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圆明网
中共迫害手段

赤峰市法轮功学员任素英被残酷迫害事实

【圆明网】内蒙古赤峰市54岁妇女任素英因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22年来受尽迫害与苦难,累计8次被绑架,其中一次被非法劳教,两次被非法判刑,在迫害黑窝折磨十几年。2020年,她自己花钱交的社保基金,无辜被停发了。2021年9月约6、7日,赤峰市元宝山区成群的特警到建昌营任素英家抓人抄家,任素英被迫离家出走。

任素英被迫害期间,不仅一双儿女流落街头,儿子没人管上不了学,智障的女儿被骗走强奸、被逼与傻子结婚,其他亲朋也遭受了迫害与苦难。

任素英,女,一九六七年五月十七日出生,家住赤峰市元宝山区建昌营镇建昌营村三组。任素英从小就为人善良开朗,乐于助人,尤其对老人非常孝顺。任素英母亲早亡,姐姐出嫁后,只有她与老父亲相依为命,等到她到了出嫁的年龄后,不忍留老父亲一人在家,于是她便决定带父出嫁,对象相了一个又一个,听了她的条件都摇头走了,最后嫁给了建昌营村善良的村民任立友,两个人做了点小买卖,日子过的还算可以。

1997年任素英听说法轮大法修炼真善忍,让做好人,她就修炼了。从此,自己身体好了,智障、残疾的女儿身体好了,丈夫再与她闹矛盾、赌博,她也不生气了,能忍了。家庭变得和睦。

一、抓捕、毒打、洗脑班、拘留、邪恶的酷刑迫害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操控的中共邪恶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大法,不许人们按“真善忍”做好人,不许炼功强身健体。1999年7月24日,任素英他们12人集体去大街上炼法轮功,建昌营派出所所长王建峰和副所长小连带领七八个人把他们都抓到建昌营派出所,又送到赤峰市元宝山区平庄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15天,释放时还和任素英家人索要150元伙食费。

后来还不断到任素英家中骚扰,第一次到家抢走一台录音机,第二次又非法抢走师父的讲法录音带,还有一本《转法轮》书。任素英从看守所回家后不几天,就又被抓到建昌营影剧院给强行洗脑七天。释放回家还是三天两头就到家骚扰,不能过上安稳日子。

2000年6月的一天,王建峰等人又闯入任素英家说:我们接到江泽民的命令,我们本想在政府给你们办班就完事,是上级来电话说不行,必须得转化你们,不转化就不放人。就这样又把他们绑架,把他们几个法轮功学员关在没有房盖的破看守所里,就是房框子,他们每人被单个关着,罚站5天,白天夜间都在那个房框子里站着,不让睡觉。任素英的腿肿得变了形,鞋也穿不上了,15天才被放回家,还强迫家人交了75元的伙食费。

2000年9月份,任素英因传看经文又被绑架到元宝山区看守所(平庄)。在关押期间,因炼功,就被罚天天跪着、撅着、戴手铐脚镣子。22天后让家人交1000元钱才放回家。

2000年12月份,任素英等法轮功学员决定进京上访,走到半路被辽宁热水恶警劫持,当时任素英等3人被绑架。任素英被关在一间屋里,问她是哪儿来的,她一言不发。他们看任素英不说,举手就打嘴巴子,打几十个后,又用拳头往腮上打,两腮的肉都打烂了。他们看任素英不屈服,就说:这还不是个一般的法轮功。然后拿师父的照片叫她骂,又用木棍打,两根木棍都打断了。边打边说:江泽民有令,对你们法轮功打死都不犯法。又用脚踢,踢了很长时间。任素英全身被打得成了紫青色,没有一块好地方,两腿更厉害,走路艰难。另一法轮功学员被打的坚持不住就说了地址,被元宝山区警察用车拉回赤峰,关押到元宝山看守所。

在看守所她们每天都背法、炼功,恶警经常逼她们双手直立贴到墙上跪着。有一次所长张海青(他已经遭了恶报),因他们炼功,挨个把她们都踢出去,让她们围着看守所大墙爬,叫犯人看着,谁说不炼就回屋,不说就爬。那天是腊月初七,是冬天最冷的天气,那次让他们3个屋的法轮功学员在外面爬,膝盖、脚趾都爬烂了,手也冻僵了,手指碰到地上,发出咚咚的响声。有的法轮功学员的手指盖都冻掉了,手被磨破,鲜血把棉衣都浸透了,前边爬过去,后边流下一道道血印。一次,恶警让她光着脚围着看守所的大墙跑,犯人还不住地泼水,任素英的脚都被冻破了,满脚都是大泡,流着脓血。

2001年正月, 20多名法轮功学员联名给元宝山区区长梁万龙写上访信鸣冤,说明修炼法轮大法没有罪,不应被迫害而被绑架,这些法轮功学员被抓到元宝山区平庄看守所进行迫害。恶警让任素英与其他大法学员光着脚围着看守所的大墙跑。犯人还不住的往地上泼水,因不许穿鞋,袜子粘在冰上被撕破,很多法轮功学员的脚都被冻破了,满脚都是大泡,流着脓血。任素英在那里关押3个多月。

2001年3月份任素英被送往赤峰市看守所,在那里她坚持炼功,狱警给她戴手铐、脚镣子,用手铐把双臂分开吊到暖气管子上。恶警搜查时把任素英的被子、褥子全拆了,女狱警王立志拿走任素英700元钱,还有经文,扇任素英嘴巴子。王说:从你来以后把这所折腾成啥样子了!她举手就打任素英嘴巴子。那几天满走廊吊着的全是法轮功学员。

10天后,任素英送被往内蒙古兴安盟扎赉特旗图牧吉劳教所女队。

二、劳教所酷刑毒打电击洗脑、强迫高强度体力劳动

一到图牧吉劳教所就搜身拆被褥,任素英入所后被分到严管班,由大队负责。在严管队,任素英等法轮功学员由邪悟者、犯人被二十四小时监控。法轮功学员之间不能说话,连上厕所都被控制。白天放诽谤大法的录像,晚上学习邪说歪理。

一次让跑步,任素英想上厕所而被扇嘴巴子。5月13日那天,她们绝食反迫害,任素英被大队恶警王桂荣打数十个嘴巴子,脸都打青了,肿了好几天。分队时任素英被分到一中队,尹桂娟队长最邪恶,因任素英炼功用电棍电她脸、脖子,把电棍塞到嘴里电。有一次,一中队法轮功学员绝食罢工抗议迫害,邪恶的狱警一个个往外拽,第一个先拽任素英,5个队长加一个刑事犯一起拖拽,尹桂娟把任素英头发拽掉一把,手背都掐烂了。绝食第三天,恶警开始对她们毒打,尹桂娟、黄爱玲、李队长她们3个人打,把巴林左旗的李玉梅头发拽掉一大片,用电棍电一身大泡。尹桂娟双手掐住李玉梅脖子不让喘气,全身布满了伤痕。

任素英天天起床就炼功,她们看见就把她铐到暖气管子上,后来多加几个罪犯看着,夜间也不让灭灯,恶警想给任素英加期,她想:那不是你们说了算的,是大法师父说了算,就是用正念对待。2001年年底她期满后被释放。

三、为躲避洗脑迫害,颠沛流离,一双儿女流浪街头

回到家后,恶人又找任素英办洗脑班,她被迫流离失所,从2002年大约2月就流离失所,生活在外,有家不能回。

儿子没人管了,就不上学了,到外面玩游戏。到亲戚家,也是被人训斥,后来就不想活了。再后来带着智障的姐姐去玩游戏。女儿骑的自行车也丢了。有人骗她说知道她自行车在哪,然后把她骗走,最后被强奸,又让她与一个傻子结婚。

就这样恶警还带领五、六个人在2004年2月1日又闯到任素英家里骚扰。任素英有孩子不能照顾,给孩子及家人带来巨大伤害。

任素英等人逃亡到广东。后又回到老家,因打工的地方知道了她炼法轮功,她被辞退。后来又流落到唐山,在煤矿井下打工。因有人知道他们在唐山,被赤峰邪恶警察知道,她们又被迫离开矿山。

四、被红山区恶警绑架酷刑摧残、投入监狱迫害

2004年任素英回到赤峰。10月11日下午4点20分左右,赤峰市出动大批警力,将赤峰市区一出租平房包围,还带着摄像机现场摄像,将刚从平庄回来的任素英绑架,并非法将屋内的许多大法资料抢走,其中有价值5000多元的刻录机一台,光盘3000多张,5箱打印纸,10多本《转法轮》书,还有十条写有“赤峰法轮大法日”的横幅和一些大法标语,总价值上万元。

演示图:电棍电击

红山区国保大队警察布仁做主力参与绑架。到刑讯室后,一个警察就给任素英上刑,用电棍电击。长达十六七个小时,还特别电击穴位,任素英全身没有好皮肤了,全身都是电棍电的伤痕。后来那个警察问任素英恨不恨他,任素英说法轮功学员无怨无恨。他问任素英刻了多少光盘,任素英说多少张,那警察说太多,少说点,就又说了个少的数。他把任素英送到看守所,任素英往里走的时候,回头看见那个警察在哭。

在红山区看守所,任素英绝食反迫害,白古拉所长让一群犯人给任素英灌食,全身被一群犯人按住,女犯人回淑娟顶住任素英的胸口,把她迫害的昏死过去,过了一段时间才活了过来。

2005年元月,任素英被红山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6月29日被发往位于呼和浩特市的内蒙古女子监狱,在那里遭到周建华指使的肖梅、白桂荣、康建伟等的强制转化迫害,迫使任素英放弃信仰“真、善、忍”。后来就差6天过年时,任素英认识到放弃信仰“真善忍”是错的,与她人交流,周建华大做文章,呵斥当班狱警,把任素英单独关押到一个空房子里,由包夹单独看管,不许与更多人一同过年。

大约2007年,任素英智障、身体残疾的女儿被骗子骗走强奸后,扣押了几个月,逼迫与一个傻子结婚,被寻找她的家人发现有个人带着她,就悄悄跟踪,最后才把这个孩子找回家。2008年4月任素英的婆婆在儿媳被抓捕迫害、孙子流落街头、孙女被骗被强奸的痛苦打击下,老人含冤离世。

2008年10月17日任素英回到家中,接回了在外流浪的老父亲,好不容易一家人才团聚了。

五、再次绑架、酷刑昏死、毒药迫害

2011年4月19日凌晨,任素英在翁牛特旗乌丹镇新华街,被翁牛特旗三名恶警绑架,遭到刘彩军等恶警的毒打折磨,以致昏死过去。任素英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绝食抗议,遭到野蛮的灌食迫害,甚至生命垂危。

酷刑演示:铁椅子

赤峰市翁牛特旗国保大队刘彩军、李显儒、杨凤林、张瑞东几人把任素英铐在铁椅子上逼供,开始毒打,打完后刘彩军把任素英两手给背铐上,用电夹子夹住任素英手指尖,然后卡住大动脉,当时任素英就昏死过去了。任素英醒来后发现双手已经被解开。见她活过来,刘彩军又开始打她,左手抓住头发右手打嘴巴子,用拳头打脸。张瑞东把她从铁椅子上拽下来,推到屋子一角,用衣服把她的头包住,踢开两腿劈开到极限,然后用手打脸。又用鞋子打嘴巴子,打完后拽回到铁椅子上又铐上。任素英的两腿成了黑紫色。张瑞东用他的脚踩任素英的脚背,捻的没有了知觉。杨凤林用竹扫帚枝扎任素英的耳朵眼,用不干胶粘脸,韩伟用水往任素英的脸上泼。

恶警们把任素英送到看守所时,任素英的腿肿得变了形,嘴里和两腮的肉都被打烂了,四天后才能吃饭;恶警再次提审时又折磨了她长达十九个小时。

第三次非法提审任素英是在2011年5月10日上午8点左右,他们从看守所把任素英拉到公安局,刘彩军用拳头打任素英的太阳穴、打头部、端下颌、往后背脖子、撅脖子骨等恶毒手段,折磨任素英一天,晚上七点多把任素英送回看守所。到看守所后任素英的头和脖子都肿起来了,不能进食,这次迫害全是内伤,喉骨疼痛很长时间。

任素英的姐姐任素香、姐夫于树林还有元宝山区民族中学教师杨桂芝、杨桂华姐妹,不忍善良的任素英被迫害,于2011年5月12日去翁牛特旗公安局找到国保大队刘彩军,要求无罪释放被非法关押的任素英。刘彩军从摄像头见来了四个人,不由分说就绑架了这四位法轮功学员。任素英知道后,心里很难过,四天没吃饭,第五天他们把任素英拉到医院插胃管,进行灌食迫害。他们给任素英插胃管打进很浓的盐水,回到看守所后又给她戴上脚镣子,当晚任素英吐了一夜的胃黏膜和血沫子。

第六天狱警王伟又给任素英打进很多的盐水,还打了不知名的毒药,打完毒药后任素英马上就不行了,两眼就像无数的针在扎一样,一直流泪还看不见东西。副队长陈丽梅不停的擦,大队长程凤桐也在场,当时任素英说:“你们为什么给我灌盐水?”程凤桐站起来就走了,什么也没说。陈丽梅把任素英驾到卫生间,任素英吐的全是盐水和黄黄的东西。她被插胃管,戴背铐七天七夜。头三天是王伟给打流食,后四天是警察指使犯人宋海术迫害任素英。

六、再遭非法判刑五年

2011年11月1日上午十点至十一点,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法院非法对任素英进行庭审,来自北京的律师为她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

翁牛特旗法院非法庭审好人却又心虚,由几名法警手拿电棍在大厅中转悠制造恐怖气氛,看到任素英家里来的亲属和旁听的人太多,由原定的早上八点半开庭推到了上午十点,他们没敢用审判大厅,临时收拾了一间办公室开庭审判,只允许六名直系亲属进庭,而且对家属进行非法搜身、查身份证,其余人员都被挡在外边。

庭审过程中,律师对公诉机关的非法指控进行了无罪辩护,公诉机关拿出的所有陷害任素英的所谓证据,都被律师一一驳回,所有的证据和证词都不成立,任素英也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翁牛特旗公安局完全用伪造证据、罗织罪名等恶劣手段对任素英栽赃陷害。

公诉人一开始气势嚣张,说大街上贴的所有“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等真相标语都是任素英贴的,律师反问:“我来的一路上全国到处都有这样的标语,现在法院门口就有一张“天灭中共”的标语,难道也是我的当事人贴的吗?”公诉人无语。

更为关键的是,即使全国的这样的标语都是任素英贴的,任素英也是无罪的,反而应该受到褒奖,贴得越多越好!因为宪法规定言论自由,而且这样做是告诉人们真相,是在救人。

公诉机关还诬告任素英利用×教组织妨碍法律实施,也被任素英义正词严地驳回。任素英说:“《宪法》和《刑法》中没有一条规定法轮功是×教”。其实中共才是一个真正的害人的邪教!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就是中共利用邪教组织在破坏法律实施!任素英还当庭指证曾被刘彩军(刘彩军也在庭上)殴打致多处受伤至今身上还有多处伤痕,任素英想把伤口露出给在庭的人观看,却被法官制止。最后律师为任素英做无罪辩护,中间法官却宣布休庭,定期宣判。因为他们开庭是违法的,所以他们心虚,不敢再让律师说下去,只好草草收场。

从整个开庭过程看他们所有诬陷任素英的所谓证据都不成立,任素英无罪,应无罪释放。

任素英这么一位普普通通的善良村民,在被非法庭审时,翁牛特旗法院为何要制造恐怖气氛、为何高度警惕?由几名法警手拿电棍,在大厅中转悠来转悠去。看到任素英家里来的亲属和旁听的人太多,由原定的早上八点半开庭推迟到了上午十点,不敢用审判庭,临时收拾了一间办公室当作审判庭,只允许六名直系亲属进庭,而且对家属进行非法搜身、查身份证,其余人员都被挡在外边。不敢公开开题,就是因为翁牛特旗法官自己都明知违法,害怕真实的一切让更多的人知道,害怕他们的谎言和罪恶被揭穿。中共法官明目张胆地做着违法的事情,就是给江泽民当帮凶,是邪恶对善良的迫害。这些可耻的行为也看到中共自知穷途末路,就要完了。

二零一二年二月任素英再次被非法判刑五年。

七、朋友、家人都陷入苦难

任素英被迫害期间,不仅一双儿女流落街头,儿子没人管上不了学,女儿被骗走强奸被逼与傻子结婚,其他亲朋也遭受了迫害与苦难。

在任素英被翁牛特旗公安局国保大队刘彩军绑架后,前去要人的朋友、亲人也被刘彩军绑架。刘彩军把任素英的家人和朋友四人绑架后,朋友杨桂华被非法判一年劳教,杨桂华的姐姐杨桂芝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内蒙古女子监狱迫害离世。任素英姐夫于树林被非法判二年劳教,姐姐任素香被非法判一年劳教。

可怜任素英的老父亲,小女儿任素英刚刚被非法抓走,大女儿任素香和女婿于树林又遭迫害,老人承受不住打击终于病倒,每日流泪,被外甥女接到家中照顾。老人由于思念女儿,又觉得拖累了亲戚,曾几次想到了自杀,后被亲戚劝阻。外甥女的家庭也濒临破裂,老人又转到外甥家,可外甥媳妇又面临生产,更是无人照顾老人,家中真是困难重重,使人看了不由得落泪。

2015 年9月19日任素英总算回到家中。老父亲总算盼回了这个与自己相依为命的孝顺女儿。2016年任素英的父亲去世。

2020年8月,任素英自己花钱交的社保基金,却被停发了,简直是不给活路啊。2021年9月约6、7日,元宝山区成群的特警到建昌营任素英家抓人抄家,任素英被迫离家出走。

为什么作善良的好人被残酷迫害?为什么要把“真、善、忍”的好人抓捕转化放弃信仰?到底谁是邪教?到底谁在害人?天理昭昭,全国610与公检法的恶报频传,大瘟疫的到来,苍天在给人宣判。作恶的,给自己铺就的是地狱之路。每个生命都理性的思考吧,在善恶间,没有中间地带,没有看客,选哪边自己严肃把握的时间到了。

参与迫害任素英的直接责任人:

赤峰市元宝山区建昌营派出所所长王建峰、副所长小连
辽宁热水,恶警姓名待查
赤峰市元宝山区公安局,警察姓名待查
赤峰市元宝山区看守所所长张海青
赤峰市看守所女狱警王立志
内蒙古兴安盟扎赉特旗图牧吉劳教女队尹桂娟队长、黄爱玲、李队长
赤峰市红山区国保大队警察布仁
赤峰市红山区看守所所长白古拉、犯人按住、女犯人回淑娟
赤峰市红山区法院,法官姓名待查
赤峰市红山区检察院,检察官姓名待查
内蒙古女子监狱监狱长周建华、攻坚组肖梅、白桂荣、康建伟
赤峰市翁牛特旗国保大队刘彩军、李显儒、杨凤林、张瑞东 杨凤林、韩伟
赤峰市翁牛特旗看守所狱警王伟、犯人宋海术
赤峰市翁牛特旗法院,法官姓名待查
赤峰市翁牛特旗检察院,检察官姓名待查
赤峰市社保局局长张某某,姓名待查
赤峰市元宝山区特警,姓名待查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