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圆明网
2018年欧洲法会

向内找

2018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圆明网】尊敬的师父以及同修们好!

我与大家分享我向内找的心得体会。

一、服饰的选择 - 对独一无二的渴望

我的童年成长于共产主义的政治时代,当所有的小学生必须穿着同样的衣服的时候,我已经琢磨出一套如何不同于他人的穿衣风格。这种追求独树一帜穿衣风格的个性一直烙印在我身上。去年冬天,我希望能买一件暖和的衣服以方便我参加当地的法轮大法活动。我花了很长时间,逛了很多店舖,希望能找到一件既保暖又能不同于他人的外套,一件特别的外套,然而却一直找不到满意的。于是我决定放弃实体店的选择而决定上网搜寻。我从来都没有进行过网络购物,对网络世界的一切事物也完全没有概念。儘管如此,我还是顺利找到了我心目中最想要的外套,于是我很快地完成了购物网络付款,静静地等待衣服的到来。然而我却很快地发现了这个网店的卖家是一个骗子,他收取了货款后却拒绝发货,我的钱要不回来了。我开始以向内找的方式去看待这件事情,我发现了自己内心巨大的执着心- 对于与众不同穿衣风格的执着心,这正是我必须要去的执着心。如果我没有花这些大量的时间去购买一件理想的衣服,而是把时间用在学法,练功或者参与大法活动上那该多好。但我却以失去时间和赔上金钱为代价去发现自己的执着心。由于我已经把钱花出去了,同时我也不能让自己因为没有外套穿这件事情而错过参与大法活动的机会,于是我开始查看以往拥有的冬天外套。我找出了一件10年前的外套,清洗乾淨后,我穿上了它去参与了大法项目。

今年,在参与了一个城市的游行活动时,大法弟子们决定统一服装- 统一穿和服或者是黄色大法衫。我注意到了其中一个大法弟子带了一个蓝色围巾,我问他,为什麽要戴上蓝色围巾?我认为这并不合理。因为如果所有人都带着自己的围巾,配戴胸针,或者头上戴花- 那我们统一服饰的意义在哪?我们的服饰看起来会很溷乱吗?稍后我突然意识到,原来在别的大法弟子眼中的我也是这样的。

在参与“莲花舞蹈”的项目时,我们决定去买一批新的裙子。裙子的颜色选择有很多,而我特别地喜欢亮粉色。但由于其他的大法弟子都选择了比较澹的颜色,协调人问我是否愿意换一个较为低调的颜色,于是我得到了一条澹绿色的裙子。然而过了不久之后,项目加入了更多的其他大法弟子,而其中一位后加入的学员却被分配到了那条亮粉色的裙子。当时的我感到非常的焦虑因为我察觉到自己对于“追求与众不同穿衣风格”的执着心还没有完全去掉。我马上与项目裡的同修分享了自己所看到的经验,并且很高兴自己能在执着心出现时能不断地向内找,去消掉它。

二、师父的慈悲

在2017年,我花了很多时间去准备David Kilgour 和 David Matas的到来。在这准备期间的某一个星期六我感觉到非常的不舒服。而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週日。我尝试更多的练功和学法。但是当我週一回到工作的时候,这种感觉更加地糟糕了。我以前有过这样的经验,我知道自己不能因为这种情绪的出现而屈服!不管我的身体状况有多麽的虚弱,我都保持正念并坚持去工作。但我的身体十分虚弱,几乎没有力气走路。我的同事们对我说我应该回家,去看医生,因为当时正是流行性感冒传播的季节。我是小组的领导,因此常常需要做各种决策,帮助同事以及解决各种非常规的问题。在当下我明白自己没办法对工作伙伴给予最大的帮助,也没能力去更好地解决工作上的问题,我的脑袋昏昏沉沉的,根本没办法正常的思考运作。儘管如此,我还是坚持工作到当天结束。

当天晚上我参与了我们每週的学法,而我记得其中的师父讲法:“….不管怎么难受,千万要坚持来听课..”(《转法轮》第二讲,有所求的问题)

我打起了精神去参加当地的学法小组,而我仍旧感到非常的虚弱。学法结束后,我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又再次打起精神准备回家。其中一个大法弟子走向我问我怎麽了,我实话地告诉她说我身体非常的不舒服。

第二天,儘管我坚持学法以及发正念,我的身体依然没有好转的迹象。而且感觉更糟糕了。同样的我也不能继续参加工作,我的同事们责怪我坚持工作的行为是自私的,因为我罔顾了他们的健康。我因此告了一天的病假在家休息。

在家休息的反而使我的身体状况感觉更加地糟糕,我甚至连起床去厨房拿水喝的力气都没有。我有一瞬间怀疑自己的心脏会因此而停止跳动。我完全没有力气学法,没有力气做任何事情。失望和恐惧的情绪蔓延全身。我完全无法理解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我的身体状况实在太糟糕了,我忍不住拿起电话请医生来家裡看我。我已经修炼六年了,同样的情况也发生过很多次我都能忍住没有去看医生也都熬过去了。但这一次似乎终于到达了我意志力的极限。我开始打电话到医院,但却因为一直佔线而打不通。而就在我继续持续不断打电话的时候,我突然接到了一个同修的短信,问我“你还好吗?”这位同修是之前就知道我身体状况的同修,我回覆他说“我感觉很不舒服”,他回复我说,他半小时之内能到我家里见我。

我感到十分的意外。因为这位同修不住在这个城市,他只是来这一天,这实在是太难得了。就在等待这位同修到来的同时,我打电话到医院的想法已经没有了。当同修来到我家的时候,我们一起交流,一起学论语,并尝试向内找 - 去尝试理解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之后我们决定,尽管我身体感到如此的虚弱,我们至少要一起练第一套功法。而我顺利地完成了第一套功法。然后我又开始练第二套功法,第三套功法,第四套功法。我虚弱的身体状况感觉渐渐地离我远去了。我惊讶地发现在短短的两小时之内,我的身体状况从虚弱无比到充满力量。

我非常感激慈悲伟大的师父能在这个时候派同修来到我的身边。尽管这位同修自己的工作十分的繁忙,他仍然愿意向后推自己的工作而花费大量的时间来陪着我。

师父曾经说过:“你要想修炼,人的情就要往下放。当然,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情是常人中的东西,常人就是为情而活着。”(《转法轮》第六讲,自心生魔)

我认为自己是个非常地敏感的人,有太多的常人的情感。我喜欢观察人,也会根据别人的行为或语言去评价好或不好。我明白自己必须要去掉自身的这些执着心以及缺点。这些经历都让我更坚信自己修炼的信念。

“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第九讲,大根器之人)

三、捨弃我的自负心

我花了很长时间去想,我到底要不要分享这部分的内容。因为我不确定分享常人的工作成就是否合适。但我还是决定写出来。我已经在银行工作12年了,其中有9年我是负责招聘员工,帮助公司组建团队。我很喜欢自己的工作,因为招聘合适的员工到合适的岗位工作,对公司和员工都很有好处。我每天都工作非常长的时间,常常呆到工作时间结束之后,有需要的话我甚至会在週末也上班。我的想法是,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必须要保证自己以及同事的工作顺利进行,以及取得好的成果。一个同事有一次问我,“为什么你要在工作上这么努力?没有人会因为这样而说你做得好。”我接着又想,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能这麽自私。我必须以最好的状态面对工作,尽管现实是,也许并不会有人因此而感谢我。

我也注意到,我们通常在每週五下午都会举行的红酒品嚐活动,这个持续多年来的传统也渐渐消失了。一开始是我的同事们不能接受我再也不喝酒的事实,常常会开一些小玩笑想让我去喝酒。但我的意志力反而因为他们的阻挠而更强了。而结果是,无论是週五,还是生日派对,喝酒的人也都渐渐地减少了,而这个传统的红酒品尝活动也就再也没有举行过了。

师父说过:“某市一个辅导站站长到一个工厂去看炼法轮大法的学员炼的怎么样,那个厂的厂长亲自接见他们:这些职工学了你们法轮大法之后,早来晚走,兢兢业业的干活,领导分派什么活儿从来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争了。他们这样一做,把整个厂的精神面貌全部带起来了,厂子经济效益也好了。”(《转法轮》第四讲,提高心性)

在2014年底,银行的管理层提名我为银行的年度最佳员工。这对我来说多少有些意外。因为我并不负责金融项目,对公司的经济增长并没有那麽显着的贡献。但我非常感谢银行管理层,常人工作人员,对大法弟子员工的认同。从师父的讲法中我理解到,作为大法弟子必须在日常的工作环境中做到带头作用,并常常需要以宇宙的法则“真,善,忍”为标准。

不过,这项提名并没有让我的日常生活更容易,相反地,我必须因此更用心地对待自己的工作,向内找,放下自负心以及各种执着。但是,也因为对工作的过度投入,我发现自己越来越难平衡自己的家庭,工作以及大法项目。对此我仍然在修炼当中,并希望在将来能更好地,更合理地安排时间。

四、克服怨恨心

有一天早上,当我来到银行上班时,电话响起了。我接起了电话 - 同事突然在电话裡冲我大声地喊到为什麽我要把她的银行帐户冻结了,导致她无法使用她的资金。我回覆她说,我并不负责银行的帐户冻结,而她需要联繫别的部门的同事去解决。而她在电话裡说她没办法联繫其他的人,而一直坚持我必须负起全部的责任,是因为我没有很好地做好自己的份内事。我的同事在电话中一直非常地情绪化,我告诉她先冷静下来我们再沟通,并与此同时告知她哪些同事是负责这个项目能更好地处理她的问题。在这场对话中我一直保持着平静,克制的状态,并没有像她一样大声地说话,并使得她最终平静了下来。通话结束后,我一直在想- 她的行为实在是太不恰当了。

午饭时间,在排队的时候,我看到这位同事站在我的后面。我当时的想法就是,我如果此刻转过身去看她,会因为充满了怒气而会变得很生气。但我跟自己说,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能这样做!于是我后来转过身去到她身边的时候,我问她是否银行帐户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她说是的都处理好了,并且她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惭愧。

从这次经历裡我认识到保持祥和平静的心态是多麽的重要,不论如何,都以慈悲以及耐心去帮助身边的人。

五、修炼如初

通过阅读师父的讲法,我认识到我需要修炼如初。我花了很长的时间都找不到这个问题的答桉:在我最开始修炼的时候,我并没有很精进,我没有很好地完成大法弟子需要做的三件事。既然如此,为什麽我还要修炼如初?还有就是,我的修炼在最开始的时候并不容易,很多师父的讲法并没有翻译成拉脱维亚语,对我而言最可能阅读转法轮方法的是阅读俄罗斯语的版本。但由于对俄罗斯语的认识有限,我也并没有能够很好地明白经文的意思,也没能成为更精进的大法弟子。

“修炼哪,有那么一句话,叫“修炼如初,必成”,是不是?(众弟子热烈鼓掌)刚得法修炼时什么心情?当大家知道这个法是什么的时候,哇,简直那个心情激动的不行,下定了横心,一定修好!就当初的这个心,你要能一直在你的修炼过程中保持到最后,你要不成,天地都不容。”(《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四日)

通过阅读2017年5月14日的纽约法会讲法,我终于意识到自己需要这种特殊的状态,这种兴奋的心情-我最初得法的心情!我在上完第一次课的时候心中充满了的喜悦之情,我根本就不想回家,我想要认识更多的关于法轮大法的事情,我想要听同修分享更多的修炼心得,而这些都能让我更好地提高自己的认识。

六、去掉情

因为我的日常工作就是与人打交道,可以说我很喜欢与人交往,因为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非常独特的个性。一个人的个性越複杂,我越觉得有趣。一般情况下我都不会轻易讨厌一个人。但从一开始,我就意识到自己非常不喜欢大法弟子中的某一位同修。我甚至无法回答自己这个“为什麽会不喜欢这个同修?”的问题。这位同修没有对我做什麽不好的事情,没有对我说过任何不好的话,我却很单纯地不喜欢他。我常常逃避与这个人接触,我甚至无法向他问好。这种厌恶的情绪一直困扰着我,我根本解释不了为什麽,他到底对我或组员们说了些什麽?多年以来我都尽量避免与他的合作,或沟通,但这种厌恶的情绪也并没有因此而减少。

“你们都是同修,你们是敌人吗?你们为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在世上救人,你们应该是最亲密的,互相帮助的,你看谁不顺眼?他的表面形像、行为,只是人这的,可是你们不都是神来的吗?神那面会这样吗?要从修炼上看哪。”(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在阅读了师父的讲法后,我向内看,并尝试去掉这项些常人的情。我不再迴避那位同修,并尝试与他进行更多的对话,以及参与更多有他参与的项目。而这种厌恶的情绪也渐渐的消失了,我很高兴我能和他一起做大法项目。尽管如此,仍然花了我很多年的时间去这个执着。我觉悟到去掉常人的情是多么的重要。

“...自始至终,旧势力都不让大法弟子修炼环境中平静。它发现这些地方大法弟子存在着一种什么心,它就要搞出一个什么东西来,然后叫大家看,修你们嘛,你看你反映出来的思想是什么,是往正念上想、还是往人心上想,它一直在这麽干着。有些学员哪,长期存在着执着,自己意识不到,甚至于也许忙于讲真相、大法的事情,没用心想自己,没有仔仔细细想过自己,等到这个问题严重的时候、旧势力不放过的时候,就表现出来了,所以这些事情你们千万注意。不管那个邪恶怎么疯狂,你如果没有毛病它不敢碰你。”(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四日)

我衷心地感谢师父让我成为一名大法弟子。

以上是我的个人认识,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谢谢同修大法弟子!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