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永川区八旬戴大奎又被绑架

Print

【圆明网】重庆市永川区82岁的法轮功学员戴大奎于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二日中午被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永川区看守所。

为了让公检法人员明白真相、得到救度,戴大奎老人不久前实名实姓给他们邮寄以下这一封劝善信,希望他们明白真相,不要参与迫害,平安地渡过劫难。

戴大奎老人,于一九五九年参军,一九六五年转业到了四川石油钻井队工作。曾经在一九六六年油井着火的抢险中,成为第一个扑向火海的英雄,是著名的二十七勇士之一,事后被国家领导人接见。由于戴大奎工作出色,学习勤奋,刻苦钻研技术,曾多次获得各种奖状和荣誉称号。

戴大奎长期在野外工作,长年累月的风餐露宿,患上了严重的胃病、肩周炎、全身性的风湿病,视力也大幅度下降,经常喊全身关节疼痛,落下多种沉疴宿疾。在即将退休之际,为祛病健身才走入法轮功修炼,各种疾病很快痊愈,就连高度近视都不用戴眼镜了,为人更加真诚、善良。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团伙疯狂迫害法轮功后,戴大奎被四次绑架到戒毒所,二次软禁在永红机械厂洗脑班,五次被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拘留,还两次被非法判刑五年、四年,干了三十七年的养老金也曾经多次被扣发(老伴又没工作和收入)。具体事实如下:

一九九九年九月五日至十月十一日,戴大奎被非法关押在永川市戒毒所,洗脑三十七天,过着非人的生活,被敲诈三百七十元生活费。

二零零零年三月六日至十六日,戴大奎被第二次绑架到戒毒所,洗脑十一天,被敲诈一百一十元生活费,另交四百元保证金,保证不上访。七月十三日至八月四日,戴大奎第三次被绑架到戒毒所,洗脑二十三天,被敲诈二百三十元生活费,这三次都是邓光奇指使。时隔半月,戴大奎和妻子吴秀琼被绑架到永红机械厂招待所洗脑班,分别被洗脑四十六天、四十四天,共被敲诈三千三百元。这次是李作全总负责。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至二月二十一日,戴大奎被绑架到永红机械厂招待所洗脑三十五天,因他揭露天安门自焚伪案,被拘留十五天,敲诈两百元生活费。这次也是李作全总负责。四月三十日至五月十一日,戴大奎再次被绑架到戒毒所迫害十二天,被敲诈一百二十元生活费,另交三千元保证金。这次由杨军操办。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八日至十二月三日,戴大奎和妻子吴秀琼被绑架到拘留所迫害十五天,原因是他和妻子及另外三个法轮功学员去庙里观光,被强加个“扰乱社会治安罪”,公安局到处派人去寻找,还把找他们的一切花费都算到他身上,扣去他的养老金六千三百四十九元。这次是杨军、邓光奇二人操办。

二零零三年二月十六日晚十一时五十分,永川市萱花派出所廖副所长、董泽友等五人闯入戴大奎家,抄走了师父法像、炼功带等大量物品,吵的左邻右舍不得安宁,这些人反而给戴大奎扣个“扰乱社会治安罪”,非法拘留他十五天,敲诈二百六十五元生活费,由董泽友一手操办。

四月二十三日,永川要办一个茶文化节,戴大奎被以莫须有的罪名拘留十五天,期满又被转入看守所继续迫害二十八天。共被敲诈四百九十五元生活费。七月十六日,永川公安局一科的肖斌、李进将戴大奎诱捕入狱,借口是他在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写了三十张证实法轮大法好的条幅,起诉书不够判刑的条件,最后把非法拘留他的事凑合起来非法判他五年。

在永川监狱,戴大奎受到了非人的折磨,不让睡觉、酷刑折磨等等。出狱后,他又相继两次被非法关进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六日,戴大奎老人再次被绑架抄家,在洗脑班被迫害一个月,后又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六日,永川区法院非法开庭。老人当庭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表示自己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行善救人,都是在行使《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第三十六条规定的“言论、出版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在戴大奎义正词严有理有据申辩中,二位法官理屈词穷无言以对,时而附耳低语,时而瘫仰座椅之上。沉默了许久,审判长突然站起气急败坏地呵道:“戴大奎,你不要讲了!是你审我,还是我审你?”

戴大奎老人被非法判刑四年,于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七日被劫持到永川监狱十二监区迫害,于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四日结束冤狱回家。

二零一九年,戴大奎老人多次被入室骚扰。二零二零年一月三日,老人在永川高铁站乘车去成都,刚过安检就检查行李,被拦截,没去成都。

现在永川区社保局从二零二零年九月扣发戴大奎养老金,戴大奎一分钱也没有。而且,永川区社保局没有任何通知,直接就把钱给戴大奎扣了。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