父看见了,一下子我们将大伙儿都找来了,大家一起学法、发正念、一起向内找。首先我提出A学员像面镜子,她照出我的「自我意识太强,说话强势不留余地,不够圆融」;有人说他认为他还有情的关卡要过;有人看到他的怕心及名利心;有人找到内心深处的妒嫉心等等。在向内找后,我们觉得我们都找到自己有执着、有漏的地方,因此,有位学员就提议说:「我们请A学员过来好吗?告诉他我们向内找的过程。」在大家达成共识后,就拨打电话请A学员过来,没想到所有的电话都扑了空,于是我们又坐下来开始内找,「是不是师父在点醒我们,向内找找的不够啊?!」于是我提到自己已经深挖到一颗自己觉得有、却暗藏在深处,很a脏的心──就是妒嫉心。

我说:在安排某一项讲清真相工作中,我其实很不能认同A学员在没有安全意识下就举办每晚集体讲清真相的工作,虽然我们之前已将所有电脑中做了一个防备的工作,但是心中不知为何还愤愤不平,在路上我的心就像师父《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说的:「带着很强的常人心,钻在一个牛角尖里边,老是出不来,越想越执着,越想你这个心越沸腾,越想那个魔就越利用。当你们不冷静的时候,我告诉你们,那个时候就是魔在利用你们,我不管你修了多长时间了,也别看你在大法弟子中的名望如何,你不注意时保证是那样。我告诉大家,不管你们修多好,今天,你们只要有常人心在,那就是魔所能利用的东西,自己不注意随时都可以被利用。」当时,我几乎被魔钻了空子,我的心居然还沸腾到「我在看同修的笑话,我在诅咒这件事情不成功!」当下,我在路上意识到这不是我自己的想法,这不是我,但是我终于挖到了伤害同修的妒嫉心。这时同修说:「啊!好脏的心啊!」是啊!回首师父所安排的路,若不是这些人、事、物的有序安排,也许我还挖不到这颗心呢?
  深挖到执着心后,第二次我们又拨了电话给A学员,还是扑了空,自己想想:「这样的向内找,难道还不够吗?我突然想到师父说:『在一切发生的事情中,能够做得堂堂正正,宽容大度,能够理解别人,能够尽量地全面思考问题,那么我想很多事情可能都会做得很好。』是不是我们不能理解A学员啊?」于是我们又坐下来,开始站在A学员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于是问题的症结在你一句的理解、我一句的理解下,大家突然感觉到A学员在教学员电脑过程中面临到的单独付出及无助的心情,看到年纪大的学员有心学电脑却苦于学不会的心情,看到众生在急切等着我们救度的心情,大家沉默了,原来我们这么无法理解别人,我们的「有漏」那么大,我们一直在强调「安全性」的问题,原来都不是建立在「无私无我」的基点上。

第三次,电话通了,在诚心地说声「对不起」后A学员过来了,小组的工作也顺利推展了。

这件事情让我体悟到在大法的修炼上,直到最后一步,对你还有考验。自己能不能在法上坚定,能不能坚信师父,能不能时时以法为师,都是考验。师父所安排的三次电话让我悟到,第一次我们也许只是表面的向内找,第二次真的是挖到执着心的根了,但是还是站在「为私」、「自我提高」的角度上,第三次是真的能理解别人了,就如同师父说的:「大家记得,我经常跟你们讲一句话,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是首先考虑别人。每当发生一件事情的时候、出现一种情况的时候,哪怕一件小事,我的第一念首先想到别人,因为已经形成自然的了,我就是先去想别人。如果你们都能做到,那么证实法中就不会出现争执不下的事;你们要真有这样的坚实基础,出现任何事情的时候都能冷静下来想想别人看看自己,我想很多事情都会做好的。」

如果大家能在做大法工作时找到执着心,去掉它,从而达到修炼人的标准,并在任何一件大法工作中体现出理解别人、为别人着想的胸襟,怀着一颗慈悲的心去「讲清真相,发正念,救渡众生」,我想这才是师父乐意见到的吧。

我的心得与大家分享到此,谢谢大家。

(2002年台湾法会发言稿)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