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圆明网
2002年欧洲法会

英国:我的修炼之路

【圆明网】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两年前的一天,我到易普斯赤(Ipswich)去看望祖父祖母。市中心有一个大书店。那时我正在寻找介绍一种新的生活观的书。我来到这个书店,在思维,生命,精神的栏目中,当浏览书名时,一本书落到我的脚边,书名叫“生命的轮-谈濒死”我想应该要这本书。这一定是天意。我又一转身,一本蓝皮金字的书出现在眼前,吸引了我全部注意力,书名“转法轮”作者李洪志,顺手一翻,“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这一定是中国古老的科学,我心说。于是我夹着这两本书到了收款台,买回家。我可以告诉你,从那时起,我再也没有读过其他书,因为“转法轮”回答了我所有问题,并明显地改变了我的生活观。

在修炼的初期,从一个稍高一点的基点看自己,觉得清楚地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才能成为大法弟子,觉得自己能够做到。然而,在实践中我的修炼进程曾被阻碍,我觉得我的进步并不象想得那样快。原因是我当时只了解一点法,并总是用自己形成的常人观念去想怎样去执著心。这就象要洗去手上的墨汁,只用水洗,效果很小而且很困难。

对我的提高来说,关键是学法,读“转法轮”越多,对法的理解就越深,就能同化相应层次的法,这样才能暴露和清除一切邪恶。这就象用高功能洗涤剂洗墨汁,即高效又省力。我现在能保持较好的心态,一旦做大法工作时自己能领略出较高层次的法理。后来我的进步快了,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欢乐充满我身体的每个细胞。师父说:“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就这两个原因。”(英文转法轮37页)

后来在我修炼中和提高有关的是当我在伦敦中国大使馆前,我悟到了一个在我修炼中的重要因素,就是当我隐藏一个非常根深蒂固的执著心的时候,师父用一切方法暴露它,我可以告诉你,你会感觉很不舒服。

师父说:“当你心里为什么事过不去的时候那不是执著心造成的吗?”(英文“精进要旨”35页)。当时我们收到俄罗斯弟子传来的消息说邪恶之首非常虚弱,我们就每半小时发一次正念。过了些时候,发正念时我感觉越来越难受,而且还影响到发正念的纯净心态,结束的前几分钟,我就停了下来。就在这个时候,一位中国同修问我:“你为什么停下来?”不管这个直截了当的发问正确与否,使我感到非常不舒服。这给了我一个向内找的机会,我看到自己的自负心理,总想建立自己是精进弟子的形象。

那个简单的发问暴露了我的根本执著,使我意识到我没有把法放在第一位,而总是习惯成自然地把自己的形象,自尊放在首位。感谢师尊教诲,使我能发现自己的自负心理,这个执著心一直阻碍我的进步与提高。从这件事以后,我的思想发生了很大转变,能够把法摆在第一位,感到容易摆脱日常干扰,并能主动清除而不是消极忍受。这使我更精进地走自己的路,因为我更强烈地感触到宇宙特性真善忍,这个感觉是那样的美好。

通过和中国同修在一起,我能有这个机会提高,但和西方学员在一起,也许就没有这样的机会,因为在西方学员中容易满足自己的自负心理,在中国学员环境中较难隐藏我的这个执著。所以我必须把自己溶熔于法中,这也有助于所在的环境,因为我按照法做,不是按照自己的观念去做。师尊说:“ 做得好的就会改变自己周围的环境,做得差的也会使自己周围的环境随心而变化。”(2002年7月22日在华盛顿讲法第2页)

还有一个关于中国同修给我帮助的事例。他对我说每个学员都能做到双盘。一周前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一个学员用一块大石头压腿坐成双盘莲花坐姿,坚持了7个小时,期间他读“转法轮”的这句话:“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英文转法轮第380页)。为了证实这是不可能的,我也坐下来,两个膝盖翘得挺高,我就用力压,没想到5分钟之内,奇迹发生了,我居然也双盘上了。

这向我表明你承受多少你将得到多少,也使我加倍努力,因为任何事都是可能的,大法无边。于是我面带笑容盘坐在那里,他读了一句“转法轮”中的话:“柳暗花明又一村”(英文转法轮第380页)。我想如果我们大家都能以法为大,把自己溶熔于法中,我们整体就能大步提高,因为创建这样一个环境,学员能够敞开心怀,真正互相帮助,大踏步前进。

由于伦敦中国大使馆前面是最靠近使馆背后邪恶因素的地方,所以那儿是发正念的好地方。由于我受到非常大的干扰,所以这对我也要求更高。一个例子是,车的尾气象滚滚巨浪涌进我的嘴和肺,就象一根管子安装在我的嘴和车之间。时间也被邪恶操纵着,我经常感觉自己在那儿已经坐了半个小时了,可才过去五分钟,使我不得不问我的表是不是停了。还有,当我的腿和背剧烈疼痛时,也影响我的正念,我处理的方法是多炼两遍功这样我的正念就变得更强大。这对我在讲真相和发真相传单时行得更正也有帮助。如果我通过学习《转法轮》有效地调整自己并达到平静的状态,我就能使自己更好地处理任何干扰,因为我的心性已经提高了。因此,在使馆前发正念帮助我迅速提高。

感谢其他同修的努力,使我能到冰岛去。这个经历使我意识到正法的重要性。想到冰岛,我简直不知用什么语言来表达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给我的感触。我想写的每一件事情都不能准确表达出我在冰岛所经历的一切。我不想再详细讲这些,我只想用我的诚心对大家说:“功修有路心为径,大法无边苦作舟”。

冰岛和中国大使馆是大法设的舞台,在那里我可以从人中走出来,实现我神的一面,真正的助师正法。使我建立了一个基础,从中能提高和运用我的技能更深程度的助师正法,并是我满足,因为我知道还有好多人在等待著真、善、忍。

谢谢大家。

(2002年欧洲法会发言稿,哥本哈根,2002年9月22日)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