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提高我的音乐水平和技术(译文)

Print

【圆明网】师父好!同修们好!

从2013年起,我就在欧洲天国乐团演奏长笛,我修炼大法也快十年了。在参加乐团的头两年里,我请了一位私人教师,但不幸的是,他什么音乐技能也没教我。去年最后一次演出在伦敦。游行结束后,我从心里感到自己的音乐水平不行,所以回到家后,我第一件事就是找一位新的老师,尽全力达到师父要求的水准。

师父在2014年《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中说:“大法弟子做什么事情一定要踏踏实实的,把心放在那去做,不要管时间,不要想那么多。你一定要尽心尽力的做好你该做的事情,那整件事情就会做好。”

一旦我决定这样做的时候,突然各种干扰都来了。从2014年神韵在巴塞罗那演出后,我就逐渐感觉我的关节痛。这种疼痛越来越严重,最后扩展到全身。

我们完成了2015年10月的活动之后,我能够有二、三个月的时间上我的个人音乐课,但后来我停止了上课,因为疼痛难忍。我消瘦了很多,几乎不能在地板上坐着,甚至穿衣都需要人帮忙,我的肩和身体都是弯着,我的形象甚至都不健康。我问自己:为什么这样?我做错什么了吗?于是,我回顾自己的修炼的路,我看到我最大的执著就是安逸心,我还时不时的看电视,早晨也不起来发正念。

今年开始的时候,我去巴塞罗那帮助推广神韵,我的右膝真的很痛,但我从没有放弃,而是继续做工作,没有抱怨。最后我开始学“亚历山大的技巧”,这个技巧帮助我纠正身体的不正确姿势以及放松我的肩,所以我就又能够吹长笛了。

二月,当宣布我们乐团将在伦敦和指挥一同排练的时候,这促使我赶紧恢复上课,所以我快速的联系了我的老师。不久,我就上了一次课,我发现我的声音不那么僵硬了,我的肩也更放松了,不那么紧张了。特别是,我需要学《神圣的歌》和《凯旋》,原来我想我永远也吹不了,因为谱子速度很快。

我的老师指着两首曲子乐谱中最难最快的部分对我说:“要想达到水准,这些地方你需要每天练20次。”比如,如果谱子中有八个连着的快速的音符,他告诉我先吹前两个音符,反复的练,达到你能吹的最快的速度,然后连着吹前三个,然后前四个,五个,直到八个。这样我的手指就更熟悉音的位置,渐渐的我能够快速的演奏了。

当然,达到这一点不是个容易的事,我还得继续练习,提高我的技术。但幸运的是我的声音、呼吸的技术和手指在长笛上的位置都比去年好多了。

四月份,我参加了美国天国乐团周指挥的排练,她真的想教给我们她所有的知识和经验,四、五天的排练中,我竖着耳朵仔细的听,不想落下一个字。她对我们很慈悲、耐心,因为我们不是专业乐手,没有好的音乐技能。她教我们的方式,有一刻在我看来就象师父在教我们,我总是有这种感觉。
因为我总是吹的太快,周指挥帮我指出的一点就是帮我慢下来,而不是总急着往前抢。她说:“演奏的时候,你要在头脑中慢速的唱出音符的音名,而不是按照乐谱上的速度,这样你的手指就能按照你头脑中的速度,你就不会总抢速度。”

最后一天排练的时候,很多同修走了,剩下的不多。我们那天演奏曲子的时候,我第一次觉得我们的乐团演奏出一个整体的、独特的、和谐的声音。这促使我更加坚持继续提高自己。

东欧之旅中理解如何更精进

今天我们头一次要在东欧国家巡回,我等不及要加入旅程,但同时我觉得有点害怕,因为我的关节痛。但我要在这些天里一直和乐团呆在一起的愿望比我的恐惧更强烈。我知道作为修炼者,我不能怕。有时疼痛太剧烈,全身到处都疼。我实在受不了了,最后采取了一些医疗手段。

我总是试图记住师尊在《转法轮》(第九讲)中的这段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其实就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麽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巡回前几天,我正在练习,突然长笛B和降B的两个键掉了下来,它们应该是被一个很小的螺丝固定在一起的。我当时很平静,我想怎么能够把他们修好呢?突然我想起了我的旧长笛。我拿来旧长笛,看一下键的顺序,我把键摆成同样的顺序,用小螺丝把它们固定起来。过后我想,为什么发生这样的事呢?我于是检查了长笛上所有的螺丝,把它们都加固了。如果这事发生在巡回中,键一丢,我就肯定不能演出了。我们需要爱护我们的乐器,正确的保养它们,因为他们是我们救度众生的工具。

在我们东欧巡回之旅的第一个城市,我和一位华人同修同房间。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说她有严重的身体消业反映。我说,那咱俩一样。我在那之前两周一直在头疼,她告诉我说,就是得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要承认这些痛苦。然后我们就一起发正念,我真的感到好多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她通常半夜都要起来发正念。她那么精进,这给我很深的印象。我们有机会就一起发正念,事情最后都进展顺利。我的头疼消失了,我的膝盖也不疼了。我非常感激这个机会,能使我更好的理解发正念的意义和效果。

师尊在《洪吟》四《正念》中说:
疾风电掣上九霄
雷霆万钧比天高
横扫穹宇无尽处
败类异物一并消

随着东欧巡回之旅一天一天的过去,我都感受到我的身体是如何恢复的和师尊是如何帮我净化身体的。早晨我们炼功时,我感到有一股强烈的暖流遍及右腿,这个情况经常发生。这使我在游行中忘记自己,而把注意力集中在乐曲、行进和乐队指挥。但今年我发现我自己向周围看的比较多,注意力分散,当这时我就开始发正念或者背诵《论语》。

后来布达佩斯游行那天上午下雨,这让我们有点始料未及。我在想,我们不应该失去在议会和中使馆前演奏的机会。很快,当地学员帮我们买了雨衣,但我们中一部分人认为我们不应该穿。我就在头脑中想:“我们唯一需要做的就是下车、开始演奏。”

五分钟后,乐团全体在议会前准备好演奏了。我几乎流泪了,什么也阻挡不了我们,这太棒了。行进途中,雨甚至下的更大了,一些人们很吃惊,给我们照相。我的鞋袜都湿透了,我的手指都麻木了,但我还是继续演奏。那一刻我甚至还在想有多少人能看到我们,当我环视周围的同修时,发现他们都象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在演奏,这鼓励我坚持下去。我们到了中使馆前,警察都躲雨去了,但我们大家都呆在一起,象在最前线的战士一样,演奏、再演奏。我感觉我们是胜利者,那次演奏的音乐以一种特别的感觉打动了我的心,希望它也能打动当时在使馆里的人。

在克拉科夫,我又一次与华人同修同房间。我们由于语言障碍几乎不能互相交流。我们睡觉前,她用谷歌翻译问我愿不愿意4:50起来和她一起炼第五套功法。我在犹豫我能否做到,但很快竖起拇指表示我愿意。第二天早晨,她叫我起床,我在床上坐起来,她坐在地板上已经准备好炼第五套功法了。我勉强支撑着别睡着,炼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打坐,然后就又睡着了,直到发正念。

我总是看到我所接触的华人同修都那么精进,不论几点睡觉,都早晨四、五点钟起来炼功。我还得去掉我这种观念:“我要是不睡够了,我第二天会非常疲惫。”可巡回这十天中,看起来,明显的我们即使不睡觉或睡几个小时也能受的了。所以我还得去掉这种想法,并在这方面努力。

巡回的最后一天是在华沙,我们回到旅店之后,我们聚在花园里听两位同修吹长笛。那音乐是如此的轻柔动听。听了一会儿之后,晚上,突然一位年轻的女士来到我们的地方,很吃惊的样子,她说她在房间里听到了音乐,就下来看音乐是哪儿发出来的。然后她问我从哪里来,以及在哪儿能听到我们的音乐。我告诉她,这是我们东欧之旅的最后一天,她听到后觉得非常遗憾,但我很快给了她我们的网站并写下了天国乐团的名字。然后我解释了我们游行的意义,并讲了法轮功的真相,别的同修又很快拿来了一份传单和莲花。她对和我们见面喜出望外,我就想,她多有缘啊,以这么好的方式来被救度。

这里我记起来师父在《洪吟》中讲的〈天國樂團〉:

法鼓法號顯天威
去邪除惡喚回歸
末世救人驚天地
法正乾坤放光輝

我想感谢所有的新成员,特别是那些年纪很小的同修,他们演奏的很好,给我树立了榜样,特别是我们长笛声部,尽管他们历经了了所有的游行、漫长的旅行、下雨、炎热,他们总是面带微笑。我珍惜所有身边同修的交流、休息时唱的动听的歌、每一次一起游行的快乐、一起学法、炼功和一起度过的时光。这是我参加天国乐团以来最好的一次旅行。

感谢师尊给我救人的机会,帮助我们更好的理解修炼,感谢您的慈悲和一直看护我们。

有不妥之处,请指正。

(2016年慕尼黑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