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圆明网
法会交流

拉脱维亚:在整体配合中修好自己(译文)

—组织地方法会的修炼体会

【圆明网】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拉脱维亚的大法弟子,住在距离首都里加180公里的温特斯皮尔斯。我第一次接触法轮大法是在2007年,当时妈妈送给我一本法轮功的书,此书深深的触动了我,我想学功修炼。但两年后才真正的成为大法弟子,2009年8月我开始自觉修炼大法。

在此我想跟大家分享我2014年春在拉脱维亚组织一次修炼心得交流会的体会。

通过学法,我慢慢悟到法会是为了我们更快的提高,为了让我们在落下时能够察觉到问题,为了我们的修炼环境更加稳定,为了我们更加团结,成为一个整体。

师尊在1999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讲:“本来这次会是想开一个西部地区的局部心得交流会,目地是使西部地区的学员能够更好的修炼,有那么一个更好的修炼环境,也就是这个目地。因为它是属于地区性的,主要是解决他们这儿的问题,所以就没有跟更多的人去讲,也没有把消息传到世界各地。更主要的原因是我想叫大家有一个安定的环境,安安心心的修炼,不受任何干扰。”
我已经琢磨了将近一年,在拉脱维亚也能举办法会那该多好,我在考虑,我是否去承担组织法会的这个责任。如果能在我所在城市举办,就相对来讲比较容易,如果在里加举办则有更大的难度。但我悟到,作为修炼者不能畏难。如果想修炼,我就应该努力克服困难。

师尊在《转法轮》第四讲中说:“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

去年12月,真善忍国际美展在列帕亚博物馆举行。在开幕式那天,我走到协调人跟前,说如果能在拉脱维亚举办法会就好了。他的回答很简单:“如果你有心,那就去做。”

当时我们也商量了法会的日期,定在4月25-26日。协调人说我们应该邀请其它国家的同修也来参加这个法会。这跟我想象的不同,我觉得这又增加了难度和责任,事实上,我没有准备好,心想:“那不跟让我组织一次欧洲法会差不多了?一步步来更好,但现在我一下就得跳好几步。”但随后我悟到,正法时期不会无休止的延续下去,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快速提高的机会。

组织法会需要解决很多问题,比如找个合适的场地,在城里组织一些洪法活动、向市政府申请许可、协调交流稿、询问酒店的报价、准备海报、及其它许多大大小小的事情。一个人不可能独包独揽。当我问大家谁想要参加组织法会时,反应不太大。要想开法会,首先得解决两个基本问题 - 需要一个会场,游行和其它活动需要进行安排,而这一切都需要得到批准。

一位有经验的同修承担了安排活动和申请批准的责任,而一个刚刚开始修炼的新学员愿意找会场。这是一个让她走出来的机会。后来,我悟到组织法会时许多事情都需要远距离协调,这给了我学会信任别人的机会,让他们自己做事情,也让我学会与其他同修配合。我的自我比较强,习惯了独自一人做许多事情。师尊经常在讲法中提到弟子之间相互协调的重要性。

“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在证实法中协调一致法力会很大。” 《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我以前从来没有组织过这样大的活动,一切都没有象想象的那样进行。问题不仅仅出现在会议的组织方面。一月份我们得知真善忍美展不能在我的城市举行。我们收到了文化中心的拒绝信,说是有来自市议会的一些压力。我的家庭问题也没有解决好,造成了矛盾,之后走上了司法程序。另外,我在梦中又遇到色魔,没能过关。还出现了其它魔难。

在过关中,我逐渐失去了正念; 心中对同修产生了怒气和不满,因为他们对法会的组织几乎是袖手旁观。我失去了信心,忧心忡忡,恐惧心、懒惰心、贪图安逸的心都上来了。我把所有的问题都当作了负担,而不是快速精進的契机。用心学法越来越难,看书也越来越少,也停止了炼功,因为我有一个观念,就是学法是主要的,如果不学法,那么炼功也没有什么意义。

二月中旬,我感觉旧势力给我施加很大的压力,就写信给佛学会协调人,要求不再承担我所在城市协调人的责任,把我的名字从传单和网站上拿下来。去里加参加集体学法的时候,我对大家说,我不能胜任组织法会的工作,应另找他人承担起这个责任。我认为其他学员会问我:“我能够承担与法会有关的什么事情呢?” 这对我来说很重要,但没有人这样问。后来我反思,对其他同修和他们的问题我是否也是如此冷漠?记得一次一位同修说,需要帮助校对一些文字翻译。其实我可以帮忙,但不想给自己增加负担。我悟到在这个问题上需要提高。

我想就呆在家里炼功,事实上,这将意味着我不再把自己当作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是说我将无法履行曾经跟师父立下的誓约。我们身上肩负着救度众生这么大的责任。

我想到师父在《二十年讲法》中说,“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来讲,以前我一直在讲,我说大法弟子有这么大的历史使命,要承担救度众生的责任......。”

一步一步的,我慢慢打破了所有心里的苦闷,悟到只有学法才能够帮助我摆脱这种局面。二月底,我悟到需要阅读师父1999年以前的经文,就开始阅读收集在册的经文。这些经文很适合我的情况,启发了我。我又开始读《转法轮》。

“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 (《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我又开始每天早上在公园里炼功,悟到每天早上在发正念之前做完五套功法比较好。现在坚持不了是因为我有求安逸的心。这些晨练也让我有机会能与全世界所有学员融为一体。

我意识到了旧势力的手段是相当简单的,但是对缺乏正念的人却很有效。其实,如果我坚信师父,他们就干扰不了。所有的考验都是为了提高心性。旧势力设了一个又一个的难,一切都做得非常有针对性。如果我失去耐心,变得烦躁,开始有负罪感,认为自己做不了某事等等,那么他们已经达成了目的。如果我保持平静,不责备自己修的不好,那么他们就干扰不了。

“弟子正念足,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渐渐地,需要市议会批准的游行和活动问题解决了。事情并没有按开始的计划顺利进行,但最终一切都解决了。其他同修也开始参与,帮忙做不同的事情:一位答应给肖像装框,另一位答应为游行做横幅,还有一位答应准备新闻公告。只有寻找举办法会的会场没有像我们想像中的進行。

计划中法会将在里加的一座中学举行。但是,法会开幕两周前我们收到了来自校领导的拒绝信,说他不能把礼堂租给我们,这让我很忧虑。我开始向外找,但及时止了步。我得试着向内找,而不是责怪别人。

到开法会只有两个星期了,但我们还没有场地,必须寻找出路摆脱这个局面。我打电话给同去见校领导的同修。每到节假日晚上我们都在网上一起学法交流。我悟到我们见过校领导之后,应该继续发正念,但因认为一切都没有问题而有所懈怠。我们的欢喜心太强了。我发现我自己也有些不负责任,对曾向别人许诺的事情有时有不认真的态度。收到了校领导的拒绝信之后,我马上请拉脱维亚的所有大法弟子尽可能多的发正念,清除一切进行干扰的邪恶。

一起学法和发正念带来了改观。我有了坚强的信心,师父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场地的问题一定能够得到解决:我们必将有场地开法会,只有一个问题 :在什么地方?

我可以肯定地说,拉脱维亚大法弟子的心得交流会进行得非常顺利。我悟到如果我们相互配合好,可以承担更大项目的责任。我自己已经成功地敞开心扉,心胸变得更宽广。刚开始筹备法会时,我只准备好组织本地规模的法会。现在,法会结束后,我的想法不同了。感谢那些来参加法会的俄罗斯学员,因为如果他们不来,我们游行中就没有腰鼓或仙女。

我也领会到集体学法和交流从每个项目中取得的体会和经验的重要性。这样我们会形成一个正念的场,念变得更正,能量也更强大。

我希望下一届拉脱维亚的修炼心得交流会将有更多的本地和来自其它国家的大法弟子参加。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2014年欧洲法会投稿)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