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怨恨心 扩大了心的容量

Print

【圆明网】我今年六十五岁,是一九九九年之前得法的老弟子,二十多年的修炼,深深体悟到了师父的慈悲,修炼“真、善、忍”的殊胜美妙,同时也体悟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担负的责任和救人的紧迫。下面把近期的修炼体悟与大家交流,向师父汇报,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没有修炼的丈夫多年就有内痔、顽固的脚气病,我修大法后,他的脚气病好了,痔疮虽然没有发作,但一直没好。一次,他大便出血,内痔也出来了,他没告诉我,自己去了医院,医生一看就说,要动手术,不动不行,太厉害了。丈夫告诉医生,那你先给我点药,我回家准备准备再来吧,拿了点抹药就回家了。

回家后告诉了我,我看他很害怕,因为丈夫的妹妹就是痔疮动了手术,住院四十多天,花了九千多元,住院时我们去看她,她疼的龇牙咧嘴的,非常痛苦,这次轮到自己要遭罪了,压力可想而知。我告诉他,没什么大不了的,医生一大半是吓唬人,我有一个办法,咱们不是有师父吗?(丈夫还没修炼)你要听我的,就不用动手术,不用受罪,咱俩学法吧,他半信半疑的问我,管用吗?能行吗?我说大法无所不能,他同意了。

于是我们俩每天晚上每人一段读师父的著作《转法轮》,随着学法,他的痔疮一天天的变小,学了大约七八天的时间,奇迹般的好了,到现在为止,大约两年多了,再没犯过。提起这件事,丈夫打心底里高兴:“我这没学法的人,师父也管我,师父真是太慈悲了。”我说:你没受罪,也没花钱,都是师父为你承受了,应该感谢师父才对。

遗憾的是,丈夫的痔疮好了就不学法了。他说怕邪恶迫害,要我好好学。他虽然没有走到大法修炼中来,但他很支持我。学法小组设在我家,学法前,丈夫都是提前把卫生里里外外清理干净,有时我们穿的拖鞋也一双一双的洗刷干净。

二、修去怨恨心

去年下半年的一天早上,我正在炼一个小时的抱轮,脑子里闪出一念,这段时间虽然三件事都在做,抄法、背法也没间断,怎么感觉没有慈悲心呢?有时候想起以前别人对自己的不公,就有怨恨,就这一念,在打坐时师父点给了我:你有怨恨心不去,哪来慈悲呢? 让我想起了十年前的一件事。

那是二零零八年,青岛有一个火车站扩建返修,小姑子在那里揽了油漆活,干完了还没验收,就让我去看着验收,如有不合格的地方维修一下,验收一遍过后,我做了维修后就回家了。过了一段时间又要验收,小姑子给丈夫打电话让我再去,当时家里防震防的厉害,住楼房的都在地下室睡,人们都忙着抢购,在外地工作的也在往家赶,我就不愿再去了,可丈夫他硬是叫我去,我说人家在外的都往家赶,你反而让我往外赶,我对丈夫产生了怨恨。

十多年前的事了,可师父让我想起这件事,我感到震撼,忘是忘了,可怨恨的物质还在,心里非常感激师父的点化。我开始找怨恨心,从记事起,发生的一件件事情,十年谷子、八年糠,怨恨心找了一大堆,找着一个灭一个,毕竟是过去的事了,有的事回想起来还是剜心透骨,心想:绝不能要这个怨恨心,一定要根除它,它和妒嫉心、争斗心是一样的,必须去掉。这样想了,紧接着考验就来了。

婆婆去北京旅游,丈夫想和我陪婆婆去,我当时想,大法弟子的身份证都被公安做了手脚,我说我不去,我去给大儿子接送孩子,让大儿子和你们去吧,就这样,大儿子、女儿、丈夫陪婆婆去了北京旅游,回来后看到婆婆手上戴着一个镯子很好看,婆婆说也给我买了一个,但儿子也没给我,我也没见什么样子的,就这件事很长时间了一想起来就感到气不顺。这事在心里反映了一段时间,刚要放下的时候,女儿一家子去云南旅游,给婆婆买了一个牛角梳子,给大儿子媳妇买了一个,捎给丈夫,丈夫拿着牛角梳子给婆婆时,让我看到了,我问是什么,丈夫支支吾吾的说,女儿给母亲买的牛角梳子,我忙问有我的吗,丈夫说打电话问问女儿,这个是女儿给大媳妇买的。就两个,哪有我的呢?怨恨心已经跟上来了,忘了自己是修炼人了,痛哭流涕,心想:忘了谁也不能忘了自己的妈呀,简直气的找不着北了,好几天想起这些事,眼泪就打转。丈夫看我生气,就从网上买了一个,我不喜欢。

当时学法根本不入心,就是压不住这个怨恨,直到丈夫点了我一句:还是修炼人哪!不就是个梳子吗?这时我才恍然大悟,深感羞愧,是啊,不就是个梳子吗?一个镯子吗?就把这个怨恨心勾出来了。我心一横,怨恨心,你今天是藏不住了,我必须把你根除。

修炼二十年了,这个怨恨心一直被掩盖着,今天师父把这个根本执着点给了我,我就一定要根除他,让它死,这个怨恨心不根除,争斗心、妒嫉心就会被它掩盖着,把它去掉了,其它的心就藏不住了。就像有的同修说:这个怨恨心是一个毒品,构成了一个魔性的你,整天怨恨这个,看不上那个,它已经是生生世世累积在另外空间里,形成了一个像顽石一样的自我,直接左右着我们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使我们学法得不到法,这个怨恨心也是邪党文化因素。

认识到了它的危害,我就重新听了《九评》、《解体党文化》,反复读、抄、背《洪吟(五)》,再回想起以前的那些事不动心了,学法、背法头脑清醒了很多,发正念时比以前静了,再有人心冒出来也容易察觉了,再去讲真相时不接受或说难听话的少了,也不躲开了,看到那些不听真相的人从心里可怜他。

经过剜心透骨的心性魔炼,师父给我拿掉了很多不好的物质,同时我也觉察到了原来自己的容量太小,是师父给我扩大了心的容量,开启了智慧。以前炼功有的时候就是不想炼动功,有的时候就不想炼静功,这次过关后我从新调整自己,自己对自己立了一个承诺,多学法、加强主意识,若不想炼功的时候就问自己,为什么不想炼功?告诉自己该炼功的时候、该学法的时候,无论你什么理由,不能打折扣,不能违背自己的承诺,现在就炼功,现在就学法。有了这个承诺,时间上抓紧了,不敢再睡懒觉了,能战胜自我了,想想以前错过了一次次炼功,后悔的不行。

三、信师信法,疫情加紧救众生

二零一九年腊月二十五日,早上起来炼功,突然感觉身体没劲,坚持着炼完功,又感觉身体发冷,学法也坐不住了,我躺下来盖上被子,心想:这样躺着听法,对师父不敬,就听《九评》吧,听了一上午,丈夫看我躺着,摸了摸我的头,说你发烧啊,我说我在消业,净化身体。到了下午,他看我还在躺着,还在发烧,就说:上医院呢?还是吃点退烧药?我说你不用管,我有师父,没事,明天就会好的。

其实多少年了,家里人也不感冒,也不发烧,家里根本就没有什么药,丈夫只是说说而已。听完《九评》,又听同修交流,晚上坚持炼了静功,早上起来就退烧了,感觉身体轻飘飘的,没有一点不舒服的感觉,相信师父相信大法,没有过不去的坎。丈夫也又一次从我身上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到了除夕这天,陆续就听到了武汉肺炎,封城封村的消息。在新唐人电视上看了三场二零二零年神韵晚会,感觉背法背的快了许多,大脑清醒多了,感觉慈悲心出来了,只想出去救人,可是家人阻挡的厉害,即使出去也见不上几个人,那就多学法吧。呆了几天,孩子们都回外地了,在家里呆着不出去救人怎么能行呢?从明慧网上看到同修交流,知道这突如其来的疫情就是让我们大法弟子抓紧救人的,如果正法马上就要结束了那该救的人没救那不遗憾吗?丈夫看我想出去,干脆把防盗门锁起来了,把钥匙全收起来了。防盗门一锁四五天,我发出强大的正念,绝不允许旧势力操控家人阻碍干扰众生得救。

一天早上吃饭的时候,我从座位上站起来,看着丈夫、婆婆,说:你们不让我出去救人,我心里急得难受,我学法二十多年了,没吃过一粒药,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依我得的绝症早就不在世了,我在家里呆着对不起师父的救度,师父救了我,我得听师父的话救人,这是每个大法弟子的使命。说着眼泪直在眼里打转,婆婆、丈夫也没说什么,丈夫看我在家实在呆不住了,就把防盗门打开了。

就在这天的上午,同修给我送来了真相粘贴,是师父的慈悲安排,真是太感谢师父了。我把真相粘贴在自己的小区附近每个楼栋贴一张,见人就讲,基本上都能认真的听完,有的说谢谢,我就告诉他们只要记住九字真言,退出中共党团队,就能得救,一般没有反对的了。

这疫情也是催着有缘人快得救,街上的人很少,但清洁工都在上班,以前有的不听真相,现在一讲就退,给护身符马上接着。给老年人真相资料,很少有人不要。对年轻人给他个真相U盘,都很乐意的接着,当面不退的告诉他上网自己退,一般都答应着。现在又有二维码,整天捧着手机看的年轻人,送他一个二维码马上接过去。还有上班族,一般都见不上这些人,他们下班回来,一般把车一停就在家不出来了,我就把二维码用双面胶贴到司机座那个车门把上,一开车门就抓到二维码,顺便取下来,我想,只要他们看就会有效果的,我的居民小区周围有近六七十辆车,晚上去贴没人管,附近公园里也有车,到工厂门外停的车,还有电动车一片一片的都可以贴二维码。

远方的亲戚朋友、同学,不方便见面的,把他们的手机号码收集起来,让有条件上网的同修发到明慧网,再给他们一次听真相的机会。

看看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离同修的距离很大,比如,出去讲真相,有怕心,就挑人讲,发真相资料也挑人发,没做到坦坦荡荡,有时候与家人发生矛盾,把自己视为常人,各种执著心都出来了。但我一直坚持多学法,以法为师,坚持看明慧交流文章,与同修比学比修,抓住自己的一思一念,人心一旦出来,就抑制它,清除它,努力实修自己。在此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以上是自己近期的修炼体会,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