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走上第一线救度众生

Print

,【圆明网】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名来自英国的大法弟子,我目前在伦敦的唐人街做讲真相的工作。伦敦唐人街是欧洲著名的唐人街,这里商户林立、行人如织,不但有很多本地的华人来这里吃饭、购物,更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来这里观光、游览。多年来,英国同修一直在这里坚持讲真相。一年前,我也加入到了这个真相点,走上了面对面讲真相救度众生之路。

被动地走上第一线救人

我之前从未想过会到第一线去救人,我觉得一般都是年纪大一点的人比较会讲,讲出的话也能让人信服,所以可能更适合这种工作,而我是年轻人、也不会讲,怎么会上第一线呢?后来,唐人街讲真相的一位老年同修找到了我,问我愿不愿意和她替班,她是平时周一到周五去,现在有两天家里有事,去不了,问我那两天能不能去。我对她说我不会讲,她说没关系,因为她也负责取送展板和真相资料,她说你就负责把真相展板竖起来就好了,因为那个展板很重要,过来过去会有很多人看,即使你不讲,让人家看到也是好的。我还是不想去,因为谁都知道在一线讲真相很辛苦,还要看尽人的脸色,而且我这个人也不愿意做那么抛头露面的工作。不过最后几经考虑我还是答应了她,我想着大法弟子要圆融法,去需要人的地方,现在那里没有人,我就应该去圆融。

刚开始在唐人街的时候,我是手足无措的,就是把展板放好,然后在旁边站着,要不就是跟着另一位老同修,看看她是怎么跟人家讲真相的,等她走了我就收摊。反正我想我就负责把展板竖起来就行了,我的任务就完成了。后来想也不能老干站着,于是就从发英文小册子做起。因为外国人态度还是比较好的,即使他不要,也不会很凶。后来也敢给中国人发报纸了,但不敢去跟人讲真相,以前虽然给亲朋好友讲过,但那都是聊天式的。而这里上来就要讲真相,而且时间很短,不知如何讲,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跟人讲真相,只是发报纸。有一次几个小学生过来看展板,我也不会讲,说了几句,他们就走了。当时我觉得很可惜,觉得要是另一位同修在准能给他们说退了。每当这时,老同修就会鼓励我,说别着急,慢慢来。

在这之后,我便常常向其他有经验的同修请教讲真相的方法,别人提出的那些不知如何回答的问题,我也会与他们交流如何更好的作答。同时,我也认识到了学法的重要性。因为讲的再好,也是人这方面的技巧,更重要的是,需要解体另外空间的邪恶。之后,我便加强了学法,把学法时间由晚上改到了上午,在精力最好的时候学。我通常在上午学一讲《转法轮》,再学半个小时英文《转法轮》,因为很多时候也需要向外国人介绍大法和讲真相,之后再炼一整套功,这样既能保持精力充沛,又能保证心中装着法,为下午讲真相做好准备。在晚上回来后,我再配合学习新经文,并上大纪元网了解时事动态积累讲真相素材和上明慧网看其他同修讲真相交流。慢慢的,我也总结出了自己讲真相的方法。

后来,我也敢开口和人讲真相了,虽然讲退不了人,但也总算是个进步吧。我还记得我第一次讲退人的情景。那天有一位男士推着小孩车在对面的商店门口等着她妻子购物出来。过了一会,他还在那站着。我想他是不是等着得救呢,于是就走过去,试着给他递了一份报纸,没想到他接下了,于是我就问他听说过三退没有,他说听说过,他看过这方面的材料,还说共产党太坏了,欺压老百姓。我问他退了没有,他说没入过,我说红领巾戴过没,戴过也要退,他说戴过,我说那我给你起个化名退了啊,他说好。这时他妻子也从商店里出来了,我马上说刚才帮你先生退过了,把你也退了吧,大概给她讲了下,她也退了。没想到这么轻易的就把他们给退了,我当时心里很高兴,想自己也能讲退人了。我想这是师父的慈悲鼓励吧,把很好救的人领到我面前,让我增强了救人的信心。

有好几次,当有人接过报纸的时候说,这是法轮功?我说是。接着他们就用奇异的眼光上下打量我,然后说:“你怎么年纪轻轻的也炼这个?!”我说法轮功是修心向善的高德大法,锻炼身体,提升道德,不只老年人炼,很多年轻人和高知识的人也在炼,你们在国内听到的都是造假宣传。接着就顺势给他们讲真相。后来我觉得,年轻人讲真相也有年轻人的优势,可以展现大法弟子的风貌,让世人知道法轮功不是一般的气功,能吸引各年龄层的人习炼。

填补空缺,圆融整体

那位曾经让我和她替班的老同修后来因被邪恶干扰,不能来唐人街了,她那三天也就空了出来。开始的时候,我是多去一天,后来我想着,要尽量填补空缺,于是就又多加了一天,变为四天。由于我去那里讲真相一趟来回要六、七个小时,再加上在那儿又要站、又要讲,还要去取展板和资料并送回去,所以一天下来就很累了。我就想中途要休息一天。就这样过了两、三个礼拜,发生了一件事情改变了我的想法。我家厨房的灯是有灵性的东西,经常被师父用来点化我。以前我有什么问题的时候,这个灯就不亮了,等我悟到后,它自己就好了。这回也是,它断断续续的、时好时坏已经好几天了,我想可能是在点化我什么,可是想来想去也想不到。后来我想也许是真坏了,换一个算了,没想到它竟然好了,这说明它并没有坏,只是为了提醒我,而后不久它就又不亮了。之后我继续向内找,每想到可能是漏的地方就按一下开关,当想到是不是需要那一天也上唐人街时,它一下子就亮了!它变好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的点化,虽然心中开始也有些不情愿,但很快正念就战胜了人心,我想我需要圆融整体,接好老同修的班!

在讲真相中提高自己的心性

修炼的路都被师父安排好了,我就这样一步一步被师父推着往前走,从没想过去一线讲真相到被拉去替班,到后来竟然成了唐人街的主力,这其中的变化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不过,我相信师父给弟子的安排一定是最好的,在实践中也确实证明了这一点。唐人街真是个历练人的地方,在这里能遇到各种人和各种事,只有在这种复杂的环境中才能更快的提高心性,只有在这种复杂的环境中才能更快的去掉执着,只有在这里才能更广泛的救度众生。

在这里,我首先去的就是安逸心。我这个人比较安逸,害怕吃苦,而上唐人街,每天都要往返奔波大半天,风吹日晒的,而且一站就要好几个小时,还要经常追着别人讲,看人脸色,很辛苦。尤其在天不好的时候,就更不愿意去,这时就需要战胜自己的安逸心。比如去年圣诞节前的那两天,狂风大作、大雨如注,大风刮断了电缆导致火车都停驶了。我一直在想还要不要去,后来我想得保证我当值的这两天到岗,只要有一个人看了一眼展板我就算没白去。一路上,坐车很困难,终于到了唐人街,那里行人也很少,风很大,我不得不一只手扶着展板,一只手打伞。我想着今天别说退人了,能有几个人看一眼展板就不错了。正想着,两个年轻人来到了我旁边抽烟,我递给了他们报纸,他们接下后就来到展板前认真看起来。我赶紧跟他们讲真相,那时我讲的并不好,也不会退人,但没想到说了几句他们就退了,之后他们还跟我握手,一直向我道谢呢。我很高兴,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说我今天出来对了。那天,我待的比平时晚,因为到了晚上,人多了起来,很多人在平安夜来唐人街吃饭,我发了很多资料。

当我回家的时候,到了火车站后才发现因天气原因几乎所有火车都停驶了。车站内的告示牌写着让转坐公共汽车,电子显示屏也显示车辆全都异常,大部分的车都取消了,只有少量的车还在运行,不过都晚点很久。平时熙熙攘攘的车站此时显得冷冷清清,没有工作人员,只有少量拉着行李想赶回家过平安夜的人焦急地走来走去。我有点迷茫,不知道坐什么车可以回家。正当我不知所措的时候,忽然看到电子屏上显示我坐的那趟火车有车,而且跟平时时间一样,正点到达!只有这一列火车正常行驶!我激动极了,我知道这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在帮助我!让我在平安夜的晚上,能平安回家。以后每当我有安逸心的时候,我就会想,我们比国内的同修幸福多了,我们只不过是辛苦一点,而他们是随时冒着生命危险,和他们相比,我们的这点辛苦又算什么呢,我们的环境这么好,有什么理由不做好呢?

在唐人街讲真相,就象《转法轮》中说的云游一样,“遇到各种人,讥笑他,辱骂他,欺侮他,什么样的事情都能遇到。”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觉得自己最大的收获就是在“不动心”方面得到了锻炼和提高。刚开始到唐人街的时候,我看到老同修们在别人高声尖利、当着众多人的面指着她们鼻子大骂时,还能坦然不动、一笑了之,并为这些人不能得救感到惋惜时,我觉得她们的心性真是很高,自己肯定做不到。后来,我也感受到了各种各样人的态度:有挖苦讽刺、轻蔑嘲笑的;有事不关己、漠不关心的;有激烈争辩、生气骂人的;也有被中共蒙蔽,不断为它开脱的。我的心性就在这样的冲撞中一次次的提高。

心性的考验是不断升级的,一次,我看见几个中年男人在饭馆门口歇着,我就过去给他们发材料、讲真相。这时有两个人可不爱听啦,大声说,没有共产党哪有中国啊,你是不是中国人那,共产党倒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啊?!我说,共产党不等于中国啊,中国五千年了,不都没有共产党吗,正是共产党把中国给搞乱了,没有共产党,中国会更好,老百姓的生活会更好。他们说:“没有共产党打走了日本鬼子,哪有现在的好日子过?”我说:“你们在国内看到的宣传都是假的,它一贯造假宣传,愚弄民众。日本鬼子不是共产党打走的,它那小米加步枪,怎么能打走日本鬼子。是国民党打走了日本人,共产党不但不抗日,还给国民党在背后捣乱,趁机争夺自己的地盘,等抗战胜利了,窃取抗战果实。”

他们一听更生气了,几个人把我围在中间,大声冲我嚷嚷。我告诉他们我站在这里是义务的,没人给我钱,不但没人给我钱,我还自己搭时间、搭精力、搭钱。我们都是凭我们的心在救人。这时,人越聚越多,他们一个单位的人吃完饭都出来了,都围在周围听着。我提高了声调,对着他们说:“你们出来一趟不容易,要带点真相回去,别相信共产党那一套,共产党快完蛋了,那些高官都知道,都在把钱往外弄。而且它迫害法轮功,现在还活摘法轮功的器官,法轮功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它做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是一定要遭报的,我们都曾经是它的一分子,得赶紧退出来,上天要销毁它的时候,可别跟着遭殃。”

这时刚才跟我嚷嚷的一个人听了可气坏了,他的脸涨得通红,喘着粗气,一只手叉腰,一只手指着我,气急败坏的说:“你敢咒我!我不退出来,就得跟着遭殃?”一边说着,一边恨不得要打我的架势。我没有被他吓倒,正视着他,边发正念边说:“这位先生,我不是咒你,我是在救你,这是共产党的结局,我不希望你随着它一起去,我希望你平平安安的,所以我才告诉你真相,让你退出来。”这时,他不说话了,但还是气得喘着粗气。另一个人接着高声说,活摘法轮功器官这事我也听说过了,这么多年了,你们怎么还说这个,没点新鲜的?你们能不能来点实际的,真正为国家为民族做出点什么事,就知道在这说。我说救人这不是实际的事吗,能救亿万人的性命这不胜过任何事吗?为什么我们一直在说,就是还有很多人还不知道真相,活摘器官的罪恶也还在进行着。共产党做了这种事还怕别人说吗?就是要更多人知道来共同制止这罪恶。这时的气氛有点剑拔弩张,有个人赶紧出来解围说:“行了,你不要在这里说了,你的意思我们都知道了,你去给别人说吧。”这时我看到周围他们团里的人有人还想听,就又说了几句,我说,每个人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上,有机会的赶紧退。谁退谁平安,上天见人心,化名、小名都无所谓,之后我就走了。接下来的半天,我的心一直起伏不定,我知道我并没有做到不动心。

事后,我在反思的时候,觉得自己在讲真相的时候慈悲心不够,也没有保持平和的心态,所以不能解体他们背后的邪恶。而且,当他们说出那些很尖利的话后,就有了争斗心,要跟他们争辩出个对错,没有抱着救度他们的心。

在实践中我悟到,在讲真相的时候保持慈悲祥和的心态很重要,无论人家说什么,什么态度,都不要动心,否则你被他带动了,就讲不好了。而且情绪被带动了之后,也会影响到后面救人的效果。现在我在发传单的时候,心里也会哼唱大法歌,这样能使我的心变得纯净和平静,透着祥和、慈悲和美好。这种美好的感觉也会表现在行动上,当我把传单递出去的时候,都会给人家一个微笑,无论他接不接,我都会给他一个善意的微笑。有的人开始不接传单,当看到我的微笑后,就接下了,有的甚至走过去又走回来。我相信是我的慈悲解体了他们的邪恶。带着这种纯净、慈悲的心在讲真相救人的时候就比较顺利、退的也多,如果自己的心态不好,救人的效果就不好。

在讲真相中很多时候并不是一次就能把这个人说退的。记得有一次,我连续跟好几个人讲真相他们都不退,有的人看着很不错,可是就是不退,有的甚至我跟他们说了很久还是不退。之后我的心情变得很沮丧,产生了很多负面的情绪,心想,我干嘛要费那么大的力气救他们啊,还得看他们的脸色,反正我都告诉他们真相了,听不听是他们的事,爱退不退。

这种坏情绪继续带到了第二天,直到碰到了一对男女。那天他们在那里坐着休息,我走过去,和他们打招呼、讲真相。那女的说,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有人给我讲过。我说那你退了没,她说没退。我又接着讲并对她说我送你个好名字。她说你们的人给我起过名字了,但我没退,你们的人还说了,这次你没退,如果再碰到别人给你讲,你可一定要退了。我说你的福分大,还能碰到有人给你讲,别错过机会,就退了吧,她终于点头同意。那一刻,我豁然开朗,我明白了虽然我讲的很多人都没有退,但是都为他们今后得救奠定了基础、做好了铺垫,以后别人再跟他们讲时,就容易多了。所以我所做的事也没有白做,也是有意义的。

在唐人街讲真相,有时需要很强的正念来铲除邪恶。一次,有几个人要给我拍照,说要交给共产党。我不为所动,义正言辞的对他们说:“现在迫害法轮功的都遭报了,周永康都抓起来了,薄熙来那么大的太子党也判刑了。底下参与迫害的人不是得绝症,就是枉死或是自杀,家里人都跟着遭殃,连警察都给自己留后路,这个时候谁还敢助纣为虐迫害法轮功,那就一定要遭报!”那几个人听完后蔫蔫的走了。

还有一次,来了一帮捣乱的人,故意围在我们展板前面大声喧哗,还把我们的展板挡的严严实实并到处拍照。我们过去讲真相,他们态度很凶,还骂人。我和老同修不得不到街对面去发单。后来我们想,我们的地方不能被他们占了,我们得回去,于是我们就又回去,就站在他们旁边发。这时有两三个人围过来,几乎是贴着我站着,我没有害怕,继续发单,我想着我是神,谁也动不了我,同时发正念,请师父加持。那段时间我们发了很多单,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都接,我们纯净的场使世人表现出了对大法正面的态度,有力的抑制了邪恶,使他们不敢妄为。在僵持了一个小时后,他们就撤了。

在讲真相中虽然经常会遇到态度恶劣的人,但也经常能碰到好人。当你给他们讲清了真相,做了三退后,你真能感受到他们对你那种发自内心的、真心的感谢。有的人一再的致谢,有的人不停地和我握手。还有些明真相的人,说已经退过了,说你们法轮功真是很不容易,被迫害这么多年了,还一直这么坚持,真令人同情,更令人敬佩。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都是善良的人,可是被共产党迫害的这么惨,它早晚要完蛋,独裁专制的政权解体也是世界的趋势,到时一定能还你们清白。你们辛苦了,你在这里也辛苦了,我祝福你们。每当我听到这些话时,就觉得很欣慰,觉得自己的吃苦付出都是值得的。

还有些人是专门来唐人街找法轮功的,无论他们是什么目地,他们都知道唐人街有法轮功,来这一定能找到,唐人街已经成为一个世人接触法轮功的窗口。而且来的人也都是有缘人,他们是来得救的,有些也为自己种下了今后修炼的机缘。我们在这里也要扮演好“引导员”的角色,很多人会过来找你问路,或打听餐馆位置、或打听周围景点,或询问其它情况。无论是什么人,都是等着被救的生命,先帮他们解决问题,之后再讲真相,在得到了你的帮助后,他们一般都会很感谢,继而很容易的就接受真相。我相信师父也是以这种方式把有缘人引来。所以我在平时也会多留意唐人街周边情况,做好功课,希望能真正帮到他们,继而救了他们。

回顾我近一年来讲真相之路,从不愿意去一线到被拉去替班,到后来主动去讲真相,到现在爱上这份工作,这其中的变化浸透着师父的慈悲和我自己心性的提高。我现在很珍惜在一线讲真相的机会,因为在这里,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生命的被救度;能真真切切的看到生命得救后的喜悦;能真真切切看到自己修炼的提高;也能真真切切感受到自己在各方面得到的锤炼。当然,在修炼中我也很容易出现松懈的情况,所以需要通过不断学法来加强正念,不断精进。最后,用一句师父的法与各位共勉:“修炼如初,圆满必成”。希望同修们都能本着“修炼如初”的精神,在修炼的道路上奋力精进,不负大法弟子的使命!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14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