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全身心溶于法中,不断精進

Print

【圆明网】慈悲伟大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师父在《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中说:“人是不一样的,心态不一样。因为那是法嘛,你心态不正,你对待他的心态不一样,他给你显示的也不一样,显现的也不一样,甚至不显现。”[1]

我想就信师信法,从思想上根本改变常人的观念,以真正修炼人的心态精進实修,不断提高自己这方面,谈谈自己这几年修炼中的点滴体会,不当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一、坚定信师信法,走出失去亲人的巨难

2010年末,我失去了朝夕相守的丈夫。那时我已经走入大法修炼三年多。当时因自己的心性尺度,修炼状态就局限在那么高,周围同修仍然都把我看作新学员。但无论怎样,我生命明白的一面已经知道,千年的期盼,万年的等待,慈悲的师父把这么珍贵的宇宙大法捧给了我们,送到了我们家门口,我怎能再错失这万古机缘?!无论面对的魔难中,自己有多少不很明白、不很理解、肉眼看不见的背后的因素,我还是严肃的对自己说:必须尽快走出这生死考验的大关。作为承担重大历史使命和责任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只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唯有坚定信师信法,才是出路。

在经历了大约三个月的、几乎完全自我封闭式的超大量学法及剜心透骨向内找的反思后,我真真切切的感到,自己各个空间中的身体好象都在从沉睡中苏醒。层层空间的我,齐跪在慈悲的师父面前承诺:师父啊,您已让弟子从常人沉迷其中的假现实中走出来,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弟子永远不会再回到常人的状态中去了!宇宙大法的至高法理,已经让弟子看破在转瞬即逝的人间幻象中,除了修炼其它什么都得不到。只有大法值得我珍惜。大法就是弟子生命的全部。弟子唯有信师信法,真修实修。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你想什么他都知道,什么他都能够做。你不修炼他不管你,你修炼一帮到底。”[2]“修在自己,功在师父。”[3]

我不知向师父重复、承诺了多少遍,自己生命深处最本源的这份真愿,神奇出现了!我再一次真切的感受到,慈悲的师父帮我消掉了身体上那么多的业力,及思想中太多不正、不好的因素。从那以后,种种意想不到的身体整体状态的变化,逐渐出现在我的修炼中:以前难以突破的长期学法易困的状态,不知不觉中消失了。代之而来的是,头脑中只要一想开始学法,层层空间我的身体的细胞都精神起来,并以最饱满、清醒的状态,恭敬的和我表面这层人的思想一起学法。以前炼动功时不自觉的会胡思乱想,及炼静功时经常昏睡的状态不见了。我炼动功时只听到炼功音乐,脑中空无,却心清如玉;炼静功打坐时,自己主意识明明白白的感受着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以前发正念时常倒掌还走神儿的状态也改变了。清醒的真我一立掌,心慈意猛却通天彻地般在解体邪恶,清除烂鬼。

我深深的体会到,一切的改变都是慈悲的师父帮我做的,只因我有想要修心向善的心,想坚定修炼的真愿,师父就把我的身心层层净化,把我提升到了另一个境界上!而这是我用人的观念、人的办法怎么努力也不可能做到的。

二.扎扎实实学好法,炼好功,同化真、善、忍大法

修炼中没有小事,看似平凡的点点滴滴,师父教诲弟子们每天都要做好的三件事中就包含着一切。随着正法洪势的迅猛推進,我感受到慈悲的师父为了让弟子能够真正修炼功成圆满、为了让更多的众生有机缘走向未来,而一再延续正法结束的时间,如今每一天的延续都是师父用自己巨大的承受换来的!

为了在学法中最大限度保证入心,我要求自己在各种环境中学法时,必须努力排除所有杂念,以最珍惜、最恭敬、最谦逊的心态学法。读出声音的每一句法都是能量,不只是我们周围、我们这层空间的所有生命都能听法受益,其它各个空间的所有生命也都在学大法、同化大法。学法时只要可以盘腿我就双盘,最初从一小时慢慢加长到两小时,双盘学法的过程中,的确是对自己物质身体方面的忍耐力和吃苦能力的一种严格检验。每次延长5分钟,都是对自己劳其筋骨的突破,在疼痛过去之后不一会儿,又上来的撕筋裂骨的剧痛中,不只师父法中关于业力转化的法理呈现在我眼前,我更实实在在的感到,师父的法身也在看护着弟子,那时的痛对我而言已经什么也不是了,其实更多的痛苦是师父替弟子承受了。

此外,我还要求自己尽量多学法。除了坚持参加面对面的集体学法和每天早晚两次网络平台的集体学法外,我还利用一切可能的时间,听师父讲法录音。我体会到思想中装的法越多,其它杂念、人念就越少,遇到问题时自然就会用法来衡量,就不容易偏离法。

在这个渐進的过程中,我真实的感到自己生命深层与身体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溶于法中时,就是我最快乐的时候,自己身体从最微观到最宏观,全是对师父的感恩和喜悦。因为越学看到法中的内涵越多,就越知道法的珍贵,越学脑中装的法越多,对法的理解也越深。法给我的正念和智慧也随之越强、越多。

我有一份全职的常人工作,也参与了媒体的版面设计等证实法的工作。和其它同修一样,我每天有限的时间总觉得不够用。为此我就缩短睡眠的时间,坚持每天凌晨两点半早起,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然后再参加两小时的网络集体学法,然后才去公司上班。通过长期的不懈努力,几年下来已经形成一种自然状态。每天都是精神饱满,周身轻松。我真正亲身体会和见证了炼功就是最好的休息。

去年有一段时间,我的右手小指上不知不觉长出一个很小的疙瘩。开始并没在意,直至后来长到有小指粗的一个肉瘤,而且出现象刺到神经一样的痛。右手小指刚触到键盘就钻心般刺痛神经。于是我先自己发正念:不承认肉眼所见的假相,我的身体我主宰。从师父的法中我知道,在正法时期出现这种干扰,就是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从根本上解体另外空间的业力场,清除一切影响我小指正常工作的黑手、烂鬼。同时我诚心求师父:我的一切由师父作主。即使是弟子生生世世的业力所致,弟子也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更不会去承受,一切都得为今天大法弟子证实法让路。我的手是师父赋予弟子证实大法的法器,决不允许邪恶迫害我的手,影响我做我该做好的证实法的事。

我轻缓但很严肃地对着手指上的肉瘤说:好的留下,坏的去掉。之后就没再理会它了。当夜入睡前依然还是很疼,可当第二天早晨洗漱时,每当碰到就疼的小指上的肉瘤一夜之间不见了。感恩慈悲的师父帮我把在另外空间那个不好的东西拿掉了。

在自己的日常修炼中,我体会到,只要自己按照大法的要求真正去修心性时,周围的场与身边的众生都会在不知不觉中被真、善、忍大法归正。

有一位与我同办公室的新同事,她总是在工作时间旁若无人的打开收音机,听新闻或一些现代摇滚音乐。听到她得意的音乐还调大音量,直接影响了大家工作,她本人却毫无愧意。我就开始默默动善念,规劝她生命明白的一面,请她放弃这种在当今道德标准变异的环境下,不自觉的造业行为。开始并不见效,我想不能放弃,真心为她好,她生命明白那面慢慢会感受到的,就继续坚持默默劝善。大约两周后,她主动不再听收音机了。后来与这位喜爱音乐的同事交谈时,我慢慢向她介绍了大法、神韵等,她被神韵在美国精彩演出的报导深深震撼。去年,她邀请父母一起去巴黎看了神韵演出。她说,神韵在她眼中绝对是全世界最美的演出,她和父母都是第一次欣赏代表中国古老文明的传统歌舞,而且将永远陶醉在这美好、难忘的记忆中。

三.实修自己,提高心性,去除为私为我

我在过关中,我告诫自己一定要珍惜师父精心为弟子安排的每一次提高心性的机会,遇事必须无条件的主动向内找。

2012年6月,中共前首脑来丹麦国事访问。由于具体日程安排公布很晚,同修们在其到访的前三天才看到,所以临时决定需要印一个四米长、较大规格的横幅。因横幅比普通规格多费耗材,且要求印刷公司紧急交货,所以费用也比较高。当时由我来排版并联系印刷。只要证实法需要的就该做好,这个大横幅如期赶制了出来。那次活动也有其他人权组织等在场抗议中共。人们手上高举着横幅,地面上也摆满了大小条幅。因各种原因,同修在最佳视觉位置上用了邻国同修带来的只有两米长、半米宽的相同内容的横幅。我看到后,心里油然泛起一种莫名的情绪:好几千克朗做的又大又醒目的横幅,怎么不用到最抢眼的位置上呀?!转了一圈,发现我花了数千克朗做的大横幅,被放在路边不起眼的位置上。我心中的情绪更大了,这协调人在协调什么呀,怎么就没有其他同修看出问题呢?!直到活动结束,我的心都没能平息。回家后,心中一股委屈情绪往出翻,这才猛然惊醒,赶快静下心来学法找自己。

师父在《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中告诉我们:“很多事情虽然没有那么周全,可是作为大法弟子来讲,那不是留给你们自己修炼的空间吗?自己怎么样把没有想全面的、或者是你觉的还不够完善的地方,自己把它做好,那不就是留给你的吗?那不就是你们正应该自己去做的吗?”[4]

修炼就是去人心,而我恰恰在这一件小事上,暴露出自己如此强烈的证实自我的人心。不就是想让别人看看,你做的这个有多好吗?在证实法的各种事上,如果不去人心,充其量不过就是人做人事,那在神的眼里就是糊弄事,没威德、没正念。天上的神其实不看我做的横幅放在哪儿,神在看我的心在这事中放没放下,我真的心放下了,即使真的没有采用我做的横幅都无妨。如果我能够放下了执著心,又能圆容配合整体将事做的更好,我的层次就在提高。

2013年夏,欧洲法会在哥本哈根召开,27国大法弟子齐聚丹麦首都,举行反迫害、讲真相等一系列游行集会等大型活动。我们当地同修们一起制作了各类手举牌、横幅等。此外,同修还建议再赶制一个1.2米高的巨形《九评》书模型,用在游行中。我排好了版面刻出大字和图形,又好不容易找到了需要用的材料。经过了几天紧张的辛苦、劳累,终于如期完成了这个巨形《九评》书模型,大家都说效果非常好。但始料未及的是,第二天活动时,由于事情繁多,负责开车运送物品的同修竟忘了把它运到活动现场,我们辛苦耗时做成的《九评》书模型没能在游行时用上。面对同修真诚的道歉,这一次我心里出奇的平静,没有一点抱怨,反而诚心安慰这位感到不安的同修。当我在自己所在境界中心性不断提高后,明白了“修、炼”两个字,修比炼更重要,在参与证实法救人的过程中修去了人心,放下了执著心,又能圆容配合整体将事做的更好,我的层次就在提高。什么是修炼?这就是修炼哪!

我们在对丹麦政府讲清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的真相项目中,争取到了数次机会,直接面对面给议会的不同委员会成员及外交部官员讲真相。每次与议员会面之前,参与会面的同修们尽可能多学法、多发正念,并补充新的真相内容,充分做好准备。在场的同修们也都无条件正念支持,配合主讲同修。大家以这种状态与不同的政要一次一次的约见、讲真相,大家就这样较平稳地向前突破着。

后来大家商量决定写信给女王和丹麦首相讲真相,信尾需要一位西人和一位华人同修签名并作为联系人写下联系方式。总协调人鼓励我主动担当作联系人,我却建议请法理清、能力强的同修来担当,还说这样会有更好的收效。几天后,我在家洗刷时不慎失手摔碎了一个玻璃水壶。当时我心中一惊,自己是修炼人,哪有偶然的事儿发生?水壶碎了,水壶碎?正想着,突然脑中出现大大的三个字“谁唬谁”,是呀,我在唬自己,我唬得了谁?我开始深思自己,自己还有多少不自觉或不易察觉的人心被掩盖着?

师父在《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特别是大法弟子,你们的一思一念决定着很多生命的存在和不存在,你们怎么样去做,做好那件事情、做不好那件事情决定着他们未来存在和不存在,你说他们能不关注吗?都在看。”[5]

我意识到,我们在证实法中遇到的一切都是有序安排的,也许那件事中就需要我担当那个角色。我看到了自己在这件事上真实的心性尺度,我没有在无条件配合协调学员,而是用自己变异了的观念,找理由推掉了自己的责任,还自以为能放下自我,其实内心深处有怕一旦出现失误,招来抱怨的自我保护的心。难道没想过师父安排好让我们救的人没得救,这才是最可怕的吗!这“怕”的背后是被掩盖的私,再背后就是怕影响自己的名啊!可我好象从没有意识到,原来自己还有求名的心!这颗私心就这样暴露无遗,这离法的要求多远啊!我微微闭目静下心来,双手捧起《转法轮》自然地打开,当我睁眼一看,映入眼帘的一页是“提高心性”。师父让我们做任何证实法的事,都得踏踏实实的、把心放在那去做。不要管时间,也不要想那么多,只要有纯净的心,就能做好。师父在看着我们的心是否够纯净,是否有神的状态。

法理在我们修炼的过程中是不断升华的,大法在不断的地洗净着我。几年来,我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让自己置身于大法之中,堂堂正正的修炼,象一个真正的大法粒子一样。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存在,就是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真的贯穿在我们修炼的每件事、每一步中。

想交流的内容还有太多,尤其是深知自己还有太多的人心和不足,离法的要求、离同化真、善、忍还有很大差距。慈悲的师父给我之多,我从法中身心受益之巨,时时刻刻让我感到全身心愉悦、幸福无比!今天,9月20日是我45岁生日,我愿以今天做为自己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修炼路上的新起点,不断升华,同化大法!

叩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感谢所有同修!

[1]李洪志师父著作:《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第四讲 灌顶
[3]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第一讲 炼功为什么不长功
[4]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5]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2015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