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牙利:在“骑向自由”活动中的修炼心得体会(译文)

Print

【圆明网】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来自匈牙利的马顿·巴伦亚,2010年得法。今年夏天,我参与了“骑向自由”活动,想和大家交流一下我在这一过程中的心得体会。

如果同修您还没听説过这个项目,简单来説,我们在“骑向自由”活动中,骑着自行车横跨美国,并在这一过程中向沿途民衆讲真相,主要是希望人们能关注那些因修炼法轮大法而被迫害致死的同修们的遗孤。共有来自15个国家的26位同修参与了这个项目。这个夏天,我们一路骑了五千米,从洛杉矶直到华盛顿。

如果我们的念正 师父会改变现况

师父告诉我们:“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师徒恩”,《洪吟二》)

在开始行动之前,我们想要在多个场合把这个计划告诉更多的世人。儘管我们获准参加了一些活动,但有个活动几乎拒绝我们参加。

我和妻子住在塞格德已有一年了,在这个大城市的郊外,只有我们两名大法弟子。这也意味着我们无法参加集体学法,所以我很珍惜集体学法的机会。

(我们要去参加的)一个活动在布达佩斯举行,刚好和每週的大组学法时间撞车。我感到很惭愧,因爲我们就在那里,却不能去参加学法。之前,我妻子已收到活动组织者的答复说我们不可以参加,不过,她同时还让我们活动当天打电话给她,再确认一下。于是,活动当天,我在电话里得到答复说他们正在等着呢,我们可以去参加这个活动。我觉得这是在暗示我要更用心的去把这件事做好。

我们开始准备,刚到火车站,问题就来了。由于前晚的暴风雨,今天火车的行程全部被打乱了。我们不得不先乘火车,再换汽车,之后再换回火车。和我们同车厢的乘客说,他们的朋友由于车程的增加已经至少迟到3个小时了。

按着原本的列车表,我们应该能正好准时到达现场,参加历时三个钟头的活动。我和妻子交流了一下,我坦诚的说出了自己因这个活动与学法冲突而感到很愧疚的执着心,这应该就是爲什么我们受到了干扰。妻子指出,这周我将要去法兰克福工作,可以在那里参加大组学法,而她也可以在那个周末参加在布达佩斯的全国学法,所以我们两人这周其实都可以参加至少一次集体学法,这不是什么问题。我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便开始集中力量发正念,并加强自己的正念,即使是我做错了,旧势力也无权阻止我们参加活动。我们也通过邮件组和电话请同修帮忙发正念。最终,我们得以按照原计划准时参加了活动。

当我们为他人着想时,事情会变得更容易

在“骑向自由”活动中,我们分成不同的小组,通常一个小组骑行1-2个小时后,就会换另一个组继续骑。活动中的成人监督员共有五个人,我是其中之一,我们也会和孩子们一起换组。

有一次换组时,我也加入了骑行小组,但是由于我加入的想法并不是想要为活动付出,我骑在车上也没有正念,所以我无法跟上车队的速度,先是掉到了最后一名,然后很快就被大家甩下了。

我开始向内找,爲什么这件事发生在我身上,爲什么我这么累,爲什么我跟不上进程。师父曾经讲过的,我们的路很窄,只有走好,才不会遇到问题(不是原文)的讲法打进我的头脑中:“但是哪,只要按照大法、按照师父告诉你们的,你们有你们的那条路走,谁也动不了。但是这条路很窄,窄到你走的非常正才行,才能救了人。你走的非常的正,你才不会出问题。”(《甚麽是大法弟子,二零一一年纽约法会讲法》)

当我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后,我向自己强调,我在路上的任务是帮助这些大法小弟子,尽力保证他们的安全,而且如果他们遇到什么技术上或是体力上的问题,我也必须要帮助他们。儘管开始时我只是为我自己而骑,但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我一定要跟上他们,不是爲了我自己,而是爲了他们。现在我要为他们而骑。

师父在《转法轮》里说:“你把里面的髒东西倒出去,倒的越多,它会浮起来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来了。”(“炼功为甚麽不长功”,第一讲)

当我的思想改变后,我终于追上队伍了,之后的旅程也变的更容易了,那天我再也没有被落下过。

一次次去掉要发脾气的执着心

一路上,对我来説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在一片溷乱中保持冷静。事实上,我一直要保持很强的正念,因爲从某种程度来説,我们身边发生的一切看起来都好象是乱糟糟的,但是师父一直点化我们,一切都是安排好了的。

“可是你们知道吗?这个乱是安排的,而且,对每个学员,对世上的每个人,他的思想、一举一动,都看的很紧,都看的非常清楚,「乱」是有序的,是安排的。”(《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老实说,困难的是要如何在思想中把这些“乱象”看澹,因爲事实上它们并没有给项目带来任何真正的问题。现在回过头来看一看,这些事情就是在这7周的时间里帮我提高的,在没有其它办法的情况下,迫使我只能提高自己的心性,把事情看澹,如:车里面简直是一团糟,我根本不知道明天的计划是什么......。

有时我能提高心性,可有时我也做不到.......。有时我能在30分钟之内把车里面收拾的很乾淨,而且两个小时内我们可以轻易的找到任何东西。但有时面对同样的问题我却什么也做不了。儘管在矛盾中魔炼人心这段过程不短,现在看来,我当时应该做的更好。我确信下次我一定能做的更好,这段经历也是自我激励的一个契机,因爲从此以后我(对待这个问题)的态度不一样了。

师父在《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告诉我们:“想一想,不是大家自己在变吗?大法弟子风风雨雨走过来的路,从人的角度上讲,是一首壮歌;从神的角度上讲,这是熔炉在冶炼真金的过程。”

按常人社会的技术标准来做

师父在讲法中多次告诉我们,如果想要有更大的影响,我们一定要自我培训。
“要想让它在救人上更有力度,就必须自己培养演员。”(《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二零一四年纽约法会讲法》)

“就整个做下来的这个过程,其实我也想给其它大法弟子办的项目看一看──你不能够不认真去做。我早就对他们讲要自己培养自己的技术人才。”(《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二零一四年纽约法会讲法》)

我的理解是,这也意味着,不管是什么大法项目,我们都要按照常人社会的标准去做,而且我们要不断提高我们的技术水平。

比如説,现在很多常人也组织一些长途的自行车之旅和其它的体育活动,来为需要做大手术的朋友或是为一些慈善机构募捐,也可能是爲了让人们了解某件事。现今的媒体也完全知道要如何报道这些事件。对他们来説,这是一条有趣的新闻,常人喜欢这些事情,而且人们关注的是你的目地或是你想传达的信息,而不是这个体育活动本身,至少对那些採访过我们的记者来説是这样。

当然对我们来説这还不够,整个旅途中我们都在修炼自己,而且只要我们坚持做好三件事,越往下走,我们遇到的机会越多。

之前我读了一些有关营销方面的书,尤其关注那些讲述如何与媒体打交道的部分。在这个过程中,我了解到,如果第一次联係媒体后没收到回复,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要把心放下,但要坚定,也要有耐心,之后就继续发信提醒他们。所以,我们给匈牙利的媒体和政府部门多次发信,每次都告知最新的进展,而且我们尽量把信写得非常简短,明瞭,这样即使他们的时间很少,也能够了解情况。

结语

回想整个旅途中,有很多事我都没有做好,或是做的不够好,但正如我们的协调人一直说的,我们(跌倒一千次)就要站起来一千次。毕竟这是修炼,我们就是在这个过程中从不会到会。

师父在《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的一句讲法深深的震撼了我,也让我自那以后一直以此勉励自己,我想引用这句话来结束我今天的交流:“不向正的方面变,那就向负的方面变,一定的。”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2015年欧洲法会投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