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大纪元销售—世界上最好的工作

Print

【圆明网】

尊敬的师尊好,亲爱的同修好!

我开始做北欧中文大纪元的市场工作已经近2年了。最近半年,我全职做这个工作。在这个过程中,我走过了对市场、产品和团队的不了解,到越来越熟悉的过程。今年9月,我们首次在斯德哥尔摩举办的纪元论坛,成功地吸引了很多华人和瑞典公司,从而开辟了一个北欧市场的新天地。参与其中的每个人都在成长!尤其是我,受益和感悟良多。我从对同修的依赖、敬而远之、怨气冲天,变成了能够理解同修、被他们感动、珍惜他们!在此我向师尊、向同修汇报这一年来的修炼体会。

我于1999年3月得法,当时儿女很小。得法的初期我几乎天天在流泪——真是“寻师几多年,一朝親得见”!在反迫害中的责任驱使下我走出来。开始时连到街上讲真相都觉得不好意思,后来做新唐人专职记者采访政要,之后做讲演推广神韵,后来又学习做大纪元的市场工作,十五年来,在“不辜负弟子的责任”的愿望中,我在证实法中成长。这个过程中有很多机会帮我放下许多执着。

向内找

2013年纽约法会我现场聆听师尊讲法,强烈的感受到师尊无所不在无以言表的宏大慈悲。我流着泪在心里说:“师尊哪,正法接近结束的这段时日里,我只有两个愿望,第一是助师正法,第二是修炼好自己,好让自己真正的有能力救人。在有生之年,我只要这两样。”

回到瑞典,我决定全身投入做大纪元的市场工作。在瑞典近30年的我,对当地语言、文化和思维方式有比较深刻的了解,也有多年做不同工作的背景,想最大限度救人,做媒体应该是最有效的。这是我从2006年开始走入新唐人以来一直没有改变的认识。

去年夏天我参加了大纪元总部的管理培训,再加上我参与常人公司以及新唐人经营的经验,我知道正规策划非常重要。于是我做了北欧和瑞典的华人市场分析、内部管理和产品开发计划、及远期经营目标和近期预算等规划,拿给斯德哥尔摩做中文大纪元的同修们看,大家都很支持。但是两个月后,我发现执行计划的只有我一个人。这使我的心情陷入低谷,那个秋天漫长而沉重。现实和我想要的差的太远!北欧利用业余时间做大纪元的状态已经走过了许多年头了,就像个大炼功点。那时的我眼里看到的问题很多:发行量少、报纸质量有待提高、不清楚当地华人购买能力、报费一直靠学员的赞助等等。整个北欧地区没有一个全职人员。

我试图和同修交流,希望大家一起多担一份责任,一起把经营搞起来。我建议形成定时的面对面学法交流,共同改进业务机制和整体配合!结果是我没有想到的,大家因为忙,在时间上没达成共识。

我很彷徨,看到大范围的合作没有可能,我就想,小范围的在当地包括我在内的三位同修之间可以一起形成整体吧,可是几次见面时几个人之间的摩擦让我望而生畏,不断地看到了同修身上的党文化。回家后向内找,我发现自己身上有一堆不洁的物质——清高、看不起别人、武断、妒忌,唉,浑身不是的我,不尽人意的团体,这样怎么可能走出经营成功的路啊?!我怨自己修炼不好,怨同修不合作。

就在我灰心丧气时,师父让我看到一线希望。每次出去和常人的公司network,(结交商网的活动),都会体会到作为大法媒体讲真相的力度,每次都会得到常人的鼓励和支持,可以感受到他们希望得救的强烈愿望。

当时我家里的状况不是很好,2006年我开始做新唐人,除了工作量大以外,在经济上的付出也使先生对我产生不满,在孩子们面前经常冷嘲热讽,甚至离婚的风声都传到我在国内的家人耳中。我知道他的怨气是我没修好造成的。我试图理解他,关心他,但是颓丧使我几乎没有任何力量改变状况。还是得修自己,我开始有意识的排斥怨气,只要想法一出来,我就开始排斥它。那时很多同修也都认为,全职做大纪元条件不成熟。我不能和任何人交流助长怨气,我感到无比的寂寞孤独。

被逼到墙角的我终于看到了自己的问题:我可以不要世间的友谊和爱,也可以放下物质的东西与环境,但是我在强烈的奢求着鼓励和成功!我看到的是强烈的自卑和不自信——它促使我向外找:从周围环境中寻找支持和鼓励,希望别人告诉我对与错的答案;它让我不敢承担责任;它促使我向外找借口——找同修的执着、找大纪元的不完善、找外在环境的不尽人意、找我自身的不是…。这一切都是为了掩盖它——自卑这个执著的存在。不自信还促使我办事追求完美,达不到我认为的完美就会担忧,甚至放弃。这一切都是为了维护可怜的自尊、被认可、被尊敬和被信任。

看到了自己多年以来深藏的问题,我理解了环境是我的执著造成的。我放下了对同修对整体环境的怨气和要求。心里求师父,我要自信!我要跟随师父做自己应该做的。我要做的就是在同化真善忍的过程中同时救人。这就是我要的,非常简单。

这个过程如同地震,前后一个多月,使我豁然感到轻松!我开始集中精神做好自己的事,如果有什么没做好的也不再埋冤自己,而是鼓励自己下次做好!每天出门前,告诉自己,师父啊,我出门了,作为您的使者我要救人去了。

在组织纪元论坛中同化真善忍

从去年11月年底开始,看似偶然的机会,两个律师行都愿意与大纪元合作开发华人市场。短短的一个多月,很多门都打开了。在参与大纪元新闻和工商稿的写作、销售、发行、发报、广告设计和排版安排工作中,我逐渐能理解协调人和其他同修了;在自己能够包容别人的错误时,我会感到,整体的力量能让常人得救,我体会到了修炼的美妙。工作虽然很辛苦,但我感到心灵上的轻松和感恩,看到了自己的成长。

接下来我随其自然的开始了纪元论坛的筹划,以及和大家的整体配合。整个过程中体现了,大法弟子整体合作就能产生很好的效果,我也想在此探讨大法弟子媒体的经营之道。我个人的体会是在工作中证实法,体现出修炼人的心性,具体来说就是正面看矛盾,用包容和善心对待同修。大法媒体的路师父都铺垫好了,现在延长的时间都是为了弟子们修炼和救度世人的。只要我们用心去做,路会越走越宽。

每一次和顾客见面,我都会细心聆听对方的需求,并利用一切机会,从对方能理解的方式讲真相,有机会的话会反复从不同角度不同深度讲。所以基本上每个客户从我这里得到的不仅仅是广告,他们也对中国文化与现状有了一定了解,在工作或私人关系上,他们也都得到了我的帮助。无论广告是否续签,我都要与之交朋友,这一切必定建立在对方明真相和支持我们的基点上。

今年4月份,我因为偶然的机会帮助常人律师策划给华人的研讨会。后来在同修的建议下转为由大纪元主办为华人提供移民信息与服务的研讨会。这个活动办成多大,都要什么内容才能吸引人,吸引什么人,活动的档次定位在哪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想法。

有一天一位西人同修说,给大纪元办的活动定位当然要最好的、高档的!我很认同,而且希望这次活动成为接触华人、了解他们的需要和购买力的契机。于是就开始了联系斯德哥尔摩最好的酒店,并和其中之一达成合作的意向。酒店经过了一个多月的内部商讨才做决定,推迟了酒店的装修,免费给我们提供会议场所。这是已经6月中了。我开始筹划广告。

为了让更多人参与進来,我请大部分当地大纪元的同修到家里来学法交流。这是我们首次面对面大纪元会议。虽然大家都没有经验,但觉得这是扩大影响力、与华人互动,也就是救人的机会,于是大家都同意了。广告出了。接下来的一周与酒店的茶点费用谈下来了,预定100个人茶点需要大约1500多欧元,虽然我们决定用收入门费来交这笔费用,但是我明显感到大家的压力一下子上来了,因为我们不知道到底华人会不会来,有多少人会来。如果人少,不但有费用问题,还会给大纪元的声誉带来损失。

于是我们又从新讨论为什么要这么高的定位。我把对当地西方市场的了解再次告诉同修们,这么定位是为了以后把主流市场打开。当时我抱着一个不执着自己想法的心态,所以心情很平静。后来一些同修甚至愿意出资支持。我心中非常感动。我想只有尽全力做好自己应做的来回报同修。

我没有主办论坛和商网的经验,在策划、销售和解决问题中不断学习,同修的担忧和质疑,成了让我更加明确定位和完善活动的契机。有一天我在学法中豁然悟到,现在的时间延长就是为了大法弟子救人的,是师父给的,不存在不成功的概念。

一天同修担心找来的华人档次低,会让主流社会的商家失望。我和她交流,论坛虽然是为了中西方商家建立联系,但是那并不是我们的真正目地,如果仅仅提供让他们做生意赚钱的机会,即使活动搞得再大,也没有意义。我们的目地是要救人。找到华人、了解他们、为他们提供服务、找赞助商都是为了救人。整个论坛的举办都是为了大纪元更大范围的救人,所以我们不需要担忧,就是尽量找对人,做好该做的就可以了。在整个过程中我们相互鼓励,目地越来越明确,也越来越自信。

论坛前的一个多月,我开始变得非常忙,从确认场地、邀请嘉宾、建立网站,到销售、翻译、日程设计,甚至如何利用这次活动为将来下一步打开市场做铺垫等等,每一个细节都要参与。由于炼功和学法都难以跟上,所以感到非常疲倦。论坛前两周我的大儿子出现不适,他综合自己症状,怀疑是糖尿病。我的丈夫也埋怨我每晚工作很晚,不顾家和孩子的成长。我知道每个人的道路都是安排好了的,该还业的时候就会还业!我给孩子讲这些道理,鼓励他开始修炼,但效果不好。后来我突然意识到,还业一定要这种形式吗?非得在论坛前这个节骨眼上吗?这肯定不是师父安排的。我明白这是干扰,我不能承认!“孩子没有问题”,这就是我给予孩子的最大的善念。我心平静下来。后来医院检查结果说我儿子没有任何问题。

纪元论坛的推广活动得到北欧大纪元同修们的支持,景点讲真相的同修也向认识的导游推荐,这次大纪元的活动成了当地中国同修都参与的活动。瑞典语大纪元的三位同修也都热心投入,参与销售、找赞助商家和管理工作。夏天欧洲放假后的短短一个多月,论坛已经成熟了,有近80多个常人和公司报名。除了我们有目地的邀请的西人商家外,近70%是华人。我不再想去调动别人的积极性了,却感受到了大家心往一处使的力量!向内找的美妙只有修炼人才能体会到!

9月第一个周日是举办纪元论坛的日子,而我自己作为主持人的讲话内容是在之前的夜里赶出来的。那天清早阳光明媚,连续几天熬夜的我没有一丝倦意,我给自己10分钟,好好吃了早饭,身心从里到外的轻松,我泪水不断的流,强烈的感到师父的呵护,师父在托着我!等我赶到学法点,大家正在炼功,那个场面让我感受到了师父在上,众弟子的纯净救人的心态,那个场非常强,我流着泪和大家一起炼完了功。然后我给大家迅速讲了一下当天的安排,心中对师父对同修的感激,让我讲话时止不住泪水。我说:“纪元论坛走到今天,因为大家的努力已经是非常成功,今天我们大家就是一起出去救人,无论做到什么程度,都是成功!”

那天我们的同修各就各位,在各自的岗位上默默的做着演讲人、展商助手、翻译、服务和媒体报道的方方面面,计划四个小时的活动,五个小时后人们才慢慢离去。在大法弟子的这个场中,很多华人感动不已,有的在交谈中会落泪。西人公司也非常兴奋,他们不但听到了真相,也认识了许多华人商家!我们大家都体会到了大法弟子齐心合力救人的巨大效果。其实神韵给我们做了榜样,就是照着神韵那样,一步一步认认真真的做好大法弟子的媒体公司,我们也会把我们的媒体推向主流社会,成为常人社会中被尊敬被认可的具有实力的实体,那样我们媒体讲真相的效果、推神韵的效果、救人的效果就会更大。

论坛活动以后有很多同修赞叹,大法弟子是当今的风流人物。我由衷感谢每个人在各自的位置上尽力配合。我深深的体会到,大法媒体的经营中,最重要的不是谁领导,谁被领导,其实我们都是师父同时从地狱里捞出来的,谁也不比谁强,谁有什么技能也不是偶然的,那就是其证实法中的责任。最重要的真的不是个人的技能,而是整体的配合!如果从我开始,做好自己应该做好的,也帮助别人一起做好整体需要的,这个整体就会在法中升华,大法弟子的媒体经营之路就在“真善忍”中,就会通过大法的力量,成为当今的主角。

纪元论坛的首次活动成功,没有动用大法弟子一分钱。给瑞典大纪元打开了新的市场和局面,给北欧市场带来新的活力,师父给了我们新的可能和机会。如何把握,如何发展团队,是我们下一步面临的挑战。

最后,我以师尊《什么是大法弟子》中的讲法与同修共勉:“你们是修炼人,这句话不是说你过去、曾经、或者是你的表现,这句话是说你的本质、你的生命的意义、你肩负的责任、你历史的使命,这样你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

谢谢师尊!谢谢大家!

(2014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