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修炼大法一年的体会(译文)

Print

【圆明网】我从2013年2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开始,我误以为法轮大法只是个健身运动,我对同修表示怀疑。此外,当我无法去当地炼功点时,我感到难过,但不知道为什么。一天,我们在炼功的时候,一股很强的能量撞击我的胃,令我想哭。我感到害怕,和同修交流了这个经历。他们让我平静下来,第二天给了我一本《转法轮》。

修炼路上关键的一步:消除色欲心

在修炼开始的时候,我没有重视色欲心的事情。一位老同修向我指出这件事的重要性,当她告诉我修炼人要远离婚姻之外的两性关系时,我真的在发笑。对于我来说,色欲是决定两性关系的基本条件。

在我心里,我认为这位同修修的很好,所以我一直阅读《转法轮》来找自己对这个问题的理解。

在工作的地方,一个同事和我调情。在考虑稍许后,我打算屈服。当我们相会的瞬间,我感到我看到他的嘴唇充满了黑色的像业力一样的物质,我想避开。我还感到像是有人把我的身体推向他,这股力量如此有力,我不得不努力保持身体站直,离他远一点。随后,他向我坦白他和其他人是男女朋友关系,我明白这是个考验,于是和他保持距离。

之后的几个月,我很憧憬他的陪伴,而且因他而变得多愁善感。虽然我也在发正念,但是我的感伤无法去掉。

一天我做了个梦,我在另外空间里飞来飞去,随意移动。突然,这个男的光着身子出现了。他坐在我后面,拿着我的手把我往下拉。突然,我飞不动了,我和他都跌到了地上。我尝试着再次飞起,但是无法动弹。

这个梦把我惊醒了。我开始勤发正念,但是进步甚微。

一天,我读到明慧网上一位同修如何通过发正念来去掉色欲心的交流,这篇交流唤醒了我,我需要祛除色欲心,而且要每天超过4次发正念来祛除它。受到启发后的第一天,我开始发了三个小时的正念,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做,之后我很疲惫。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我感觉好了些,我继续发正念来清除所有空间里我对这个男人的一切想法。

一周后,绝大多数的色欲心被消除了。当这么大的执著心去掉之后,我对这个人充满了友好和慈悲,我对他也更坦诚了。在消除色欲心之前,我妒忌,我担心他对我的看法,我渴望他的陪伴和梦想着和他在一起,我知道这些执着都是来自色欲心。

我个人的理解是,色欲心和我们的身体有直接的关系。如果我们把自己的身体看的太重,那么疼痛、愉悦、激动、嫉妒、名誉和害怕等感受都会折磨我们。

色欲心将我们套在了三界里面,这是一个充满七情六欲的地方,给我们的修炼设置了很多障碍。我认为就像师父在《转法轮》第六讲里面所说:“在历史上或在高层空间中,看人能不能修,看人的欲望、色这个东西很主要的,所以我们真得把这些东西看淡。”

但是对色欲心方面的考验并没有结束,师父又安排了另一个考验让我意识到这个执著心的严重性。当我放下对那个人的色欲心之后,我开始努力做大法项目,我花更多的时间和同修们在一起。然后我意识到我和同修们更亲近了,而且受到他们的吸引。一开始我以为这只是友谊,但是我意识到,隐藏在友谊后面也有色欲心。当我意识到时,我马上开始用正念消除这个隐藏的执著心直到它完全消失。

一天,我在打坐的时候感觉到我的身体在往上升,准备飞起来。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里所说的:“你把里面的脏东西倒出去,倒的越多,它会浮起来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来了。”

给中国总理递信

今年5月,中国总理访问雅典。我们决定给他写封信,写信并给他送去的任务交给了我。当天,我完成了这封信并发邮件给同修,他们马上给了我反馈,信也被翻译成了中文。

三小时之后,我前往该总理要开会的地方。但是我碰到两个阻碍:第一,我无法打印中文信;第二,要与我一起去的另外一位同修没有到达,他手里有中文信,但是我找不到他。

我手里还有两份英文信,所以决定不等带中文信的同修了,我自己去。我进入了大厅,看门的问我要邀请函,我提供了我的职业证件,一个政党的工作者。所以他们让我进入了。

会议快要结束了,我往中国总理的方向冲,但是他的一个保镖将我推开。我站直了,等待下一个机会。更多的人拥了上去,这个保镖一直盯着我。

时间很有限,豪华轿车已经到了门口,等待着这个总理。我相信师父会帮助我通过。接着,在人群中,我看到了希腊总理。我走过去把两封信递给他,请他将其中一封递给中国总理。他很信任地感谢我然后离开了。接着,我打电话给协调人告诉他们发生的事情,大家都保持发正念。

虽然我只是一位新学员,但是同修们在信的事情上完全信任我。而且我理解,这个态度极大地鼓励了我,消除了所有阻碍师父安排的干扰。

前往圣托里尼

之后,我前往圣托里尼岛,每年都有很多中国游客到这里来。我是独自一人去的,在我后面坐着一群中国人。我过去给了他们一张退出中共的报纸,然后继续读《转法轮》。我可以听到一位中国女孩阅读报纸时候翻页的声音。

突然,她叫了起来。所有的中国人都凑过去阅读。一个中年男子走出来,所有的笑声和讨论嘎然停止。我继续阅读直到完成一讲。我放松下来感到睡意上来。等我醒过来,看到一个5-6岁的中国女孩上下打量我。她看到我醒来,她摸了摸我的头,离开了。

虽然我不会讲中文,但是这件事情给了我向中国人讲真相的勇气,到达岛屿的时候,我发现,讲真相的事情对我来说更容易了,我给很多中国人发报纸。

之后,我独自一人坐船回雅典。我开始发正念,并给了一个中国男子一份报纸。他微笑着接过去,然后我往船上走去。这个男子和他的妻子在一起,当他们看到我的时候,他们友好地向我们招手,感谢我并表示欣赏。

我的理解是,这个姿势是中国人在表示祝贺,是对我们无条件提供的善的认可。在旅行前,我曾怀疑一封信或者一张报纸是否能够改变人们的心。现在我非常相信,这真的可以让人发生巨大的变化,我们应该尽力向中国人讲清真相。

以上是我的个人理解。如果有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感谢师父,感谢同修们。

(2014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