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遭绑架 安徽杨树贵控告元凶江泽民

Print

【圆明网】安徽肥东县长临河镇迎霞村居民杨树贵,现年五十一岁,因为修炼法轮功,曾五次被中共人员绑架。杨树贵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二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让世人看清这场迫害。

以下是杨树贵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我是在一九九七年末修炼法轮功后,变得无病一身轻,道德得到升华,不说谎、不欺负别人,与人有矛盾可以忍让,时刻按照大法 “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一意孤行地发动对法轮功善良群体的迫害,导致我遭到五次绑架。

第一次被绑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我与法轮功学员一起到安徽省政府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却被绑架到合肥市公安局汽修厂,遭洗脑迫害一天。当时被关押的有上千名法轮功学员。

第二次被绑架

二零零零年三月,我与法轮功学员一起到北京信访办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却被绑架到安徽驻京办事处关押,四天后被劫持回肥东县,在肥东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五天,我的身份证被没收,至今未还,十六年来,使我不能正常工作和生活。

二零零一年,我在合肥建筑工地打工,当地派出所所长带领三警察找到工地,意图绑架我;我没有跟她们走,派出所所长并找工地领导,恐吓工地负责人监控我,使我最终被辞退,还被克扣工资。

第三次被绑架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一日中午,我刚吃过饭,当地派出所所长带领三警察闯到我家绑架我,把我七八十岁老妈妈吓坏了,只知道哭泣。我又一次被关进看守所,每天吃不饱,睡不好,还被逼做奴工,完不成定额晚上要加班加点,再做不完就罚同牢房所有人不准休息,帮助我做完才允许休息。这样召来牢房的人的怨恨和辱骂。当时外面下着大雪,狱警把我叫到露天大院,脱去衣服洗冷水澡,我被冻得不能行走。

第四次被绑架

二零零三年春天,我在邻村打工,又被乡政府、 “六一零”、派出所人员绑架到乡林厂,非法关押三十天。乡政府人员指使林厂人员殴打我,控制我。因为我一直和林厂人员讲法轮功真相,他们明白真相后都说法轮功好,乡政府人员怕我继续讲真相,就提前放了我。

第五次被绑架

二零一二年十月,我在工作单位被绑架到合肥市水利厅洗脑班,逼迫我放弃信仰,迫害了十天。警察又把我劫持到肥东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