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时时刻刻在身边

Print

【圆明网】我是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底得法的大法弟子。二十多年的修炼路上,如果没有宇宙大法真、善、忍法理的指导和师尊的慈悲保护,我无论如何是走不到今天的。今天怀着对师尊、对大法无限感恩,与大家交流我在修炼中经历的两件事。
两次乘动车的经历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日,我要去外地奔丧,同时也想给那里的亲戚讲真相,劝三退保平安。

在火车站过安检、扫身份证时,就出现“滴”的一声。一个年轻女工作人员拿了我的身份证,示意我到一个桌子那边去,让我把包放在桌上,然后开始搜我的身,搜的非常仔细,连鞋都让脱看,完了就检查包里的所有东西。我压着自己的情绪,问她:“今天为啥要查这么仔细?”她冷冷的说了一句:“例行检查。”我心想,你们想查的东西都在我脑子里,你能搜去吗?多么可笑!

她没搜到要的东西,就让我走了。刚到亲戚家的灵堂,就有一辆警车随后到来。在我旁边转了一圈开走了。我想,你们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几百公里都跟过来了,无非是想吓唬我,我心里有大法,有师父,我什么也不怕,我就做我该做的。

那天我劝退了十一个亲戚。回家后,我一直在反思这次的经历,那个人搜我的身时,我心里有怕心,愤恨,心想你这样做得遭多大报应啊!可是这种心态是修炼人该有的吗?世上的人都是我们要救度的对像,那个人也是受邪党谎言蒙蔽的受害者,更需要我们大法弟子去救度啊,我为啥要怨恨她呢?我为什么就生不出慈悲心来呢?我离法差距还很大呀,还要好好修啊!

无独有偶,大概一个月以后,我又一次需要去乘动车。这次是跟丈夫,还有丈夫的同学夫妻俩。当我想到上次的经历,我就想:这次如果还遇到有人搜身,我一定不配合他们,否则就是害了那人,一定要放下一切怕心,一切执著,真心替他着想,好好的、耐心的给他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佛法,大法弟子都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劝他不要协助邪党迫害好人,迫害佛法,这是对他自己和家人最不利的、最糟糕的事情,希望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

同时,我还有一个局面要面对:我丈夫是常人,虽然不反对我修炼,但也不相信大法好,还是相信邪党的那一套。如果要出现上面的情形,我要讲真相,面对的就不仅仅是搜身的一个人,而是周围的过安检去乘火车的至少几十人甚至更多的人,很可能还要面对来自丈夫的强力干扰。想到这些,我必须坚定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我的责任就是救度众生,证实法,无论有多大的压力,多难的局面,师父会帮我的,我坚信师父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

从这一刻起,我就发正念,清除一切利用铁路部门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清除一切干扰我讲真相救众生的邪恶因素,清除另外空间的一切利用众生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而毁灭众生的邪恶因素。

在公交车上,望着车窗外,心里发着正念,这时师父的法打到我脑子里:“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瞬间泪水充满我的眼眶,慈悲的师父啊,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刻点化弟子,保护弟子,加持弟子。此刻,浑身充满慈悲洪大的能量,相信不管怎样的魔难都能在师尊的加持下化解。

安检了,身份证在读卡器上没有异常,我和丈夫顺利过了安检。那天我们乘坐的那趟车是到上海的,当时上海正在举办一个什么国际展览会,所以每一趟到上海的车都要双安检,就是要过两次安检。过了第一次安检,我并没有起欢喜心,而是在心里万分感谢师尊。当知道要过第二次安检时,我没动心,依然发着正念。结果第二次安检也顺利通过。

两次乘动车的经历,我更加明白了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再一次感受到师尊的伟大慈悲和大法的强大威力。

夺命的剧痛

在第一次乘动车回家后的第三天,九月二十二号,那天是星期天。我去公司加班,公司里没有别人,整层楼都没有第二个人。打开电脑,我看了一下时间是九点十七分,这时突然感觉到后背中间靠左的位置,一阵剧痛袭来,瞬间我就感到我的整个腹腔和两条大腿都剧痛无比,难以承受,因为来的太猛,一下就感觉到喉咙被卡住,我就本能的喊了两声:“师父救我!师父救我!”因为气卡在喉咙那里,发不出声音来,就感觉只是嘴唇在动。

身子被剧痛折磨,我本能的挣扎着……心里突然想起“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于是就一刻不停的默念,我想念出声音来,可还是只能嘴唇动,发不出声音来,但没停止默念九字真言。剧痛已经让我浑身发冷,冷汗即刻大颗大颗的往下滴,我看到我的手指甲盖发紫了,身子一会儿往前倾,一会儿往后倾,有一次往后倾的时候,我感觉到我后背痛的地方与椅子靠背之间有一硬物顶了我一下,我想用手去摸一下,马上又想,这一切我都不承认,都是假相,摸它干嘛!于是就一直在剧痛中坚持着,不停的念着“法轮大法好”,我心里只有一念:我一定能过去!

就这样,疼痛在我能承受的极限范围内没有再加剧,似乎是在慢慢的减轻。我想我要坐起来发正念,但是要先去把办公室的大门关上。我慢慢起身,扶着墙去关门。毕竟出了一身冷汗,衬衣已经湿透了。当我走到大门前,关好门,慢慢转过身的时候,那种刚才还是要命的剧痛就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就像根本没发生过一样。

我回到桌前又看了一下电脑上的时间,九点五十二分。

仅仅三十多分钟,我经历了一次生死大劫!我知道是师尊替我承担了这个大难,我想我应该是还了一个或几个命债。我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师父的伟大和慈悲!

就说这个痛,这可是我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事后我一直无法准确描述它是怎样一种痛。大概一个月以后我才想起来,那种痛就像是电影电视里演的,被人从背后深深的捅了一刀,只有刀把还露在外面,人立刻就倒下,慢慢没了呼吸……我当时后背痛处有硬物顶了一下的感觉,应该跟露在外面的刀把碰到椅背的感觉是一样的……

说来惭愧的是,我们大法弟子都知道念“九字真言”可以救命,给世人讲真相时,千叮咛万嘱咐的告诉人家要记住这九个救命的字,可是自己却一次都没有念过!通过此次生死大难,慈悲的师尊点化我们大法弟子也要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啊!因为师尊在法中告诉我们:“真善忍三字圣言法力无限 法轮大法好真念万劫即变”[3]。

修炼中,我还经历了很多神奇的事,沐浴着师尊洪大的无以言表的慈悲。通过学法、实修,师尊让我明白了大法修炼的严肃,证实法和给世人讲清真相中,我们感到作为大法弟子肩负的责任和使命。正法已经接近尾声,可我还有好多人心和观念没有修去,还有好多没有明白真相的人需要我们去救度。我告诫自己不能松懈,要精進,再精進!修去各种欲望和执著,不忘来世的誓约,不负千万年的等待,更不能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对联〉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