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承担责任,走师父安排的路(译文)

Print

【圆明网】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这是我第一次在法会上和大家分享我的修炼过程,走出这一步对我来讲并不容易,因为无论是写出来,还是说出来,我都不擅长表达自己。

我以前对精神层面的东西从来不感兴趣,所以也从来没有过这方面的追求。我的妻子正相反,在生活中她一直在追求精神方面的东西,以前她也尝试练过许多功法,但是我对那些都不感兴趣。

有一次我出远差,回到家的那天晚上,我妻子刚刚参加完了1995年师父在瑞典办的7天班。她给我演示了第一套功法,我马上就说我要学这个。但是我的修炼过程一直是慢悠悠的,现在我仍然努力要成为一名精進的大法弟子。

我是一名水下作业工程师,经常担任项目主管。这样的工作性质让我带有强烈的责任感。一个错误或疏忽就可能意味著让我的工作人员面临生命危险或死亡。我在这个领域是专家,我对工作是有把握的,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为了事情能成功,我会多下工夫,比工作要求的做得还多。

对于我来说,责任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所以对于我自己不了解的领域,我不会轻意的去承担责任。也就是说,只要不是涉及水下技术的,我都尽量避免担责任。

正法开始以后,我妻子做什么事情,我只是高高兴兴的跟着她做,她管事。如果她建议做什么,我就去做。多年来我们就这样一起做了很多事情。当然不是没有心性考验,这些考验经常发生在我们准备一起去讲真相之前。我妻子在一次法会上分享了这方面的体会,所以在这里我就不打算多说了。在修炼中,我总是站在后面给别人帮忙,并不想站到前面来。

向前迈一步

多年前,在华盛顿特区,我要在美国全国新闻俱乐部上替一位知名的瑞典政要代念一篇发言。对我来说,这真是难题。我心里非常害怕,这种怕心持续了几个星期。我以前也曾经在几百人面前发过言,但那是在我的工作领域里,所以也没觉的太困难。只要是在我的技术领域范围里,我一点也不觉得难。但是在众人面前念一篇不是自己写的发言稿,那个怕心产生出来还真是很难承受。当时我没有把自己的感受告诉妻子,她什么都不知道。

很久之后,我才告诉妻子这件事,她觉得非常惊讶。她说,她根本就没看出来,她还认为我的发言非常好,就好象我对这种事驾轻就熟一样。我也得到别人的很多反馈,都觉得发言很好。我想,可能是因为我对名的执著才会产生那么强烈的怕心。

我本来以为这件事在我的修炼中就象个小插曲一样过去了,我又可以继续躲在我妻子的后面,不需要承担什么责任。我可以在“安逸区”里舒服地待着,但是从高层次上来看,这实际是一种求安逸的心。

6年前神韵来到瑞典时,我不得不承担了保卫神韵演出安全的责任。我没有掉以轻心,尽了最大的努力去做好这个工作。不过我依然还是在幕后,而且我也不是一个人,每年都有很多学员在帮忙。

《自由中国》- 把承担责任当作修炼

两年前,我们在纽约听说了电影《自由中国》,也看了这部影片。我觉得,这部影片是个非常棒的讲真相工具。以前,我多年参与新唐人的工作,所以帮助推广这部影片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我想,通过这部影片去讲真相,这是大法弟子的责任。但我并没有准备去承担这个责任。当要我来负责这个项目时,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做好,我勉强的接下了这个责任。我不得不去克服我内心的各种缺点,比如,求安逸,不能忍,自卑等。今天,我特别感谢能够参与《自由中国》项目,能和很多学员一起合作。现在,我们每周开会,一起互相鼓励,一起突破很多事情,给众生机会了解真相。

从这个项目一开始,我们就和其他项目组的学员進行合作。我们和对政要讲真相小组的学员,还有别的项目组学员一起合作,经过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最后成功地在瑞典国会给议员们放映了这部影片,那些议员中有的是以前就有联系的,也有新联系上的。我们先是为政要们安排了多次的私人放映。当有人来不了时,我们就再联系他们,给他们一对一的放映。或者我们送去一份影片拷贝让他们看,还要确保他们看完后再把影片拷贝还给我们。通过这种方式,很多政治家了解了真相。当他们知道了真相后,其中一些人又一起在国会中安排放映这部电影。很多议员来看,比我们预期的还多。我们看到,他们都被这部影片深深地打动了。我觉得更令他们感动的是,他们还亲自见到了影片的主人公和影片制片人。这两位被邀请到瑞典来参加这次放映会,并为议员们回答了很多问题。所以这次在国会举办的影片放映会是非常特别的。

电影《自由中国》打开了很多扇门。那些看过这部电影的议员们又反过来帮助我们,半年后在国会中召开了一次关于器官活摘的研讨会,非常成功。所有党派的议员共同合作安排了这次研讨会。来参加研讨会的政要比出席《自由中国》放映时的还多。研讨会后,很多议员都表达了想進一步帮忙的愿望,很多议员在《医生反对活摘器官协会》(DAFOH)的请愿书上签了名。看得出来,他们被研讨会深深地感动了,非常关切在中国发生的事情。当然,如果没有《自由中国》这部影片以及学员们高强度地工作、努力联系那些议员们,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不可能实现的。

每次当很多人来看《自由中国》时,我是那么地感动和快乐。比如说,我们连续两年在阿米道(Almedal Week)放映这部影片,“阿拉曼多周”是瑞典东海的一个古老的中世紀小鎮维斯比(Visby)举行的政治活动集会,每年都有来自瑞典各地的国会议员、本地政要、社团、公司、主流媒体和电视网站等参加。这些人大多数对他们身边的情况都很了解,并且愿意为社区负责。很多学员去那里帮忙发传单。学员们在大太阳底下,或者在雨里,经常是一站好几个小时,然后电影院里就坐满了观众。这两年,我们都因为观众太多而必须额外增加放映场次,才能满足需求。我深深的感激师父安排了这些机会,让我们来救更多的人。

在阿米道,我们遇到很多人,他们说放映《自由中国》是整个“阿拉曼多周”里最好的安排,或者说这是给他们留下印象最深刻的事。一位女士在看完影片后,不愿离开,她说她太感动了。她还表示,她以前不知道这些事,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有很多偏见。现在她要回家大哭一场,因为她太伤心了。这位女士一定要做些什么,她还要把她了解到的事情告诉她先生。我们可以感觉到她是一位好心人。有些人还再来看影片,而且还带朋友和同事一起来。我知道其他项目组的学员也在阿拉曼多,比如“真善忍”美展小组,或者是演示法轮大法功法的学员们,他们也都有和我们相似的体验。

当回顾阿米道周以及组建瑞典“自由中国”项目组时,我感到非常荣幸能和这么多了不起的学员配合,他们在工作中都是不知疲倦。无论我们属于哪一个项目组,我相信是大家共同的努力和配合,才使我们在阿拉曼多以及议会里的各项活动都進行的非常好。配合是成功的关键。我由衷的感激你们大家......我希望我们共同精進提高。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2014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