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我的两年修炼大法之路(译文)

Print

【圆明网】师父好,同修们好 。

我是一个从2013年中旬开始修炼的比利时学员。两年前,我幸运的获得一个很好的修炼环境,那就是我的父亲、母亲和姐姐都修炼大法。

我第一次知道法轮大法的时候感觉很好,但是我没有更多的去思考关于人体、生命和宇宙,而是过着常人的生活。我父母和姐姐得法的那一年,我16岁。我喜欢和朋友一起出去玩,喝酒、吸烟、玩游戏——象一个常人一样,从没有想过修炼或者我们为何在这里。

得法

突然间,在我23岁的时候,很多关于法轮功和生活的思考進入我的头脑。我从心底深深感到很想学《转法轮》这本书。我开始和父母谈论法轮大法。我们一起读《转法轮》和炼功,我好象突然开窍一样懂得了许多,包括我读到的很多东西听起来都很熟悉。我一下子在心中深深感悟修炼、古人,宇宙和生活的意义。

师父在2014年的《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中说:“还有一部份人在大法这得到了一些法理,以前对宗教、信仰、修炼也不懂,从大法这知道了神、佛、修炼这些事...”

我第一次双盘打坐的时候,从前额的天目看到了一道光,不停的变换颜色,就像师父在讲法中说过的人们看到的变换颜色的光线。这个超常的经历给我很深的影响。从那开始我对这个星球上的生命完全改观了。我不再去喝酒、吸烟,放弃了很多不好的执着。

同一周,我在洗澡房里差点晕倒。我不得不躺下,我觉得要昏过去了,一个很不舒服的感觉在我体内蔓延,我止不住地咳嗽。我感到好像有一只黄蜂卡在我的喉咙,不停地咳嗽,直到我咳出了血,但是我一点也不害怕,感到这是好事。在那之后我放下心,之后整天都感到精力充沛。

师父在《转法轮》第二讲中说:“真正炼法轮大法的人,你能够把心放的下的时候,从现在开始都有反应。”

西人学员在中国人旅游热点的重要性

一天,我的中国同修告诉我,我们要跟着一个大概10个中国人的旅行团。一开始,因为受中共邪党的毒害和害怕,他们表现的挺负面,但是我们坚持播放讲真相的录音,而且一直跟着他们,还集中保持善念。他们慢慢的变得思维开阔了一些。我们跟着他们到了他们的大巴,让他们听了30分钟左右的播音。最后大多数人都退出了邪党并且向我们道谢。当我能够保持特殊的正念时,这些例子的结果都是挺正面的。

然而,我还不能在每一次参加活动的时候都保持这种心态。后来,我集中精力保持一颗慈悲的心和清净心,不仅是在参加活动的时候,而且是在家里或者工作场合都这样做。我专注修炼扩大心的容量,而不只是我那一小点。

我还想说西人学员在旅游景点的效果挺好的,当中国旅客看到西方人发资料和播发录音的时候,发出关于法轮功的强有力而又正面的声音,他们感到很震惊。而且,当中国学员和他们讲真相的时候,我可以发正念,还可以让他们看到西方人也在修炼法轮功。

推广神韵

我在修炼之前已经看过神韵,当我参与支持神韵的时候感到很兴奋,因为知道了神韵是通过法轮功的故事来救度众生,恢复人类的道德标准,留下真正的文化。我在得法几个月之后开始参与推广,当时主要负责往邮箱发放传单。我发现了个人修炼和信师信法的重要性。我强烈感到世界上的人们迷失了,在无知中受罪,就像半年前还未得法的我。早晨的炼功、发正念和学法,给之后的推广工作打下很好的基础,所有的事情都很顺利,心情感到轻松,在骑单车去发单张的时候我有更多的机会向人们介绍,收到了正面的评价。

在这一年的神韵推广期间,我感到比2014年第一次推广神韵时拥有更好的状态。我强烈地感到做事情的时候不要强为,在经历魔难、工作后的疲惫和糟糕的天气的时候,要保持正念。

我在几个俱乐部和购物中心有机会和更多的人交谈。例如,推广的最后一周,我去了狮子俱乐部推广神韵的美好。我和同修一起去,但是交通阻塞。同行的同修告诉我要保持正念,相信师父会给人们听到神韵的机会。5分钟后,交通又畅通了。我们迟到了一点,但是到餐厅前台的时候被告知狮子俱乐部的成员还没有到达。这些成员觉得很奇怪,他们很少迟到达10分钟之久。我们甚至在前台等了30分钟。

我在神韵推广中还需要学习更多,但是我想感谢师父和同修在我的修炼两年期间,在我参与此活动经验中所给予的帮助。

在神韵等大法活动后不放松标准

神韵结束几天之后,我们继续每周三在中国领馆前的活动。那一天天气非常糟糕,父亲、我和经常来的三位同修在这里照常讲真相和发正念。那一天我的思想很不稳定。一切都是又冷又湿,我在想自己在这里到底做什么:我们刚做完了神韵,我最好待在家里,这样做可能是走极端。没有人看到我们在这里,警察一定认为我们是疯了,在冰冷的雨中站着和坐着炼功。有那么几分钟我一度感到很奇怪和迷惑,我看不到我们在这里所做的有什么意义,胡思乱想。但是我排斥这个念头,几分钟之后一些思想变弱了。那天发正念的时候,我经历了平时发正念时没有感受到的,在冰冷、泥泞和潮湿中,我突然觉得自己正坐在盛开的美丽的花丛中,感觉很温暖,在一个奇妙的地方很多生命正围着我,感到很舒服,我冰冷中的手没有那么痛了。发正念结束后,我真的不想睁开自己的眼睛再看到这个泥泞和肮脏的地方和世界,但是我们的活动得继续。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要继续,不放松标准,即使我不喜欢也应该尽可能参加每个活动。而且,警察告诉我父亲,他们真的很佩服我们在这里站着和坐了这么久,这是他们协助过的最平和的集会。

一些比利时同修在Sonant组织了上午的集体炼功。我们一起炼功两个小时。从3点50到5点50,之后发正念,然后我就要去上班了。我坚持了几个月。但是之后我开始有那么一天坚持不了,只能在工作之后炼静功或者动功和学法。我对自己的放松感到后悔,我以前总是觉得工作的时候很轻松,在工作之后学法很容易集中精力,象是在一个鸡蛋壳里读书。所以我想交流一下这一点,希望能够坚持早晨的炼功,不要断断续续的。

我应该安排好学法和炼功,不要断断续续的,而且在休闲时间应该尽量努力参加讲真相活动来救度众生!

中国的大法弟子正在经历着史上最严酷的迫害。这件事情是如此严肃。即使喜欢安逸,我也不能让安逸心主宰。

以上是我个人的经历。不足之处请指正。

谢谢师父,同修们。

(2015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