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圆明网
地区法会 | 地方法会

珍惜修炼环境

【圆明网】我叫约翰。2011年得法。

一天,一位老朋友将法轮功功法介绍给了我。在成年生活中,很长时间我曾滥用各种毒品,社交圈大部分都是犯罪集团。七年中我一直在克服旧的行为模式,并且努力让自己脱离以前黑暗的过往。我一直没有和地方学员取得联系,将大法介绍给我的朋友也住在另外一个城市,我们也不经常联系。没有可以交流的人,一个人单独修炼很难。久而久之在我没有学法炼功的阶段中,我经历了巨大的痛苦与考验。师父在《转法轮》第九讲中说:“而黑色物质多的人,就象工厂生产产品一样,多一道手续,人家来的都是现成的料,他来的是坯料,得从新加工一遍,得经过这么一个过程。所以他要先吃苦,把他的业力往下消,转化成白色物质,形成德这种物质之后,他才能够长高功。”

2018年秋季,因为一些长时间的个人困难以及与女朋友的摩擦,我终于垮了。在这时我做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这就是我今天将要与大家分享的。

我这时又开始和将大法介绍给我的朋友有了联系。在这一切生活混乱中,有一天我与他约了吃午饭。在我们的聊天中他提到自己经常早晨炼功,当时这句话就是我需要听的。几天后我到了能承受的极限,在恐慌中我不停的喊:“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这时突然我想到:“我知道我该怎么办,我要开始读《转法轮》,我要开始修炼法轮功。”我内心感到这是唯一能帮助我的。这一念一出,所有焦虑都消失了,我的心开始慢慢平静了下来。我开始阅读《转法轮》,并且越来越觉得自己变得清醒。当我几天后我读完了整本书,我只想再读一遍。当我读完第二遍时,我决定要开始炼功。我意识到能够保持自己修炼的关键是师父的法,而不单单是炼功。我将大部分时间放在学法上,有时候在不上班的时间中我可以阅读好几个小时。短短几周后我戒掉了酒也戒掉了将近二十年的毒瘾。但烟瘾却不知怎么难戒掉。我记得有一次在开车上班时我点起了一根烟抽,我想到师父在《转法轮》第七讲中说:“我曾举这样一个例子,你看哪个佛、道坐那儿叼个烟卷?”

我当时感到很惭愧,很肮脏,心想一个想修成佛的人却在上班开车路上抽烟真是可耻。我认识到我必须戒烟。在学习《转法轮》时我得到了动力。

开始认真修炼仅仅几个月后,我的身心和行为就得到了明显的改善。我的女朋友有一天下班回家,告诉我她想分居。我努力不让自己开始吵架并接受了她的决定。适应新环境不容易,即使我努力按照父法中所说的去做,却不是每次都能做到。分居同时带来很多正面变化,最明显的是我有更多时间学法,并经常在家炼功。我开始阅读师父各地讲法,感觉像是一个新的世界展现在我的眼前。师父在《精進要旨》〈环境〉中说:“我给大法弟子留下的修炼形式是要弟子们能够真正提高上来的保障,如我叫你们到公园里面大家集体炼功形成一个环境,这个环境是改变人表面的最好办法。大法弟子在这个环境中所形成的高境界的行为,包括一言一行能使人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能使人找到差距,能感动人,能熔炼人的行为,能使人提高的更快,所以新学员或自学的弟子一定要到炼功点上炼功。”师父还说:“可是新弟子一定不可失去这个环境”。

这段法让我认识到了为什么我先前几次单独修炼都没有成功。我必须突破不接触地方学员的阻碍。

我在阅读《精進要旨二》时了解到了明慧网。在明慧网上我读到了许多文章令我感到鼓励并加强了我的正念,这样我很快找到了力量,突破了那些不让我给地方联系人打电话的东西。我打电话后,在电话留言中我听到了一个很平静友善的声音告知打电话的人可以留言。我却挂了电话。

过了几天,我觉得自己太可笑了,于是又拨打了这个电话号码。这一次我紧张的留了言说我想到炼功点炼功。很快对方打了回来,通话后我感动的流下了眼泪。我终于能够见到其他法轮功学员了!更让人高兴的是,我还可以每星期与大家一同学法!几天后我第一次见到了学员。现在在我们的地方小组有四个人。

地方小组

能够与其他学员在一起炼功学法真是太美好了。一开始我不愿意在外面炼功,但我没有让这个念头阻止我,因为与学员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时间久了我认识到这来源于爱面子的执着。我在人生中一直很关心别人怎么看我,所以我在很多方面一直受着影响。这些方面的执着在师父的帮助下我一点点的去掉了许多。

在加入小组的初时,我觉得一星期一次的学法和炼功不够,我希望能有更多的机会与同修见面。我发现每次去学法前我都会过很多关,去炼功点前偶尔也会发生,却没有那么频繁。我不让自己受到影响,就如前面所说的,我觉得与同修见面的机会远远比任何事情更重要。我也发现当我不能守住心性时来的关会更猛,而在我能守住心性,按照法去做时,过的关就不会那么的大。我更加意识到守住每一个思想是多么的重要。即使我不一定每次都能做到,但这个认识帮助了我许多。

二零一九年我利用休假时间参加了Almedalen政治研讨周的活动,我还参加了在斯德哥尔摩七二零反迫害的活动。参加了这几次活动让我感到十分鼓舞,再加上我经常阅读明慧网上关于在中国以及各国家的学员每天早晨一同炼功的文章,于是在七二零反迫害活动后的回家路上我向同修提出了晨练的建议。地方联系人很赞同,于是我们两个在我家附近绿地上开始早晨炼功。最初我们的炼功时间不定,有时候半个小时,有时候一个小时。有的时候如果同修赶着上班我就一个人炼。这时一个住在邻近城市的同修一家人准备搬家,并在我的城市买了房子。在彼此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他的新家竟然离我只有九百米远,而且我们早晨炼功的地方就在我们家的之间。他经常很开心的说他很期待搬家,与我们一同每天早晨炼功。我也很高兴,这是多么好的安排呀!

秋天天黑得早,我们早晨的炼功点太暗,于是我们到市里的一个公园里面炼功。当地联系人觉得着急上班又要炼功很紧张,于是晨炼只有我和新搬来的同修参加。同时,我们大家决定了从一个星期一次学法,改到两次。一次读《转法轮》,一次读师父的经文。我们的学法点改到了地方联系人的家中,在这个很好的学法环境中我们有了很多很好的交流,帮助彼此共同提高。这里还有个有意思的细节,就当我们帮同修搬家、我们学法和修炼的有了更好的规划时,我的女友告诉我她希望和我结束关系。师父在《转法轮》里说:”這個宇宙中有個理,叫作不失者不得,得就得失”


开始时新的炼功点不是很安静。很多时候会有狗叫,鸟叫或者车的噪音。我们继续维持着炼功点,主要炼站功。我一直只能打坐半个小时,我努力改变僵硬的腿,直到起码能够单盘。我们后来经常打坐。公园的环境慢慢也有所转变,路人会高兴的与我们打招呼,噪音也减少了。在秋季的黑暗中来到炼功点反而感到一种宁静感,像是回到家一样。几个月下来我们坚持来炼功点,互相鼓励着彼此,有时大风刮的要把人刮倒,我们却能站桩丝毫不动。

几个月后与我炼功的同修休假要去自己的国家一个月。我又变成了一个人。开始时我还坚持去炼功点,但后来越来越受安逸心影响,也不经常去了,等着同修回来。这时在我身上发生了一个变化,我到现在还没有完全突破。同修回来后我们又可以一同炼功了,可我却不那么坚定了。我有时起不了床,我开始跟同修找借口不去炼功点,如今天貌似要下雨,下班后太累了没有睡好等等。有时候真感觉有一堵墙我不让我离开睡房。我明白这是业力和干扰,但却不能坚强的战胜它。同修即使一个人也一直坚持去炼功点。每次我们交流我去炼功点的考验以及我多么惭愧时,他都会告诉我不要自责,并且给予我鼓励。他的关心以及鼓舞让我更努力去炼功点,更努力做得更好。

一位很少参加炼功学法的老学员有一天来到炼功点告诉我们他在过一个很大的关。他希望能够参加早晨炼功点。这样我们将炼功点搬到了他附近的地方。虽然对我不是很方便,但我仍然努力参加来支持这位学员,尽管有时我也会没做好。

我们变成了三个人的炼功点,新的炼功点也开始变得宁静祥和。可是这时我却发现这位老同修有时对法的理解有误。在学法时他会犯困或口齿不清。当我们去他家学法时,我感觉他想要的是朋友聚会。在我眼里学法是最神圣的事情。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考验,我不知道怎么样与这位几乎炼了二十多年的同修交流。

这位老同修与家人搬到了我们原先炼功点的附近,于是我们又回到了原先的炼功点。我们三个同修的家都在一公里之内,在彼此督促下都提高了很多。但我仍然觉得老同修不够标准。我没有正行,时不时的对这件事负面评论。我认识到我有一个观念认为修的久一些的应该达到某种标准。我缺乏善,也没有做到忍。这件事情也让我发现了自己的许多执着。于是我开始纠正自己,并且认识到真的要注意自己不能向外看。当我认识到自己的缺点时,我感到了更大的慈悲,并且我发现老同修的行为与学法时的集中力也有了变化。在回到以前的炼功点后,我们彼此也感到了更大的改进。我们早晨五点五十五分会一起发正念,并且一到五套功法全部到位。在炼功点上我们还有一个小牌子介绍法轮功,有资料方便路人去取。很多人会停下来照相,拿真相资料。路人会跟高兴的与我们打招呼,招手,说早晨好。对每一个走过的路人我们都留下了正面的影响。

每天与同修见面,一同炼功,在修炼的路上一同交流让我觉得真的很珍贵。有大法在和同修不断的鼓励与支持,我才能在分居后继续正常生活,没有被击倒。这个环境给了我机会去做得更好,也让我们更加深入地了解彼此。我们真诚和坦诚的交流让我今日感觉我们更加信任彼此并且成为了一个促使每个人提高的整体。我现在很期待每天清晨在公园的炼功,很高兴修炼给我人生带来的正面影响。我也有很强烈的愿望战胜阻碍,让自己每天早晨能去炼功。

最后,我希望我的故事能够鼓励新老学员珍惜自己的地方小组,珍惜慈悲的师父给予我们的这部法。师父慈悲,一直给予着我保护,并且给了我这个机会让我在这个特别的时期可以修炼大法,得度。我内心的感激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尊敬慈悲的师父,我希望我能够努力达到您的期望。

谢谢大家!

(2021年瑞典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