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事修自己

Print

【圆明网】我想把近几年来在日常琐事中修自己的心路历程写出来,和同修交流。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儿媳变了

由于自己学法没得法,也就是学法是一回事,遇到具体问题时又是一回事。知道自己是个修炼人,可是不会向内找,更不会在法中修。所以前几年和儿媳之间不怎么和谐,虽然能忍的住,没拌过嘴,可面对儿媳的摔东西,砸门心里还是会愤愤不平,心生怨气。

这天,孙子拿擀面杖把玻璃茶几砸坏了,老伴(同修)不干了,和儿媳拌了几句嘴。我把老伴推到里屋说:“咱们不能老这样,是不是有咱们悟不到的地方,她对咱这样,对她也不好,咱是长辈,更是大法弟子,可咱对她没善心。儿子在外地工作,为了让我们和她一起照顾孩子才让她回老家和我们一起生活,她也不易。”老伴说:“也许是吧。”于是我和儿媳進行了一次交谈。她还问了我几个问题:为什么不吃药啦?为什么要讲真相?我都给她做了解答。最后为了证实我的决心说:“我既然走了这条道,我就一条道走到黑。”她纠正我说:“是一条道走到底,‘黑’是贬义词。”

后来我和儿媳商量说:我每天下午要出去两小时,儿媳说:“我不能马上答应你,咱们看情况。”当天中午大孙子睡着了,儿媳说:“妈,你出去吧。”从那以后,每天中午我把大孙子哄睡了,我就出去。等孩子醒了,我也回来了,有时回不来,她就得看着俩。时间长了,有人问:“你婆婆呢?你看着俩?”儿媳说:“我妈上学去了。”“天天去吗?”那人又问。儿媳说:“上学不天天去啊?有个信仰比什么不强啊?不坑蒙拐骗,不比去玩钱好吗?我们谁也不管谁,和睦相处。”

我回来后儿媳跟我说这事,我觉的儿媳真的变了,变的正直、善良了。同时我也感到儿媳真的很辛苦。

事不在谁对谁错 关键是修自己

我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大姐嫁本村,我和二姐嫁的比较远。所以自从父母相继去世后,都是我和二姐搭伴一起回娘家给父母烧纸。这两年都是我到二姐家,由二姐的二闺女开车送我们回老家。去年二月我父亲的祭日,隔几天就是大姐家的外甥女出嫁的日子。按本地习俗,连我们的孩子都得到场为大姐的女儿祝贺,所以我们就多住了几天,等参加完婚礼再回来。

婚礼那天,我女儿、女婿和二姐家的两个女儿都开车到二姐家去了。由于离的比较远,孩子们结婚后没怎么去过姥姥家,女婿是第一次登门。所以女儿、女婿带了家乡特产和承包的厂子的产品作为礼物。二姐家的二闺女送我们时已买过礼物了,大闺女没带礼物。二姐知道后就和我发脾气,意思是:给他厂子的产品,行,自己生产的,还要给特产就不行。这样显的她们不懂事,礼物少。并且说我把事情处理好了,明年还一起回去,若处理不好以后就各去各的。这触动了我的心,于是给我闺女打电话,不要送特产了。闺女一听干脆把特产放在二闺女的车上,只送了厂子的产品。

婚礼结束,到我侄子的楼上看了看。侄子和出嫁的外甥女住一个小区。临走,侄媳妇给我们几个长辈一人一箱牛奶。女婿说我闺女:“看你办的这事!”当时我也感到很尴尬,很不好意思。分手时嫂子拿话将我,我觉的夹在嫂子和二姐之间很是委屈。还没到家,闺女就打电话让我不要再管她的事,她已成家,说气的她胃痛。

我回家一直哭,觉的太窝囊。尽管知道自己是修炼人,得忍,可怎么也想不明白,总觉的二姐太过分,三宿没怎么睡觉。

师父说:“真正修炼,就得向心去修,向内去修,向内去找,没有向外去找的。”“作为一个真正能够下决心修炼的人,我说反倒是好事。没有矛盾的产生,没有给你制造提高心性的机会,你还上不去呢。你好我也好,怎么去修炼?”[1]

我悟到:事的本身谁对谁错没有关系,关键是通过这件事暴露出自己后天形成了哪些心,从而去掉它。找到这些自尊心、要面子的心。悟到这些后,感到轻松多了。下午集体学法,单盘、双盘一个下午盘了约三个小时,腿一点都不痛。之前学法盘不了一个小时。

同修被骚扰前后

我经常和同修甲 、同修乙结伴去农村讲真相,有什么事情及时沟通。这天上午九点来钟,甲来我家,说她的户口所在地的大队干部给她儿子打电话,说明天要到他家要他妈签字。如不签字会影响到他孩子上学和以后的工作。她儿子叫她把字签了。同修和我切磋如何处理?我说:“字不能签,要么躲躲,要么表面上和儿子断绝关系。”

同修走后,我一想不对,这不都是人的办法吗?用人的法什么也解决不了。我得去和同修说说。老伴说:“下午再去不行吗?”我说:“不行,得赶快去。”

到同修那一看,同修正和儿子说这事呢。儿子口气很硬,无论如何要妈妈把字签了。一见面我说:“小!”(同修儿子的昵称),她儿子说:“小什么小!”我对甲说:“这字不能签。刚才我和你说的都是人念,咱得用正念,用神念看待和处理,用人的办法什么也解决不了。”我又对她儿子说:“你妈生了你,养了你,她也是希望你好。”她儿子说:“生了我,养了我,我把命给她!”我说:“不是你说的那回事。”她儿子说:“你们的人,来一个,我打一个,你来干什么来了?你给她打气来了吗?你管你家的事,甭管我们家的事。”我说:“那我走。”她儿子在我身后拿起刀说:“你再来,我劈了你!”我觉的他在说别人,没说我,心里一点涟漪都没起。

回家路上想:找她就是找我,我们是一个整体,她的事就是我的事。发正念清除操控同修甲的儿子背后的黑手、烂鬼恶党邪灵。下午,我找到同修乙,和她说了事情的经过和我的想法:我想第二天到同修甲家附近发正念。问乙还有什么看法?

同修乙说,我和她俩个人就行,明天八点半在哪哪碰面。第二天我和同修乙准时到达约定地点发正念。一会儿,同修甲过来说他们还没来,让我俩回去。他去买菜。我说:“咱们归大法管,归师父管,他们说了不算,师父说了算。”

再碰面问起此事,甲说:那天我买菜回来,他们就来了。有大队的、有派出所的、镇上的十来个人呢。他们问:“谁叫刘某某啊?”她儿媳说:“我是。”来人说这名不像年轻人叫的。转身就叫同修签字。同修说:“我们按着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这个字我不能签。”来人说:“你不签字,你们的孩子将来上学、参加工作会受影响的。”同修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们的孩子会得福报的。”他们一听转身就往外走。她儿媳说:“我签。”来人说:“你签不算数,得本人签。”甲接着说:“我就发了一念:不让孩子们对大法犯罪!”就这为他的一念,师父就帮了她。

同修讲完了她的这段经历,我觉的好像我也过了一关,那些警察变的很小很小,最后消失。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