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参加“骑向自由”项目的体悟(译文)

Print

【圆明网】我叫乔治.赫雷贝尼恰克,是来自捷克共和国的学员。我修炼法轮功已经有两年了,从开始修炼大约半年后,我就开始参与洪法项目,如大纪元时报,神韵,并到各地去和当地的学员一起洪法。这对我来说,刚开始真是非常紧张的一段时间,但我克服了各种困难。我现在很想和你们分享我在今年夏天参加的一个新的大法项目——“骑向自由”的项目,就是骑自行车洪法——行驶美国公路4500公里。

当我得知“骑向自由”项目这件事时,这从一开始就吸引了我,因为我在青少年时,曾经参加过山地自行车比赛。但是,我认为我参加这个项目年龄太大了,所以我也没想我能成为该项目的主要参加者。因为我有以往的骑车经验和技术知识,所以主要协调人基思(Keith)给我提供了团队中的一个名额,因此我感到非常高兴。同时我意识到,这是师父已经给我安排好的,考虑到了我以前的爱好和讲真相的需要。

关于“骑向自由”项目

在该项目中要求我们,要在公路上骑自行车从洛杉矶到华盛顿特区横穿美国,路线总长度是4500公里。主要参加者都是年轻的法轮功学员,平均年龄约16岁,他们都要通过自己的想法,协调与合作创建各自的活动项目。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向社会介绍有大量的儿童,由于他们的父母修炼法轮功被杀害而成为了孤儿。

此次活动中,来自世界14个国家的代表,共有26人。其中有些年轻的中国人,他们的家庭都遭受过迫害,自己有亲身经历,所以他们能向大街上的人们和媒体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目的是为了尽可能以最自然的方式向人们讲真相和发送传单。除转达有关信息之外,年轻的自行车骑手们也展现出了自己的精神面貌。人们还可以在网站上了解到自行车骑手的个人动机,他们为什么参加这种活动,他们和法轮功是什么关系。

人们以自拍的方式表示对我们的支持,路人们还把自拍的这次活动的照片放到官方的facebook网页上。大家也以这样的方式成为了这个活动的一员,并且还把自己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通过社交媒体传达给自己的亲朋好友共享。

在我们的活动过程中,产生了一个想法,与那些提出某些社会问题的社区进行联系,并听取他们对该项目的看法,哪方面表现有非常的说服力;另一方面我们更加畅开的讲,使他们更多的了解迫害真相,使他们更富有同情心。我们的目的是为了将来的合作与这些人建立持久的关系。

在我们的旅程中,成功的向我们遇到的数千人直接讲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也有当地媒体的采访和多家电视台的报道,如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美国广播公司。年轻的自行车骑手也几次被邀请到访谈节目中,这样我们的使命信息也能传达给数千人。真相也讲给了各州的政府和被访问城市的官员们,这些人致函支持我们的项目活动。在伊利诺伊州,甚至出现了这样的事,州政府官员们正在对国家预算进行紧张辩论的时候,其中一位政治家介绍了我们的使命后,大家都大声鼓掌和欢呼,提出公开支持该项目活动。这是一个非常给力的时刻。就个人而言,我周围的人对我参加讲真相也有非常强烈的反响,我向很多周围人讲有关法轮功被迫害的事实。我也得到了我家乡的地方市政厅强有力的支持,我在美国也会晤了捷克驻美国大使馆的代表以及驻美国和联合国的其他代表。

每天发生这么多的事情,要想回忆起所有的一切是非常困难的。我们的行程结束后,我们被邀请到山上在这个神奇的地方参观了两个小时,这对我们所有的人来说是一个极大的荣誉。当天晚些时候,我们访问了大纪元时报和新唐人电视台总部,了解了他们的工作程序。

关于项目开展进程

整个项目涉及到修炼的主题,但主要的是恐惧,信心和团队合作的问题。

在项目开始实施之前大约三个星期,出现一个非常严重的情况,原计划开始不能逐步落实,有些参加项目的人由于经费问题不能解决退出了。这样,从表面上看起来,进行这个项目的活动是不可能的了。主要协调人了解了情况后,在互联网会议上提出建议,将该项活动推迟到明年。但是,所有的年轻人都表示说,我们要今年进行,于是主要协调人采纳了这个建议,理由是我们坚信师父为我们安排的路。但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我们是跳进了一个黑洞。

按原来的计划,预计所有的费用,包括机票,都将用现金支付,这对我来说是非常关键的时刻,但这时我做出了决定,争取拿到钱去购买自己的机票,我当时的态度很明确,我就是要参加这个项目,主意坚定。同时,我也意识到,在购买所需旅行装备时还可以节省点钱。

当我在赴美国旅行保险单上填写信息资料时,我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是又一个关键的时刻,此时好像说,“你已经决定参加这样一个重要的活动,你唯一想到的事情就是你有坏事发生,你肯定不相信师父。”

当我脑海里出现这种情况时,我想到了《转法轮》的部分法理,遇到这些情况,只有心里想到大法和师父才是最重要的。师父说,“一旦这样做了,那么就牵扯食物来源的问题。如果他不采用辟谷的方法,就根本修炼不了,就得饿死渴死在里面。”《转法轮》

在我们整个组织成员中,只有主要协调人成功的为团队找到了一辆大巴,这辆车属于一位参加该项目的人。但是,车子坏了开不走,等修好了开始走,大约晚一天抵达了洛杉矶,这时队员们要从东海岸横穿整个美国。大巴车的原始命名是“信心”,它实际上代表了整个项目的精神,因为“信心”是推动我们整个项目的唯一的动力燃料。巴士从东海岸行驶在复杂的条件下要成功地为年轻的自行车骑手们运送自行车。这时,一个同修自愿的为项目提供了一大笔钱,这可以为年轻的自行车骑手们租两辆面包车,但是这钱只够四之三的路费。

运载自行车的大巴抵达洛杉矶之后,大多数青少年骑手已经到位。当我看到他们如何骑自行车上路时,对我来说真是很可怕的一幕。我感到很明显,有一些人不具备太多的骑车经验,此外公路自行车比普通自行车难驾驶。整个局面相当混乱,有些人撞上墙壁和相互碰撞,但经过几分钟的公路行程,这些青少年很快掌握了骑车技术,我感到轻松多了,我相信我们都能做好都能胜任。

起初,我们都住在同修那里,他有一台闲置的拖挂车,装放自行车的问题解决了。所有的备用品和包裹都放置在面包车后面的平台上和汽车的顶棚上,但这只是一个应急措施。车子一开动,东西就晃动起来了,但幸运的是,我们开始得到赞助商的资助。这样,有可能在拉斯维加斯再租一辆拉包裹和食品的面包车,并且还可以把钱都用上购买帐篷,唯一能解决是睡在野营地的宽棚下。对于物质方面的东西,这只是个信心的问题,不稳定的情绪变得开朗起来,多余的担心没了。后来,我们甚至有足够的钱可以入住旅馆过夜。

我们每天都面临着不同的生活条件。比如说,我们头天住在没有淋浴的沙漠野营地,只能吃鸡蛋饼。而第二天,我们可能住在一个豪华酒店,有丰盛的早餐。再一天,可能住在同修家,有人只能勉强在地板上找到一个睡觉地方。而第二天,我们可能住在一个巨大的宫殿里,丰盛的早餐送上几种不同的菜肴。每天的情况都有很大的不同,我们不得不接受这样的事实,是什么情况我们就适应什么情况,只能这样。但是,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去掉对舒适生活和各种食物的执着,因为你不知道明天将会在什么条件下生活。我必须一定要提到的是,我们所到之处的当地同修们的接待情况,他们对我们的关爱到达了非常高的水平,这是显而易见的,他们全心身的投入,并真诚的珍惜能够参与的这个项目。

我们很多时候在旅途中遇到些麻烦,但都被师父处理了,因为总是让拥有必要工具和技能人出现,使我们摆脱困境,而我们也就总有机会向他们讲真相。我们悟到,必须通过这些情况让这些人得到有关信息,我们也为此感到特别高兴。

关于冲突和争执

在整个项目活动期间,我们同修之间在不同的情况下经常发生争执,有时争论的很剧烈。我对此的看法是这样,如果体现出对整个团队有一定影响的问题,就需要尽快解决问题,如果是感情方面的事情,就放一边往后推向内找。出现问题时,整个团队的态度至关重要,如果我们协调一致,严重的问题一会儿就神奇的解决了。特别是年轻的同修们都有善心,同情他人,在困难的情况都能相互帮助。很多问题能得到很好的解决,但有的不能。比如,在我们这个项目快结束之前,一个成年人和他的女儿发生争吵后,他们离开了我们的项目活动。刚开始的时候,我和某些人有过内部矛盾。当我放下执着后,我发现我们的问题解决了,其实我没能完全解决好。有些人的做法我始终不能接受,这也大概是为什么产生离开团队的原因及其它问题。一般说来,如果家庭成员之间的情感冲突是其中主要问题,那么通过调节会缓解的。这件事告诉我,修炼是多么重要的事情。我给家里打电话时,我也有过强烈的情感冲突,我也是非常激动的。

我现在体悟到,这些矛盾的产生是因为我们没有百分之百的按照大法做事,所以才会出现弱点,这样在某些情况下一定会走入极端。

年轻的协调人也不容易。他们必须学会如何带好这些同龄人,并发挥好自己的作用。很显然,用强迫和命令的方式是行不通的,而且还会起反效果。唯一真正起作用的办法就是,用善的行为和为别人着想。

我对“骑向自由”项目的体会

我真的很高兴,我得到了参加该项目的机会,因为“骑向自由”项目是来自各大洲的年轻自行车骑手们讲真相的一个新的,高效率的办法,参加制止侵犯人权的行动,这是全世界人们广泛接受的形式,对媒体也是很有吸引力的。我还悟到,正法已进入到向人类社会主流传播大法的阶段。我也意识到,不存在什么可能不可能的界限,关键因素是能否接受这个事实,一切都和相应的修炼状态有关。我也明白,项目的目标定位高了好,我不担心害怕,因为相信师父给我安排好了修炼的路,使我能够实现这些目标。在美国打开了“骑向自由”项目的新大门,所以欧洲也已经在筹备“骑向自由”的项目,其目的是利用现有的经验和明年的时间,遵循神韵标准使项目在各方面达到更高的水平。

“骑向自由”项目的活动及其对这么多人和各民族的巨大影响让我想到了新《论语》里面的话,师父说,“人类对大法在世间的表现能够体现出应有的虔诚与尊重,那会给人、给民族或国家带来幸福或荣耀。”(《论语》)

我也积累了经验,一个学员的能力是非常有限的,而团队的合作才是关键要素,但也只有在坚持真,善,忍原则的情况下,才会出现神奇,整个系统才能正常运行。在“骑向自由”项目中有不同国籍的人,但是当我们在这些原则上协调一致时,就没有不同的文化背景所表现出来的心理状态。

项目结束后,我觉得我的思想更加开放,加深了我信师信法。我越来越多的意识到要对人的生命负责,因我在这个项目中要起作用,同修的安全取决于我的工作质量。

在这个项目开始之前,我的免疫力非常弱,随着项目的开始,我的免疫力大大提高了,因为我不得不去做很多特性测试,我同时体会到,弱而不稳的修炼状态就呈现弱的免疫力。我通过自行车的螺栓得到了启示,起初螺栓是非常松的,我总是必须把它们拧紧。我意识到,我对自己说,我必须更要抓紧修炼,那么后来这个症状就消失了。

年轻人有机会创建自己的项目,进行协作积极参与,这有多方面的好处,可以使自己变得很善于对众人及媒体进行公开演讲。青年人也会变得不那么依赖父母,对自己更加自信。

项目主要协调人提到,该项目取得的结果可以说,就美国的学员总体而言,以前彼此有些障碍的学员群体能共同开始在一起合作时,我就相信,如果他们能参加一个联合项目,那么他们会更加协调更加配合。

最后,我要感谢所有支持“骑向自由”项目的同修,无论是物质支持的还是正念支持的,这都促成了项目的成功。感谢师父,感谢所有支持我们和保护我们的神。

这种共享是我目前的水平,请大家指出不妥之处。

(2015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