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抑制自我 修出慈悲(译文)

Print

【圆明网】六年前,就在我得法之前,我一直在寻找一位师父和一种能让我真正修炼的方法。但是,我又不想离开常人社会,因爲我相信每一个来到世閒的人都有要完成的任务,我觉得人们需要我。当我在2009年得法时,我内心深处知道我终于找到了我的师父。每一件事都感觉很熟悉,我无比感恩。

拜读了师父的讲法后,我了解到我的责任和救人的重要性。然而,我遇到很多魔难,让我不胜其扰。每当我要去参加洪法活动或是想救人时,我都会感到心慌,胸口处有很不舒服的压力,而且全身会发抖。我感觉很不确定,都不象我自己了。而且,我还很常进入一种非常焦虑的状态,就觉得我的同修,甚至是带有各种观念的常人,都能做成任何事情,就我不行。这些都是很大的挑战,使我无法向世人讲真相。儘管我尝试发正念来解决这个问题,可是没什么进展。我想要做好,却感到绝望。我问自己爲什么会经历这种状况。

在推广神韵中精进

第一次让我帮忙去做神韵推广时,是和一位中国同修合作去拜访店家。我再一次感到那种焦虑,不知道要说什么,甚至都不想走入店内。结果那位同修直接把我从门口推了进去。因此,我没有什么时间考虑,我的负面心态也越来越消失了。从那以后,我就去做事,而不去理会那些负面的状态。我认识到,如果我保有这些消极的想法,我不仅没能解决问题,反而加强了这种状态。我感到绝望,我的心被带动了,所以才无法打破这个僵局。

我妈妈过去经常给我讲一个故事。我向内找,发现自己有一颗要求别人都应该喜欢我的执着心。之后,我越来越发现,我很多的执着心都是建立在那颗自我的心上。我还发现,旧势力也知道这颗心,还鑽了这个漏洞,阻碍我去救人和干扰我修炼。

神韵是一个很珍贵的礼物,也是一个能让我提高修炼层次的项目。在做神韵推广活动时,我那颗为私为我的心冒出来了。

2015年的推广期间,我在汉堡市的神韵售票点帮忙,期间,自我的心又被曝光了。

第一次在售票点帮忙时,我还没有艾帕。有一次,我刚开始和人交谈,就有一个同修过来用艾帕展示神韵的宣传片。之后这个同修就取代我和那个人交谈起来,我觉的挺不舒服的。而且,当他们说到演出的服装和承办机构时,我认爲并不完全符合实情。还有一次,我看到有个人看过了宣传片就走向他,结果又被另一个更有经验的同修结过去了。我就觉的自己没有机会向人仔细的介绍神韵了,这让我很痛苦,心也很沉重。然后,那个场立刻就变了,人们对我都很不友善。我几乎要忍不住流泪了。我试着按平时的方法去做,也发正念,但几乎毫无作用。同修们很慈悲,我终于开始向内找了。我想要做好其实是想要证实自我,我不想丢面子和被批评。骄傲的心让我拒绝了同修的帮助,也让自己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我没能好好合作。相反,我对他人的对话评头论足,自以爲比别人强。当我认识到这一点时,自我的因素被销毁了,人们也不再拒绝我了。谈话时我能感受到很强的能量,推广很成功。

我很感激师尊安排神韵到不来梅演出,我的很多亲戚住在那里,这样他们就可以得救了。不论我去哪儿,师父都能指引我遇到有缘人。擧个例子,一次有人送了一些小点心给我们,刚好我休息吃点心时,一位男士来跟我说话。很遗憾当时我没有带宣传单,所以无法向他介绍神韵。之后,我再一次休息时,我突然想要去一家店,结果,在那儿我又碰到了这位男士,我上前和他搭话,得以送给他一张神韵的宣传单。我认识到,有时候我们以爲是自己想要做什么,其实(背后的因素)很複杂。我经常遇到这种情况。当我和同修要去见一些人时,刚好这些人那时离开办公室,我们因此可以和他们谈话。而且,很多我认识的人都经过了神韵的展台,我真的很感动。

参与推广活动后,为了更好的向人们做介绍,我需要一个艾帕。但是,我并不了解这个设备。我发出了分类广告,并谘询价位。突然閒,有人让我为一个我并不想要的设备支付200欧元。我觉的很不安,但又一想,这不过是钱。

师父说:“物质财富生带不来,死带不去,很空虚。”(“清淨心”,第九讲,《转法轮》)

我决定打电话给他,把情况公开且坦诚的告诉他。这通电话立刻解决了问题,那个人其实挺好的,我拿到了所需的艾帕。从此以后,公开且坦诚就是我的行爲准则。

自我的心还让我经历了很多情感的考验,如害怕和不确定。我有一次和同修交流,表示我对父母不诚实,因爲我不想告诉他们我每个周末都参与神韵的推广,因爲我以爲那段时间不能去拜访他们。我怕会被排斥,怕他们对我有不好的念头。交流之后,我去拜访了父母,并告知他们所有的一切。我的改变让他们印象深刻,他们对神韵有了更好的理解和兴趣。这与我之前想的完全相反,而且我也更经常去拜访他们了。妈妈很积极的帮我宣传神韵,外祖父和他的女朋友还买了神韵票。我以前还担心需不需要和什么时间去拜访外祖父呢。师父也为我父母提供了一个了解法轮大法的绝妙机会。

当我在另一个售票点帮忙时,自我的心表现的更明显了。我发现每次被拒绝后,我都想回到展台,因爲同修会鼓励我。我感觉这个因素想抓住我。执着心和情感就像时时刻刻都需要被娇宠的恶魔一样。之前我发正念时,并没有想到要清除这个因素。现在,我感到这个状态正试图要压倒我。我马上开始公开且坦诚的走近路人,这样得以消除那个因素。我发现我的话更有力量了,在对话中,我能够去掉人们错误的观念。

除此之外,很久以来我都在想要如何能回到真正的自我。在做神韵推广期间,我总是觉得很赶,然后各种各样的人心就会冒出来。比如説,我脑中想的不是“我想要炼功”,而是“我不得不去炼功了”,等等。很长时间了,我学法和炼功都静不下来。学法时,“我是最棒的”、“我比别人读的都好“等想法经常会干扰我。当然,我知道这是错误的想法,但是我没有主动的去消除这些想法。这是自我那颗心的表现。我的身体是一个由我来主宰的宇宙,如果我的体内存有任何的感觉,像是压力和紧张,我就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个因素、空间或是世界上。之后,我就发正念消除这个假相。我还注意到,有时在我学法时,会有一些声音干扰我。现在,即使我只有时间学几页的讲法,那段时间内我就完全专注在法上。有时,我会处在一个状态中,发现《转法轮》非常的引人入胜,极其深奥,而且处处都是点化。当我不能专心炼功时, 我就停下来,淨化自己的思想和向内找。这帮我找回了刚刚修炼时那种神圣的感觉。

我们思想的力量

有一段时间我的状态很差。旧势力利用了我的私心,安排我和一个男人有一段不正当的关係,这些情绪让我遇到很多问题。谢谢师父对我的点化。

师父说:“人在这麽苦的环境下还没有迷失,还要往回返,所以人就会帮他,无条件的帮他,甚麽都可以帮他。”(“宿命通功能”,第二讲,《转法轮》)
“我的法身甚麽都知道,你想甚麽他都知道,甚麽他都能够做。你不修炼他不管你,你修炼一帮到底。”(“灌顶”,第四讲,《转法轮》)

师父的慈悲让我感动,我也认识到,如果静下心来学法的话,法时时刻刻都在警示我们,就象是(“棒喝”中的)棒子一样。师父让我认识到大法无边的力量和我们能够通过每一次考验。

我还意识到,让我身体上不舒服的原因是我情感上的包袱,是我的思想没有同化法。

师父说:“你的思想无论符合了哪一类生命状态,哪一类生命马上就起作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 二零一一年华盛顿特区法会讲法》)

旧势力抓住了这个漏洞,也会反映到我们这个物质场上。开始时只是很小的问题,很容易就能用正念解决。但是,如果我们用人心来对待它,而不是马上清除它,并且拒绝改变我们的想法,那这个状况和因素就越来越成型。所以,我们保持心不动是很重要的。我们应该想,不论你告诉我什么,我只按照“真善忍”去做,只想成爲为他人而存在的人。我通常会重复师父的讲法来提醒自己。

师父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法轮大法的特点”,第一讲,《转法轮》)

因此,我过了这一关,这对我来説真的就象生死考验一样。我把它当作是一个修炼的机会,更进一步清除我的私心和对情感的执着。

师父说:“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提高心性”,第四讲,《转法轮》)

慈悲是神的状态。作为一名学员,我一定要先为他人考虑,要想什么对他们才是最好的。我的意思是,当我们指出他人的漏时,我们一定要慈悲,不要带任何观念和评价。我们都是师父选择的大法弟子。在这个环境下,我们生生世世轮回转生形成了各种执着。现在要回家,我们必须放下所有的执着。让我们彼此扶持,相互唤醒,体恤他人。

师父说:“是啊,只要迫害一天没结束,那一天就是机会。利用好吧,做的更好吧,快一些从新返回来吧,不要再错过了。不要背包袱,做错了你就再做好。以前的事想都不要想,要想以后怎麽样做好,为你自己与众生真正的负起责任来。”(《北美巡迴讲法》)

我认爲我们应该尽可能多的去救度衆生。我经常梦到一场大洪水会淹没德国。真的很可怕,因爲会有那么多的衆生被销毁。不要因爲事情快要结束了而灰心丧气,而应该以此鼓励自己今后更加精进。

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着,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精进要旨二》)

以上只是我个人在我现有修炼层次上的体悟。

感谢师尊无量的慈悲,也谢谢同修们给与我的支持。

(2015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