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加利亚:从魔难中提高心性

Print

【圆明网】亲爱的师父,亲爱的同修们,

我去年的修炼状态起伏较大。我是真心想修炼的。开始走進大法时,我很用心修炼。我确定以后自己可以做的更好,更多的向内找和更精進。修炼可不是一帆风顺的。我有时候会犯糊涂,摔一跤,但是过后我都能够爬起来继续我的修炼之路。我对此充满感恩。

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在魔难中向内找而获得的体悟。

执著心的根源

在开始修炼的时候,我做了一个决定。如果我不明白某些事情——那么我就暂时放下,当我需要明白的时候——我会明白的。后来,我明白了应该向内找和去执着,所以我决定就专注于此。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第一讲)

师父的话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原则。专注在我应该做好的地方。所以我认为自己应该专注于向内找,去除执着,提高心性。

例如,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宇宙的结构,但是我没有太在意,更多的专注于提高心性。再如我通过向内找来更加精進,我可以看到是我的执着阻碍了自己这么做。所以我就努力去掉它们。我认为自己应该找到执着的根源,从那里开始砍掉它们,要搞清楚它们在干什么,以及为什么它们会出现。

在经历魔难的时候,我没有能按照自己真正想要的以及大法弟子应该的方式去做,我向内找。同时,同修们也给了我极大的帮助,我非常感激。例如,当我看到和自己无关的矛盾时,我依然认为向内找很重要,在某种程度上,我不仅可以看到别人的执着,更重要的是自己的执着。

在《转法轮》第三讲中,师父说:“在高层次上看,人的生命不是为了当人。因为人的生命是在宇宙空间中产生的,是和宇宙的真、善、忍特性同化的,是性本善的、善良的。可是由于生命体多了之后,他也产生了一种社会的关系,所以从中有些人就变的自私或不好了,就不能在很高的层次上呆了,就往下掉,掉到一个层次中。”

我从中理解的是我们的生命不是在这里产生的。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变得自私了,这种自私对生命提高和降低层次是关键。然后我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我变得如此自私?

“成住坏灭的法理造就旧宇宙的一切因素、物质、生命,同时也定下了一切将走向坏的法理,那是构成宇宙一切的因素在内的衰败,表现在生命中就是思想行为标准的败坏,坏到一定成度就无可救要了,从而又走向灭的最后阶段。”
《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我的理解是作为旧宇宙的生命,我也是在成住坏灭的旧宇宙法理中。那么也许在我来到这里之前,我早就已经很自私了。而在这个人类社会中所体现的只是相同的自私。执着的本身不是根源,而是外在症状。我应该去掉来到这里之前后天养成的自私。我发现这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我也不可能在一夜之内达到,因为这种自私是在很久以前就跟随着我的真我,而这个时间也许久的无法查到。但是,新宇宙的标准是非常高的,我想达到标准。

第二个我想交流的话题是和执著心以及自私紧密相关的。我想去掉私心,我在找与之相反的是什么。在人类的概念中,与之相反的是为他。

在《转法轮》第九讲中,我读到:“我们还讲了,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哪做的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虑别人。那么人类社会也就变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

对于我来说,和自私对立的就是先考虑别人。在考虑自己之前先为别人着想。

在塞尔维亚经历了绑架事件之后,我经过了几次考验。其中一些是有关舍弃。一个人可以舍去的东西很多:他的舒适,他的自由…。其中一个考验是当我们被抓到黑色面包车里,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知要去哪里,不知我们为什么被抓捕。在一片漆黑的旅途中,我们决定一直发正念。发正念的时候,我有很强烈的感受,其中之一就是对生命的考验。这就是一种舍的方式。最终的舍是我可以用我的生命去救另一个人。这对于我来说不可怕。我已经经历且通过了考验。

师父说:“修炼人还得能舍,舍弃常人中的各种执著、各种欲望。”《转法轮》第九讲

坚信和配合

我意识到如果没有坚信,坚定不移的、无条件的、不可置疑的对师父的信念,任何事情都是停滞,摇摇欲坠的和毫无根据的。但是这不是我想交流的。我想交流的是对同修的信任。

师父说:“神来到世间当人,大家想一想,作为神来讲,他不知道人类社会是个什么样状态吗?是险恶的,是可怕的。他敢于放下自己的神位、跳到人中来当人,就凭这一点大法弟子就应该去救他。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就象你们一样,能够来到这里,承担这么重的使命、责任,你们不知道这个环境会变的什么样吗?救人?说不定自己都会毁在里头。可是你们来了,他们也是一样,他们来了。”《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我的理解是一个伟大的、难以想象的责任被授予了大法弟子们。仅这一点就让我对今天可以承担这一责任的人心怀巨大的尊重。对于那些能够站出来、跳到三界来人,包括那些来到这里走这条路的常人。

而且可以想象,我们在跳下来之前互相发誓。我们发誓要帮助彼此,当别人落下时——要去帮助他站起来。今天在这个艰难的环境中,在每天的矛盾中,我有时会忘记。产生的这些所谓的矛盾,让执着浮现出来被看到、被消除。这难道不也是一个巨大的帮助吗?

而对于那些对相信我们的伟大生命,大法弟子们,我们不也应该有信念吗?我甚至想到师父给予我们的荣耀是相信我们,信任我们——我们不应该对彼此信任吗?

这种信任让我配合的更好!我所要知道的就是这个学员负责这个。这就是全部!我们在一起可以弥补。

这会在我们之间建立信任。带来的是更好的环境。敞开心扉是每天都要做的事。抛开被“攻击”的担心。这些都会导向更好的支持,更重要的是——配合。

我对你们,我的同修拥有信念。我相信你们,珍惜你们,感谢你们!

我想用师父的话来结束我的交流:“人的表现和事情的结果才是真实生命表现,神是这么看的。不是生命嘴说的是什么做的是另外一回事情,那个高层生命是这么看问题啊。”《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我很努力地写这篇交流,尽量的纯净的心态。我对自己还有执着感到羞愧,我会更加努力的修好自己。

以上是我的发言,如有不正之处,请慈悲指正。

(2015欧洲法会投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